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0

    下班后。

听从顾珏的话,蔡维楠斥资去一家口碑很好的发廊洗剪吹了一番,又置办一身行头。

双玉:买完衣服别傻乎乎的在衣柜里放一天,先穿着去逛逛街看个电影吃个饭,当然别去吃味道重的,衣服吸味,喝杯咖啡也行。要把新衣服穿出归属感,而不是让自己看上去像快过新年才买一回好衣服的憨憨。

将新买不久的衣服穿熟了,有一定的隆重仪式感,又不会显得太局促。

蔡维楠虽然是个零号,可从没有谁带他进过乱七八槽的圈子,也没人教他穿衣打扮,只是比一般男生更爱干净整洁。他对顾珏说的话是无条件的信任,毕竟这可是他的伯牙,他的千里马!

将刚好得了的升职奖金砸进去,在顾珏的远程指挥下,拾掇得颜值大升。

最后在联上光脑,焕然一新的蔡维楠通过虚像投影出现在顾珏的空间里:

“还可以吗?会不会太夸张……”

他看不见顾珏,只有顾珏看得见他。

这个被动的情况下,不由得有些羞涩紧张。

蔡维楠有一张娃娃脸,肤质特别好,以前穿得太随,什么格子衫往身上穿,简直是网络上对程序员的刻板印象活体版。顾珏给他选的衣服乍看漫不经心,细看全是经过仔细考量的。

先定调为黑色,沉实提升蔡维楠的可靠感,也是最不容易犯错的色。

要给他挑鲜亮吸睛的装,顾珏也会,不过考虑到他是个资深老实人,怕太亮了人压不住,就先选最安全的入门。

真皮夹克过分油亮,西装外套太正式,拉链夹克略嫌休闲。雅棕的鹿皮绒轻夹克就刚刚好。下身搭黑色修身裤,上宽下紧的剪裁走势修饰了蔡维楠的腿形,让本来不高的他在视角上显得修长一些。

从浅棕夹克往下瞥到黑裤,视觉上来说是沉淀的,避免了头重脚轻。

内衬的白t,也费了两人好一番功夫。

要找一件材质不廉价,不透色的白t,就只能往贵了买。

顾珏:“不夸张,升职加薪穿新衣服多正常,你本来不打算买的吗?”

编辑羞涩:“我本来想买一套西装……”

……

顾珏噎住。

要不是他拦住了编辑,这二货明天就可能穿着西装卖保险去了。

经过改造的蔡维楠明明还是那张脸,看上去却截然不同了。连他本人也察觉到这点变化,在全身镜前闷不吭声的来回走了几次,越看脸上越是喜色满溢,圆滚滚的眼底亮亮的,闪动着对双玉的崇拜。

他的伯牙,也太厉害了。

有才华又会穿搭。

还有什么是双玉不晓得的,根本不存在吧!

化身忠实迷弟的编辑浑然忘记,顾珏之前还经常询问他一些在星际时代接近常识性的问题。那又如何呢?双玉懂他不会的东西,那就是他的老师,比他厉害。

顾珏一手托着下巴,听他吹了好一会彩虹屁。

在顾珏看来,能坦率接受别人比自己厉害,也是一种能力。

他调侃:“你这吹彩虹屁的本事要是拿去对高层用,说不定现在那个于轩已经是你的下属了。”

蔡维楠讪讪地笑:“我还是更喜欢专注在工作上。”

发掘有潜力的书,培养作者,是他愿意为之毕生拼搏的事业。

……

头皮发麻的顾珏抬手中断视像对话,只留下两段文字信息。

双玉:可以了,今天正能量的话我已经听得太多了。

双玉:今晚好好复习台本,别丢老子的人。

顾珏是真的听得耳朵麻了。

他上辈子网上冲浪看视频,去电影院看电影,恐怖喜剧犯罪悬疑一样不落,到男女男男不可描述的片段时睁大双眼看清每个细节,而轮到什么感动重逢温暖鸡汤的情节,反倒会捂住面,心灵过敏。

蔡维楠显然没想到会有这种对正能量过敏的人,他的思路就像一个平凡普通的好人——

双玉手把手地教他穿搭,又给他构思明日应对的台词。

两人明明只是编辑和作者的关系而已。

做了好事还不爱听他说好话,简直是施恩不望报的大好人。蔡维楠自觉也不是不明是非的人,双玉不要他回报,是人家性格好,他不能真的厚着脸皮当无事发生,以后要更用心地和双玉一起走下去,想办法报恩。

第一步,就是不能让他失望了!

而人美心善顾小珏在结束通话后,足足看了半小时恶性社会新闻才缓过劲来。

-------------------------------------

缪斯办公大楼。

于轩的心情很差,非常差。

当然,任谁快要到嘴的飞肉飞了,心情也是不会好的。

何况,于轩最讨厌人和事超出自己的控制。

小至还是他名义上恋人的蔡维楠不听他的忠告,对那些没天赋的新作者耐心解释为什么拒绝签约申请,在他看来根本是浪费时间的行为。大至在工作上出了纰漏——他算得好好的,能够稳赢的局,居然被凤大公爵的织博推荐给搅黄了。

还让蔡维楠出了次大风头!

