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30

    听到顾珏态度坚定的话语,凤倾愣了一下。

原本以为像小顾这么甜的精灵,会很不齿商业上的倾轧行为,没想到接受度良好不止,还鼓励他加大力度。凤倾抬头,撞上小顾的目光。

听到有机会向仇人使绊子,顾珏心里高兴,连眼也带着笑。

左眼写了幸灾乐祸,右眼嵌着煽风点火,分明是看热闹不嫌事大,有股仇家房子起火赶紧将囤下的花生油往里倒的劲儿。

如果不知内情,这种人该是招人讨厌防范的。

可是顾珏长得好看,特别好看。

凤公爵只觉被认真又期盼地看着,青年双眼聚着星辉,嘴唇笑得微翘,总是很乖。纯种精灵的气质不可名状,拥有至为圣洁的亲和力,像顾珏这已经是被他本人性格污染削弱过一遍了,凤倾仍会下意识地觉得他特别乖。

怔忪间,顾珏瘪了瘪嘴:“这样不好吗?”

他委屈的蹙起眉来,乌目莹莹,像一只流浪的幼犬。

被他看着时,就像小狗狗用湿湿的鼻头磨蹭了他的手背一下。不是妩媚的撒娇,就是让人忍不住想惯着他。

什么不好?

精灵美人说什么都是对的!!

“没什么不好,是我有点惊讶,”

凤倾坦诚:“我以为你会接受不了这种事,因为由涅凰插手的话,宋氏虽然不至于倒闭,但利润肯定会被分薄许多。”

本来就是最常见不过的事。

涅凰家大业大,宋氏一个小小附属星球的企业,他真不放在眼内,更不会刻意打击,只是刚好将战略目光落到星蚕布身上,这才让企业名字入了凤公爵的眼。

而且在今日之后,恐怕就会被公爵大人抛诸脑后。

凤倾想起小顾的简历,里面写着他的出生地:“我记得你就来自阿诺斯星球,难道宋氏在阿诺斯的风评不佳?”

这么小顾的态度就合理了。

凤倾知道有些小星球,由于缺乏监管,容易被资本把持住,平民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山高皇帝远,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起码短期内没法完全杜绝。

但是陛下每年会定期往附属星球投放便衣监察官,如果有已成气候的黑恶势力组织,就会由帝国插手整顿。

凤公爵皱眉,考虑得更深。

涅凰在研制人工星蚕布的事不是秘密,企业间的竞争很正常,可是捅到皇帝那里,未免有点动用公权力打压商业对手的味儿。即使宋氏还不配涅凰动用这样的人脉权力,可是落人话柄是避免不了的。

在社会摸爬滚打多年,顾珏太会看人脸色了,他立刻察觉出公爵的为难,同时也想到了他的难处,立刻体贴地打圆场将话题带过去:“公爵大人可是我现在的老板啊,我还有涅凰的工作证呢,涅凰的敌人就是我旗帜鲜明的敌人!”

早晚他能亲手将宋家干的破烂事掀在太阳底下暴晒。

借用他人力量不可耻,只是顾珏不想利用公爵对他的善心,使公爵身陷舆论漩涡。

何况,能先给享惯了福的宋少爷造成经济打击,已经在计划上迈前一步。

下定决心后,顾珏脸上的笑也松快起来:“人工制品要取代天然星蚕在奢侈品的地位很难,几乎不可能,但我们可以将目标放到副线产品。”

以轻奢品牌冲击市场价格。

星蚕布稀有的形象深入民心,就像aj贵在什么地方?贵就贵在它能够鲜明地和普通价格的运动鞋区分开来,品牌溢价溢得理所当然。只要拥有一双,就是很高贵,你们没有机会。

这种想法,诚然是肤浅的。

肤浅归肤浅,架不住大伙这么认为。

而共识是可以卖钱的。

就像一根被粘在墙上的香蕉,只要艺术家和观赏者达成共识,就能卖出120000美元的天价。顾珏认为涅凰可以采取的行动,就是打破这种共识,让星蚕布变得不再稀有,无法区分阶级与身份。

