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033

    陆盏是承接了这次c级任务的帝国监察员。

根据举报人凤公爵的举证中,嫌疑者宋氏以资本软实力为主,没有需要格外警惕的武力,所以将难度等级定为c级。陆盏要做的工作,就是去证据公爵的举报是否属实,受害人顾珏在阿诺斯星球是不是真的遭到了不公平待遇。

这种任务,陆盏最擅长了。

他是罕有的变形种里避役种族战士,能够随心所欲变成不同的外貌,不仅仅是欺骗他人的视觉,是改变自己的肉身,只要不抽取血样做最严格的测试,一般安检也测不出来,所以避役族的人要进行星际旅行,安检时需要用星元纹确认身份才能放行。

在抵达阿诺斯星球前,他变成受害人顾珏的模样。

由于是执行皇家派下来的任务,安检上用的也是顾珏的身份,这出入境纪录会在任务结档后三个月内抹消掉。

“这地方空气真好……”

下飞船后,陆盏走出空港,深深呼吸了一口清新甜美的空气:“不愧是被星蚕钟爱的星球,退休后要是来这里定居也不错。”反正帝国主星的房子他肯定买不起的。

他坐上悬浮出租车,前往阿诺斯学院。

坐车时想着主星房价的陆盏,在下车后立刻换上另一副神情。

陆盏神色凝重,加上模拟出来的外貌精致漂亮,吸引了不少来往行人的目光。他前往教学楼,将教过顾珏的教授名字挨个报上,终于有一位是在学校里还有空闲见他的。原本没有预约是不见的,不过受害人的外貌实在好用,前台小姑娘被他盯着一会就红着脸帮他想办法通融了。

人帅真好,陆盏的心在滴泪。

依着前台给他的指引,陆盏走上四楼陈教授的个人办公室。从窗口探头望进去,陈教授正与两个站着的学生交谈,他便在外面安静等待一会。

然而里面的学生张宏文注意到他了。

不仅注意到,还用胳膊顶了一下同学,示意他一起往窗外看去。

两人变了脸色。

陈教授察觉到学生的异样,止住了讲话,皱眉抬头正要训斥,同时也看到了夺走二人注意力的源头。

这次变脸色的,是三个人了。

作为资深帝国监察员,陆盏自然不会放过这点蛛丝马迹的变化,在心中记上一笔。

“你们两个先出去,别让我发现你们下次再犯这样的低级错误,”

打发掉二人后,陈教授叫住他:“顾珏你进来。”

陆盏伪言走进去,在陈教授面前站直。

在他考虑要不要先开口时,陈教授便叹了口气,道:“既然已经成功逃走,为什么要回来呢?我藏不住你,学历证明我也开不了,你这副打扮……太显眼,肯定有人上报宋家,这次你是真的跑不掉了。”

进行任务期间,会24小时随身录音的陆盏一喜。

如果举报是真的,他得到的奖金会增加三成,用来补偿他冒的风险。

“我没有学历证明找不到工作,”陆盏哑着嗓子,一开口就是凄惨无措:“我要活不下去了。陆教授,救救我。”

“我哪有这个能耐救你?”陆教授连连摆手:“你快走吧,现在走还来得及。你哥哥知道你最可能回来的原因就是回来要学历……他盯紧了这里,你再不走是真的没有机会了。”

陆盏当然不会走。

光凭一个来自第三者的证言还不够。

监察官的薪水高,高就高在经常需要以身犯险,陆盏早就打定主意,至少要装到宋思扬亲自出面对他交代自己的犯罪计划。他低下头,作黯然神伤状:“我明白了。”

紧接着,动作慢得要命的往外走,彷佛失魂落魄了一样。

陆盏心里想的却是——宋少爷,能不能搞快点。

宋思扬没让他失望,来得特别快。

不出十五分钟,宋大少就开着他那辆价值百万的豪华悬浮车,一路狂冲红灯,带着他的跟班抵达了阿诺斯学院。

宋氏是成熟的企业,获得利润的方式可靠又单一,只要他不在公司发疯,家业就败不到哪里去,所以家中对他的期望也是平安长大,多生几个,学业成绩打打马虎眼就过去了。

大学毕业后更是无所事事,心情好了去公司,心情不好就跟朋友出去胡混。

反正有资格和他胡混的,在阿诺斯星球也是称得上富二代的存在,混出感情就人脉,稍微走点关系,他大少爷在ktv玩一天妞,比普通人踏实工作一年赚到的利益都多。

人生而不平等,这是宋思扬受到的教育。

也是父辈言传身教的丛林法则。

祖父时常挂在嘴边的知恩图报,则是过时的童话,用来骗别人小孩的。

宋氏给学院捐了许多钱,宋大少也是响当当的风云人物,不少学妹学弟暗恋他,竟是见了谁也能点头打招呼,看上去极有地位的模样。宋思扬喜欢这种成为焦点的感觉,也无法忍受顾珏那双宝石般的美目里没有他。

所以他才想要伤害顾珏。

顾珏只有在惊惧交加的时候,那双黑曜石般的眼眸会瞬间被鲜红充盈,在比宇宙中昂贵稀有的焰晶还要美丽的色泽,倒映着他的脸……

这是何等令人迷醉难忘的体验。

“宋少!”

