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035

    白眼狼·顾·唢呐小能手·珏正在码字。

他难得地遇到了一点困难。

为了增加时髦值,他给《参谋长》的主角封夜镜设定为超稀有的蛇类,也是这个时代独有的紫花蟒蛇。紫花蟒蛇满布深紫色的鳞片,拥有金黄倒竖眼瞳和较大的口部,近头部有一圈鲜黄环状纹路,被专家认为是警告色,而尾巴则像响尾蛇般,长着蜕皮积累下来的角质环。顾珏第一眼看到的时候,想到的不是多么多么危险,而是……

是你!

阿柏怪!

居然长得跟神奇宝贝一个样儿。

由于太稀有,星网上能找到的资料并不多,只知道这是一种低毒性的蛇类,捕杀方法多是以快得与体形不符的速度缠上猎物,慢慢收紧,挤出猎物体内的氧气,让猎物在绝望中窒息死去。

即使感觉到猎物的心脏停止跳动,紫花蟒也不会停止挤压,所以猎物在断气后内脏还会被挤压得粉碎,可见是危险而残忍的肉食性动物。

可惜顾珏在查到这段描述的时候,脑海只跳出一句不正经的弹幕——

好色哦。

也太适合这样那样了吧。

所以才会被顾珏选作渣攻人设,花样多。

但问题是,紫花蟒蛇性格刚烈,高警惕性,母蛇在怀孕后便藏得隐匿处。被人类捕捉到就会绝食自杀,只要不第一时间将其控制起来,被捕捉后的怀孕母蛇会选择蠕动有力的内脏,将体内已受精的蛋挤压粉碎,自行消化,渣都不剩。

由于紫花蟒天的高抗药性,现今的麻醉药起效需时,没一种能阻碍母蛇杀胎。加上它没有药用价值,样子也不好看,凶得要命,也不濒危,没有科研队费大力气去捕捉它们,搞它们的繁育工作。

那么问题就来了,紫花蟒蛇蛋是什么样的?

怀孕期会导致什么性状?

顾珏快把紫花蟒蛇相关的词条全看了一遍,也没找到想要的资料。当然,要是依着普通的蛇类来写就简单了,他也是细节过得去就行的糊弄型写手。

只不过搞创作的,没点怪毛病说不过去。

顾珏就跟这个细节较上劲了。

但这事儿也不是说较上劲就能解决的,卡在这个情节点迟迟未能动笔,他决定做点别的改善心情。他在去《幻想online》欺负哥布林和找人抱怨之间犹豫了一秒,看到[寻觅逆鳞]的头像亮着,状态显示为在线,便选择了后者。

虽然嘴笨又迟钝,但鳞先生是位优秀的倾听者。

因为他压根儿就没什么能说的内容,只能听。

双玉:在吗?哥,陪我说说话。

正在重力训练室里做单手掌上压的大元帅看到来自双玉的消息后,有劲的尾巴猛地往地上一击,借其反作用力翻正身,站直。刚运动过的结实肌肉随着龙息脉动,没有夸张的线条,却能轻易看出当中蕴藏的力量。

他深眸闪了闪,古井无波的心荡起阵阵涟漪。

双玉很少主动找他。

……不,或者说,根本没有。

这声哥叫得他薄唇微翘。

大元帅:在。好,你说。

双玉:《参谋长》我记得你一章不落地追着连载吧,封夜镜的设定是紫花蟒蛇,可是我根本找不到这种蛇的生育参考资料,剧情卡住写不出来,气坏了。

啊!

大元帅以他阅的经验给予建议:跳过不就好了?只要让读者知道怀孕了就好,不用写得太细。

作家写百样人生,自是不可能每一个行业也深入地体验。当然有实际经验读者的阅读体验会更好,可是大元帅明白不能苛求作者太多,只要有这份考据的心就很不错了,最重要还是剧情本身。

双玉的反应却出乎他意料的激烈。

啊,你不懂生子文的精髓!双玉强调:生子文的精华就是看主角怀孕时的难堪无措,异种怀孕时暴露出的动物性,经过适度艺术夸张后,看男人怀孕本身就是乐趣!

