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025

    司凌云的评论,石沉大海。

等了星际500年,等不来加更。

顾珏正翻看着私家侦探从情报贩子手上买来的资料——

刚穿越过来的时候,他人生路不熟,原主记忆里又没有多少社会常识,饥肠辘辘下只能将报仇的事先放一边,一边解决温饱,一边了解星际时代。

万一宋家权势滔天,在联邦警察也有他们家的眼线,本来还找不着他的,他岂不是亲自送上门。加上在危及生命的饥饿下,的确影响到一点思考能力,事情便耽搁了下来。

然而根据得到的情报,事情比他做的最坏预估来得简单。

宋家是较富庶的一个帝国附属星,阿诺斯星球的一方豪強,山高皇帝远,只要不闹得太出格,确实能干出霸道公爵干的事。所有犯罪痕迹被抹得干干净净——

《仙木奇缘》

说白了,宋家也没违什么法。

这是宋思扬最恶心人的地方。

他享受对原主的精神操纵和虐待,利用精灵对灵能植物的需求步步进迫,将原主逼到精神失常。要不是原主继承了纯血精灵的宁折不弯,玉石俱焚的风骨,恐怕早就在求生欲望下崩溃,向宋大少低头,如了恶人的愿了。

没有肢体虐待,让原主活到成年。

惟一违法的地方,就是利用关系将原主的学历证明抹掉。

而这也是最不好查的。

要是换了普通人,吃饱饭后用已有的知识去重考一遍,也就浪费几年青春,该得的证书不会少。可是精灵等不起,他没有时间,没有健康,精神早就千疮百孔。

顾珏点开侦探发来的副件。

侦探柯北:宋家主做衣料出口,阿诺斯星的气候宜人,有一种星蚕离了阿诺斯星就活不长,他们家占了最大最好的桑树林,想要星蚕布的只能跟宋氏企业购买。这种布虽然不广泛使用,但在奢侈品市场有一席之地,所以利润稳定年年上涨。

侦探柯北:宋家在同行内的风评其实不错。

柯北提出客观的评价,闭口不问客人为何跟宋家结仇。

反正他只是个收钱办事的。

顾珏了然。

做生意当然得和气。

欺负一个只能靠自家养着的孤儿却无后顾之忧,能翻出多大的风浪来呢?

侦探柯北:客人还有别的问题吗?

没有了,你给的报告写得很清楚,顾珏一顿:只有一件很在意的事……你跟柯南有什么关系吗?

侦探柯北意外:你认识我哥哥吗?他是卖私酒的,你有需要我可以转单给他。还有我的弟弟柯西,全宇宙第一抓奸高手哦。

顾珏:谢谢,倒也不必。

没能给亲戚带点生意,对方遗憾地结束了对话。

顾珏脱下光脑头盔,喝一口房东张姨送来的鱼头豆腐汤。鱼骨里的精华全被熬进汤里去,奶白色的汤汁温暖咸鲜,比一闪一闪的荧光冰棍强多了。

他想到平易近人的自家上司。

刚在他手底下工作时,顾珏持保留态度,对他怀有警惕。

而相处了一段时间后,顾珏彻底明白凤倾和他小说里的霸道权贵完全是截然相反的两个人,反倒是个尊老爱幼的绅士,对下属说话也温文有礼。向他倾诉冤屈求助,不失为一种好选择。

既然是帝国公爵,这种藏污纳垢的事该归他管?

可是身为他的助理,顾珏说实话也没觉得这人有在好好工作,[3432251]那句一看就不是正经公爵说到他心坎里了。除了头一天签了不少文件外,后面日程表上挂得满满当当的行程,全是约会!

有男,有女。

有不是人型的。

还有无法进行不可描述行为的硅基生命体。

没有找不到,只有想不到。

想必公爵大人在海棠市也会生活得如鱼得水,物种不同如何相爱在他这里完全不是问题。

属实大爱无边!

-------------------------------------

同一时间,等不到加更也等不过好友申请通过的参谋长司凌云,陷入了短暂的犹豫中。

缪斯文学站是联邦的企业,帝国鞭长莫及,无法通过特殊手段找到背后的作者。何况,根据作者透露出来的生活细节,仍需靠写作来赚钱的……恐怕因为某种原因,联邦和他本人并未察觉这份天赋。

作者没有刻意通过小说治愈他人,对普通人的效果不明显。

顶多是故事描述更有感染力,更容易令读者驻足观看。只有星核有狂暴化迹象的人才能感受到个中的特殊力量,而绝大部份狂暴病人根本没有闲情逸致看小说,他是一个例外中的例外。

不是惺惺作态的时候了,他很需要这位治疗师!

比起写这种满是逻辑bug的小说,星元治疗师能获得更高的报酬和地位。

司凌云不能眼睁睁看着人才被埋没。

他轻咬牙关,拨通了大元帅的终端语音。

“谁?”