一声叫唤,让宋思扬回过神来。

有部份和他同届的学生选择了留校考研,张宏文便是其中之一。他气喘吁吁地跑到宋思扬面前,得到他撇过来的一瞥后,忙不迭献宝:“我看到顾珏就在生命科学学院楼下大树坐着发呆,就算跑了,也跑不远!”

省了自己在监控到处找人的功夫,宋思扬原本冷淡的脸色温和了三分。

他嗯了一声:“我记得你,张宏文。”

张宏文连连点头,笑逐颜开。

宋思扬在原主眼中是魔鬼般的存在,在其他同学眼中却不一样,只要对宋思扬拍马屁,帮过他的他都会记得。何况他对朋友和跟班出手大方,每次班级聚会由他买单,好吃好玩一样不落:“我要先去找我弟弟了,下次再聊。”

语毕,他迈步便走。

张宏文跟了两步,发现宋思扬没有赶他走或是面露不悦后,立刻乐呵呵的跟上,等着吃瓜看戏。

到了生命科学学院楼下,【顾珏】果然在树下坐着发呆。

他看上去比毕业时更瘦了。

明明是男人,腰却只有一点点,彷佛天生就该被强大的同性圈在怀里,宋思扬眼里露了点贪婪,嘴角也弯起嘲讽的笑。离了他,顾珏果然过得很不好,瘦得要脱形了。

可即便如此,也不掩他五官精雕细琢般的美丽。

克制下心中激荡,宋思扬迈步走过去。

他居高临下地俯视【顾珏】,低笑着开口:“你回来干什么?想要学历证明?你该不会以为……我真的会让你离开我还能活得好好的吧?”

他嘲弄着顾珏的天真。

【顾珏】抬起头来,看清来人后瞳孔颤了一下,旋即别开脸:“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请你不要靠近我。”

陆盏可太明白怎么激怒这种目中无人的富家子弟了。

在附属星球当大爷当习惯了,嚣张得不行,容不得别人无视他。陆盏接触过最牛逼的富二代就是凤公爵,人凤公爵无论对谁都是客客气气笑脸相迎的,真是越小星球的富二代越土气。

ahzww.org

果然,宋思扬最受不了他这副态度,伸手攥住他的衣领往上提。

陆盏立刻呼吸不畅,感到了轻微的窒息。

他接到任务资料的时候,受害人顾珏的身体经过调养已经长了点肉,为了演得更逼真,陆盏在模拟这具身体的时候稍作调整,让自己变得更瘦削。由于不是幻象,他现在的身体强度也和瘦得脱形的精灵相差无几,被狠狠一勒,脸立刻泛起难受的红晕。

“没关系?你真以为把微型终端扯下来,就能摆脱我了?”

宋思扬阴沉着眸子盯他,眼里夹杂着贪婪与恶欲,使他尚算英俊的容颜变得骇人:“你看,你跑到联邦去又如何,还不是要乖乖回来做我的狗。”

陆盏装作固执地强调:“我回来,是拿学历证明。”

宋思扬嗤笑:“我说你没念过书,你就是没念过书,就算是临时听课的证明也不会给你开。你去到联邦主星也只能当个要饭的文盲……”

“没有灵能植物补充营养的日子,很不好受吧。”

他的视线落到陆盏衣领的精巧锁骨。

莫得感情的陆盏在心中记上一笔罪证。

截至现在为止,受害人的证词全部属实。

陆盏假装生气:“你连学校也买通了!?”

“买通?不至于,你把自己看得太重了,我只要一句话,就可以抹消你的努力成果。”

看到他吃惊的样子,宋思扬便特别满足,他捏住陆盏的下巴。

陆盏用力拍开他的手,霍地站起来,作势要走。

当然,是假动作。

怕宋思扬来不及拦,陆盏还特地放慢了动作。

他的顾虑是多余的,在自家地盘肆无忌惮的宋大少立马抓住了他的手臂,将他扯回来,勾起自以为邪魅的笑容,附在他耳边咬牙切齿:“我上次不是跟你说过吗?你有种就跑得远远的,再也不回来,只要让我逮到一次,你这辈子就别想逃离我身边。”

帝国监察员是绝对中立的立场。

但,人是会有情绪的。

在完全明白到这宋大少就是个纯正人渣,加上被又捏又扯的十分不爽,他的立场便忍不住往纤弱柔美的受害人顾珏倾斜过去。

是,他不能捏造罪证。

但他可以诱导对方交出罪证。

陆盏使出颤音,诱导关键证据:“你、你想对我做什么?”

