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028

    继续?

抱持着从此孤独单机追更,不再在作者面前高谈阔论的大元帅,心情是悲壮的。他没想那么多花花肠子的东西,只知道自己的举动可能不太恰当,得收一收了。

段修烨没谈过恋爱,好友亦不多,军中战友倒是过命的交情,但过命归过命,信任不代表聊得来,而这世间能和锯开他闷葫芦芦嘴的人寥寥可数,爱慕他地位外表接近的他心怀抗拒,和他同一阶层的——

有趣又好看的人那么多,为什么要在一个慢热闷性子身上花费时间精力?

像顾珏和凤倾,只要他愿意,可以和任何人有谈不尽的话题。

而大元帅,只能等特定的外向人士把他认领走。

悲壮归悲壮,他也不是会因为放不下而不顾对方感受,死缠烂打的人。

所以,段修烨已做好了放弃的准备。

双玉催促:不继续了吗?我还想听呢。

段修烨一怔。

明明只是简短直白的文字,他却品出了一点使唤的娇嗔意味,好像一只小仓鼠不满地戳着他的龙鳞,要求他交出宝藏里的金瓜子。明明一颗纯金打造的瓜子对小仓鼠的体形来说已经非常庞大了,可它仍不知足地索要更多,直至将其埋没,而龙只好收起利爪,将小仓鼠从金瓜子山堆里捞出来……

好,他顺从地答应:说到你不想听为止。

同样是写字,和给参谋长写报告的感觉截然不同。

段修烨曾以为自己不擅长表达,想法一辈子只能停留在脑海里了,以磅礴星核代替一切话语。在战场上,他也不会和对手话家常,只会把时间留给血与硝烟。

在真正的生死对决中,话语变得苍白无力。

久而久之,人会变得不爱说话。

我一直在追《参谋长》的更新。好作品这东西怎么说呢?很讲缘份,因为你是个新人作者,我一开始觉得以写出一本惊艳处女作已经弥足珍贵,然而你第二本的发挥却远超我意料之外,

没有咬文嚼字,不用苦经思考,每一句出自真心的话流淌出来,像是巨龙藏在山洞里的秘宝,纵然闪闪生辉却不见天日,如今将宝物全推到小仓鼠面前献宝:

风行致和公爵的感情热烈虐心,但秦星对封夜镜的纯粹更加可贵。我从来没喜欢过谁,也不明白恋爱是什么感觉,但是透过秦星的视角能隐约感受到一点……(下略3000字钢铁彩虹屁)

《老公爵》说爱要坚持才会结果,《参谋长》让读者珍惜眼前人,你太会写了。就算没有艰深困苦的内容,也能将道理很温柔的说出来,阅读的时候,我心情特别好,特别平静。

……

不知不觉间,在独自一人的房间里,谁也没发现,大元帅的脸庞温柔了下来。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安装最新版。】

他长得俊,本可成为和凤倾一样骚绝一条街的靓仔,却因为长年累月训下属绷成棺材脸,旁人慑于他的威严不敢细看,只能在他面前乖乖低下头。

说好听点是如神明般威严不可逼视。

说难听点就是上课开小差玩手机时回头看到在暗中观察的班主任。

当气场放松下来,才察觉出这张脸也有令人小鹿乱撞的魅力。

台式终端在他的脸上蒙在一层柔光,描摹出来的五官轮廓彷佛某种半厚涂作品,厚重沉实却不压抑,薄唇唇角勾了勾,噙着极浅的笑。

情圣凤公爵猜对了一件事,双玉在大元帅心中是不一样的。

同时,他也猜错了一件事。

虽然不一般,但段修烨欣赏双玉,是当成艺术家一样欣赏的。

……

与此同时,观看神豪读者表演的顾珏,他已经……

吃完三包灵能糖炒栗子了。

让他看看这个人还能吐出什么象牙来。

待鳞先生说得差不多,顾珏寻思着自己也要回应一下,只是在输入框里写了又删,删了又写。以他的往常处理方法,面对读者的凶猛负评,他会回复[你的意见好好哦^_^],而换作热烈过头的表白,他也只有……

双玉:嗯嗯,说得好好哦。

虽然爱听,但想他作出感情充沛的回应,实在做不到。

惟一不公式化的感想,就只有:我觉得你跟我的编辑会聊得来。

能从狗血甜苏爽文里寻找出大道理的,放眼过去也就南妹。

本以为此等奇人难寻,未想到在自家忠实读者里又出了一个。

这让顾珏陷入了短暂的自我怀疑。

难不成是他有吸引怪人的体质?

不,不可能的。

自信心爆棚的顾珏立刻打消了这个怀疑,一定是星际时代和他有代沟。仔细想想,虽然很可能不是同一个世界位面,但他和星际时代一比,就是古代人。

他不是针对谁,而是论前后,他可不就是全生物的祖宗吗?

唉,曾曾曾xn的孙子们变得傻乎乎的,他也有责任。

顾珏无声地叹了口气,那点所剩无几的抗拒感却被冒着傻气的诚意消弭干净了:之前不回你是想让双方的关系退回安全的距离,帝星我暂时是真的去不了,我上司是帝国人,半年后回去帝星的话可能会带着我……那时候,如果你还想见我的话,可以出来见一面。

他对公爵的信任度,自是高过见也没见过一面的网友。

能谈半年以上的网友,那时候又有公爵撑腰,在公众场所见面,将风险降到最小。

从云翳密布到曙光初现,早把期望降至最小,做好最坏打算的大元帅忙不迭答应下来,感觉整个世界放晴了。

即使这时候让他见到《宇宙丑陋生物十强》排名第三,全身是由恶臭粘液组成,见面最高礼仪是用前肢将埋在粘液里的眼睛鼻子嘴巴挖出来示人的特斯种族,他也能打从心底夸一句眉清目秀。

有眼睛有鼻子,那可不就是清秀吗?