当然,如果有一种包设计得和lv一样好看,但它并不能取代lv,也不会撼动lv的价格,因为lv的客户群体根本不是这些需要退而求其次的客人。

星蚕布不是一种品牌,只是品牌的原材料之一。

“以相对低廉的价格获得星蚕布做的衣物和饰品,我相信很多人会愿意尝试,”

虽然天天上班内容是当可可爱爱的吉祥物,但顾珏闲时依然有去了解涅凰的业务内容,增值自己,免得真成为一个脑袋空空的文盲:“我记得涅凰派出去的科研船开发到了一个全新的蚕种,如果星蚕的市场价值下滑,我们再推出一种精贵稀有的物料……”

精灵助理眼眸微眯,笑得蔫坏蔫坏的,闪动着狡黠的光芒,格外吸睛。

发现公爵好半响没接腔,顾珏顿住,低眸看他。

却见公爵露出思索神色。

凤公爵放下钢笔,仰面定睛时面孔皎白如月,没了笑意:“小顾,你的建议很好,但是请不要转移话题,你在阿诺斯星球因为宋氏遭受过什么委屈吗?”

精灵不是擅战的种族,即使在幻想种最枝繁叶茂的年代,打起仗来他们也是在大军后面弹弹琴唱唱歌来加buff的,活像某知名网游的五仙教,前场刀刀见血,后场翩翩起舞,气人得很。

拥有谪仙般美貌,又没有自保能力,会被坏人觊觎也不奇怪。

想到这里,凤倾的神色便凝重起来,温声劝:“你坦白告诉我不要紧,也不用担心我为难。到底要怎么处理,我自有判断。”

顾珏被他直勾勾地看住,毋须费力地猜度疑虑,也能轻易感到对方的诚意——凤公爵是真心想帮助他,想对一个无依无靠的精灵伸出援手。

对善意容易过敏的顾珏顿时短暂地失语片刻。

“你也别紧张,”

许是自己太严肃,凤倾连忙勾了个笑容出来,让眉眼缓和有春色:“你不要有心理负担,先说就对了,我替你保密,再说了,我也不一定会帮你,说不定我只是听了吃个瓜呢?”

才怪。

原主那一部份早已死得透透的了,顾珏穿过来后曾在夜里尝试呼唤,连很玄学迷信的叫魂也试过。他得靠这身体活没错,但万一能叫回来共享一下呢?反正他上辈子活够本,而原主才那么年轻,没过过一天好日子。

然而听到这番话,顾珏感到星核深处颤动了一下。

他启唇想说话,却红了眼睛。

真正意义上的眼睛通红,像在小画家界面用油漆桶在他的眼瞳处轻轻点了一下,由黑转红。右手手背上的花亦悄然绽开,转动炫丽白光。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安装最新版。】

白光越闪越快。

“小顾!”

凤公爵霍地站起来,抬手按住他的肩膀,一股暖流从接触处涌入,流经纤瘦手臂,将手背上的花安抚下来,闪烁速度转慢。星核倏地发动是暴走的先兆,凤倾不是星元治疗师,只是力量深厚庞大,在初时可稍作压制。

不过,在帮助压制的同时,凤倾也察觉与星核暴走相异的端倪。

待花暗下来后,他才松口气:“你刚才的状态很危险,不过不像真正的星核暴动,应该是之前觉醒了星元力,却没有好好地系统性的训练,所以积攒了太多,在情绪激动的时候就会控制不住地觉醒。下次记得在家里用一下星核,别总让它沉眠。你上次让星核觉醒,是什么时候的事?”

顾珏眨了眨红得像兔子的双眼,一脸迷茫。

上次有意识地启动星核,还是签约的时候呢。

毕竟高科技的星际时代有那么多好玩的,顾珏在【都市玄幻】和【科幻未来】的画风在犹豫了不到一秒便果断选择了后者,成为星网尊贵的年费用户,除了码字就是沉迷各种新鲜玩意儿。

难道要他每天在家里按住手大吼“啊啊啊啊我的王之力啊!!!”?

