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13

    凤家和段家,自古蓝星以来就是一文一武。

在古蓝星的历史进程中,人类将发现火焰和星核并列为文明的开端。

传说中,凤凰掌管太阳,是不折不扣的祥瑞象征。

实际上当然没有这么玄乎,只是凤凰觉醒体确实能控火,对于在严酷大自然里求生的远古人类来说,自然无异于神o。

岁月变迁,皇朝换代。

最后还是这老两家笑到了最后,在星际文明来到依然屹立不倒。是以联邦虽然和帝国平起平坐,许多帝国人依然对自家更有历史底蕴有优越感。

凤家盛产权臣,段家将门。

段修烨没辜负祖辈期望,继承至纯龙血,战无不胜,从学院毕业后未尝一败,是男人中的男人,铁血大元帅。古蓝星人没有alpha/beta/omega的分类,不过在全宇宙里的abo种族里,经常能听到“段修烨要是他们那里的人,绝对会被分化为alpha。”的言论,发言者多为omega。

话里不无遗憾——

这种绝世猛1,怎么就诞生在帝国呢?

段修烨从不以此为荣。

虽然没公开谈论过,但他本人并不喜欢abo的分化制度,认为一个a可以标记多个o有违爱情最该有的忠贞不渝。就算他是作为进入的一方,也更希望被o标记,做守护对方一生的骑士。

而段凤两家,当然没仇。

只是在同一个皇帝底下打工,两家家主说白了就是两个坐同一个办公室的领导,存在着竞争关系。长辈争权,小辈争成绩,闹过不深不浅的矛盾,硬掰扯谁对谁错根本掰扯不完。要说世仇,也是“输谁都行,绝对不能输姓段的”和“只要姓凤的考得没我好,我就已经是这场考试的赢家”的逻辑。

一致对外时,该合作时合作,半点不含糊。

这点是帝国贵族里公开的秘密。

可是在外人面前,两家的关系依然很水深火热。加上没能力的旁系孩子不受重用,互相起点磨擦很常见。就嫡系来说,段修烨和凤倾的关系属实不错。

只不过……

这不代表段修烨能接受,自家小辈被姓凤的强制爱。

光是想象,就星核炸裂!

他想了想,倒不真的认为凤倾会做出强制爱这种事。

用宫廷侯爵作小说背景的更多,只是没一本写得像《豪门老公爵爱上我》这么打动他,处处细节能见到作者的考究之处。段修烨甚至怀疑,可能是以前上几代发生过的真事,到这一代才被纪录成书——

星际人看网文,是真的很认真。

而在心中有了原型后,大元帅严肃思考片刻,别别扭扭地写下评论:[跟着老公爵没前途的,不如还风行致一个自由吧,跟谁在一起不比和公爵更好?要是喜欢同性,帝国有大把优质专一的男人可供选择。]

这和[寻觅逆鳞]这个id以往的发言截然相反。

评论里的楼中楼也招来了不少反对的声音:

[老公爵怎么没前途啦?有钱有权还能帮风行致认亲,没老公爵做后台,风行致怎么玩得过那帮老狐狸?]

[这话不像鳞大说的呀,鳞大之前不还说着很喜欢这种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吗?还说欣赏老公爵的执着。]

[帝国有大把优质专一的男人可供选择,但猛一难求呀。]

[那么问题来了,有一吗?]

堂堂大元帅,被网友杠得心里苦。

段修烨也不能怎么办。

说到底,《老公爵》只是一本小说而已,没人会当真。

段修烨情绪因此起起伏伏就是反常的事,恐怕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被作者双玉的文字勾进了瑰丽的幻想世界里,才上了心也较了真。大元帅在单人休息舱里发了会怔,才将复杂心情压了下去。书他还是会追看下去,但不能只有他一个人被噎到。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段修烨反手就将《豪门老公爵爱上我》全文再次订阅了一份,转赠给正在联邦以出差为名放长假的大公爵凤倾。在上午就将文件处理完毕的凤倾正有一搭没一搭地和小助理说着话,就收到了来自大元帅发过来的文件。

凤公爵稀奇了:这么快就出来了?我还以为没有半年见不到你。

段元帅:你说得我像刚出狱一样。

凤公爵:差不多。听说这次补给线被截了,你半个月没使用清洁气体?噫,臭臭。

凤凰族人均精致男士,银发尖尖也透着奢侈品的气息。凤倾能逮着机会恶心一下姓段的,可惜段修烨向来淡漠,和他弟弟一样宛若铁人,不会跟着他起哄。

段元帅:看看我给你推荐的小说。

凤公爵:什么东西?