双玉要面子地补充:还有我写作态度可是很严肃认真的。连橘子含量只有十分之一的果汁也能自称橘子果汁,他顾小珏当然可以是一位严肃文学家,掺了狗血的那种。

……

在星际时代,男性怀孕不是稀罕事。

即使是异性恋,如果女方在事业上升期,可能也会选择让丈夫怀孕。相亲市场上条件较差的男性想要增加脱单竞争力,其中一个加分项就是愿意承担生育责任。

但是面对“看男人怀孕=乐趣”这种狼虎逻辑,大元帅还是被震撼了一下。

只不过,更多的是敬佩。

不愧是双玉,创作态度认真又负责任。

由于喜欢双玉的作品,连带着他说的话,大元帅也特别愿意相信。

人心天生是偏的,公平才是需要后天学会的品质,越是没感情经验的人越是不懂得去平衡心中的喜爱,一旦认定一个人,便会忍不住将好的词条贴在他身上。

认为双玉积极上进又温柔,是不可多得的优秀作家。

大元帅心头一软:你很为这件事感到苦恼吗?

当然啦,双玉发了个流泪猫猫头:呜呜呜呜呜,写不出来,哭瞎了。

而就像微博转发一长串“哈哈哈哈哈”,电脑面前多半是一张面无表情的冷漠脸一样,顾珏此刻正在草莓奶昔味的棒棒糖和薄荷烟之间犹豫不决,眼角一滴泪也没有,更别说是哭瞎了。

但,大元帅不怎么刷织博。

他连“星网冲银河”这个说法都不知道。

双玉说眼睛要哭瞎了,可见事态严重。

你先别急,大元帅放缓语气,像哄爱闹的小朋友:拿温热的毛巾擦擦眼睛,控制好力度,不然眼睛会更疼。

在他手下当兵的帝国士兵要是见到大元帅这么说话,恐怕要立刻通报上级——大事不妙啦,元帅被盗号了!哭得厉害还要用温热毛巾轻轻擦?哪里来的娇贵少爷,还要元帅哄,军中不可能有这种好事,要哭躲起来,哭够了继续操练,有时间哭不如再做一套训练。

双玉:……

双玉:我没有哭啦,开玩笑的。

见他否认,大元帅反倒更认定他不开心了。

明明在工作上遭遇挫折,却还怕他担心,故作坚强地否认,段修烨暗自叹气,心底被不知如何形容的情绪溢了满怀,酸酸软软的,很想对他好。

这种名为“怜惜心疼”的情绪,是段修烨最为陌生的。

他的姐妹均为易怒强横的红龙,天生的狂战士,受伤绝不会使她们落泪哭嚎,反而会被彻底激怒,不管不顾地发起狂风暴雨般的攻势,视敌人骨头断裂的声响为悦耳歌谣。他待她们如珍宝,但段家的教育方针也是被挑衅了就亲手打回去,除非是越级太多的敌人,不然没有叫哥哥来的道理,他硬要插手,反倒会被喷一脸不满的龙焰。

想让他重现笑颜。

这个想法在段修烨心里膨胀起来,充盈了整个内心。

大元帅:我会帮你解决这个问题。紫花蟒虽然稀有,但我凑巧认识一个觉醒体是紫花蟒的朋友,可以向他请教一二。你有什么想知道的细节,尽管问我好了。

朋友两个字从他口中说出来的时候,大元帅难免有点心虚。

毕竟,他和“那位”的关系实在算不上融洽……

真的吗?双玉很快发来回复,字里行间尽是惊喜:那就拜托你呢!!

……

心虚是什么?

不可能心虚的!

他和参谋长就是关系超好,无话不谈的好兄弟!

双玉:那我将要问的问题列给你哦。

大元帅:嗯。

不久,对方便发来超长的清单。

1.请问紫花蟒蛇蛋是什么样子的?

2.大概要孵化多久,期间有什么特别之处吗?

一开始的两个问题还算正常。

3.听说紫花蟒是雄性可怀孕的体质,请问有了解过怀孕时的感觉吗?

4.怀孕后发x期会停止吗?

5.怀孕后,蛋大约会将腹部撑到多大?

越往下拉,越是辣眼睛。

最后20条,更是作者写出来会被锁文的内容。

一分钟前,大元帅做好心理预备,无论双玉问出什么惊世骇俗的问题,他一定要想办法解答,这是为他创作出更好的作品铺砖加瓦,是一个忠实读者的责任,绝对不是私心地想宠他,宠得把同事卖了。

一分钟后,面对越来越不可描述的内容,大元帅的心理预备动摇了一下。

把这个清单发给参谋长,他会不会杀了他?

