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11

    到达涅凰。

凤倾被迎进董事室,轻车路熟地看起亲弟留下的文件。

顾珏没事可做,正要退往王特助的办公室,却被叫住:“你可以在这里办公吗?”

公爵语气温和礼貌,充满可商讨的空间。

想起《豪门》里,那个只会祈使句的老公爵,顾珏良心隐隐作痛:“可以。不会打扰到公爵大人吗?”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安装最新版。】

董事长办公室非常宽敞。

多容纳一个工作桌,完全不是问题。

不仅是工作桌,用以放松的自带高档咖啡机,旁边还有磨咖啡豆的工具,一应俱全,且是全自动的,以往王特助只需要进来按几个键,很快就能将一杯香气四溢的咖啡递到董事长的办公桌上。屏风后还有按键开启的休息间与浴室,泡在浴缸中,即可享受园区美景。

“当然不会。”

语毕,凤倾直接将他的办公用品搬了进来。

好个纤细明艳的美男子,单手就将结实沉重的办公桌抬了起来,姿态轻松得让人怀疑这个桌子是纸扎的。待谢过公爵后,顾珏偷偷尝试抬起桌的一角,一使劲,差点把手指弄折了。

不愧是大公司,买的桌子就是结实。

可恶。

虽然在上司眼皮子底下工作很有心理压力,可是顾珏转念一想,也发现了好处——

这不是给他一个就近观察公爵生活的好机会吗?以前他写权贵办公,只会写攻君将下属叫进来一顿阴骛邪冷的训斥,也因为顾珏本人不够富,对办公室的描写总是含混带过。他很会扬长避短,读者倒也没发现端倪。

顾珏坐下后,不时瞟向凤倾。

凤倾亦是将这一切尽收眼底,被看得很高兴。

瞧这恨不得将他身上衣物每个细节抠出来仔细察看,却又不带半点邪念的视线,果然是对他濡慕已久的小粉丝。顾珏的外表很符合凤倾对精灵族的印象,五官彷佛凝聚了天地间的灵气,光是静静的坐在那,已是世间难得的观赏品。

作为精灵助理崇拜的对像,凤倾很体贴地主动让他留在董事室里。

给他多看看偶像的机会。

碍于使用光脑时,人是合上眼睛类同睡着的状态。

在新上司面前,顾珏乖乖用使台式电脑,以一条细线连接脑电波意念码字,手只需要用来控制鼠标和拿保温瓶喝咖啡。

感受到三四次含蓄的视线后,凤倾主动提出:“好安静啊,要不要跟我说说话?”

顾珏一愣:“不会打扰你工作吗?”

见精灵助理露出受宠若惊的神色,凤倾笑得更加温柔耐心:“当然不会。凤千留下来的活很多是需要我看看数据,镇住场子而已,我没你想得那么忙,反倒有人说说话解闷儿挺好的。”

他在联邦呆的这段时间,干的有一半是“人质”的活。

保证双方能在和平友好的状况下交流。

还有很多代表帝国脸面出席的场合。

参谋长没法动身,皇帝数人头数了半天,就安排大公爵过去,美其名放年假的时候给国家做贡献。这就把大公爵的年假额度用掉了,凤倾意见颇大,不过想想皇帝已经连续五年不放假,全年无休,下班后惯性加班三小时,回房间自主加班两小时的高强度工作……他决定把意见咽回肚子里。

算了,横竖山高皇帝远,联邦主星的确也是不错的度假地点。

种族最多样性,时髦洋气的美人云集,在凤倾的预计中,他到达联邦不久,各种聚会的邀约也该如雪花般飞来了。

得知不会打扰对方工作后,顾珏立刻来了劲儿。

“公爵,你平时最喜欢去哪儿?”

凤倾:“我留在帝国主星的时间比较多,如果是私人约会的话,我倾向是能够看到星星、海和太阳的地方。或者在事前看看对方的喜好,对我来说,能够让伴儿高兴比较重要。”他男女皆可,哪怕是不可交│配的种族,只是外貌漂亮也能与他发生一场浪漫愉快的约会。

顾珏:“公爵有海边的房产吗?”

“有几幢别墅,”凤倾大方道:“你要是来帝国,我可以带你玩。”

健谈的他主动描述起自己最喜爱的一处房产。

顾珏用心地录笔记,顺带即兴来一段发挥,找机会用进小说里。

【老公爵将风行致关在近海别墅里,在三层建了一个全透明的阳光房,白天拥抱太阳,晚上坠入群星,更羞耻的余兴节目,是邀请一群权贵来到他的私人沙滩上,名人们在沙滩嬉戏玩乐,老公爵在可以看到人群的阳光房里对风行致强制爱。】

妙啊!

阳光房这种东西,让顾珏光想,他还真想不出来。

他倒是去过豪宅,只是上辈子那位富贵友人没有此等生活情趣,豪宅就是大,非常大,拥有很多很多房间,倒是让顾珏想出了一个很下作的梗,打算写到下本作品去。只是没来得及写就猝死了,暂且按下不提。

顾珏:“王爷有吃过什么记忆深刻的美食吗?”

