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034

    “……”

宋思扬的大脑空白了整整五秒。

帝国监察员查到他头上,以及顾珏对着他骂脏话这两件事,一时半会他真不知道该先震惊哪一个。或者说,这两件事是互相关联着的,无论他为哪件事大吃一惊,也绕不过顾珏。

顾珏。

居然是顾珏!

怎么会?凭什么?

“不可能,”宋思扬脱口而出:“他不可能说这种话,你骗我,我怀疑你根本不是帝国监察员!”

这也不怪他胡言乱语。

宋思扬认识原主,认识了二十年。

原主从里到外是货真价实的精灵,性子清冷倔强,有着过宁折不弯的内核。平常喜欢安安静静的看书,即使生气也只会用瞪红了的眼睛愤怒地盯着他,指责他的话语往往以事论事,最严重的也是“不要靠近我。”、“我讨厌你!”、“你真是人渣……”

用他那把戛玉敲冰般的神仙嗓子说出来,简直不痛不痒,还有点愉悦。

即使,那是原主打从心底喊出来的拒绝。

陆盏奇怪地撇他一眼,又从腰包里拿出一个小型播放器。

“其实一般在拿到确凿证据前,受害人是没权限向我提出要求的,不过我得卖凤公爵一个面子。”

在众人疑惑又有点好奇的目光中,陆盏按下了播放键。

【阿诺斯学院的同学,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宋思扬,以我对你的了解,你肯定又用兄弟关系和宋家养了我二十年来道德绑架我。我要大声跟你说,我亲生父母在托孤时早就将全额养育费给了宋老爷子,我一毛钱不欠你家的!!我没有你这种克扣我三餐,天天精神暴力我的哥哥!!!】

那把涓涓流水般的空灵声音,变得字正腔圆,中气十足。

而且,还该死的好听。

顾珏的骂人风格是不用脏字的阴阳怪气。

打人必打脸,骂人必揭短。

大声喊叫不符合他的风格。

不过,顾珏隐约感觉到这是原主的愿望,原主希望可以传达给宋思扬知道,他是真的不喜欢他,恨到了骨子里,厌恶得他宁愿亲近下水道的老鼠也不想和他共处一室。这些是性格内向温柔的原主做不到的。

但对刻薄又嘴坏的顾珏来说,太简单了。

【各位同学,你们知道为什么宋思扬要不让我三餐吃饱吗?因为灵能养生餐昂贵?宋家会缺这点钱吗?你们想想是不是这个理?他是怕我长得比他高,损害他可怜巴巴一破就碎的男性自尊心,我呸!】

播放器的质量十分给力,声传十里。

由于宋大少在学院是个有头有脸的风云人物,他毕业后难得返校已经吸引了一些学生前来围观,如今有瓜可吃,更是呼朋引伴地一边吃瓜一边交头接耳地讨论。宋思扬曾经最自傲的在校知名度,如今成了粘在身上的蜂蜜,让学生蜂拥而至,看他闹笑话。

这句话正狠狠踩在宋思扬的痛处上。

他最受不了这个,俊脸登时羞恼涨红:“闭嘴!!”

以前在宋家,原主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当原主说出不中听的话时,宋思扬会直接掐住他纤细的颈项,让他发不出声音来。这个习惯在他小时候就开始了,熟练得不能再熟练,也从一开始会留下手指形状的瘀青,到只保持发红一两个小时,不不留下任何决定性的证据。

而原主,只是问了一句——

你怕我长得比你高?

宋思扬就炸了。

现在当着所有同学的面,说出他最在乎的事儿,他怎么受得了。可是受不了又如何?播放器不会被掐住就说不出话,何况,提着播放器的人……

视线落到陆盏的肱二头肌上,所有人不约而同地沉默了。

冲、冲上去掐断播放?

宋思扬怀疑自己的手会被折断。

“你们愣着干什么,把那个播放器给我抢过来,关掉!!!”宋大少爱惜生命不敢上,使唤跟班的时候非常有劲:“我养你们干什么吃的,一群窝囊废!”

无法发泄到顾珏身上的情绪,就由收他好处的跟班受着。

两个跟班被劈头骂得一懵,心里腾升起不爽,但长年累月养成的服从习惯还是使他们迈步靠近这个猫耳肌肉男。陆盏一点不慌,他眼眸眯起,对宋大少的厌恶更盛,也更庆幸今日来的是他。

想想,受害人虽然在凤公爵的援助下长了点肉,可看着依然是纤瘦柔弱的精灵模样,肯定要被这俩社会货欺负死。

“慢着,”

陆盏按下暂停键,扬声警告:“我不能主动出手,但如果你们对我发起攻击性行为,我就有正当防卫的权力,看在帝国普法教育在你们身上彻底失败的份上,我温馨提示,我的正当防卫权限是格杀不论。”

调查附属星球势力时,有部份是真正的穷凶极恶。

所以在追求程序正义的同时,也要保障监察员的人身安全,除了范围极大的求救发信器外,给予使用武力权的自由也很重要。

这句话果然镇住了两个跟班。

他们可不是什么专业的保镳,只是跟在宋大少身后吹捧蹭吃蹭喝蹭女人的跟班而已。挨顿打他们认了,宋少出手大方,肯定医疗费全包,看在忠心护主的份上说不定还有奖金。

可是……

为他卖命?

