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032

    中午十二点。

蓄势待发的星际读者们,在提前五分钟已经在不断地刷新着页面。

新章节一跳出来,他们就如争先恐后涌入饭堂打菜的学生般,飞快地冲进最新章节。由于期待太久,读者们轻吸一口气,发现有足足十章后,忍不住发出了幸福的叹息,犹如钻进米仓的硕鼠,先吸米香,再大口吃粮。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呜,粉上双玉这样的大大真的太好了。

根本不愁吃不饱。

大大有心了。

发出幸福的感叹三连后,读者们才重新专注于剧情。

寿星枯等一晚上,秦星眼里包了一包泪,眼睛红得像兔子。好兄弟以为他和男神度过了愉快的生日,正在微信群里调侃,却得到好友白等一晚上的回话,气得要找封夜镜算帐。

【“我要当面问问姓封的,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徐振宇气疯了,在电话里骂了整整一分钟的脏话才找回了正常说话的能力:“简直不可理喻,正日有大事来不了的话就不该答应你,临时失约起码该拨个电话给你,早知道还不如跟我们出去通宵ktv呢,哥给你挑个又大又好看的草莓蛋糕!”

秦星被他的粗口freestyle逗笑了。

一边笑,眼泪一边淌下脸颊。

“就算早知道,我也会等他的。”

秦星的清朗少年音带着浅浅哑意,听得好友心疼又生气。

“这个地步了,你还甘心做他的舔狗!?”

话说完,徐振宇又后悔了,讪讪道歉:“刚才哥们气急了说话不中听,都是我不好,对不起,下次请你吃炒粉加可乐赔罪。不过说真的,兄弟你赶紧醒醒啊,他这干的真不是人事!这可是你22岁生日!”

“我知道,阿宇你误会我了。”

擦眼泪擦得眼角通红,秦星懒得管它了,任由眼泪直流,倒也算一种痛快。他每说一句话像往心脏上剜,又痛又快意十足:“如果用一个生日可以换来我的解脱,真的很值。”

秦星:“你说我是他的舔狗,还真让你说对了。”

徐振宇着急:“不,我不是那个意思……”

秦星笑了:“你看,你说错话,伤害到我,会立刻意识到跟我道歉,你在乎我的感受。”

“那当然,”

徐振宇挠脑袋:“咱们可是好兄弟,你该不会以为我是那种仗着粗线条就挖苦朋友取乐的家伙吧?”

秦星:“夜镜哥哥跟你不一样,他很聪明,脑子比我们好使。”

徐振宇:“啥意思?我咋感觉被你骂了?”

眼泪忽然止住了,秦星的声音也史无前例地清晰,意志坚定:“但他一次也没有来安慰我,来跟我道歉。你说他知道还是不知道?无论答案是哪一个,都会令我伤心。”】

这段看得星际读者们极有共鸣。

即使是未来时代,跨球旅行寻常得像坐飞机,人本性里那点子喜欢犯贱的情结是改不了的,恋爱悲剧不断上演,狗血剧情历久常新,可见历史没有任何教育意义的,在亲自撞南墙之前,人总以为自己的额头特别硬。

全是过来人。

读者对主角的好感度和代入感本来就足,这下看他清醒过来,均是又欢喜又心疼。虽然这年代没有妈妈粉的说法,但这种怜惜的感觉,是很相近的。

有读者看到这一章的时候,忍不住为主角呐喊助威:[宝宝说得好,妈妈爱你!放弃没有心的渣男,大把alpha等着标记你!]

……

如此狼虎之言,自然吸引了其他读者留言吐槽。

[这里怎么会有妈妈?]

[虽然小天使很甜很可爱又招人疼,但是……]

[慢着,我点进去打算关注这个网友,发现个人资料里写着男,男妈妈?]

评论区里,怜惜秦星是主流发言。

剩下的,就是谴责封夜镜不当人,认为徐振宇骂得好,更有少数希望扶正这位男配当攻,不能让好alpha当光棍。笨一点怎么了,笨也知道心疼人,看看封夜镜,白长了一个聪明脑袋!

