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029

    当评论发出去后,司凌云的缪斯帐号就不断弹出消息提醒。

这个叫[3432251]的乱码帐号,在作者双玉的书下日复一日地挑刺抬杠,且字数一次比一次的长,自然吸引了其他读者的注意。一开始,有维护双玉的,有好言相劝,也有激烈争论的。

对此,他已经习惯了。

为此,他甚至矫正了自己的批阅强迫症,不然随着《参谋长》的人气水涨船高,在他评论下留言的人实在太多太多,哪怕专注地看上一日也看不完,自然不能将时间浪费在这里。但是完全不看,又会使他像蜕皮期般浑身难受。

司凌云退而求其次,每次只看前三十个留言。

渐渐地,其他读者发现了问题所在。

这个[3432251],不仅章章评论,而且每次发评的时间不会超过更新后十分钟,意昧着[3432251]不仅追连载,还踩着点来,务求在第一时间看到最新章节。

鉴不鉴呐?

太鉴了!

但是,挑刺的内容也十分细节,可见是用心在看的。

这些小bug,在普通读者眼中,是可以原谅,可以忽视的,是艺术性加工,是为情节服务的小问题。要是全讲究实际,反倒不美了。

司凌云就是十级煮鹤厨神,焚琴生火生存帝。

只不过,字里行间,恨铁不成钢的心情,也是能体会出来的。

这位乱码大兄弟,不是恶意抬杠的捣乱。

他是真真切切地喜欢着这两本书的啊!

是想通过批评让小说变得更好!

虽然他不懂爱,但我们可以用爱感化他!

星际网友并不知道可怜的帝国参谋长为着缓解病情,只能一遍遍地研读这本充满小bug的书。在每日的潜移默化中,他们眼熟了[3432251],对他[3432251]生出了感情,视他如同吉祥物,每日看完最新章节,还得拉下去看乱码大兄弟的批改,那才叫完整的阅读体验,才够味儿。

每日被司凌云挑中回复的三十个评论,那更是不得了了。

[被杠神翻牌子啦!截图留念么么哒。]

[安静乖巧等杠.jpg]

[我已经连续留言四天了,杠神看看我,重金求杠。]

在起哄中,大伙渐渐偏离原意。

只有司凌云不忘初心,坚持挑刺。

翻来复去的挑,即便是草鱼,也能给他挑成无骨鱼柳。

司凌云相信一件事,没有教不好的下属和同事,段修烨还不是大元帅的时候文职工作做得一塌糊涂,全靠他一遍遍打回去的时候列出要求,慢慢才从草履虫升级为智人,能写出有模有样的官样文章了。

他也相信,只要他坚持下去,这位星元治疗师的作品一定会更加严谨。

评论区的读者,也会被他说服。

司凌云不在乎咒骂,他出身寒微而身居高位,难听的话人传人了不少到他耳里,不能动摇他哪怕一厘米,更何况是素未谋面的网友?

可是——

司凌云面无表情地点开消息通知。

[第一!我抢到杠神的沙发了吗?]

[哈哈哈哈笑死了,为啥要执着这个嘛,难道你不觉得这章的情感变化很迷人吗?封夜镜察觉到自己因为秦星而心中起了涟漪,不仅没有趁此拉近关系,反而更加推开他,心疼秦星小天使。]

[杠神,我跟你说,这一切就是因为爱呀!]

司凌云想挑出所有bug。

其他读者想教他学会何谓爱情。

司凌云时常怀疑,自己早晚治好了星核暴动,却得了精神病。要命的是,真如其他读者所说,司凌云下意识地被双玉的文字吸引……

就像是,看见一个巨狗血脑残的文案。

抱着嘲讽长见识的心情点进去,结果一章又一章,不仅接受了设定还被赚了热泪。

在新锐作家双玉的评论区,以两位知名读者为首,分别是有钱又深情,高居打赏榜榜首的[寻觅逆鳞],另一位则是用心阅读天天激励作者的[3432251],由于id是一串不明数字,所以民间赋以外号杠神。

——每天踩点追更,一定是真爱读者呢!

双玉每次你的意见好好哦^_^也坐实了作者听得进负评的优点。

——被挑成无骨鱼柳了还不生气,一定是宽容又温柔的大大!

