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1

    逼仄单间里流淌着闷热的空气。

这已经算是一个不错的单间,有小小的阳台和朝南的大玻璃窗,可泻进来的阳光也驱不散房间里的郁气,房间像被晒得更加干涸裂开的沙漠焦土。

“顾珏,你立刻回来!”

“不是靠着我们宋家养,你能活到今日?”

“被我看上是你的荣幸,你是什么位置,你心态得给我摆正了。”

尼龙床上蜷缩着一个瘦得皮包骨的人,正茫然地盯着天花板。

男声的源头是他右耳上的最新款的饰品型终端改良版,宋少爷的杰作,当年强行扣住他的脑袋将耳饰捅进去,并且解不下来——他要让这个漂亮小孩永远24小时待命,听他发号施令,附带微型摄像器。

合眼之前,顾珏一个生活在2019年的畅销书作家。

睁眼之后,他换了个壳子,年代还变了。

顾珏抬手将刘海捋至脑后,没有出现穿越小说中常见的记忆灌顶情况,倒是捋了一手的油。

原主这是多少天没洗头了?

顾珏不得不拖着这具骷髅般的身躯下床,摸到狭窄得只供一人转身的浴室里,迟疑片刻,终是没法立刻面对陌生人的身体,便选了个折中的方法——

俯身弯腰,用花洒对准头顶一顿猛冲。

洗发露已然见底,也是窘迫到一定境界了,顾珏感叹。

幸好他当年因为出柜和父母决裂,一个人北漂的时候过了一段裤兜里只有俩钢g还得掰着用的日子,不至于因为这点情况就惊慌失措。

顾珏灌点水进去洗发露再晃一晃,勉勉强强地搓出泡泡。

洗完头发后,他用冷水一抹脸颊,用花洒冲干净积着厚厚一层灰的镜子,镜中倒映出一张干枯的脸,面白如纸,可依稀能看出俊美无瑕的轮廓,和一双没有丁点杂色的纯黑眼眸,深邃得要将人吸进去。

右耳上的耳饰尚传来喋喋不休的叫嚣:

“让你跑到联邦主星是我一时失策。但你跑不了多远的,顾珏,别忘了你只能从灵能植物中得到营养,只有我养得起你。想找工作?你的毕业证明早就被我扣下来,没有我,你什么都不是,你别妄想自力更生!”

好吵闹的狗叫。

顾珏皱起眉,抬手尝试将耳饰除下。

见状,宋少爷的笑声越发张狂恶劣,提醒他的一切是徒劳无功:“这是我给你的烙印,你一辈子除不掉的印记,即使逃到星球尽处,也要时时刻刻听我吩咐!”

“真除不掉么?”

顾珏勾唇。

通过耳饰里的摄像器,宋少爷从镜中的倒映里看到在这张营养不良得脸色和嘴唇白生生的脸孔上,掀起了一个浅淡的微笑,明明饿得如风中残烛,双眼却亮得惊人,宛若千尺寒潭,既冷又亮。

他不由得心颤了一下,态度软化:“只要你现在回来,我就原谅你。”

顾珏却没再理他,左手固定着耳朵,右手捏住耳饰——

将闪动着蓝光信号的耳饰,连皮夹肉的扯了下来!

宋大少的声音戛然而止。

顾珏旋开花洒,将耳饰冲进下水道。

浴室再无狗叫,静谧安宁。

伴随着右耳火辣辣的疼痛,顾珏露出穿越后第一个的满足笑容。

他最厌恶这种自我感觉良好的偏执狂,贪图美色还不摆正态度,不走正常追求路,也不乖乖当舔狗,就想着暗地里使坏,完事以为自己是霸道总裁里的邪魅主角,猥琐下作而不自知。

即使第二天就要饿死街头,他也不可能憋屈地活!

讽刺的是,顾珏正是靠写这种爱情故事赚钱的。

【主角的三年表面婚姻捂不热丈夫的心,心灰意冷一朝出走后,江市狂少疯了一样的全城通辑逃妻。“爱情不是你想买,想买就能买。”狂少不依不挠,将主角囚于别墅里,日以继夜地互相伤害】

——神经病,绑架犯。

【冷情王爷坐拥上百男宠,惟独不去夫郎的正房。待小夫郎被侧室嘲讽欺辱绝望自尽后,冷情王爷幡然悔悟,扬言救不活他的心头宝就要全城大夫陪葬。】

——大夫委屈,大夫巨冤。

【他是不谙世事的小白领,被客户灌醉得跌跌撞撞闯入403号房,一夜纵情后竟然怀上了!一年后,孩子他爹寻上门来,赫然是沈氏集团董事长,他却不要这个豪门老男人!】

——道理咱都懂,但两个男人为什么能怀上?