顾珏迟疑:“……好几个月之前?”

“太久了,”明白问题所在的凤倾失笑:“这个东西呢,说直白点和梦遗现象是一样的,得定期抒压。”

这就很好懂了。

得定期手冲。

作为无1无靠的孤独嫩0,这个顾珏很熟。

在脑海里刷了大量荤段子弹幕后,顾珏正要组织语言感谢上司教导。

凤公爵却眉头一皱:“这是每个觉醒星核的人该知道的常识,没人教过你吗?”

他想问的是,你父母为什么不教你?

不过想到有许多种苦衷内情的可能,凤倾便习惯性地将会冒犯到对方,戳到痛处的说话方法稍作改动,变得含蓄委婉。

这问题刚问出来,顾珏就感到手背发烫,血管脉脉跳动。

他明白原主残留在身体的执念是什么了。

“我父母在我还是婴儿的时候就患上重病去世,将我托付给承过他恩情的故人,也是宋氏的前任董事长,”顾珏轻吸一口气,星核的共鸣使他语调添上一分哀戚感:“我被送到宋家的时候,宋老爷子很愿意照顾我,可惜他已经病重,分家后权力转移,再也没有人保护我。”

那么小的一只精灵幼崽,奶乎乎白嫩嫩的,很能勾起其他种族的保护欲。

除了人渣。

除了宋思扬。

“他想占有我,让我成为独属于他一个人的所有物。年纪还小的时候,他就时时刻刻提醒我,我吃穿用度全是宋家给的钱,我必须服从他,以后也只能成为他的宠物。”

甚至不是伴侣。

因为宋思扬是嫡系少爷,以后想通过联姻获得更多商业好处。

一只漂亮精灵,只配放在身边被宠爱。

当然,无论是宠物还是伴侣,原主和顾珏皆是不愿意的。

为什么总要做他人的附属呢?

只不过想做一个独立的,完整的,有尊严的人,就那么困难吗?

“其实父亲在托孤时给了宋家一笔钱,虽然不能让我过上大富大贵的日子,但足够提供让我活到成年的灵能植物,这是我偶然听到家里老保洁劝宋少爷不要太过分时才知道的。”

那位好心的保洁阿姨第二天就被开除了。

“但我已经在日复一日的语言暴力下有了厌食倾向,加上宋思扬因为不想我长得比他高,在我长身体的时候,限制我每日的饮食,”顾珏勾了个伤感的笑:“所以我才比正常的精灵矮。”

“我本来以为毕业就能逃离宋思扬的控制,没料到学校也是宋氏的势力范围,我的一切努力被抹掉了,入学证明,上学的纪录,所有班级合照也找不到我的踪影,我没有学历证明,就像前二十来年的人生被无形的权力大手抹得一干二净。”

顾珏攥紧拳头。

青年彷佛身负傲骨,有十万个不服,纵然山高路远,荆棘满身,也不曾低下头颅向谁屈服。有人怜他倔强,也有人看得来了兴致,非要压断他的脊梁,碾成灰烬才满足。

听完精灵助理的经历,凤公爵完全能想象他活得有多艰难。

精灵不像普通动物觉醒体,像狼族能去做保镰,觉醒体是鹰的视力出众,是天生狙击手的人材,多半被招揽去私人雇佣兵。精灵天生更适合精神系安抚和治疗,前期需要大量教育资源投入,当宝般养着才有成才的可能。

虽然能吃普通肉类,但身体只能吸收灵能植物。

虽然免疫能力强,不容易生病,但轻轻捏一下就会出红印,一场不可描述就会让精灵的身体遍布青紫。

说白了,就是豌豆公主般的身体。

还是海棠市特供的。

如果没有长辈庇护,或是生活在联邦主星和帝国主星这种福利和治安系统特别完善的星球,下场怕是相当凄惨。

这也是原主拼了命也要逃到联邦主星的原因。

只有在相对发达的地方,他才有安全活下来的可能。

当顾珏口述完原主所有在宋家的遭遇后,血红色才从他的瞳仁退尽。

凤公爵轻轻按住他的手。

凤凰族天生体温较高,彷佛会走路的小暖炉,他在冬天也特别受欢迎,在人心情低落时,这份体温便是最能提供安慰的。考虑到上司与下属的距离,凤倾又不打算与他发展浪漫关系,所以只是温柔而克制地,轻轻握住了他的右手。

