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15

    生怀流。

短短三个字,藏着无限奥妙。

当它作为一个名词的时候,你可以将它理解为一种流派,如无限流、退婚流和废柴流等等,指的是男人和男人生孩子,怀了又生,生了又怀,生生不息地为祖国人口作出不懈努力的过程。

同时,这三个字又可以当作单独的动词。

生——

让他生,让他生,让他生!

怀——

即使是耽美爱好者,生子依然是很多人的雷区,不禁发出一个灵魂质问:为什么男人可以生子?男人既没有子宫,也没有可以哺乳的神秘器官!而一些更前卫的先锋派耽美文学家就给出了答案:没有,那就给,不仅给,还特别大。

流——

当流成为动词时,它就不再为祖国人口作贡献。

玩儿的就是虐受的身,虐攻的心。

费劲想什么爆点?圣母玛利亚圣灵感孕颂唱至今,男人怀孕怎么也得大书得书一下心理挣扎吧!完成这三个动词,少说二十万字就过去了,感情纠葛矛盾全是现成的。

上辈子,顾珏在网站榜单上见到书名有崽、怀、生等等关键字的书,别想了,多半不是言情,是耽美。

这个天下最能生的,终究是男人。

女人生子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纯爱耽美区,就是人类繁衍的最后希望。

顾珏一直是紧跟潮流脚步的作者,没有什么节操是不可舍弃的,网文图的就是一个放飞自我。生怀流他前前后后大约写过五六本,说起坐月子的细节来,比大部份迷糊宝妈还精细,毕竟全是可以水字数的地方。

不过时代变了,星际时代的医学水平应该大有跃升,上辈子的知识是用不着了。顾珏想起编辑说过有任何想查的资料可以跟他说一声,缪斯总部有一套超级终端系统,编的程序可以过滤掉无用重复的资料,整合出一份最优解。

由于开放给所有作者的话,系统会负担不过来,需要作者向编辑申请。

双玉:南妹,麻烦帮我查一下关于怀孕分娩的资料,以医学和民间习俗为主。

对于这个戏谑的叫式,编辑南南已经躺平放弃挣扎了。

他立刻答应下来。

只是过了一会,编辑又发来小心翼翼的消息:双玉,跟你说件事。

双玉:嗯哈,说吧。

编辑南南:虽然《老公爵》正值上升期,但小生命的到来是无价的惊喜,如果你要养胎而暂停更新的话,我会无条件支持你,站在你这一边的。你不是有很多存稿吗?可以放缓更新速度,拿存稿顶着。

……

一万句南妹的调侃,不及这一段情真意切的关怀有杀伤力。

双玉:老子单身,是给小说取材!

编辑南南:哦哦,小风要怀孕了?我看最近剧情进展,以为没这么快呢。

双玉:在筹备新书。

这个消息,当场震住了蔡维楠。

他的伯牙,真是太勤奋了。

一本飙红,不仅没有怠倦下来享受,也没有膨胀,时时刻刻想着创作更好的作品回馈读者。作为双玉的读者与编辑,他实在太过幸福。蔡维楠的心潮柔软又激荡,帮他申请资料的同时也劝道:有创作热情是好事,但也别太累着自己了,适量休息才能走更远的路。

顾珏不置可否。

别人穿越文抄公,站在巨人肩上赚得流油。

他站在自己肩上,就算不暴富,起码要混得比上辈子好吧!

该努力的,不能少。

想着替原主背着的仇,就更该努力了。

只有扬名星际,才能在对付那一家人渣败类时舆论高地占住优势。

资料到手后,顾珏拿出高考前的劲研读,却没想象中的艰深难懂。

上辈子他为了写好生怀流,在宝宝树混成了老会员,与一众宝妈姐妹相称。越是了解,越明白生怀这件事并不是那么浪漫美好,所以在写文的时候,他在艺术美化的同时,也会在相关章节下提醒读者要做好防护措施,小说纯属虚构,切勿当真。

星际时代的医疗水平果然大有提升,生育安全简单无痛,再也威胁不了生命。

人造子宫为非雄性繁殖的种族提供更多可能。

女性亦可通过这项医疗服务免除怀孕之苦。

这自然是项全人类的福音。

可却苦了狗血文作者顾珏。

……这还怎么带球跑,怎么胎动,怎么流!

人造子宫又名生命舱,足有两米高,由专业医疗人员无微不至地监管各项数据,比在母体更加安全可靠。这玩意儿,无论怎么看,也不是一个娇软美丽的受可以抱着跑的。

即使是身高两米八的壮熊受也做不到。

这咋办嘛。

顾珏初次感受到科技进步对老手艺人的沉重打击,打击得他直不起腰了,赶紧抽根烟冷静一下,思考人类繁衍的哲学议题。当爆米花味的甜烟燃尽时,顾珏终于冒出了灵感。

想想这片联邦主星的土地,打的是一个来了就是联邦人的旗号。

他上司说什么来着?