不过,更多是喜欢封夜镜这个正牌攻的。

只是希望得先狠狠虐他的心,虐够本,才让他摸一下秦星的小手。

追妻火葬场就是这么奇妙的梗,纵然有部份攻君前期渣得天怒人怨,令人忍不住要求换攻,让渣男后悔一辈子,可是真要换攻了,除非写得特别好,销路往往没有和渣攻he的高。

观察市场数遍后,顾珏算是明白,会看追妻火葬场的读者,他们痛骂渣攻并不真的想换掉他。

背后更深层次,代入了读者现实遗憾的诉求,是让他后悔。

让渣攻明白,他错失了一个多么爱他的人。

以前追求时期的隐忍,酸苦,全部摊到太阳下暴晒,然而爱情不是你想买,想买就能买——

就问你难不难受,痛不痛苦!

在追妻火葬场的小说中,读者可以通过上帝视角将渣攻的心理变化看得清清楚楚,这是现实做不到的。本质上就跟我们分手后幻想前任在每个夜里独自流泪而暗爽没有分别,或是受委屈后幻想自己要是自杀死了让他们后悔……

这就是假死梗的真正意义。

虽然没死,但能享受死后哀荣。

不仅没死,还能暗中观察渣攻有多难受。

从评论数量也能对读者观感做一个约略的估计。

越接近假死情节,评论数量越多。

-------------------------------------

封夜镜姗姗来迟的时候,秦星已经将自己拾掇好了,还找会化妆的学姐帮忙将哭过的痕迹盖掉,高科技的化妆品让他核桃一样肿的双眼恢复正常,只余眼角有点红。

【封夜镜:“生日快乐。昨晚很抱歉。”

“我知道你很忙,”秦星努力撑起笑脸:“所以没关系啦。”】

虽然下了决心,但秦星还是期望他能发现自己哭过。

然而没有,在他说完没关系后,封夜镜真以为他没关系了。

封夜镜将一整日空了下来,格外耐心地陪他,这就是他对秦星的补偿。秦星撒赖着要和他一起喝酒,他也答应了。封夜镜最近喝了太多高价酒,根本不了解小年轻们流行的酒类——

这酒闻着甜甜的,其实是低档夜场很流行的失身酒。

卖给秦星的人说,这酒会让人睡得像猪一样。

秦星也没想干什么,只是想让夜镜哥哥睡着后盖被子抱着单纯地睡一晚上,就像小时候,秦星害怕雷雨夜,提着小熊玩偶跑到邻家哥哥家里,二人依靠着取暖一样。

他希望,起码故事能有个温暖的结尾。

只是当封夜镜饮尽一罐后,事情出现了小小的变化。

秦星小心翼翼地观察夜镜哥哥,发现他话越来越少,接着在暧昧的气氛下,他不仅没乖乖睡着,还察觉出了自己的非自然状态,看秦星一眼,就知道是他干的好事,勃然大怒。

勃的还不只是怒。

在设定上,封夜镜有强到不正常的控制欲,当事情发展超出他的控制时,他一腔怒火和不可描述的火倾泻在秦星身上,认定是他想要用不可描述的手段逼自己标记他,和他在一起。

冷酷不屑的话语,狠狠地伤透了秦星的心。

不给秦星解释的机会,就强行对他做了不可描述的行为。

这两万字的豪华房车,对封夜镜禁欲冷淡的形象做了极致的反转,彷佛平时憋得有多狠,这时就爆发得有多残暴,不管秦星哭成什么样也不怜惜他,甚至只上车不买票,告诉秦星——

【“你不就是想让我标记你吗?不要妄想,我对你这种送上门还使肮脏手段的omega没有兴趣。”】

十章的结尾,就是这一段。

下面呢?

下面又没有了?

……

[参谋长没有心,双玉你也没有!停在这里人干事?!]