这是最令于轩咬牙切齿的。

一想到昨日办公室里全是讨论蔡维楠的声音,就让于轩浑身不舒服。

蔡维楠配吗?

灰头土脸的废物,就会跟在他身后,没脾气地唯唯喏喏,也就只有一个挑书眼光雪亮的优点。可即使如此,蔡维楠也不肯好好给他做事,居然在揭穿他后硬气了一回,和他一刀两断。于轩自认是个心软的男人,曾经联系过他,想与他复合,蔡维楠竟然没有同意。

自从升上十二层之后,于轩已经很久没发掘到有潜能的作者了。

“轩,你说他会不会升职啊?昨晚双玉的等级已经窜到铂金作者,而且势头好猛,等到去了首页榜单之后,积分只会更高。”

同事好奇的话语将于轩唤回神来。

“才一本而已,一本成绩不错之后销声匿迹的作者海了去了。”

于轩尽量说得轻松,可是从积压在胸腔的坏情绪使心脏变成了一个秤砣,另一端悬挂在嘴角。同事瞧过去,就觉得他皮笑肉不笑的。

于轩说的现象,的确有。

不过,编辑部里很少有这种看不得其他人签下的作者好的人,平时于轩即使有这种想法,也不会大张旗鼓地说出来,哪怕是说,也会盖上一层“有一说一”的理性客观中立滤镜来行挤兑之事。

沉浸在不忿情绪中的于轩没发现,同事看向自己的眼神已经有点微妙。

话音刚落,熟悉的说话声便渐近。

“以后可不能忘了哥们。”

“忘什么?”属于蔡维楠的清脆男声失笑,满是无奈:“不还是同一幢大厦办公,说得我像飞升了一样。”

同事理直气壮:“架不住在某人眼中,升职就是飞升啊。”

玻璃自动门打开,于轩和众人下意识地抬眼看过去。

饶是满肚不爽的于轩,也惊诧地瞪大了眼——

蔡维楠,有这么好看吗?

在于轩记忆中,他永远穿着不合身的格子衫,厚若可乐瓶的眼镜架在鼻梁上,只有在做不可描述的事情时,才能得出挺可爱的感想。平时实在太土了,土得根本不像在联邦主星工作的人,走在一块儿他都嫌丢人。

要不是在食堂能刷蔡维楠的卡,交往的时候于轩都不想和他一块儿吃午饭。

可是现在说说笑笑向空座位走来的,分明是个懂得打扮的时尚青年。

改善视力的手术超级简单,蔡维楠只是习惯了有东西压在鼻梁上的感觉,被顾珏勒令去掉之后,一张绝对算得上可爱的娃娃脸露了出来,笑起来左边有小小的酒窝,添上一分活泼。

古代人顾珏为了写出让星际网友们满意的豪门小说,早就把前五十期的名流杂志翻烂,把合适的留下来当素材,于是给自家编辑挑的一身,也处处显着不张扬的格调感。

顾珏吃准了像于轩这么虚荣的人,肯定是个先敬罗衣后敬人的货色,不会认不出蔡维楠身上的牌子。

果然,于轩看得眼睛快凸出来了。

眼球有神经组织连着,话却没有,他脱口而出:“你怎么有钱买的衣服?”

升职奖金,加上蔡维楠平日朴素节约,最大消费是自掏腰包看其他网站的书,积累下来的小金库让顾珏指挥着挥霍掉一小部份。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换源app!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如果是以往的蔡维楠,会老老实实地回答。

这时候,他却露出意外神色。

于轩以为他心虚,因为自己多次说过,不会喜欢乱花钱的人。

蔡维楠想的却是——

双玉算得太准了吧??

算得一样一样的???

根本不用思考,他以背得滚瓜烂熟的台本撅回去:“我每日辛勤工作,缪斯每月准时给我发薪,我当然不至于要光着来上班。”

没料到他会顶嘴,于轩被噎后语气缓了缓,仍含着轻易可见的不悦:“erebus的外套,ourea的鞋子,不便宜吧,刚升职就急哄哄地换了一身名牌,不像你会做的事。以前你没这么虚荣的。”

跟着蔡维楠一起上来的吃瓜同事见状急了。

哪有人这么说话的?

小蔡性格软乎乎的,嘴皮子肯定说不过他,他得想办法……

“这就叫虚荣,你的档次未免太低了点,”蔡维楠淡下脸色,平静的语气没有丁点起伏:“我第一日来十二层上班,你作为前辈就是这么欢迎我的?还有什么别的,我们可以去组长那边听你继续说。”

淡下脸色,是因为真的不爽。

语气平静……

是因为每一个字,皆是双玉给他写的剧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