“我要把你关起来,”宋思扬以大手扣住他脸,指尖轻轻勾动他缺了半块耳珠的耳朵:“你不是很讨厌别人碰你吗?放心,我不会强迫你,但是你想要灵能植物,就得主动用身体求我,不然我就是扔去喂狗,也不会给你吃一口。”

“你!”

宋思扬眯起微戾的眼:“你想跑,我就打断你的腿。”

好一个主动交待犯罪计划。

陆盏使出吃奶的劲挣开他的手,拔腿欲跑,这次是动真格的。

这是为着测试会不会真使用暴力行为限制他的人身自由。

毕竟有些嘴强王者只说不做,不以纯粹地以言入罪。

见他一言再再而三地顶撞自己,还妄想要跑,宋思扬冷哼一声,决定给这精灵一点颜色看看。根本不需要他亲自动手,他使个眼色,身边两个膀大腰圆的跟班就冲了上去,一左一右地架住陆盏。

这具瘦削的身体当场被架了起来。

陆盏心中一喜。

团伙作案,首领罪责超级加倍!

陆盏给他挖坑:“可恶,居然叫你两个社会大哥来帮忙!”

宋大少愉悦跳坑,傲然挑眉:“蠢货,我才是他们的大哥。”

好,说得好!

任务可算是完成了!

本次任务,主要是查证宋氏指定继承人是否和当地学院有勾结违法的行为,是否非法篡改了受害人的学业证明,对他进行不法侵害。证实了这三点后,任务就初步完成了。

能做监察员,陆盏自是能忍人所不能忍。

能忍归能忍,他也是有情绪的。

忍无可忍,毋须再忍!

于是,下一秒,两个大汉跟班便惊异地发现,自己架着的纤瘦男性,皮肤表面开始膨胀。

像是小时候想象“空气打进人体会发生什么呢?”时脑海出现的夸张画面,皮肤膨胀,扭曲,重新塑形。最后,定形为一个宽肩劲腰窄臀,身高一米九的猫耳俊男。这是监察员的真身,猫耳纯属个人爱好。

他的肌肉并不特别夸张,却隐含爆发力,让人不敢小觑。

这一眼看过去,倒像是他架着两个人了。

有不远处的围观群众,不凑巧目睹这狂掉san值的一幕,发出细碎的尖叫。

宋思扬呆住了。

他不明白现场发生了什么。

不该是他逮到灰溜溜地回来的顾珏吗?

为什么漂亮纤细的精灵变成了肌肉猫男?

“你好,宋少爷,”陆盏从腰包里摸出卡片,在宋思扬眼前扬了扬:“帝国监察员,经查证后确认了你的犯罪行为,帝国将立刻向宋氏展开二级调查。”

变成受害人的样子去调查嫌疑人,这是合程序的。

监察员完全相信,如果是顾珏本人前来学院想找回自己的学历证明,恐怕已经被非法囚禁了。

但在没罪证的时候,监察员不能强行或是偷偷闯入宋氏。

所以才有了这波钓鱼执法。

“监察员?!”

宋思扬立刻变了脸色,比看到稀有的变形种族还吃惊。

他当然知道帝国监察员是什么职位。

但是会被发现的,一般是仗着地方势力强大,到处欺男霸女,搞得民怨沸腾才会被发现。所以他大少爷行事也很有章法,只对能完全控制住的人使横,平时对外人不会太过分。

顾珏走后,他失去精神暴力的对象,害得他心情不爽了好久。

“不,当中绝对有什么误会,”

宋思扬吓得面色煞白,先道歉辩解:“你变成我弟弟的样子,我以为是那小子,才对你粗暴了一点,我是跟他兄弟间闹着玩呢,不信你可以查一下,他在帝国户口上是我的弟弟……他叛逆离家出走,害我妈伤心,我怕他又跑了才叫朋友帮忙控制住他,也只是想带他回家见见养了他二十年的爸妈,这,我没犯罪啊!”

这个收养的兄弟关系,也是实话。

编出个大概后,宋思扬越说越顺当:“我跟他关系很好的,都是兄弟之间的开玩笑,他没拿到学历证明是因为毕业论文没写好,我绝对不是监察员先生你想的那种人,不信你可以在学校问问,他们都认识我,我风评很好的。”

反正顾珏不在现场,他怎么编,也没人能反驳。

没想到,眼前的监察员却露出古怪神色。

彷佛早就料到他会这么说一样。

“之前受害人向我提供资料的时候,我还以为他只是在长期精神暴力下变得多疑,”

陆盏有点迷惑:“你说的解释……顾先生已经和我说过一遍了。”

宋思扬:“……”

陆盏:“然后顾先生也给出了他的答复。”

宋思扬:“……啊?”

陆盏如实转达:“他说放你妈的狗屁。”

作者有话要说:  1.你们跟我拜天地呢?

2.有朋友问觉醒体是哈士奇的能干啥,那当然是□□独守大唐魂,一人我挑26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