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026

    哈啾!

搂着美人在怀的凤大公爵别开头,捂住因为打喷嚏而微红的挺翘鼻尖。

这时,凤倾还不知道,在他的帝国家乡,他的好同事正在心里忿忿地埋汰他是个离不开下属的巨婴领导。迎着美人投来的担忧视线,他低头温和笑笑,安抚道:“可能是空气有点闷。”

ddxs.com

一旁等着伺候的服务生立刻惶恐道歉,将独立空气处理系统功率上调。

“没事,不是你的错,”

凤倾制止了他的道歉,在服务生腰九十度弯下去之前就伸手托住手臂,语气温和坚定,待服务生站直身后,才转向和怀中美人继续说话:“你刚才说想来我办公室做什么?”

“凤董为了请你来坐镇,重金求聘外貌出众的助理,我把外貌出众的种族全找遍了,他也不满意,说最要找个不比他特助差的,”

今日和凤大公爵约会的美人,是知名猎头公司的高管洁米,虽然拥有美艳外表,但绝非空有一张脸蛋的花瓶。她同时经历着一个营销公司,织博上的头部网红有三分之一在她名下,而剩下的三分之二,也得叫她一声姐。

洁米娇声抱怨:“开什么玩笑,凤董那位特助可是掺了精灵血统的,虽然已经稀释过许多代了,但要找到那种气质的可不简单。我很好奇最后他在哪里找到的尤物,留住了你。”

“还是说,你最后还是对弟弟心软了,放弃难得的假期?”

说到这里,洁米的笑容里就掺杂了些许调侃。

凤倾失笑:“你可能不信,但他确实给我找来了一位血统纯正的精灵助理。”

这时候,轮到洁米吃惊了:“纯正的精灵?你知道求职市场上有多久没见过精灵了吗?起码在我手上过的简历就没见过有20%浓度以上的精灵。”

求职市场虽然不是人口买卖,但是由于特定种族之间会有天然排斥,不利于团队合作,所以简历上必然会附上一份血统报告——认为这侵犯隐私,可以不向公司透露,但绝大部份公司会过滤掉不提供血统报告的简历。

洁米的觉醒体是八带蛸,在工作的时候,她八只触手可以一起处理简历,效率惊人。每年经她吸盘的简历没有千万也有百万了。

“我很幸运,和精灵一起工作是很愉快的体验。”

凤倾含蓄炫耀。

精灵在幻想种中是极稀有的品种,自然生出了一些都市传说,例如和精灵共处一室对身体有益处。实际上没有这么神乎,但觉醒体是动物的种族会喜欢亲近精灵是真的。

洁米艳羡:“你打算将他带回帝国吗?啊,不行,我好羡慕,我想见一见她,想和精灵合照!”

宇宙通用语中,他她它是能明确听出来的。

“他不是女性,”凤倾纠正,没有应允:“等我问问他的意见。”

小顾是他的助理,但不是供人赏玩的展览品。

洁米明白凤公爵的考量,欣然答应并在他脸颊上留下一个唇印。

结束约会后,凤公爵在终端上给顾珏留言。

末了他特地叮嘱:虽然是由我转达的,但这不是来自上司的命令,你不想见可以拒绝,不用顾虑我。洁米干的是营销和猎头方面的工作,如果你对以后从事哪个方业还没有方向,和她聊聊可能会对你有帮助。

凤倾:我很乐意和你分享自己的经验。

凤倾:不过我得承认,我没什么求职经验。

听听,这是人话吗?

当顾珏下班后连上终端,第一句看到的就是来自官n代的气人现场。

偏偏对方说的还是大实话。

好气哦。

气归气,顾珏很痛快地答应了。

毕竟他对这星际时代的了解尚浅薄,能通过公爵结识更多成功人士,那就是白送素材,高兴还来不及,哪会感觉被冒犯。回复完上司的信息后,顾珏看了眼来自[寻觅逆鳞]的留言,却没有点开。

网络和现实始终不同,顾珏对网络上的生物永远持保留态度。

上辈子,隔着网线不知是人是狗。

星际时代,对方还可能是没血没肉的硅基生物。

说来,鳞先生在言谈间没有半点猥琐男的气息,评论里见到也多是催更和探讨剧情……

可是万一不是馋他的身子,是馋他的更新呢?

有钱有权的读者,不得不防!

虽然鳞先生表现热情,始终没说什么决定性的关键词,抢先一步拒绝,万一会错意就丢人大发了。何况鳞先生的这般热情,也可能只是来自读者单纯热烈的喜爱,这类人上辈子他在自己读者群也不是没见过。

只是……

顾珏决定晾他一阵子,让他明白两人只是作者和读者之间的关系。

送钱可以,送人不行。

他点开编辑的消息。

编辑南南:玉玉呀,《老公爵》打算什么时候完结?

按照缪斯上小说的平均长度,《老公爵》早该完结了。

不过也有部份史诗钜作奔着七八部曲去的。

顾珏:玉玉是你叫的吗?叫哥。

快了,我已经在预备完结卷,他沉吟:写腻啦,换一本。

编辑南南:期待!