缪斯文学站有实体书分站,凤倾会将上面的月度畅销书全买下来,抽空看一下,用以丰富约会话题。

只是主站里的网络小说,他是从来不看的。

太苦大深仇。

宁愿看看保健养生的菜谱、园艺花卉、哲学神学、美妆手工diy……哪怕是看看宝妈早教的书籍,凤倾也不想看什么残酷纪实文学,也几乎不会看爱情小说。缪斯里的书太写实朴素,想谈恋爱,为什么不自己谈?花钱看别人谈,还谈得苦了吧唧的,没意思。

凤公爵接收了文件,当作话题和小助理提起:“哈,朋友送了我一本书,叫什么,《豪门老公爵爱上我》,挺怪的。”

——哐啷!

正闲得在转钢笔的顾珏一失手,钢笔落在办公桌上。

凤倾:“你平常看小说吗?”

顾珏:“不看。”

他只写。

这是实话,缪斯上的小说不合他口味。

之前翻看榜单上前列的红文,也是为了摸索市场风向,等到自己写的时候,他不想被影响,就完全不看了。

毕竟,星际时代的娱乐可太多啦!

虚拟空间里身临其境般的电影、游戏和服务,全部让顾珏沉迷不已,小说有什么好看的。只有习惯了全息娱乐的星际网友,反而追捧想象力能够自由翱翔的小说。

“我不讨厌看书,只是这类型的网文看得少,修烨倒是什么杂书也看,”既然手上没工作,凤倾就点开元帅发来的书籍,一边看一边和助理说话:“段修烨你知道吗?就是我上次和你说的大元帅,我跟他们家当死对头当了好多年。”

顾珏:“嗯,我记得。也是和公爵大人同一届的室友。”

为了用进小说里,公爵说的每句话,他都当作金科玉律般记得牢牢的。

不明真相的凤倾颇感意外地瞥他一眼。

没想到,这个小助理把他说的话记得牢牢的。

看来有一双好耳朵,人也乖,他不免有些高兴,对他好感又多一层。

凤倾:“我的父母经常提醒我,输谁不能谁段家那小子。我在第一次见到他之前,就知道他该是我的对手,我的宿敌。不过被分到同一个宿舍后,过了半年,我想和他搞好关系。”

顾珏:“发生了什么事吗?”

难道是因为被迫同吃同住后,在对方身上发现了闪光点?

顾珏侧耳细听。

凤倾双眼现出怀念神色,彷佛在追忆那段轻狂岁月:“他妹妹得了家里的东西顺手来宿舍带给他,我开门时和他妹妹打了个照面,我当时就觉得,世仇算得了什么呢?段修烨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

可以了,已经非常的真实了。

顾珏决定选择性地遗忘这一小段对话。

说着说着,凤倾渐渐安静了下来。

凤倾本来想着是元帅发过来的,哪怕不感兴趣,也稍微看一看,看个开头猜猜大概,下次万一说起话也有话题。这是他尊重朋友的一种方式。

可是开门见山的第一章,《豪门老公爵爱上我》的剧情就将他狠狠地吸引住。

浅白流丽不做作的文字,勾勒出童话故事般的开头。

不谙世事的青年跌跌撞撞地被拽进了包厢,度过了混乱的纵情夜晚,没有批判的反思段,没有讽刺奢华的部份,只有浓艳的肉。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安装最新版。】

凤公爵他,受上等精英教育,看的书经过精挑细选。

看书不是娱乐,而是学习。

这个概念已经深刻在他心上。

而他……

还真是第一次看这种,完全不想讲大道理的小说!

就像吃惯了精致国宴的少爷,突然获得了炸串小龙虾火锅三连,两者是不同的美味,可是重油重盐高糖高脂肪就是这么真实,它顺应了人体所需,人体本能地会为它感到愉悦。

狗血小说,亦是一样。

凤倾沉默不语,或皱眉,或漾起奇怪的愉悦微笑,浑忘要维持优雅的贵族包袱。幸好同处一室的顾珏也没心思去逮公爵大人难得的失态,他陷入了一种微妙的境地——

为什么大元帅会给凤公爵推文?推的还是他的小说?品味是不是有点问题?求求你们这些为帝国建功立业的大好男儿想点好的吧!不要看强制爱了!喜欢强制爱,有权有势的你们为什么不去自己操作呢?

搞同人舞到正主面前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整整一个小时转眼即逝。

顾珏努力当着透明人,但他喝下去的水和膀胱无法透明,他想上厕所。

正当顾珏快忍不住,想着快速遁走的时候,凤公爵终于抬起头了。

凤倾俊美的脸庞上露出三观受创的迷茫神色:“小顾,你等会可以看看,这本书里的公爵,根本是个人渣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