[我要看到后续,现在就要,必须要!满地打滚嗷嗷大哭——]

[求求了,有没有神壕出手,我室友等会就要死了,她说她临终前就想看到下一章。]

无论男读者女读者,被断章的痛是共通的。

不过骂得再凶,弃文者也寥寥,毕竟这正是他们想看的,前面的清水纯爱也将这一场五花肉衬托得格外震撼。读者们喜欢主角秦星小天使,他朝气又活泼,待人以诚,对爱情有着孩子般的期望,他值得拥有温柔美好的第一次,而不是这样粗暴对待。

将美好的东西毁在面前,令人格外痛惜。

多愁善感一点的的omega读者被这章虐得直掉眼泪,连平常对伴侣较为强势的alpha看了后也不由觉得自己还是很温柔的,起码不会说这么伤人的话。

不论什么立场,总能在双玉的文里找到自己想要看到的东西。

而又甭管肤色人种来自哪个星球,绝大多数人不会不喜欢肉。

所以,这一个断章虽然断得民怨沸腾,但总体是满意的。

只有两个“真爱读者”不满意。

一个是参谋长司凌云。

有些读者不会叫全名,就叫渣攻以后的身份参谋长,一口一个参谋长你没有心,把他骂得脑袋发晕。就像上一本的《老公爵》,许多读者将凤倾代入进去,而这一本,作为帝国f4之一的参谋长注定难逃一劫。

更要命的是,这个封夜镜的觉醒体也是蛇。

开车的时候,自然要重点强调蛇的特质。

看与自己相像的身体描写开车,这是一重难受。

看到评论代入自己,这是二重难受。

当发现研读不可描述片段的时候,司凌云发现自己常在暴走边缘试探的星核感到阵阵暖意涌入,安抚效果竟然比观看普通情节好上一倍,登时一万头草泥马在心头狂奔而过。

星核不暴走,他想暴走了。

司凌云百思不得其解,内心又被疑惑所煎熬着,在心理挣扎片良久后,终于拉下脸面,寻求皇室御用治疗师帮忙解惑。由于他是长期病人,发过去的视像对话邀请没等待多久就接通了。

薇薇安:“参谋长下午好,有新的情况吗?”

皇室的星元治疗师薇薇安的觉醒体是萨摩耶,拥有一张不笑也像笑的甜美容颜。虽然又甜又娇,不过她是一位身高一米八的女alpha,也是许多小o的梦中情a。

听完司凌云的描述后,她因为担忧而紧紧皱起的眉舒展开来,笑出小酒窝:“我还以为是什么事呢?其实很简单,以文字作媒介的治疗,在提到病人能和自身联想起来的内容,会因为心灵共鸣有特别好的疗效,你在我这里的治疗效果特别差,也是这个缘故。”

薇薇安的治疗方法是变成觉醒体,让客人一顿猛吸萨摩耶。

如果是喜欢狗狗的病人,治疗效果便倍增。

但是参谋长他……

对狗毛过敏。

每次只能隔着口罩吸,加上他不喜欢和人有肢体接触,每次憋狠了才去看病。

听完科学解释后,司凌云本就阴沉的脸色更是再沉一分,煞是吓人。薇薇安不怕他,抬手捂唇笑:“不过,参谋长你说的那本书,我也在追连载呢,好巧哦。”

司凌云:“……”

薇薇安:“好了好了,不闹你啦,病情有好转总是好事,记得多看几遍哦。有新状况再来找我吧。”

挂掉电话后,司凌云自闭了。

你妈的,为什么。

为着缓解不爽,司凌云只能一边翻来复去的看,一边挑刺。他觉醒体是蛇,虽然没有不可描述的经验,但是自身的身体还是了解的,他在评论细致地纠正了作者双玉一部份的蛇类动物驾驶误区,并给予详尽的模拟建议。

司凌云态度严肃,行为认真。

可是楼中楼的评论画风却和他想象的不一样——

[卧槽,杠神我不该说你不懂爱的,你开的车太香了!我好爱这种x冷淡视角的小蛇车,求更多,笔给你,你来写!]