宽容又温柔的顾珏,正叼着根草莓奶昔味的棒棒糖上传最新章节。

今日《参谋长》的剧情,正好写到封夜镜看见秦星和同龄人在一起勾肩搭背的打闹,那张从来不显山露水的冰块脸裂开了一丝纹路,冲秦星发了一顿冷暴力的脾气后,又恢复了冷冽。

如果是刚开书时期的秦星,会很乐观地跟兄弟说他男神哥哥一定是吃醋了。

可是连载到这时候,秦星已经被打击过太多太多次。

他不敢那么乐观。

这颗曾经能照亮长夜的小太阳,如今像短路了的灯泡,委委屈屈,蔫了吧唧的一闪一闪,以为自己又在夜镜哥哥面前展露了太吵闹好动的一面。

两人身和心的距离拉远,这是发刀子。

可是在读者的上帝视角下,又能理解为封夜镜意识到对秦星的不一般,攻吃醋了,这是糖。

玻璃渣嚼着嚼着还能吃出甜味来,这便是虐恋情深文令人上瘾之处。

等了一会儿,终于等到[3432251]的评论。

这种无法控制自己情绪的人到底以后是怎么当上参谋长的?面无表情不代表冷静机智,如果他真有作者写的那么聪明,即使不高兴也不会让秦星看出来一星半点,看来他并不比他轻视的秦星成熟多少。即使发│情期没来到,alpha和心仪的omega之间的吸引力依然是非常明显的,这只是作者为了让他们猜来猜去耍的把戏,既然喜欢,何必浪费学习的时间在这里纠结,为什么不直接标记?(下略四千字其他细节的评价)

最后一句:能不能加更?尤其显眼刺目。

嘎崩。

棒棒糖被咬裂了。

顾珏面无表情地将其咽下去,甜香充盈口腔,使他格外心平气和:你意见好好哦^_^不能哦亲。

挑刺没问题,有问题的是这评论底下迅速冒出来的留言。

[杠神就位,玉玉就位,真爱读者牵手拉钩一百年!]

[阿杠今天也来啦,果然对玉玉是真爱。]

[这门婚事我同意了!但杠神果然不懂爱呀——]

淦,真想看看这兄弟长什么样子。

这就是他的真爱读者?

就这?就这?就这?就这?就这?就这?

如果这是真爱,那顾珏觉得不懂爱的是自己了。

下一秒,二号真爱读者鳞先生的头像就亮了起来:你和[3432251]很熟吗?为什么叫他亲?

……兄弟,你们组团来的吧!

顾珏好气又好笑,应付他两句就干别的去了。

《老公爵》自从出频道,上了首页榜单后,如编辑所预计的一样,成绩数据一骑绝尘,每次涨幅刷新缪斯过往纪录。十二层的同事向蔡维楠贺喜,他不敢居功,只说:“是双玉写得好,跟我没关系。”

也不忘联系在底部楼层数的旧同事,下班后请吃饭。

由于蔡维楠手上暂时只出了双玉这颗新星,摸不清是一时好运,还是真有实力。部份编辑便暗暗感叹两人有运道,也不知道怎么的就火了。

蔡维楠本人却看得非常明白,双玉的书为什么会火。

因为以前从来没有这个类型的。

你说这说出来有多难写吗?

倒也不是,无论是《老公爵》还是《参谋长》,里面没有发人深省的大道理,没有错纵复杂的悬疑巧思,阅读的时候甚至不费脑子,偶尔情节逻辑出错,读者也很愿意包容。

或者根本没注意到。

因为主角间的感情纠葛实在是太他妈的激烈了。

不时还冒出一章香艳的不可描述来迷惑视线,读者说着想吃糖,其实最想吃的还是肉。而双玉在这方面,是超乎常人的能!

双玉发掘了读者想要不带脑子看文的需求,满足了他们,信用点自然哗啦啦的来,看着这钱挣得怪容易的,写起来也不费脑,然而当《老公爵》实锤火了之后,缪斯也冒出了一些跟风的作品。

甭管是想赚点流量钱,还是受这个作品启发影响的作品,全没有双玉的小说火。

缪斯编辑部。

“最近多了很多学习《老公爵》的书,”

编辑a感慨:“但是大多数数据连他三分之一也比不上,这是为什么呢?其实我觉得双玉的书里没多少难点。”

随着身价水涨船高,双玉也时常成为编辑部里的话题人物。

每次提到双玉,于轩语气就不阴不阳起来:“这种书只会火一时罢了,学他等于自取灭亡。”

然而和于轩熟稔一点的,脸色登时有些微妙。

于轩嘴上这么说,实际上却签了许多跟风双玉的作品,可见是希望能复制双玉的成功,给自己的事业再创高峰。

只不过,他签的书,就连普通踏实的严肃向作品也打不过。

他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

蔡维楠道:“任何会火的书都有它的闪光点,其实我觉得学玉玉写法难就难在太多人放不开了,只学了贵族和平民的感情纠葛这个命题,内核还是以往的严肃费脑。”

他又举例,榜单上的一本《和豪门家主相恋以后》,里面家主与快餐厅服务员相识,作者为了让有钱人出现在快餐厅变得合理,花费许多笔墨去描写,又忍不住带了一笔快餐厅里贫苦大众的辛苦相。