两人不禁脚步迟缓起来。

宋思扬也察觉到这一点,使唤不动人的感觉让他更加焦躁:“别愣着,快上啊!艹,是不是听不明白人话了?”求是不可能求的,本来就掉面子了,装腔作势才能稳住自己的大少形象。

粗暴的语气,让两人的不乐意从三分涨成十分。

其中一个更是回头无辜道:“思扬哥,犯法的事我不敢干啊。”

另一个点头如捣蒜的附和。

其实也不是不敢。

对着一个无依不靠的精灵孤儿犯法,那没问题,闹不到警察那。

对着帝国主星派来的监察员,立马成了守法好公民。

陆盏冷笑一声:“不抢了是吧?不抢就继续听着。”

他再次按下播放键。

【承认吧,宋思扬,你就是受不了我比你厉害。】

【我比你先一步觉醒星核,你嫉妒我。】

【我成绩比你好,你就动用在学校的关系,将我俩的成绩交换。哈,你拥有最优质的家教,却连自学的我都比不上。你作为毕业生代表时说的是什么话来着?对,天道酬勤,汗水会让你以后的皇冠成色更足。】

【我看你是天天看我学习,用着我的成绩,用魔怔了。真以为自己就有这能耐呗,还在那忆苦思甜,你真上你能行吗?要不是你姓宋,你爸只有你一个儿子,你什么也不是。】

翻看原主的记忆,就知道宋思扬最在乎什么。

只不过原主不会戳人痛脚而已。

宋思扬的脸色由红转白。

他张了张嘴,想反驳回去,却连嘴唇也发颤,彷佛最阴暗丑陋的内脏被扒拉出来,在太阳底下,在众人视线里暴晒,晒得他头晕目眩,一时失语。

没错,这些事是他干的。

但……

顾珏怎么会反抗呢?

在无数次找老师教授理论,被厌烦糊弄过去,甚至明言不可能查清楚的时候,他不是早就放弃了吗?每次看到他求告无门而绝望下来的漂亮脸蛋,宋思扬就想到这只美丽的蝴蝶终究要被他折断翅膀,碾在手心。

就算是怨恨,就算是愤怒,也要让顾珏记住他。

提到他时,咬牙切齿便是对他最好的赞美。

然而——

【宋思扬你一定很好奇是什么给了我勇气吧?我就不怕坦白告诉你,现在我是凤大公爵的助理,他长得帅人温柔还比你高,我在联邦主星没有饿死,我发现这个宇宙比我想象的更大,有繁华平等的地方,我不用靠任何人就可以自食其力,可以选择爱我爱的人。】

凤大公爵,那是在小星球作威作福的宋思扬想也不敢想的大人物。

【我发育不良导致的身高可以治,你毁不了我的人生。】

怎么会……

【哦,但你接下来的人生肯定是毁了,海棠星星狱欢迎你。】

听到海棠星星狱,震撼到失神的宋思扬脸上的血液彷佛一瞬间被抽空。

海棠星星狱,是风评最凶险的。

以关押犯罪的alpha为主,偶尔也会收一些像他这样,想要玩强制爱的犯罪者。只是比起繁殖能力特别强的alpha,宋大少就娇气得有点不够看了。

在宋思扬想象中,即使顾珏从他手中逃脱,也得一辈子带着他给予的阴影,抑郁难过自卑地过活,余生难以一展欢颜。毕竟他在顾珏塑造人格的二十来年,每日对他精神控制,语言暴力,让他活在惊惧不安之中。

而实际上,他听到了播放器里欢乐快活的天籁之音——

【我在联邦还学了一手唢呐,嘟嘟嘟嘟嘟嘟嘟嘟,给咱们宋少爷愉悦送走!】

对人渣落井下石,超开心的!

纯种精灵的天赋之所以被喻为被[吟游诗人],便是他们能以话语和星核进行共鸣,不光是动听,还有撼动心灵的力量。所以在发达得能进行星际旅行前,精灵族主要担任与神沟通的神官职位。

虽然神的存在是未可知的,但精灵神官话语里蕴藏的力量,也能起到很好的愚民作用。

而很可能是宇宙中最后一只,血统最纯正的精灵,吹起了唢呐。

很好听,很震撼。

其中暗含的星核力量,使得大受刺激,状态正脆弱的宋思扬脑袋被震得精神失常,不容置疑的强横力量直捣脑部,留下不可磨灭的烙印。

“啊——啊——啊!!!住口!!!!”