正犹豫间,像是生怕他拒绝,双玉又发了新的消息过来:我整理好啦,好感谢你,本来卡文卡得要死的,没想到你这么博学多才。

这是顾珏行走江湖的习惯。

求人办事就得有求人的样子,彩虹屁一句不少,不能绷着清高的架子,把人夸舒服了再谈其它回报。很多时候朋友帮他一把根本不求回报,能帮上忙,感谢态度又摆得足足的,其实已经超出对方心理预期。

大元帅的确没打算要回报。

自从上次他提出想要见面后,双玉和他说话,即使聊得再开心,也自觉地保持距离,不会太亲密。难得听他亲密地夸奖自己一回,这迷汤灌得正中红心,顷刻骑虎难下。

想让他更信任他,更依赖他。

哪怕,现在还只是网友……

问就问吧!

大元帅把心一横,又觉得自己有求于人,在网络上说不太礼貌,凑巧陛下有事传召他入宫,那工作狂多半也在皇宫里,决定当面与他说。

大元帅:对了,双玉,你对主角怀孕这么用心,你很喜欢这种情节吗?

双玉:喜欢啊!

好写,好水字数,读者又喜欢看。

大元帅:嗯,好。

-------------------------------------

段修烨猜得不错。

在见完陛下后,告退前他打听了一下参谋长在哪,陛下旁边的秘书立刻会意地指出司大人就在偏厅里办公。说是偏厅,毕竟是皇室出品,大小跟一个高档豪华公寓也没多大分别。

在工作特别忙碌的时候,司凌云索性不回家睡觉,就睡在皇宫偏厅里,灯光长亮。

皇帝有一头微卷的柔软黑发,容貌精致美丽,酷似少年人,淡色嘴唇如温室里精心伺候的玫瑰花瓣,透着数十代累积下来的矜贵傲气,主厅独特的采光让自然光恰到好处地散落在他发顶,熔了道金边,使其俊得近乎神性,宛若教堂里的圣像,令人只敢远观不敢靠近。

“你居然会找凌云说话,”

实在太意外了,平常见臣子也争分夺秒的陛下难得多说两句题外话,抬眉打量他:“别在偏厅打起来,他打不过你。”

这是实话。

“我和参谋长的关系并没有陛下想的那么差。”

身为高阶元帅,段修烨拥有见面不跪的特权。

何况陛下还是王子的时候,和他就是一同玩乐的好友。说来,他和陛下相识的日子要远比陛下认识司凌云的长,可两人就是莫名投缘,说不清的。

凤大公爵将之失礼地定性为“加班病友情”。

“但肯定没有那么好。”

勾了勾唇,陛下摆手:“去吧。”

段修烨点头,不仅没以赞美皇帝告退,还迈着大长腿走得飞快。

这种在其他帝制国家看来相当失礼的举动,却是陛下多次发火后的规定。皇帝每日的工作实在排得太紧密,每次会面给的时间精确到秒,越快结束越好,有事说事,在加班工作狂面前废话才是最大的失礼。

到达偏厅,果然见到正在埋首处理文件的参谋长司凌云。

“参谋长,”

段修烨扬声。

他顿了片刻,又觉得这样叫得太生疏,于是学着陛下的叫法改口唤他:“凌云。”

将大元帅领进来的秘书差点没绷住脸上的礼貌微笑。

司凌云一下没控制好力度,在报告上划了一道长长的斜痕。托科技昌明的福,他心念微动,乱划出来的痕迹便立刻消失在纸面上。他抬头:“谁教你膈应我的新方法?”

“你误会了,”段修烨轻吸一口气,神色凝重:“我有事想单独和你说。”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安卓苹果均可。】

秘书看向司凌云。

司凌云颔首,示意秘书先出去。

虽然他和大元帅话不投机半句多,但段修烨比凤倾好在正经务实,凤倾的花花肠子光是打照面就犹让他犯密集恐惧症犯得头皮发麻,偏偏这帝国权力之巅四人里,只有凤公爵的交际能力堪称一绝,他只是半路出师罢了。

自小在顶级贵族家庭浸淫出来的气质,举手投足间骗不了人。

想到这里,司凌云的眸光暗了暗。

“现在只剩我们两个了,你有什么就说吧,我有二十分钟的时间可以拨给你,下次记得提前预约。”

他的时间安排只比陛下空闲一点。

要不是来的人是大元帅,没预约没急事,还没见到他就被秘书礼貌地请出去了。

司凌云轻轻挑眉,倒有点感兴趣元帅要找他说什么事。

这份兴趣,在看见段修烨神色隐现窘迫后,从三分升到了十分。

到底是什么事,能让大元帅焦虑难言?