对,种族多样性。

像他这样整天想着体内怀孕的,一看就是前朝余孽老古董,思维要懂得开放。

顾珏在搜索引擎上打开动物百科。

挑挑拣拣的,在乌龟和蛇之间犹豫不决片刻,终于选中了时髦值更高的蛇。

物种定下来了,得搞个超威的头衔。

蛇,听着就是多智近妖的腹黑冷情攻人设,做皇帝不够大气,元帅不够勇武,剩下的星际高危职位,就只有参谋长了。

半小时后,《豪门老公爵爱上我》更新了。

向来沉默寡言的双玉大大,在底下的作者有话说居然有除了感谢打赏外的内容——

【作者有话说:新书《带着参谋长的球跑了》预收已发,文案供一睹为快。新书存稿中,不会影响《老公爵》更新。】

链接一点就能跳转页面,十分方便。

可是正被风行致和公爵的肉香卡得嗷嗷叫的读者却很是不爽,看到不会影响这本更新后才缓了缓,只是仍然气哼哼的,文下不乏[不要被新书分心啦,多更新点这本]、[好想rua玉玉的腮帮子把存稿全rua出来]、[不要看新书,就要看这本]的赌气评论。

段修烨就是其中一个。

他说不出rua陌生人脸这种厚颜无耻的话,直接在打赏里输入十万信用点。

[寻觅逆鳞]:好好更新《老公爵》。

剧情正发展到精彩的时候,每一章的结尾教他焦心不已。

即使双玉的日更量已经傲视全站,对读者来说也是远远不够,他忍不住想要更多。

看住《带着参谋长的球跑了》这九个字,段修烨轻轻皱眉,想起留守帝国的老同事。那是一个刻薄、阴险、抠门又精明的男人,和令人如沐春风的大公爵相反,与参谋长多相处一秒,他就浑身不自在。

很难想象,那个男人能拥有打动人的爱情。

也没听说过他谈过恋爱。

在心理挣扎片刻后,对双玉的喜爱超越了对参谋长这仨字的抗拒,又怀着一点“就要看看是什么小妖精新宠吸引了我家作者的注意力,肯定没有我现在追的这本好看”的逆反心理,他点了进去。

大元帅面沉如水,寒眸若鹰。

他这个表情,曾吓哭过不少第一次直面元帅大人的新兵蛋子。

文案:

【对秦星来说,封夜镜是天上的月亮,皎洁不可得。

在名校跳级,入仕后一帆风顺,位极人臣。

爱慕了七年的邻家哥哥,秦星费尽心思讨封夜镜欢心。他知道封夜镜喜欢什么味道的气泡水,知道他在多少度的室温会感觉舒适,镜哥哥的理想就是他的理想,镜哥哥说的都是对的。只是捂了七年捂不热一颗心。

秦星给自己定了一个期限,他爱他到22岁生日为止。

大学毕业当夜,他灌醉封夜镜只想与他抱一抱。

冷情冷心的镜哥哥在醉后却狠狠标记了他,夺走他的初次。遍体鳞伤的秦星害怕面对镜哥哥的责怪,天未亮就逃走。

后来,帝国参谋长只穿高领制服,用来遮着颈侧的咬痕。

他们说,参谋长没有心,没有人能夺走他的心。

远走联邦,换了个名字的秦星非常同意。

不过,他追了镜哥哥七年,没得到他的心,却得到了好大一颗温热会脉动的白色蛋蛋。

再次重逢,认出秦星的参谋长当着众人的面将他狠狠摁在墙上,冷静自持的面具分崩离析,沉哑嗓子如同负伤的凶兽:“秦星,假死好玩吗?那是你跟谁的孩子?”

虐妻一时爽,追妻火葬场。

清冷矜贵没人性x软萌炽热小可爱】

……

而过去十来分钟后,之前嘟哝着说不要看新书的读者,纷纷跑了回来,在自己的评论底下改口。

[嗷嗷嗷玉玉我错了!我要看新书,要看参谋长被虐!]

[想到心里求而不得的人了,难受。]

[现在我只有一个问题,新书什么时候开?一章没有也太折磨人了!]

莫得感情的顾珏叼着烟,一遍遍地刷新评论区。

如果文案的反响不好,他就会及时改动。

无论是骂是夸,对他这颗铁石心肠来说,也没有太大分别。

惟独[寻觅逆鳞]这位读者的评论,他会多看两眼。

[寻觅逆鳞]:其实我对参谋长这个职位很有意见,不过新书的文案我很喜欢,想看养娃,希望有情人终成眷属。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换源app,安装最新版。】

倒不是因为这读者的评论多么有意义,多么得他心。

只是打赏给的钱实在是太多了。

在顾珏看来,这位多半是傻白甜富二代,对爱情有着不切实际的幻想。

他玩心顿起,去加了这位[寻觅逆鳞]的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