凤倾一边看文件,一边随口笑问:“你想听什么?我在心里美食不分贵贱,但也许你会想听听贵的。”

虽然帝国行帝制,有贵族平民之分,可是科技文明发展到这个地步,大公爵不仅没一身贵族臭习气,平常在公事上时常和出身寒门的有能之士聊天。根据他的经验,很多人对所谓的富豪生活感兴趣,他也不介意拿出来当趣事分享。

顾珏点头:“就想听贵的。”

“唔,五万信用点一口的达卡蜜酒,在达卡星由当地土着酿制,特别是原材料取自蜂后的一批,因为稀有,采集过程又凶险,所以昂贵。达卡蜂群是这个星球特有的星兽,工蜂们献给怀孕中的蜂后,品质最好的蜜,最后成为一滴滴琥珀色的佳酿……传闻对女孩子和omega特别滋补。”

凤倾的唇畔勾着浅浅的笑,对这个故事不置可否:“也许只是一个让酒价卖得更贵的传说,不过会让姑娘们高兴,所以每年帝国进口的达卡蜜酒,厂家会留下最好的一批给我。稀有昂贵和美味已经不稀奇了,我喜欢背后有故事的餐品。”

这句话太壕了。

来自贫苦大众,最后通过个人努力跃至中产的顾珏马上记下来。

听听,吃的不是食物,是背后的故事。

顾珏吃过最有故事的食物,就是乾隆下江南走到【招牌菜发源地】迷了路,饥肠辘辘,无意中走进一户人家,吃了【店里招牌菜】赞不绝口,堪称天下美味。

括号里的食物,顾珏见过【臭豆腐】、【松鼠桂鱼】和【锅盖面】。

先不管乾隆他老人家下江南一趟是不是真吃过那么多东西。

最过分的还是一家印度飞饼,还是那套熟悉味道的文案。

店主是个地道的印度人,顾珏用工地英语和他聊了会,才知道他店里的装潢是当地朋友给他干的,大抵也觉得古代江南卖飞饼扯淡得太过分,文案上细心地将【乾隆下江南】换成了【乾隆远征印度】……

大公爵吃故事,听工蜂奉养蜂后。

他顾珏吃故事,听乾隆远征印度。

乾隆,远征印度。

真有你的。

顾珏在心里感叹,并记录下来:【老公爵用达卡蜜酒对主角进行了[内容不可描述],经典句子“五万信用点一口的,接好了,你漏多少出来,就算欠我的记你头上”。一边飙车,一边说故事。】

一来二往的聊了许多。

翌日午饭时间,凤公爵邀请他留在办公室里一道用餐。

想到对方提供了那么多的素材,顾珏便答应了。

用餐时,人的戒心放得最低,等到气氛轻松下来,凤倾便问出了一直很在乎的问题:“你耳朵上的伤,做一个简单的小手术就能修复好。”

精灵美得如艺术品一样,而艺术品上出现了缺口,很令凤倾感到惋惜。

顾忌到对方可能很在意这一点,在刚认识的时候,凤倾没有主动问起,等到关系稍近后,才善意地提出。顾珏穿着的衣服不错,每日干净整洁,只是依然能看出衣服套在他身上过于宽松,递上茶水时,更是能看到细白皓腕上的骨头微凸,凤倾猜想这位小助理的经济情况并不理想。

“你是合同工,如果做手术,可以走公帐,”凤倾提议:“这是涅凰的员工福利。”

意外地,顾珏在一怔后,笑着拒绝了他。

“我有个仇要报,等报了再说,怕忘记,”

在凤公爵的印象中,这个年纪很小的精灵助理总是笑得很乖,黑眼睛亮亮的,眼底闪动好奇的微芒。穷归穷,却不像身负血海深仇的样子。

殊不知顾珏只有肉身年轻,内里灵魂的芯子是在社会里摸爬滚打,接受过多年毒打的老狐狸。心里有仇,脸上不发愁,日子该怎么过就怎么过,照样乐呵。顾珏接着说:“何况这少一块也挺好的,我打算在这边耳上打一串耳钉,多酷。”

他勾唇笑时露出小小的尖牙,像只披着精灵皮的恶魔。

顾珏也想过,向大公爵求助。

只是两人还不熟,想要人帮这么大忙,还的人情不可想象。

虽然写着三观不正的强制爱狗血文,必须时也很愿意给读者磕头,他心里始终是有一根坚不可摧,想要靠自己的硬骨头,名为脊梁贯穿全背,立于土地之上。

顾珏将话题扯开:“公爵,你喜欢阅历浅,天真又倔强的小白花吗?”

这话却直戳到凤大公爵的痛楚。

“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凤倾大惑不解,居然连认识不久的小助理也这么揣测:“虽然能欣赏很多不同种类的美,不过我最中意年纪比我大,浓艳刚烈的大美人,世故一点当然更好,才有话题可聊,不然总是我带着对方玩也怪无聊的。如果要以花比拟女性,我更喜欢野外生长的玫瑰。”

……

啊,顾珏良心有点疼。

凤倾:“说来,最近很多你描述的这类型人接近我。唉,到底是为什么呢?”

顾珏的良心要烂掉了。

天真无辜又可爱的精灵小助理附和:“是啊是啊,我也想不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