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119

    大元帅予人的压迫感太强了。

白雀正好与他对上视线,脖脖感到了一下子被掐住般的呼吸困难,忘记提醒双玉别再口吐狼虎之词了。段修烨迈步走过来,一手搭住了顾珏的肩,冷峻的容颜让白雀心惊胆战的,以为元帅要动怒。

“在说什么呢?”

大元帅沉声问,隐见不悦。

白雀小心脏抖了抖,由于之前针对过双玉,对双玉心怀愧疚;这会硬着头皮维护他玉哥:“元帅大人,我们在说一个小星球的元帅呢。”

这个解释妙啊!

顾珏又没点名,只说是元帅,那元帅多了去了。

即使是大元帅这军衔,也有许多。

只不过段修烨最有名而已。

急中生智的白雀给自己点赞,真是个小机灵鬼,简直是双玉手下有“扶大厦之将倾,挽狂澜于既倒”之才的金牌好兄弟。说完,还朝顾珏抛去一个“我超懂你的”目光。

顾珏一开始以为他眼睛抽筋了,两秒后想通其中的逻辑关系,不由晒笑——这家伙还挺实心眼,在网络上说爷们要讲究义气,在现实也能顶住来自大元帅的压力出言维护他。

对一个普通人来说,已经非常不错了。

值得从网友变成朋友。

白雀自觉机智,然而在知道内情的蔡维楠眼中,这特么就是凭空作死。

果然,大元帅的唇线抿得死紧,周边的温度彷佛随之急降。当他心情不佳的时候,气场凶得让人下意识会忽略他的颜值,只想低头远离:“谁?”

其他领域的精英暂且不说,在领兵打仗和操纵机甲这件事上,段修烨至今未逢敌手,这也是帝国气焰隐压联邦一头的原因之一。何况在同行里,畏惧他或是崇拜他者亦占绝大多数。

“有比我更好的元帅?”

不等别人回答,段修烨又问,声线沉得像一把铅铸的剑。

沉重,且带着削铁如泥的锋利。

听到这句话的白雀心头冒出了这个形容,他看过去,顾珏不仅不慌,还在偷笑,丝毫没有即将被削的自觉。白雀暗暗奇怪,这要是在被背后编排不高兴也就罢了,可是夸其他元帅的美色又碍着大元帅他什么事?要是大元帅本人这么小气计较……

有点微妙啊!

“很在意?”

顾珏仰起脸,笑弯了的眼盛着一汪笑意。

提到别人笑得这么开心,段修烨心脏像拧成了一根麻绳,绳上洒满柠檬,又酸又别扭。

段修烨嗯了一声,承认了。

他就是很介意。

别人怎么看无所谓,但是恋人认为同行比他更好,心里就腾地不爽——即便如此,段修烨也不会跟对象发作,只是想知道到底是何方神圣俘获了顾珏的心,要是真有比他优秀的地方,他就朝着那方向努力一下。

看到元帅可可爱爱的样子,顾珏心满意足,也不逗他了,直说:“白雀他误会了,我就是在说你是我的梦中情人,特别喜欢你,你不介意吧?”

他话音刚落,白雀便一副见了鬼的样子瞪着他。

当面调戏大元帅。

这狗胆,肥得流油了!

然而白雀视线转向大元帅时,却发现方才脸色冷得要掉冰碴子的元帅大人陡然柔和了下来:“不用在意我,你们继续聊吧。”

说完,却是往沙发后一站,完全没有要走的意思。

众人无奈。

大佬你站在这里,谁敢继续聊啊!

白雀搜肠刮肚,终于艰难地酝酿出了一句正经的话:“你们对现今网络文学的发展有什么看法?我在家中时常会思考文学和趣味性的平衡。”

这种正经有建设性的话题,才勉强配得上大元帅的地位气场。

白雀自觉打开了一个高雅的话匣子,满意之余,心里不禁小声嘀咕,大元帅为啥总像个保安似的跟在双玉后头,新闻上不是总说大元帅习惯独来独往吗?

话题很高雅,顾珏不领情,他白他一眼:“聊点人说的话题,这种能拿去当新闻稿的官腔我已经说腻了。”这一天下来,他见记者时代表着帝国的身份,句句是得体的官腔,大抵是考虑到场合严肃性和帝国的面子,记者抛出的问题也很四平八稳。

当然,也代表着枯燥无聊。

所以私底下,顾珏就不想太正经了。

“那你来说要聊啥?”气结的白雀口不择言:“聊点低俗的,你知道我和你认识的消息传出去之后,有多少帅哥美女想通过我搞到你的联系方式吗?”

