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120

    顾珏迟疑了一下,没接话。

他怀疑烨哥下一秒就要求婚了。

未等顾珏想好要如何处理,段修烨已抛出另一个话题:“刚才的酿蟹盖你吃了挺多的,很喜欢吗?这个在家里也可以做,下次我改良一下做给你吃。”

采用联邦新鲜星蟹做的酿蟹盖,以牛奶和洋葱将蟹肉爆香,外裹面包糠作盖,银匙一敲应声而开,既香又脆,雪白蟹肉喷香,一勺子下去尽是满足。顾珏格外青睐这道菜,其他菜都剩了一点,只有这道酿蟹盖吃得精光。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安卓苹果均可。】

“……”

顾珏:“烨哥,你这话题转得太生硬了。”

段修烨俊脸微现赧色。

“不过我的确很喜欢酿蟹盖,那我先期待着啦,”顾珏承了他的好意:“你之前想说什么?说下去呗。”

大元帅这个上流老实人,平常言出必行,哄人的话全会实现,哪怕是小得连顾珏也没放在心上的细节也会被他放在心上,很当回事。他那句“不想只当男朋友”,多半是奔着求婚去的。

顾珏一开始有点抗拒——

他是典型的恐婚现代人,以前在其他基友做着同性婚姻合法化的梦时,他就对此不大感兴趣,无所谓吧,爱情无需第三者认可,更何况是法律。

上辈子的父母在得知他的性向后,想尽办法给他塞女人,骗他相亲,不顾他的意愿,和“志同道合”邻居家的闺女订亲,他连那姑娘的面都没见过,只知道也是个被催婚的苦命人,后来被他断然拒绝,父母就痛斥他没有做男人的担当,没有责任感,辜负了人家女孩子,也丢了爹妈的脸。

这招孝道绑架将顾珏所剩无几的亲情砸了个精光。

连带着对婚姻观念也变得很淡。

但是当看到段修烨转移话题,顾珏那点抗拒神奇地烟消云散了。

如果是烨哥的话……

他或许可以期待一下吧!

信号灯由红转绿,车子重新滑入车流,段修烨握住方向盘的手也恢复了稳定:“不,我要忍住,现在还不是说的时候,太随便了……回去你想吃点夜宵吗?”

……

哥,咱能聊点吃东西以外的话题么?

顾珏莞尔。

听段修烨话里的内容,顾珏几乎可以完全肯定他想要求婚了——烨哥在他面前太藏不住事了,欢喜失落全都很好懂,一眼便能看出来。他想说,其实不必搞这么复杂,他外表长得精致秀气,内心挺糙爷们的,女生想要的仪式感,他全部无所谓。

只是话到嘴边,顾珏又想——

他不在乎,烨哥可能很在乎。

毕竟他恋人是一条很有少女心的龙嘛!

-------------------------------------

顾珏的体贴心情只维持了一天。

严格来说,是半天。

在清晨的时候,段修烨用酒店的厨房亲自给他做了一桌的早餐,全是他爱吃的,温度适中可入口。顾珏刚醒来的时候有点起床气,既是最不好惹也是最容易心软的时候,面上不显,心里乐得暗忖自己要是直男,娶了个贤妻也不过如此。

更有感觉的是,段修烨穿戴整齐,白衬衫是收腰的设计,宽肩劲腰无一处不隐含着力量感与爆发力——谁说做饭是女生才能做的事?真正的男人,厨艺精湛也一样不失猛男风范。

顾珏迷迷糊糊的,吃炒蛋吃得正开心,就听得他烨哥问:“小顾,我要是向你求婚,你会答应吗?”

“……啊?”

顾珏一激灵,顿时清醒了。

映入眼帘的,是一脸专注倾听状的段修烨。

不是,哥,你在餐桌上问,也不比昨晚严肃正经多少啊?

顾珏一边无奈好笑,一边应了他:“立刻就在联邦领证,不带二话的,明天我就是元帅法定伴侣了。”他知道烨哥在感情里患得患失的,就不愿意再折腾他。

在顾珏身边打转的朋友都知道,他这人白长了张天使脸孔,最爱折腾人,像之前蔡维楠苦恼自己上班穿搭,他也不直接说穿什么就好,逗他一番才正经的出谋划策。当然,他欺负自家编辑是一回事,渣男对南南有想法,立刻就被他远程教着怼回去了。

可是他家大元帅吧……

说什么段修烨全当真,顾珏不舍得让恋人忐忑。

爱情小说里,使小性子能让对方忐忑难受的同时爱自己更深,感情是可以虐出来的,那种技巧被奉为绿茶圣经。现实里,顾珏不舍得也不想对男朋友这么玩,学着对他坦白得如同将心捧出来,事事说人话,有一说一,有零……也就他这个零了!