只是想到凤倾助理说的,提出见面要求可能被误会为想约炮——

寻觅逆鳞:我可以对着帝国发誓,我绝不会对你有超越友谊的念头,打赏也全出自对作品的喜爱。

上一次以帝国忠诚起誓,已是从学院毕业后从军的时候。

这句话包含的份量,说出去能让知道段修烨其名的人惊诧得下巴脱臼,帝国抖三抖。

而他只是想让一个星网上连样子也不晓得的人安心。

纯洁真诚的喜爱珍而重之,生怕被玷污误解。

但拦不住有人上赶着自我玷污一下。

双玉:倒也不必。

双玉:如果见面后发现你长得很帅,超越一下友谊也是可以的。

不过以顾珏网友面基的经验,网上看是爷们,见面全是姐妹。

每次写到小说里主角抗拒搞基,或是争论谁上谁下的问题,顾珏敲键盘的手便特别用力——

你这人怎么回事!

猛1送上门他不香吗?

虽然哥哥不可以,但弟弟完全可以,弟弟好想冲。

可惜隔着整整一个次元,让顾珏这个24k纯0打从心底想说一句好想去二次元世界。

他随口调侃,原是想让这兄弟放松一点。

然而鳞先生不认可。

寻觅逆鳞:你应该更珍爱自己一点。

寻觅逆鳞:像拒绝我的邀约,我经过深思熟虑后,很赞同你慎重的做法。

顾珏又被噎了一下。

可以了,已经非常的正能量了,他快过敏了。

顾珏抬手按摩太阳穴片刻,点起一支又呛又辣的的烟,将属于成熟男人的负能量吸收足够后,才继续对话。许是小别胜新欢的关系,大元帅心里憋了好多话,不再像以往那样纯粹由顾珏带着才能聊下去,也能主动分享帝国发生的琐碎小事了。

在这一位神豪读者享受片刻温馨的时候,另一位读者正陷入自闭——

米诺斯园。

在帝国地段最好的特权级别小区,闹市中最安静的一带,真正的皇帝脚下。时有帝国的平民百姓猜测,住在这里的人非富则贵,钱多得花不完,肯定没有烦恼。

然而,就在米诺斯园里,一个背山面湖的湖景房内。

卧室里没有多余的家具,没有任何娱乐设施,景观最好的主卧里正中间放着一个睡眠舱,这款主打“保证一夜无梦”在许多能够辅助做美梦的睡眠舱里深受加完班回来匆匆睡一觉的社畜欢迎,而帝国参谋长司凌云正是它的忠实支持者。

司凌云已经好多年不做梦了。

他做梦只有一个原因,就是星核不稳定,才会梦到自己变回原型,挣扎着想择人而噬。

虽然这种疼痛可以通过吃生肉来缓解,可是会让他的工作效率下降,而且医生建议他不要再自主加班,这自是比杀了他还难受。

好想加班,好喜欢工作。

这种在普通上班族听来跟疯了没两样的积极向上发言,是司凌云在午夜梦回间时常脱口而出的话。

最近他星核躁动的次数和幅度越发严重,御用治疗师也只能让他稍有缓解,可是传唤人家特地跑一趟的作用,居然该死地抵不过用心研读一次《带着参谋长的球跑了》。

好卑微。

司凌云只能在工作的空隙中,抽空一遍又一遍地阅读这本狗血小说,在发现主角封镜夜的原型同为蛇类后,他星核是平静了,但心脏快跳炸了。

……他真的不想代入!

更恐怖的是,大约是身体本能地将星核暴动被缓解的清凉舒爽感和阅连结在一起,他就像是被反向厌恶疗法的病友,开始忍不住对小说内容心生好感,甚至想追更。

一旦接受了这种设定,好像也挺带感的?

好想看一下章……

不,不行,司凌云你不想。

半小时后。

3432251:同样的内容已经看腻了,能不能快点更新?

作者有话要说:  又到了我第12415喜欢的坐牢环节

成绩比我想象中好很多,会体现在更新频率上,还有二更,不过应该在0点后了,我码字真的很慢

为了不受影响,评论区我暂时不看了,也就从几个比较常来往的读者那得到一点要回应的话。

1.没有抄袭,调色盘内有多处歪曲我小说内容的东西,反调色盘我做了,说是恩将仇报的话,不如说是16、17岁的时候听信了前辈对小说的指导和建议,被带向相似的方向后说我融梗。我曾承诺不修改任何完结文(除非审核被锁章),欢迎且随便去搜证举报

2.关于生怀流的吐槽和想法在之前的小说也有体现,例如我言情文里丁克的主角,还有上本种田耽美只将生子内容放到番外,我不太喜欢生子这个设定,但体外培育勉强ok。

3.惟一比较要辟的谣,是关于当时我之前做过一阵子代购的男朋友,传谣的姐妹应该是真的并不熟悉我,他不是hk人,所以一周只能去一次hk,找他代购的人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他代过化妆品也代过鸭蛋面,服务性质较高,都是买到发照片才交易的,如果有任何疑虑(买到过假货)能出证明可以去那个(我们都知道的社交网站,写出来会被审核锁章)联系我,笔名就是id

ps.不必在任何地方为我说话,我只是个码字的,平时分享生活也是打打游戏,点点陪练,就算喜欢这本书,也不是我的打手,各自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