他举起双手按住脑袋,几乎是控制不住一般地摇头晃脑,想将脑袋里的唢呐声音赶出去,可是就像牢牢粘连在他的神经里,不断震荡,震荡,震得他发晕……

昏过去也好。

昏过去就不必面对同学异样的目光,还有即将来临的残酷现实了。

然而这一辈子,到他死为止,脑海里也会听到顾珏所吹的,饱含嘲弄的“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唢呐声。

嘟嘟嘟嘟嘟嘟嘟嘟~

送走~

-------------------------------------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换源app,安装最新版。】

对宋大少来说,不幸只是一个开端。

陆盏在控制住情绪崩溃晕过去的犯人后,立刻上报帝国,帝国也派来了一整队的执行人员,拿着搜查令前往阿诺斯学院和宋氏企业光明正大地搜刮罪证。

面对查上门来的帝国搜查队,宋家上下懵了。

“慢着,我们是奉公守法的帝国好公民,从不偷税漏税,查谁也不该查我们啊,”

宋父强迫自己稳定下来,想起开着豪车出门的儿子,忙唤:“思扬呢,快把思扬叫回来,家里出事了!”

帝国搜查队不会在毫无证据的情况下来到附属星球。

毕竟日薪高,养他们干活也是要钱的。

所以宋父在见到搜查队出示的证件后,立刻慌张起来。

从一群战士中,陆盏缓缓走出来,慢悠悠道:“别叫啦,你儿子比你先走一步,已经被送去忒弥斯星等候审判了。”

附属星球的居民如果犯了当地法庭没有权限处理的罪,就会被送去专门收容这类犯人的忒弥斯星,寿命较短的种族拥有优先审判权,所以大抵不会等待太久,海棠星星狱就会为他敞开大门。

听到宝贝儿子被送去忒弥斯星后,宋氏夫妇如遭雷殛。

“不可能!一定有误会,”宋母猛地回过神来:“我家思扬一向很乖的,做事很有分寸,他犯什么罪了?你告诉我啊,他犯什么事了要送去忒弥斯星!”

陆盏面无表情地将宋思扬犯的罪行陈述一遍,又道:“本来就这点事,在阿诺斯这里审了就完了,没有真的侵犯受害人,可惜你们手伸得太长,和学院有所勾结,这个星球管不了宋大少,就得送去忒弥斯星管。”

宋家能勾结学院,是不是也能干涉当地的司法系统?

一旦定下初步嫌疑,帝国就不再信任阿诺斯星球处理宋家的能力。

受害人……受害人……

这三个字砸进宋氏夫妇的脑袋里。

宋父脱口问出:“受害人是谁?”

陆盏:“你们名义上的养子顾珏,不过他已经向帝国申请断绝关系,很快就会批下来。以后你们也不能用这层关系去胁迫他了。”

顾珏!

居然是他!

宋父惊骇难当地睁大了眼,彷佛听到了世上最不可思议的名字。

宋母却像遇溺者看到浮木般,大叫:“你把顾珏叫过来解释清楚,我们宋家养他二十年,把他当亲儿子一样不缺吃不缺喝的,他离家出走在外面遭罪不能怪到我们头上。我也联络不到他,只知道他去联邦主星生活,思扬是他哥哥,怕他学坏多管着他一点,没有你们想得那么龌龊……”

“别吵吵嚷嚷的,”

陆盏不耐烦地打断了她的废话:“有什么留着跟法官说吧。”

绝大部份附属星球上做大了的企业都有点不干净的地方,毕竟离主星远,一般睁只眼闭只眼就过去了,但帝国只要查上门来肯定能查到。所以宋家平常做事很注意,宋氏夫妇知道独子脾气坏,管教他别在外面欺男霸女,而对家里这个没依靠的精灵孤儿做什么,他们不管。

放任思扬欺负一个孤儿,能出什么事呢?

能让恶意有倾泻的地方,宋思扬就不会在外面做出太过分的事。

“早知道就那小杂种饿死在路上,我也不会养这白眼狼一天!!!”

宋母哭嚎。

万万没想到,这个孤儿居然能事情将捅到主星去。

还为这个家,带来了灭顶之灾。

作者有话要说:  唢呐是跟主播电棍有关的梗感谢在2019-12-1323:58:09~2019-12-1423:53:0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命运的杏子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北夜夜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未被宽恕的桜8个;北夜夜2个;38021448、番茄打蛋汤、トトロエビ、钵钵鸡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南瓜50瓶;打油酱子47瓶;トトロエビ29瓶;阿伟死了、沉阁25瓶;纳雅、萝荼蜘蛛、白衣送酒、佐二少20瓶;辞归15瓶;筱筱12瓶;泽春11瓶;幽静蓝海、乔木雅兴、花怜、小光棒棒哒10瓶;寒笙折叶9瓶;宸印6瓶;莫莫、一方5瓶;子夜娴、花若靡芳3瓶;琳、叶夙钰、赤芍萱草、木风萧萧、里昂那多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