一章众生相后,豪门家主以即将这片地改为奢侈品店的恶人身份登场。

快餐厅老板爱做善事,会给一时手紧拿不出饭钱的打工仔赊账,给餐肉多饭多,汤虽然稀一点,但却是免费的,里面也有油水。

要是快餐厅没了,他们这些贫民窟里的打工仔和老人也不知道去哪里聚了。一场快餐厅守卫战即将展开,而主角就是一个不畏强权,顶撞豪门家主的年轻服务生。

要命的是,这豪门家主的年龄,也十分符合他的地位。

出场的时候已经是两鬓斑白,带有褶子的中年男人。

一本充满人文关怀的小说,徐徐展开。

“要是换个正经的《贫民窟与华洛街》之类的书名,说不定原来的受众还会被吸引,”众人侧耳细听蔡维楠的分析:“但是会被《和豪门家主相恋以后》这书名吸引进去的读者,期待的不是看到这种内容,所以第一章的点击很高,三章以后就开始断崖式雪崩,弃文率极高。”

众同事恍然,想想也是这个道理。

能放得开撒狗血,且留住观众,也是不容易的本事呐!

转念一想,能够看出个中门道的蔡维楠,也不是一般人,起码是有点眼光的。

再看过去,虽然蔡维楠依旧顶着张减龄的娃娃脸,可是穿着搭配休闲得体,相貌也好,是一表人才的模样,怪不得能提到十二层来。

看见曾经唯唯喏喏的小尾巴,在这个不算熟悉的环境里能大方地侃侃而谈,于轩感到前所未有的陌生感,甚至不敢中断他的发言。

小休闲谈结束,蔡维楠坐回自己的位置,开始办公。

被双玉戳着脑门教育了一顿后,他慢慢开始尝试自己搭配衣服,搭完凑过去问双玉行不行就完事了。多问数回,就掌握了基本的搭配原则与审美感。

当蔡维楠挑了一件红绿花衬衫——

双玉赞美:今年圣诞节你必定是缪斯最闪亮的圣诞树,怎么,要不要给你加几个灯泡?

当蔡维楠挑了一条裤脚过长,显得宽大浮肿的牛仔裤——

双玉点评:这条裤子完美地让你本来就矮的身高再削个三分之一,你该出现在跳街舞玩滑板的场所。

经过双玉的语言打击,其他就再也不算什么了。

两人关系熟起来后,蔡维楠也会装作深受打击的样子开玩笑:我要是死了,你就是雪崩的最后一片雪花,你就是杀人凶手!

可惜他珏哥不为所动:

我放你穿成这个样子出去,你跟谋杀别人眼睛有什么分别?别雪崩了,雪崩也晓得要白生生的好看,你花花绿绿的,顶多也就垃圾山坍塌。

正中红心,暴击!

经历过珏哥的洗礼,穿新衣服接受同事的目光洗礼也算不得什么大事了。

蔡维楠时常觉得,签下双玉真是他前半生做过最对的决定。

虽然双玉嘴巴坏,但对他是实打实的好,如果不是他的教导,他自己对着时尚杂志研究八百辈子也只能得出“我是个凡人,永远没可能穿得跟模特一样好看”的卑微结论,继续他的格子衬衫人生。

双玉真是全天下最好的作者。

刀子嘴豆腐心,里面还塞着糖,是甜的。

-------------------------------------

甜滋滋的顾珏正将他家编辑的失败搭配在虚拟空间裱起来。

哪天心情不好了,就瞧一眼,乐呵乐呵。

他心情挺好,终归也没什么能让他心情不好的事。

生活中惟一的烦恼,就是来自惟一上司凤大公爵——

自打知道了作者双玉是一位星元治疗师后,凤倾爱才惜才的好奇心就无限膨胀,加上双玉织博里秀出来的手,肯定是位美人,他很想主动结识这位作家。

然而他又想到,大元帅段修烨肯定对这人不一般,只是以姓段的慢热闷性子,不是他吹,他要是对双玉发起攻势,真没大元帅什么事儿。

可是他的约会行程排得满满当当,大元帅回帝国只能在重力训练室里玩自闭。虽然姓段的和他不算好兄弟,好歹是同事有意思的,还是避一下嫌吧!

凤公爵憋坏了,只能对着自己超乖的精灵小助理吐苦水:“我真的好想见一见双玉啊。”

……

嗯,天天见着,准时上班呢。

顾珏微笑:“吃鸡蛋就不要在意母鸡了。”

凤公爵:“可是我想吃母鸡啊。”

何等虎狼之词!

母·顾珏·鸡继续微笑:“万一认识了,发现他不是你想象中那种人呢?”

