第943章方法

    “本官已经解释了原因,你还得理不饶人。”

    “不是我得理不饶人,而是不再相信你这样昏庸之人能公正断案,正好听说钦差大人来了小宛,我要请钦差大人做主。”

    这一下,于景成是真的慌了!

    请钦差大人做主,那不是闹着玩儿的。

    他这两天已经小心谨慎时时陪着钦差,为的就是让他少与外面的人接触,让那些刁民无缝可钻。

    结果千防万防,没防到小舅子会惹事儿,自己被急急招回来。

    更没有防到,有一个难缠的盛京来的人在这儿作妖。

    于大人也知道,这人既然是来自盛京也知道钦差来了小宛,那他肯定是认识钦差的。

    不由得越发心慌意乱。

    有一点他可以肯定,这位不再是翰林院当差的人,因为他说话不是本官而是用我代替。

    他也不愿意称学生更不愿意称卑职。

    就说是他骨子里是很傲气的一个人。

    于大人在小宛躲着小日子过得挺滋润的,就是天高皇帝远,也不用去巴结谁,更不用阿谀奉承。

    品诗作画听曲儿,美酒佳肴再加美人儿陪,这样的日子他早就过习惯了。#@$&

    今年也不知道是不是流年不利,先来了一个钦差,又来了一个翰林院当差的人。

    都是特别难搞的。

    突然间想起了那个夏半仙的话,说他今年要倒霉,一想到这一点,整个人都不好了。

    是夏半仙有那么准,还是仅仅是遇了巧?

    他试着低头,想要请教叶子尧的姓名,然后想想对策。%&(&

    是的,于大人从来不觉得自己比别人差。

    之所以来小宛,皆因为家里穷。

    如今的他虽然仅仅是一个小小的县令,吃了别人没吃过的,玩了别人没玩过的,享受了别人没享受到的。

    他觉得,他还是有福气的那一个。

    虽然遇上了一点小波折,只要他用点小心思也强调是能过关的。

    只是,他怎么也没料到,叶子尧压根儿就不理他。

    转身就带着佩兰佩红走了。

    公堂之上站着的众人面面相觑,没人敢阻止。

    是的,这一位连县令大人都惹不起的样子,而且,他们觉得,县令大人此时更想让这位滚。

    毕竟,他出丑的样子让所有人都看见了,还不知道接下来要怎么惩罚他们呢。

    集体变成了哑巴,叶子尧进公堂和出公堂都都畅通无阻的。

    佩兰姐妹心里暗自高兴,自己的主子就是厉害,直接怼得县令大人都哑口无言。

    整个场景她们亲眼目睹,越发知道报仇有望。

    回到客栈,佩兰将这此事告诉了舅舅。

    “谢天谢地,总算有人能收拾这个昏官了。你们的仇也总算可以得报了。”

    “嗯,舅舅,少爷真的很厉害,一眼看出他连官服都穿错了,真正是昏官,昏得简直与众不同。”

    “这个人眼高手低,注定是干不了大事,成不了大气侯。”

    胡掌柜也听捕头说过多次。

    说自己有才分两种,一种是自信一种是自负。

    这一位就是自负而已。

    不就是一个状元吗?

    白素念白将军也是武状元呢,当年人家也是到西域来当了一个小小的武将,也是七品武将,后来做出了成绩慢慢的升了官。

    到那一场大战时,他不仅破了敌还助朝廷解决了俘虏的问题,皇上连升三级,让他成为了大周最年轻的三品武将。

    而姓于的呢,自命不凡,坐在知县的位置上却是酒囊饭袋,半点政绩都没有。

    相反还纵容自己的小舅子和师爷胡作非为。

    将一个小宛县搞得民不聊生,百姓苦不堪言。

    商户也很头疼,一边捧着他,一边恨不能扒他的皮喝他的血吃他的肉。

    你说他有多可恶。

    就这样了,还没有自知之明,还做着升官梦。

    连官服都做好了,在后衙整天穿这种官服。

    常走夜路总会有撞鬼的时候。

    怎么也没想到,有一天上公堂会出这样的纰漏。

    胡掌柜听到这儿就好笑。

    同时感慨叶少爷真正是厉害的人。

    观察得细致入微。

    客房里,叶子尧也和章霜儿说着公堂的事儿。

    “那就是一个草包,满脸酒色,双眼浮肿,周大人如果连这样的人都弄不清楚,回头我一定要让人掺他一本。”

    “嗯,这事儿我们管定了。”

    章霜儿道:“那咱们去钦差大人那儿告他?”

    “不急,听阿海打探消息说周大人最近两日都在和姓于的在一起吃吃喝喝,我倒是要看看,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是要同流合污,还是另有其他的妙招。我如果出手太早,万一破坏了他的计划就不好了。”

    驿站里的周大人重重的打了一个喷嚏。

    “大人,您是不是着凉了,这儿早晚温差大,您添加一件衣裳吧。”

    “无妨,估计是有人骂本官呢。”

    “大人何出此言?”

    “这两天本官不是在和于知县吃吃喝喝玩玩吗?看在百姓的眼里,本官也是一个昏官,是一个贪官污吏,是官官相护,想要护于知县的人。所以,他们背地里肯定是在骂本官。”

    “大人,您是为他们好呢,您这是为了迷惑于大人才采用了这个方法,事实上,您已经派了何先生私下里去查于知县所做所为,寻找证据去了呢。”

    “是啊,只有这样才能拿到我们想要的东西。”周大人道:“于知县一概不理公务,师爷能一手遮天肯定是有很多心眼的人。都说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咱们在他们的地盘上不确实要小心,只有铁证如山才能将他们收拾干净。”

    “大人,听闻今天有人上公堂告状,但是于大人闹了笑话。”

    当下将自己打听到的情况告诉了周大人。

    “噢,盛京来的少爷,还在翰林院当过差的?”

    “是的,大人。”

    “那会是谁?”

    “属下听闻住在福来客栈里。”

    “你传我的信,让何先生去福来客栈走一趟。”

    “是,大人。”

    第二日,福来客栈又迎来了两个盛京来的客人。

    只是,他们在上房没看见叶子尧一行。

    “掌柜的,向您打听一件事儿?”

    “什么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