多半是有求于他。

想到这一点后,司凌云登时充满了优越感,想到他之前主动为自己承担起联系星元医疗师的责任,不禁语气缓和下来:“做同事这么多年,有什么是不能说的?答不答应你我再考虑,别磨磨蹭蹭的,浪费大家时间。”

他说得不客气,但其实心里已想好。

难得段修烨开口求他,只要不是太过分,违法乱纪的事情,他就答应他了吧!

“请问,”像是下了天大决心,段修烨开口:“可以描述一下你的蛋吗?”

……

司凌云脸上的表情凝固了。

令人尴尬的沉默,在偏厅里弥漫开来。

一旦开了口,后面的问题便说得顺当起来,段修烨继续问:“你大概孵了多久才破壳,期间有什么特别之处吗?”

司凌云张了张嘴。

一时间没组织好语言,不知道该怎么说。

在大元帅星核暴走犯病烧坏脑子和自己病入膏肓影响听力间摇摆不定。

司凌云的沉默,是对段修烨的变相肯定。

他是来追求学术的,为什么要感到羞耻呢?

他有着最纯粹正经的向学之心!

“听说紫花蟒是雄性可怀孕的体质,请问你有了解过怀孕时会有什么感觉吗?”

这条问题被双玉高亮加粗标星了,可见是很重要的剧情关键,段修烨也渴望得到回答,眼里闪动星光,看向参谋长的目光也格外地明亮炽热。这是司凌云第一次见到冷酷铁血的大元帅露出这么热情的神色,最冷硬的坚冰亦要在他的凝视下融化。

这还不够。

段修烨迈前一步,属于恶龙的上位者气势如同无形的海浪,汹涌地拍打过去。

“你的回答对我来说很重要。”

他言辞恳切,语气慎重。

毕竟是要给双玉的解答,已经答应过他,也接受了他的夸奖。段修烨无论如何也不想在他那张最适合笑颜的脸上见到失望的神色。

正直的大元帅没觉得自己的说法有什么问题。

而司凌云阴柔俊秀的脸上,从隐现优越感,游刃有余的浅淡微笑,定格愣成戏剧性面具一般,再在听到这句话后,面具瞬间剥落,满脸涨红:“……段修烨你有病吧!!!”

被劈头骂了一句,段修烨脸上尽是茫然。

司凌云连退三步,警惕道:“我对男人没兴趣,请保持距离,你想让人怀孕找别人去,我忙得生病都没时间,还怀孕呢!”

加班狗不配怀孕。

他和陛下一样,只想和工作谈恋爱。

当年陛下的一句‘我的恋人就是帝国。’让他感动不已,和大元帅这种想着让人怀孕的生物不一样。

司凌云一句话点出问题所在。

段修烨彷佛被敲了一记闷棍,也跟着倒退三步。

足足保持有六步之遥,对话才得以继结。

段修烨:“我不想让你怀孕!”

司凌云不肯放下警惕:“那你问这个干吗!?”

虽然在皇帝眼皮子底下,即使是大元帅也不可能干出什么违法的事,但他刚把秘书遣了出去避让,偏厅里只剩他和元帅,要论单纯的武力,动起手来,恐怕五秒内就能将他制伏。

“我就觉得你看的那些书奇怪,”

司凌云已是完全进入警备状态:“里面全是主角不情愿下被强行发生关系的,两本全是同性怀孕,你是不是也有同样的想法!?”

段修烨从羞转恼,隐有不高兴:“你说我就说我,不要侮辱双玉的书。”

虽然,双玉好像真的挺喜欢这种霸道的强制爱。

但在别人面前,他一句也不会提。

司凌云:“里面的内容就是不正常!”

其实没骂错。

如果道德标准高一点,平日又很少看虚拟作品的人,容易被里面的狗血冲得掩面惊奇。

段修烨皱眉:“你不也看了?每一章的评论区都见到你的评论。”

这句也有道理。

司凌云不仅看,还用心研读,翻来复去的温习,看得一些重点情节都会背诵了。

一顿气喘吁吁的争论中,两人陷入“大哥不要说二哥”的短暂沉默。少顷,段修烨想起自己还背负着来查资料的重任,便解释道:“紫花蟒的繁殖资料很罕有,星网上查不到,我才想来亲自请教你。”

只是方法不仅用错,还吓到了参谋长。

司凌云狐疑地拢起眉:“真的只是这样?”