伴随着哗啦啦的水声,是段修烨沉哑动听的嗓音。

他正用花洒冲走头上的泡沫,未能睁眼看到来电显示。

司凌云:“是我。”

听出了这把魔鬼般的声音,段修烨警觉:“报告你说已经通过了。”

他不改了!

再打回来就翻脸了!

“没要你改报告,你怕什么,”司凌云皱眉:“你有办法联系到双玉吗?我申请好友了,他不通过。”

堂堂的帝国参谋长,也会勾搭不到心仪的作者大大。

卑微,哽咽。

电话另一端音响起胸腔震动的低笑:“你这种新注册的小号当然加不上。”

他可是打赏了许多信用点才获得的好友位。

而且是双玉主动加他的,对比一下司凌云的待遇,岂能让他不高兴。

光是听到大元帅笑声里掩不住的得意,司凌云就有种尾巴痒痒的感觉,气得想当场褪皮:“你怎么知道那个是我?”

“你挑刺的语气很好认,”

全帝国恐怕只有他会这么说话。

给双玉招来了一个爱鸡蛋里挑骨头的读者,段修烨有点歉疚,倒不至于为此指责同事,他只说:“你有事想找他?我可以帮你转达。”

“能代我转达自然最好。你喜欢他的书,你们会有共同语言。”

司凌云的语气冷冰冰的。

他说明详情,是想邀请双玉来帝国作客。

到时候人来了,各种好待遇自然不在话下,一定要把人才留在帝国。皇帝有轻微的狂暴遗传病,虽然不影响工作,御用治疗师也持续进行安抚,可是效果肯定没有这位神秘治疗师好。

能通过非手写的文字影响他人……

拥有这种能力而不自知,简直是行走的宝藏。

不过,这种先小人后君子的手段,不知作风正派的大元帅会不会同意。

“好!”

司凌云正踌躇间,段修烨就一口答应了。

出乎意料的痛快,让司凌云缓和了脸色:“那我期待你的好消息。记住,不要透露他是治疗师的事和你的身份,万一他向联邦咨询,联邦肯定不会放人。”

需要治疗师的人是他,而大元帅是知道他病情的。

两人关系淡淡,没想到同事如此为他设想,这份情,他心领了。

司凌云打开文档,决定为大元帅单独写一份报告攻略,以后就可以用更标准的方式写战后报告,减少修改次数了。只要用心研读,一定能有所长进。

段修烨心情愉快。

把双玉请到帝国来,天天码字,多好!

他常年不在主星,之前有过这个想法的时候,怕招待不到位。

现在司凌云要人,虽然这人刻薄成性,治疗师的待遇肯定不会差。

何况,万事有他撑腰。

段修烨想的很美,在用仪器吹干头发后,他就迫不及待连上终端,向双玉发去邀请:我最近有假期,想邀你来帝国主星游玩,费用由我这个东道主全包,保证你玩得开心。如果你本身就在帝星就更好了,无论你在哪里,我都能接你。

然而,双玉没有答应他。

我不太方便去帝星呢,依然是温柔轻快的语调,却保持着作者和读者的恰当距离感:你还记得吗?我现实有工作,不能随便请假的。

凤公爵得在联邦出差半年,顾珏向他提出请求,就算能施以援手,也得等正事办完了。虽然知道宋家势力不至于能在帝国主星胡作非为,可还是小心为上。

早去晚去,不如解决了心事再去。

而且这种像是天上掉馅饼的邀请……

顾珏想到了被百般威迫利诱带去附属星球出席聚会的妲娜。

这个读者很有钱,但他颜控,不想和丑男发展不可描述的关系。

虽然[寻觅逆鳞]没爆过照,不过——

一个有钱有社会地位有正经工作的成年猛1,除了丑,还有什么可能会没谈过恋爱!?又不是作者为了恰饭和个人喜好的双处小说,顾珏很机智,不会轻易上当。

他很高贵,高富丑没有机会。

段修烨没想到这一层:我可以支付你缺勤的工资,只要一周假期。

参谋长千放心万放心,忘了大元帅从来没参与过外交方面的活。

顾珏不怀疑他有能力包他的月薪,但是态度这么迫切,就更加可疑了。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顾珏也不至于在网上聊几天就掏心掏肺的相信网友是好人。

双玉:上司很需要我,他不会放人的,不好意思呢。

这理由很有力了。

段修烨一时失语,忍不住对这位连名字也不晓得的上司心生不满。

居然一周也离不了下属,无能!

真想看看和这种上司一起工作的人长什么样子。

作者有话要说:  我真的,一滴都没有了!

我坐了一天牢,好冷哦,在腿上盖小被几,可是小被几勾起了我的肌肉记忆,本能的犯困,上章还把司凌云写成了司寒云,我看我真是脑袋空空,寒风入脑……

晚安狱卒们(喂)

谢谢你们的打赏和评论,给了我很多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