缪斯编辑部没有小说畅销就鼓励作者拖着不完结的陋习。

蔡维楠无条件信任双玉的判断,既然作者觉得该完结了,那身为编辑兼读者的他只需要安心等待一个完美的句号就行了。

不过,他也问了大概的完结字数,好安排榜单。

编辑南南:你尽管安心写作,剩下的事情交给我就好。我会尽量让你在首页强推上完结的。

各司其职,让作者不必为世俗事务操心。

温馨的气氛(他自以为)在两人间流淌开来。

在这一刻,岁月静谧又美好。

双玉:我不信,除非你叫我声哥。

编辑南南:……哥。

双玉:嘿!

顾珏点开文档,先给《老公爵》的完结卷草拟大纲。

《老公爵》积攒下的存稿可以自由连载一段时间,大抵能维持半个月的榜单,将好榜单轮完后就能预备收尾了。当然一直水字数下去是完全没问题的,只要他老海王了,骏马啊四条腿,小说啊全是水。

只不过,既然新书成绩不错,那就不用在一条船上划到死了。

读者说不够看,看不够,大大别完结。

可是作者真实的心声却是一一

最想写的永远是下一本。

从开坑那一天就想完结放假。

顾珏也不例外,他认为大多数人类也无法逃离这个上班等下班,上学等放学的怪圈,而他只是顺从人性的主流,犯了每个人类都会犯的错误而已!

前面为着水剧情,将剧情铺得很宽,光是写攻受二人你误会我解释你不听三连就能循环到天长地久,还有许多随手埋下,可写可不写的坑。面对读者央求,甚至大大居然要完结了吗?我还以为刚开始呢!还可以再写一百万字的!的虎狼之词,很多年轻的作者在这时候就会苦恼于如何完结得让读者满意,诚惶诚恐,竟不知如何下笔。

可是顾珏何许人也?

真正的海王,既能放水,也能收水,绝不会翻水水。

于是顾珏将前五十万字重温一遍,从中找出可捏成伏笔的细节。接着笔锋一转,构划了一场惊天地动鬼神的激烈矛盾,让风行致和公爵闹得几乎要分手,在六星级酒店的无边泳池里含泪缠绵,用既香又虐的肉麻痹读者的注意力。

紧接着,风行致又怀上了!

男人为什么能怀上?

好问题。

不是abo设定,也不是男人能生子的种族的小说都能怀,为什么风行致不能怀?

别问,问就是怀上了。

两人因此冰释前嫌,附上十万字公爵小心翼翼照顾孕夫,期待小生命降临,大为紧张的甜蜜剧情。这时顾珏之前从编辑那边拿到的医疗资料便派上用场了,光是公爵亲自下厨听胎动就能水掉两章过去。

这时候跳出一个嫌命长的不识相小妖精,以为可以趁着风行致怀孕的空窗期上位,被公爵狠狠打脸。

【“你不是说不介意我最爱风行致,只想要我心里第二的位置吗?”

公爵接过保镳递来的手帕,慢条斯理地擦拭被触碰到的皮肤,冷俊的脸上只剩厌恶:“不好意思,我心里第二已经被风行致肚子里的孩子预订了。”

至于第一个儿子……

那个聪明得要命,和他抢风行致的小鬼,排第99吧。】

这段台词顾珏特别满意。

虽然他一边写一边哈哈哈哈哈,但他觉得星际读者会喜欢。

起码鳞先生一定会喜欢。

……

嗯?

怎么会想到他的?

顾珏轻轻皱起眉,漂亮的脸凝住,露出困扰神色。

不过也仅仅在脸上停留两秒,就被抛诸脑后了一一

想来是他打赏的钱太多了,才会下意识地想到他的喜好。

虽然[逆鳞先生]的新消息依然悬挂在未阅列表里,冷酷无情的顾珏不为所动,甚至打起了电动。

电动真好玩!

被彻底遗忘的大元帅,陷入了长久的自我怀疑。

为什么突然不回消息了?

他提出的邀请,真的令双玉这么讨厌,这么抗拒吗?

在校的时候,段修烨收到过不少男男女女的表白,自以为也是个颇受欢迎的人。当时段父语重心长地叮嘱他,千万不能耽误学习,等毕业后再恋爱也不迟。果然,他成绩优异,也并未因为出身显贵而被安排到轻松舒服的岗位,反而哪里凶险去哪里。

军功来得快,升衔如坐火箭。

可是没有人再敢跟他表白,恋爱更是不可能的事。

盯着没有回音的[双玉]头像,段修烨挣扎片刻,点开了凤大公爵的社交帐号——

大元帅:凤倾,想请教你一件事。

大元帅:怎么把网友约出来?

作者有话要说:  【想来是他打赏的钱太多了,才会下意识地想到他的喜好。】这里不是傲娇

我明明昨天码字了,为什么今天还要码字,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