“千真万确,”段修烨举手发誓,又安抚道:“小说是艺术创作,不能和现实混为一谈,据你对我的了解,我会做出你所担忧的行为吗?”

司凌云抿了抿唇,缓和下脸色:“……不会。”

段修烨:“我想的是,既然有事请教你就最好当面说,要是你不放心,我这就回去,在星网上和你谈也一样。”

大元帅说到这个份上,台阶摆得足足的,司凌云也不好再竖起背上的刺了。他低了低眼睑,摆手示意他坐下来说,又亲自给他倒了壶香溢全厅的热茶。

段修烨一闻这茶的味儿,就知道对方有意致歉。

毕竟以参谋长的抠门劲,私下谈话能让他拿出好茶来接待,也是十二万分的肉疼了。

“你把要问的告诉我,我一次过整理了给你。”

司凌云点开台式终端,打算把他提的问题记下来。

对于恶意揣测了大元帅,他是有点歉疚的。

心怀歉意的他,自然也不好意思深问,只以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来表达自己的歉疚。

只是心中也嘀咕着,不知道问这些来做什么,紫花蟒蛇并非有昂贵价值的种族,他亦从未为此感到自傲,倒是难得有人来专门问这些。

作者有话要说:  回一下前面问过的

这本没有副cp,这些配角攻受属性我没定,把他们当人就行。正文没有生子情节,番外生也不会体内,我写不来这种。【连橘子含量只有十分之一的果汁也能自称橘子果汁】后面该有一句【美颜相机只要有百分之十的像自己就是自己了】来自网络用语,我也不知道出处是啥了。我的情人就是国家玩的是柯南的梗

【分隔】

推一下朋友的书,娱乐圈沙雕文超赞der!【《流量小生他天天换人设》by西西fer】

【·现代影帝流量互相飙戏沙雕甜饼·】

流量小生阮纸出门没看黄历,防止ooc系统从天而降,直接绑定了他。

系统:“我是因为太多作者崩人设,而衍生出的防止ooc系统,使命就是杜绝一切ooc行为!从现在开始,剧本我、给、你,台词照、着、来!只要ooc,电击死命锤~”

阮纸:“......”wtf?!

————

影帝杜苍生最近参加了一档超火的真人秀节目,参加真人秀的六位嘉宾,自己选择搭档,两人一组,模拟情侣一起生活三个月。

他还在纠结选谁,就看到最近正当红的流量明星阮纸迎面走来,紧紧抓起他的手。

杜苍生:“。”

阮纸含泪读取系统发下的霸总台词:“呵,男人,你老公就站在这里,你还想选谁?”

杜苍生:“?”

阮纸粉丝:“?!”

杜苍生粉丝:“???”

早已经站好攻受的cp粉:“哇!!”

——真人秀小剧场——

阮纸一直以呆萌俊秀美少年形象示人,直到最近,粉丝才发现,她们的小哥哥/儿砸/老公居然还是个戏精!

尤其是和影帝扮演三月情侣后,简直时时刻刻都在飙戏。

第一天,阮纸带着影帝来到家乡的后山:“爱卿,这都是朕为你打下的江山!”

第二天,阮纸带着影帝来到厨房,拿起一根薯条,狠狠摔在影帝脚边:“孽徒!带上你的紫青剑滚!下次见面,就是你我决战之日!”

第三天,阮纸把还在睡梦中的影帝摇醒,满脸的不可思议:“张公公呢?!爬床的男人都躺在朕龙塌上了,诛九族!九族!”

第四天......

最后,突然某天,影帝发微博昭告众粉丝:

杜苍生v:现在,你在我九族之列了阮纸roger。

【设定】

1.人名来源:“纵使文章惊海内,纸上苍生而已。”——龚自珍。

2.沉稳闷骚配合对台词影帝攻x貌美呆萌被迫念台词流量受。

3.现代都市沙雕爱情,受扮演的是系统随即下发的人设,什么人设都可能有,开心就好。

4.ooc(outcharacter):指超出人设,做不符合人设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