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110

    “……”

两位随便说句话就可以谋杀新闻头条的大人物,坐在豪华飞船的甲板上,相对而无话。

挺僵硬的。

由于工作关系,虽然完全坐得起,甚至买得起这类型的飞船,但段修烨本人鲜少乘坐,就算是也是陪家人来作布景板,近年连幼妹也不需要他陪玩,生活更是乏善可陈。见两人不说话,工作人员尝试打开话匣子:“凤公爵经常坐飞船旅行吗?”

“这是我的喜好之一,”凤倾很配合地接过了话荏:“不过平时会更热闹,这种安静的旅行对我来说还是挺新鲜的。”

工作人员:“哦?方便说说和平时有什么不同吗?”

凤倾:“平时会有人陪着。”

段修烨警觉:“我不是人?”

凤倾:“我说的是会和我上床的美人,你是吗?”

段修烨紧紧抿唇,不接话了。

刚才小顾给他做的烤吐司特别好吃,这会他不想被凤倾恶心得反胃。

凤倾生出几分玩心,笑问:“你想报名的话,我可以看在世交的份上让你插队。”

闻言,段修烨别开脸,懒得理他。

只是过了一会,他才问:“这种对话播出去,你不怕女孩不喜欢你了?”

凤倾晃了晃手上的酒杯,依然是笑着的,可是和大多深受少女追捧的万人迷不同,他的笑里无半点优越或得色,并不将受欢迎当成炫耀魅力的资本,坦然地为此感到高兴:“这是和我谈恋爱的门槛,如果不想玩,一开始就不该接近我。何况我想的是共渡一段温暖美好的时光,而不是让谁伤心。”

“……”

段修烨深吸口气。

他觉得他纯属在放屁,无法理解,也不想理解。

“不过没想到你眼里还有观众,”凤倾纳闷:“被陛下赶鸭子上架,我以为你会全程敷衍应付。完了,难道下一步我就能从你嘴里听到如何提升收视率和上热搜了?”

来自老友的调侃,总是句句戳在要害上。

段修烨拧了拧眉。

皇帝运气不错,手底下的近臣全部超有责任心,即使是强行塞到手里的工作,他也不会敷衍塞责地糊弄过去,所以一路尽量配合团队的拍摄要求,化妆师甚至壮着胆子给大元帅的头发搞了一点造型。

何况,段修烨也有一点自己的考量。

他想借着这次计划的东风,和顾珏更进一步……

“说到收视率,你知道什么内容最刺激观众吗?”凤倾打断了他的思路,将他唤回神来。

段修烨摇摇头。

凤倾一边打手势示意摄影师找角度,一边转过身来正对着段修烨的侧脸,上身倾前,笑眯眯地看着他,桃花眼里盛满能以假乱真的温柔。他眼睛长得太好了,24小时润润的,让被看的人误以情深,其实他看小猫小狗也一模一样,没有高低,更不会差别待遇。

察觉到凤倾的突然靠近,段修烨警觉地转过头来。

“你做什么?”

凤倾隔空给他一个超响亮的飞吻:“mua!”

……

段修烨握住椅子扶手,连龙带椅的后退三步,拉开足够的距离后才停下来,铁青着脸责问:“你干什么?”

方才还一脸深情的凤倾正捧腹大笑,仪态全无。

待笑够了,凤倾才慢悠悠道:“我这是给你展示帝国公民最期待看到的画面。”

段修烨不敢苟同,脸色仍旧冷冷的:“只是你片面的猜测。”

帝国公民才没这么无聊。

“你别不信,”凤倾笑吟吟地点了点自己的脸颊,笑意直达眼底:“跟我打赌呗,影片播出之后观众对这一段会有什么反应。”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安卓苹果均可。】

凤倾的话提醒了段修烨,这是会在剪辑后播出的内容。

“这段剪掉。”

段修烨眉头又拧了起来。

凤倾笑得更开心了:“别想了,原片要给陛下过审的,你觉得他会让你剪掉这么有趣的片段?”

答案非常肯定,不带半点犹豫的。

没有美人相伴的凤公爵对逗大元帅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看他真的一副很纠结的样子,不由心生好奇:“虽然我们没可能,但被我飞吻一下也不至于这么难受吧?”

你以为你拒绝的是谁的飞吻,是【帝国最想与他约会to1】的飞吻!

就连陛下也没这么抗拒过。

凤公爵有点受伤。

“我有恋人了,我不是单身,”段修烨沉声矫正他轻佻的说法:“万一被小顾看到,他会难受的。”

话音刚落,就见到个人部份拍摄完毕的顾珏正走过来,面上犹见愕然,多半是将两人飞吻的过程看全了。段修烨心中一急,正要解释,顾珏却快步走过来,小声问:“能不能再来一下?”

公爵x大元帅,或者反过来……

他都可以嗑的!

反正嗑着玩不花钱,嗑爽了还有灵感码字产粮,一举多得。

……

小顾不难受。

段修烨是挺难受的。

“他没意思,小顾我们玩。”

凤倾挑过去一抹兴味的眸光,注意力转移到顾珏身上,他抬手置于唇边,要给顾珏一个飞吻,只是段修烨站起来大步一迈,很是煞风景的挡在两人中间:“要胡闹对我闹就够了,别欺负他。”

顾珏头上有很多问号。

他怎么就被欺负了?

凤公爵头上不仅有问号,还深受打击。

什么时候他的飞吻变得像病毒一样,需要大元帅大义凛然,牺牲自己的替别人挡下来了。这口狗粮喂得他猝不及防,有些后悔没申请带伴上船,搞得他孤家寡人的看傻瓜情侣秀恩爱,还是小学生程度的狗粮,委实有点微妙。

凤倾大呼冤枉:“我哪儿欺负他了,小顾你说句公道话,我欺负你了吗?”

顾珏迟疑:“没有吧?”

段修烨也明白这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玩笑。

他知道友人对顾珏没意思。

即使有一万个前提,一万个很清楚,也不想让他们有亲密的举动。

但是,凤倾和小顾是好朋友,他不能强硬地破坏二人的关系,更做不来捏着顾珏下巴霸道说出“你的嘴唇只属于我,也只能看着我一个人”之类的事情……

段修烨忍下丑恶的占有欲,话锋一转:“那我换个说法。”

凤倾:“你说。”

让他听听这人能放什么屁。

五官轮廓俊如雕塑的大元帅逆光而站,几乎遮去了原本能落到凤倾身上的所有阳光,光影将他的轮廓拉得更深,勾勒出深海般的压迫感。他轻吸一口气,彷佛做了什么重大取舍,以马上就要舍身取义的沉重嗓音要求:

“是我想被你欺负,快来欺负我。”

作者有话要说:  顾珏:谢谢,嗑到真的了

感谢在2020-03-0623:50:05~2020-03-0823:47:1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喵喵喵喵武器28瓶;壮壮小朋友的家长20瓶;费渡呢18瓶;西飞燕15瓶;非洛、咩羊?、summertrain、非次元主义者、喵喵10瓶;阿喵3瓶;木帛2瓶;赵浅予、kr、mystery、白木琴九、柳香附、平常心、一到下午就犯困、阿妴、□□n、未曾废远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