强取豪夺,虐恋情深,是顾珏作品里的主旋律。

虽然长年在雷文吐槽中心里榜上有名,但事实证明读者就吃这套。

他的小说卖得红红火火,他数钱数得恍恍惚惚。

顾珏沉吟着回想,他赶稿子通宵了三天,两眼一黑前手还搁在键盘上,大抵就此与世长辞了吧!幸好编辑有他公寓的备用钥匙,第二天收不到稿件就会杀上门,收稿顺便收尸。

因为性向小众的缘故,老家的双亲早就放弃了他。

听说前年喜提二胎,延续穷困的香火。

顾珏放下心,并早早立好遗嘱将资产在死后捐给靠谱的慈善机构。

没有人养他,也没有人要他养,死前一刻将稿子写完,不亏欠读者,干干净净,孑然一身地走,倒也是不幸中的大幸。顾珏没有在这件事上执着太多,转而关心起现况来。

刚才随着右耳上的剧痛刺激,原主的记忆亦一应回溯。

大量的记忆袭来,顾珏闭目片刻整理。

他果然穿越了。

和他同名同姓的原主是精灵族后裔,是幻想种里一个极稀有的分支,他父母早亡,托孤托到以前有恩的故人身上,就是刚才呜呜喳喳的宋大少的爷爷。顾父想的是拜托以前的小弟照看一下儿子,坏就坏在精灵太长寿,等到襁褓中的原主被送到宋家时,宋爷爷老得只剩一口气了。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全家忙着分财产,最后家产连带着原主这个拖油瓶,落到嫡系的宋少爷他爹头上。

多养一个祖辈恩人的小孩不是问题,然而宋少爷对原主见色起意,自小对他百般骚扰,视他为所有物,又认为原主吃喝穿用全是花宋家的钱,他是宋家指定继承人,等于原主吃他的喝他的,欠他好大笔钱,得用身体来偿还。

宋思扬将原主每一笔吃穿记下来,时时刻刻提醒他,羞辱他。

一说到原主父亲救过宋爷爷性命的事,宋思扬的记性就突然不灵光,要求宋家所有人对这件事矢口否认,只说是好心收留原主这个孤儿。久而久之,让饱受精神虐待的原主也开始记忆混乱起来。

星际未成年保护法的条例非常严格,未成年人想要打工赚钱必须得到监护人的同意,原主虽然想挤出时间打工,可是视原主为禁脔的宋思扬坚决不同意。

精灵是神经纤细,自尊心强的种族。

这种举动导致原主产生了抑郁和厌食倾向。

即便如此,原主依然没放弃独立。

只要等到成年,从学院毕业的他就可以外出打工,慢慢偿还亏欠宋家的养育费。原主万万没想到,宋思扬压根不是在乎那点小钱,只是想折磨他,通过走关系将原主的毕业证书扣了下来。

没有毕业证明,找不到好工作,就负担不起灵能植物的饭钱。

精灵只能从昂贵的灵能植物中汲取营养,不然身体便会一天天地衰败下去。

放在原主面前,只有两个选择——

留在宋家沦为玩物苟活着。

或者逃离笼牢,然后等死。

显然易见,原主选择了后者。

长期的严重营养不良,加上郁结于心,让原主在廉价出租屋里活活饿死。取而代之的,是他这个同名同姓的灵魂,借尸还魂活了过来。

“嘶,”

顾珏一边处理着耳朵上的伤口,一边给予评价:“挺倔的小孩。”

精灵长寿以千年计,才二十岁的原主,可不就是小孩么?

还没来得及长大,就告别了世界。

顾珏扯了扯唇角,语气不咸不淡,心中却给宋家记上浓重一笔。

原主对他有再造之恩,他当然不能白得一条命,原主的仇就是他的仇,原主想要独立自由地生活的愿望,他也会代其完成。不择手段,不计代价。

不过……

顾珏低头客观审视一下自身。

还是得赶紧想办法赚钱。

不然依这健康状况,他很快就可以再次当场去世,续杯孟婆汤。

顾珏翻遍豆腐干般的小单间,如同原主记忆中的一样,一口吃的也没幸存,而他已经累得坐在床上轻轻喘气。这身体,体力活是肯定干不了,星际世界倒是很流行在家办公,可惜那些工种全是要求学历证明的,他不配。

穿越前,顾珏念的是法律系。

大陆法系和英美法系他全念了,万万没想到,直接给他换了个世界。

“赚钱不容易,怪不得原主会被逼死。”

顾珏感叹着。

书桌上放着一个银色的金属头盔,款式最简单的过时基本款光脑,是原主从二手市场淘来的,也是他全副资产里最值钱的东西。

顾珏决定联网看看有什么搞钱的路子。

他戴上头盔,沉浸进全息科技的世界里。

短暂的晕眩过后,眼前浮现一个极具科技感的系统弹窗——

【用户信用点余额已不足,联网时长仅剩1小时,请尽快充值^_^】

……原主,真有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