像他们这种明星作家,不乏自荐枕席的男女,行称骨肉皮,也叫果儿。白雀对这类观感淡淡,但他知道有些作家聚会的时候会谈到这个群体,谁又睡了谁,谁又勾搭了谁,果儿之间也会炫耀自己睡到了谁,带有一点集邮和征服的奇怪心态。

双玉也是他们眼里的香饽饽。

高冷难搞定,简直是ssr级别的。

为了得到双玉的私人联系方式,甚至有不少自愿以向白雀献身为报酬的,只是出卖兄弟踩了他的底线,所以统统拒绝,也没拿那些去打扰有对象了的双玉。

在白雀眼中,双玉还是挺阳春白雪的作家。

专注写作,不问风月。

话刚说完,白雀就感觉到周围气氛倏地紧绷了起来。

编辑小蔡扶额:“我真想捂住你的小嘴。”

白雀:“干吗,怕教坏妲娜?”

在场全是成年男人,这话题是低俗了点,可也没什么说不得的。白雀也没打算对送上门来的男女评头论足,只是说上一嘴,让顾珏知道他现在有多受欢迎。

段修烨冷不丁的插嘴:“他有男朋友了。”

“元帅大人您也知道这件事啊,”白雀笑了:“有男朋友怎么了,竞争上岗嘛。仰慕双玉的读者里优秀的人挺多的,这不还是恋爱吗?”

星际时代人均寿命变长,追求一生一世一双人的变少,取以代之的是活在当下,再见亦是朋友。分手撕逼变少了,对待更换情人的态度也比较平和——当然偷偷一脚踏两船依然是会被谴责的道德瑕疵。

合则一起,不合则分。

白雀把双玉当好兄弟,觉得他配得上所有好的。

编辑蔡维楠听得在心里默默竖起了大拇指。

在大元帅的雷区边缘疯狂试探,不愧是没眼色的高手。

顾珏快笑晕过去了。

他抬手捂唇,胸腔忍笑忍得低震,告饶解释:“好了好了,是我不对,我应该先说明的。白雀老弟,跟你介绍一下……”

“什么什么?”

仍不知世情险恶的白雀老弟发出了第一个疑问。

顾珏抬手欲搭住段修烨的肩。

可惜段修烨比他高,这肩搭得有点别扭,未等他皱眉,段修烨就很自觉地上身稍往前倾,调整到一个让他可以轻松搭着自己的角度,乖得无声无息,熨贴入微。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安装最新版。】

“这个大元帅,”顾珏眼睛弯弯:“就是我的现任男朋友兼头号粉丝,所有书的榜一。”

段修烨十分配合地嗯了声,冷脸也柔和了下来。

在这一刹那,众人彷佛在大元帅背后看到了疯狂摇动的大尾巴。

一定是错觉!

堂堂大元帅,怎么会因为恋人介绍自己而高兴成这个样子呢!

“……啊?”

白雀傻住了:“啊?啊?啊?”

妲娜也震惊得五根手指融为一坨果冻。

两个小朋友都有很多很多问号。

白雀率先回过神来,只是刚往外冒了一句“卧槽”,就后知后觉地想起来,这俩要是一对儿的话,自己刚才说的每句话,简直是在他玉哥对象的雷区上跳大神了……

靠。

刚才元帅大人的脸色变化也很好理解了。

淦。

白雀轻咳一声,企图掩饰自己的尴尬:“这不,玉哥刚才没告诉我们么,说了失礼的话不好意思,祝你们百年好合,早生贵子。”话赶话的,慌得话也说不明白了。

幸好大元帅表情淡淡的道了声谢,没有要怪他的意思。

段修烨本来就不会跟小顾的朋友计较。

何况这句早生贵子……

让段修烨的薄唇勾起了微不可见的弧度,被来自小顾友人的祝福取悦到了。

得知两人关系,而且看出了段修烨对双玉的宠爱和照顾,白雀和妲娜就不再那么怕大元帅了,也能正常地对话,聚餐时的气氛亦很不错,除去每到一个地方都要提前清场,将整个餐厅包下来以外……跟普通人的聚会相差无几。

宾主尽欢后,段修烨将工作人员支开,亲自开车送顾珏回酒店。

说来也凑巧,无法被支开的凤公爵今日见缝插针地和漂亮小姑娘约会去了,留给二人独处的空间。

段修烨开着悬浮车,冷不丁地问:“小顾,你很喜欢这种朋友聚会吗?”

“啊?喜欢啊。”

他老现充了。

段修烨侧目望去,顾珏唇畔仍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确是看上去心情很好的样子。

“我记得你在帝国没什么朋友,”段修烨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上去轻松一点:“出名了以后也很难像之前那样当个无人关注的普通人,会有记者追逐你,路人也会凑过来……”

“对啊,那又怎样,这就是成名的代价,”

不等段修烨说下去,顾珏已主动打消他的疑虑:“这不是你的错,我除了是你的男朋友之外,还是,呃,”

他停顿了一下,怪不好意思地自称:“帝国皇室作家。”

陛下亲封的,星网上能查到。

要不是他拼命拦着,作家俩字就变文豪了。

除去头衔,帝国力捧他,给他带来的关注度本身就极高。

人决不可能只享受好处,何况他已经学会从中获得乐趣。

顾珏:“你别总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

“我知道,”

红绿灯亮起明艳的红,车速减缓,段修烨的声音也不自觉地沉了下来:“如果我不止想做你的男朋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