[杠神nnnnnnb,我缺这点网费吗?请继续。]

[只有看杠神的评论才能找到一丝治愈的感觉了,好香。]

……

这不是他想要的评论,参谋长自闭程度超级加倍。

在参谋长自闭的时候,另一位休假中的帝国大元帅也好不到哪里去。

这本《参谋长》,虽然文案标明前期会虐主角的心,但前面的基调非常细腻纯情,正中段修烨的看文喜好。可是他万万没想到,剧情会突然飙上高速公路,还把受的身心虐得稀巴烂。

手里的肉,忽然不香了。

不过大元帅还是忠实地将这几章高亮标星放进了收藏夹里。

他迟疑不定地找上了双玉:封夜镜太过分了点。

正在涅凰替凤公爵整理文件的顾珏点开好友消息,漫不经心地回复:有吗?还好吧。

在狗血文里,顾珏见过太多渣攻了。

没有最渣只有更渣,只有丧心病狂的渣,才能挑动看狗血文看得承受力越来越高的读者的心。

不过想想,星际读者还是第一次碰,被刺激到也正常。

看小读者被虐得失魂落魄,顾珏决定抽空安慰一下他,权当上班摸鱼。

不过和他落井下石的技术比起来,他安慰人的经验实在乏善可陈,在肚子里搜刮一圈后才勉强凑齐完整的句子:你就想不明白了,这就是爱啊。

大元帅:……爱?

双玉:爱就要狠狠伤害,用力占有。只要最后是在一起的,这一切就只是路上的小石子,是可以忽略的磨难。

以上内容,纯属放狗屁。

顾珏两次恋爱不到一周告吹,就是因为他无法忍受对象仗着自己是优质1,交往后立刻想将他拉去不可描述,他不乐意就想强制爱,他自然受不了这委屈,当场翻脸将优质1打成了猪头1。

这番狼虎之词,大元帅深受震撼。

他不认可这种说法。

不过……

大元帅:你喜欢这种的?

双玉:都可以,但是要长得帅。

大元帅:我明白了。

紧接着,顾珏就没再收到他的消息了。

他也没放心上。

翌日中午十二点,被培养了阅读习惯的读者准时前来等待投喂更新。他们就不信了,肉炖了,小天使也被虐了,总该轮到渣攻进火葬场了吧!

顾珏也明白不能总吊读者胃口的道理,这次他很痛快地将转折放了出来。

封夜镜醒来后,发现身枕边人已空。

只剩下沾满血的被单说明他曾做过多么残酷的事。

劲头下去后,封夜镜也觉得自己过分了,不过秦星有错在先,他只是合理的应激反应,于是打算晾一晾他,稍为吓唬一下,让秦星那小屁孩惴惴不安几天,知错了再去哄哄他。封夜镜倒不是不想标记他,只是一想到自己进了套就很不高兴。

这一晾,就是一周。

虽然想冷冷他,但当封夜镜发现秦星真的不来找自己时,却隐有不悦。于是他提前一天去了秦家,发现人去楼空,再细问之下,才知道秦星出车祸重伤不治,秦父秦母也因为失独而低价出售房子,离开了这个伤心地。

渣攻震惊的时候,工具人一号徐振宇出来补刀,先以生日苦等一事痛斥他不是人,再以秦星冒着被混混调戏的风险,买来能令人睡着的酒,只为抱抱他,留下温暖的回忆。

这和渣攻认定的事实大有出入。

封夜镜再查,才知道那酒的确没有不可描述的功能。

他之所以变得不可描述,是因为他被秦星的信息素深深吸引。

恨错难返,覆水难收。

今日的更新定格在封夜镜在秦星坟前下跪自残的同时,死遁到联邦主星的秦星发现自己怀孕了。

在这一章节,《参谋长》的评论数量也到达了全文峰值。

这一刻,星际读者们才真正明白了什么叫真正的酸爽。不仅仅是感情纠葛,也不止是分分合合。渣要真的渣,贱要真的贱,当渣攻幡然悔悟的那一刻,一切憋屈情绪便有了发泄口。

跪得好!

割得妙!

磕头磕得呱呱叫!

同一时间,现实中的帝国监察员,也来到了原主的故乡——

阿诺斯星球。

作者有话要说:  十章是没有了,月哥可以给你们磕十个响头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十连白送一个

顾小珏彷佛在给自己定制一个渣攻(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