“其实我审美范围挺广的,而且可以发展成朋友,何况我本来就没多想象他是个怎样的人,”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安装最新版。】

凤倾接过助理送过来的热咖啡,抬头笑道:“还没认识,就先给人家一个定义,要是真认识的时候,发现不是自己想象的样子,擅自期待,擅自失望,这不是一种很傲慢的行为吗?”

淦。

顾珏暗忖凤公爵能相识遍天下,谁见了也喜欢,不是没道理的。

他也喜欢跟这类人打交道。

于是顾珏话锋一转:“那你去织博关注他呀,看见大公爵关注,他一定会关注回来的,到时候私信联系上,即使不能见面,也能做做网友。”

他写的小说底下,全是意淫大公爵的内容。

顾珏在大公爵身边办事,偶尔能听到凤倾说有《老公爵》的读者在织博上找到他,向他表达喜爱,这种舞到正主面前的尴尬行为,凤倾不仅没有动怒,感谢了读者小粉丝的喜爱,且叮嘱她这不是正确的爱情观。

如果有老公爵这样的人对她,务必向家长求助。

脸皮厚如顾珏,也不禁感到了一丝羞愧。

他就是走在带坏小孩最前线的带恶人!

不过,帝国又不是他的祖国,不算带坏祖国骨花朵。

凤倾叹气:“我有一个朋友特别喜欢双玉,我怕截了他的胡。”

顾珏:“你说的这个朋友,到底是不是你自己?”

“当然不是,”凤倾被小助理逗笑了,他唔的一声:“其实就是上次我和你说,追主播的那位,我撒了个小谎,他想约的人,就是双玉。他的身份很敏感,连我也不方便透露,你也别自己乱猜。”

说来也是小事。

如果不是扯上星元治疗师的身份,直说是大元帅也没关系。

不过凤倾向来特别注意保护别人的隐私,所以明说让助理别猜了。

顾珏没猜。

顾珏傻了。

这回真是【我朋友的朋友就是你】。

星际时代,浩瀚宇宙。

能不能别整得像大山里的两个村子一样,网上冲浪都能遇上互相认识的?能当大公爵朋友的人,怎么也不能是阿猫阿狗啊!结合鳞先生之前透露出来的地位身份财富,果真非富则贵。

沉默片刻后,顾珏忍不住的小声打听:“公爵大人,您这个朋友他,长得帅吗?”

是1吗?

这个问题太唐突,顾珏忍了忍咽回去。

凤倾回眸带笑,不经意的看他一眼,只觉得小助理好奇心全堆脸上了,眼睛亮亮的非常可爱,一看就不藏坏心眼,心登时软了软,可是想到问的对象是段修烨……

双玉就算了,是段修烨先看上的。

精灵助理可是他请回来的!

“不帅,”凤倾说得很坦然,将落到额前的银色碎发拢至耳后,笑吟吟地抹黑他:“其貌不扬,心地善良,不干坏事,也不干强迫人家的事。”

“喔。”

光是其貌不扬这四个字,就足够让顾珏刚冒起的兴趣消灭得干干净净,比淋了水的柴火还平静。不过这也在他的预计之内,倒也没太失望。

也是,要不是长得不好看,哪能有钱还单身这么久呢。

可见不是愿意用钱买感情的人。

顾珏点头:“既然公爵说是好人,那肯定是好人。”

到时候网友见面,做个朋友,也挺好的。

不过要是有喜欢他的苗头,一定得及早掐灭了。

凤倾看他重复自己的话,乖萌乖萌的,手就发痒,又想给他买零食。

小助理太甜了!

甜得凤倾不想再说姓段的话题了,他转而谈起工作上的事:“小顾,你来看看,这两种布料,能看出分别吗?”

顾珏依言探头看过去。

同样的黑色布料折射着闪闪生辉的光,尤如从银河裁出一段来当绸段。

顾珏一怔。

这种布料,不就是侦探柯北之前给他看过,由宋氏垅断的星蚕布吗?

“星蚕布因为产量稀少,价格抬得很高,只用在奢侈品的制作上。我家有一部份的衣物,也是指定由星蚕布来制作的,但是涅凰研发出了极相似的布料,肉眼看不出分别,实际上没有分别。”

凤倾轻轻一点,画面被放大数倍。

果然是一模一样的细致美丽。

顾珏:“但是星蚕布等于奢侈的概念已经成形很久,人工制作出来的,不会对原来的价格做成多大打击。”

“对,”凤倾意外:“你不觉得涅凰这种抢饭碗的事很卑鄙吗?”

顾珏:“当然不会,请加大力度。”

作者有话要说:  6000搞定

鉴不鉴呐-是wj先生的衍生网络用语,他的电影很好看!

带恶人是带带大师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