手背里的星核颤抖如哀哀长鸣。

“他肯定没想到你能告御状,精灵缺乏灵能植物活得不长,你又不是联邦本地人,福利系统不会向你开放,”

待顾珏的星核颤动稍为平伏后,凤倾立刻松开手:“这件事我会上报陛下,待查明真相之后,你的学历也可以恢复。宋氏要抹掉一个孤儿的上学纪录很简单,但皇家发命令要查,同样不难。”

看谁能量大。

胳膊拧不过大腿。

宋家能对原主重拳出击,在凤公爵面前却得唯唯喏喏。

“你也不用怕会影响我名声,该担心的是宋氏和阿诺斯星球的星长。”

凤倾的声音温润,如同傍晚夕阳洒下温柔的光。

顾珏乖乖点头。

刚才的伤感,只是原主的残余执念在作崇。

星核平伏下来,那点子感伤就消弭在空气中了,毕竟帮原主报仇是一回事,绝不会影响顾珏日常生活,拿宋家的错误来惩罚自己。

只不过……

见上司一副非常心疼的样子,顾珏也只能一直顶着张“我超委屈”的脸了。

过了一会,顾珏坐回自己的办公椅,正要开始使用终端上星网冲浪。

凤倾:“你身高的事,其实不是完全没有办法。”

凤倾:“浴龙血可以重塑身体,不过这个我做不得决定,以后有机会再说,小顾你不要抱太大期望。”

不过凤公爵觉得还是挺有机会的。

段修烨那家伙,看着铁血无情,其实尊老又爱幼,正义感特强。

恐怕听小顾说完悲惨经历,就要用爪子划开自己的皮肤,来顿龙血大放送了。

顾珏点了点头,朝他笑:“没关系,就先谢谢公爵啦。”

要是有机会,顾珏还真挺想长到精灵的正常身高的。

虽说一米八以上在耽美小说没有受权……

但是星际时代,万一他能找到两米高的猛1呢!

-------------------------------------

精灵助理的事,凤倾上了心。

帝国皇帝日理万机,虽然忙得厉害,可是大公爵传来的话还是能上达天听的,何况附属星球滥权的事常见,只要查到了证据,自有一套完整的惩罚流程,毋须皇帝亲自操心。

他亲自写了一份文笔华丽,措辞哀痛,义愤填膺的举报。

上交的报告在翌日就批了回来。

【已派出监察官到阿诺斯星球,后续找司凌云跟进,无事勿扰。】

还有来自参谋长的嘲讽。

凤倾:我怎么感觉陛下很嫌弃我的样子?

司凌云:我也嫌弃你的报告。

凤倾:我可不是姓段的那货,我的报告写得标准又严谨。

司凌云:但是开屏弹出的玫瑰特效和香水味儿大可不必加上。

啧,凤公爵也嫌弃他俩:没有一点生活情趣。

给原主报仇的事情提上了日程,顾珏快将解决一件心事,心情也越发雀跃。

作者心情好,那该干点什么呢?

天真可爱萌萌哒的读者可能以为,作者心情好了,就该发发糖,写点甜的肉的让大伙也跟着高兴高兴。然而有些作者,心情好的时候就喜欢发刀子,花样发刀,让大伙吃得满嘴玻璃渣,就感觉人生已然到达巅峰,十分快活。

顾珏大笔一挥,《参谋长》里关系刚进一步就往后退两步,就跳探戈似的封夜镜和秦星,也迈向了最关键的剧情点——秦星的生日。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是5k字~

你们真想看高受嘛!

有小天使说还担心我心情不好就更不出来了,那没有的事,我得记挂着给大伙整活呢

喜欢文中文的小天使可以期待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