顾珏的心潮刚柔软下去,困意来袭,人又迷糊了:“我们这样谈下去,三两年内多半是不会分手的,照这进程下去结婚也是理所当然的事,你想领证咱就领呗。都可以,你开心最重要。”炒蛋上浇了枫糖,他这也算是真正的小嘴抹了蜜。

段修烨不赞同:“你开心才最重要。”

“嗯嗯嗯嗯。”

懒得和他争,反正肯定要发展成明撕暗秀。

顾珏含糊的点点头,应了声。

困则困矣,顾珏脑子还有一部分是清醒的,他知道自己在餐桌上被求了婚,而自己又答应了,这事就这么定下来,找个天气好的日子顺路去领证就算功德圆满了。可见脑回路是个钢铁直男,写再多爱情小说,性向再弯也没用,脑海里愣是没出现过浪漫的婚礼,中西皆无。

这事儿确定后,段修烨就没再就着求婚话题说下去了。

顾珏亦将之抛诸脑后。

他是从来都不急的。

傍晚时分。

顾珏只知道自己在联邦上的行程得到塔娜吉港口去,依稀记得是大元帅有个公开演讲,他是陪衬品,在旁边露出知性微笑,或是索性冷脸不笑,摆出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高冷模样也行,横竖人们对纯种精灵的印象就该是冷若冰霜的。

以他现今的社会地位,也不需要太讨好大众。

演讲在一艘豪华邮轮上举行,即使是大元帅的气场地位有多高大,和邮轮的客观对比下依然是渺小的,为了让特地赶到岸边围观的市民感受到帝国大元帅的威势,经过商讨后,段修烨配合建议变回了觉醒体——

一只压得吃水线往下狠狠一沉的金龙立于甲板之上。

日光晒落,为金龙镀上光边,耀眼炫目得教人不敢迫视,顾珏每次看到自家男朋友这副模样心中均不由感叹——这就算不是星际时代,说是东方帝制也有人信。

好大一条龙呢!

不过段修烨是典型的西方龙,只是腹部没有传统形象里画得那么鼓胀,浑身肌肉紧实,线条流丽宛若匠人精心雕凿而成的艺术品,金光闪闪的龙鳞太漂亮了,让人很容易忘掉它这一爪子下去,连钢铁也会被轻易撕裂。

顾珏坐在港口岸边的vip观众席,听了一会便心不在焉了起来。

他对军政相关的事本就毫无兴趣,段修烨又经常说话哄他睡觉,导致他养成了一点条件反射——听到大元帅低沉悦耳的嗓音娓娓道来,便不由自主地冒出点困意。好不容易控制住小鸡啄米状一点一点的头颅,却阻拦不住目光的涣散和注意力的离家出走。

凤公爵在侧,看出顾珏的走神便轻声问:“昨晚没睡好?”

“睡倒还好,”顾珏叹气:“烨哥的声音太催眠了,我总不能玩手机吧!”

对媒体越来越习以为常也有一点不好。

以前在这种公众场合,知道有镜头盯着自己的情况下他会如坐针毡般难受,而不是很从容地犯起了困。凤公爵笑了:“想玩就玩,修烨知道你强忍困意听他说话又要心疼了。”

顾珏摇摇头,找点正事给自己走神。

例如手上正在写的这本书,搞个什么样的新剧情好呢?

给主角攻受加点波澜吧!

俗话说得好,遇事不决闹矛盾,只要攻渣受作就不愁没情节。

这是个不错的解决方法,当注意力落在工作上后,顾珏立时不困了,走神走得专心致志。

片刻过后,顾珏的脑海里正演练到主角受撞见攻和白莲青梅单独聚餐,暗自神伤得动了胎气的狗血情节,头上忽然闹起了动静。

“我想象过很多次自己会爱上什么样的人,会以什么样的方式堕入爱河。我向往灵魂契合的恋爱,抗拒见色起意的一见钟情,先后被双玉和顾珏吸引,心逃不过你,眼睛也离不开你。”

龙吐人言时,比段修烨本来的声线更低沉隽永。

金龙胸腔微轰,翻腾拍打起更高的海浪。

顾珏一抬头,便撞见一只比他脸还大的龙眸,正温柔又羞涩地望着自己。

变回觉醒体的帝国大元帅威震万里,来现场听讲的联邦市民既崇拜又畏惧,无一不心脏砰砰乱跳,龙翼一振扇起冷风似刀,刮得观众哗凉哗凉的。惟独在它的小精灵面前,恨不得把肚皮翻过来任他撸。

顾珏时常觉得自己养的不是龙,是一只狂摇尾巴的大狗狗。

星际时代性别成了摆设,同性间更没有嫁娶观念。

只有相守的承诺,忠诚和爱意。

“顾珏,你愿意成为我的法定伴侣吗?”

万众嘱目,宇宙直播见证。

……

顾珏忽然不太想体贴恶龙的少女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