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037

    看到这问号,段修烨心虚了一秒。

大元帅:你有什么问题吗?

司凌云:不是我有问题,是我觉得你有问题。

段修烨的心虚得能听见回音了。

大元帅:咳,你听我解释。

随即,他想起司凌云也是读者之一。

而且还收藏了不可描述部份。

你不也看这本吗?大元帅反问:双玉卡剧情了,如果写不出来,我们就没有更新看。贡献自己的知识,成就所有读者,你做了很伟大的事情啊!

段修烨的确是这么想的。

他就有本事将所有事情想得很正气。

司凌云被这句话堵得眼睛反复出现竖瞳,好一会才平息下去,他倒不是非常介意被人议论,毕竟他以无名孤儿一路爬到高位,早就满背非议。

只是在追文的时候,突然看到自己客观描述过的科研风内容,以香艳风格写出了截然不同又有着同样内核的情节时……

当时星核就感觉就是爽,非常爽。

强烈的代入感使疗效被最大化,一时像三伏天痛喝冰镇酸梅汤,一时又像是冰天雪地里接过一碗热腾腾的玉米汤,星核浸泡在舒适的温泉里,达到史无前例的平静。看着最不可描述的内容,得到最安稳的佛系心态。

不必等到事后,就进入了圣如佛的境界。

司凌云觉得自己快精神分裂了。

司凌云:……我看书治病的事,能叫追更吗?

大元帅:双玉写不出来,你就没有药了。帮人的同时,你更是在帮助自己啊!

这振聋发聩的发言,让两人的立场倒转。

司凌云能为了帝国利益不择手段,私底下截然相反。

他平常那个抠门劲儿,打赏是不可能打赏的,一毛钱也不会多花的。但这会他想到星元治疗师的收费是很昂贵的,他只花了订阅的钱就得到全套疗程,还能反复服用……

这么一想,他付出的资料和得到的回报,完全不成正比了,是他占了天大便宜才对。

意会过来后,司凌云不禁感到些许心虚。

司凌云:下不为例。

他放了狠话后,又想起万一双玉卡文他就断药,便补充:或者,你让他自己来找我谈。

他要对这位双玉循循善诱。

写作,有很多种方法,不一定要写得那么刺激!

恋爱误事,那就换种不耽误事的方式谈,首先像《老公爵》这种人生有80%时间在同样的问题上反复折腾是不可取的,要规划好日程,对以结婚为前提的对象得亮出相当的诚意,每周安排3小时的见面会谈时间,按步就班,半年牵手,一年拥抱,等到感情就位,接吻也可以尝试着来一下……

总之,双玉的作品实在太超过了。

将他代入封夜镜的读者更是天真无邪,没有在帝国高层工作过的经验。

普通人996,他们是797。

他哪来的时间公费出差联邦,还能在中途追妻。

凤公爵倒是可以,这事他常干。

前有话说一半大元帅,后有薪水小偷凤公爵,每日在岗位上兢兢业业的参谋长越想越生气。他情绪的大幅波动,使得星核跟着不稳起来,他气乎乎的神色愣住,只能又拿出《带着参谋长的球跑了》开始研读,读得一脸闷闷不乐。

好气啊。

-------------------------------------

帝国f4的神仙打架,暂时与小市民顾珏无关。

在编辑的努力之下,他的榜单被安排得妥妥当当,《老公爵》在首页强推上完结,在高曝光度下,后台收益水涨船高。他在处女作表现出来的好坑品和傲视同辈的更新量,使得上一本的读者很愿意跟到新一本来,数据分析中,读者粘度到达90%之高。

也就是说,十个看完《老公爵》的读者里面,有九个愿意收藏《参谋长》。

虽然说文好可破,但榜单也在一本作品命运中起到不小的作用,顾珏很满意编辑给他的排榜顺序,夸奖他:南妹算是帮我风光大葬了。

编辑南南:……风光大葬不是这么用的。

双玉:做人这么较真,会活得不长久。

编辑南南:嗯嗯嗯,说得好。

发现根本说不过他后,编辑也学了一手敷衍大法。

编辑说回正题:今年已经过去一半了,新人王争夺战会在下周开启,我们还是可以争取一下的。特别是你有两本书在手上,这是你的优势,之前你不爱求月票打赏,往好处说是没消耗过粉丝,往坏处说也可能没培养出读者为你付出的习惯,你自己衡量一下吧!

编辑南南:如果你想搞多少月票加更的机制,可以来问问我,我比较有经验。

有些萌新作者,兴冲冲地想要冲一把。

结果因为没经验,把加更门槛设低了,只能苦哈哈地肝稿,面对堆积如山的欠更,却没得到多少想要的月票,得不偿失。曾经有位作家说自己没时间肝游戏,求一位读者代练,刷多少任务道具加多少更,结果一觉醒来面对满满一库的任务道具……岂是一个惨字得了。

平常这种事情是作者自己决定的。

只不过,蔡维楠不想让作者在创作以外的领域费神,所以才大包大揽下来。

新人王争夺战,顾珏知道这事。

他也知道,自己是同行和读者眼中的热门人选。

新人的定义是,在该年度注册为作者,发表第一本书,并完成起码五十万字,收益达到五万信用点以上,这就跨过最初的竞争门槛。在争夺战开始后,作者所获得的月票会加入计算,以最高者胜出。

获胜者,能在当年缪斯年会上获得公开表彰,二十万的信用点奖金,巨量后台积分。

这是明面上的好处。

暗地里,获得新人王的作者后,ip会更值钱,版权更好卖。

就算是只有一个面子,也足够作者们争夺的了。

相比之下,奖金反倒像个添头。

由于每个作者只有一次竞争新人王的机会,不乏有对这个心怀执念的作者特意砍号重来,再战一回。单纯的新人在这场战役上是有劣势的,不过吧,能痛快舍弃的大号自然不会拥有多高的成就,重来一回并不会提升水平。

更多是折戟在真正有天赋灵气的新人身上,饮恨落败。

顾珏有点兴趣。

二十万信用点,他能正正常常的赚到,但是一下子获得奖金的感觉,是不一样的。很多网文作品里的主角走云淡风轻的路子,得奖算什么?得了,不去领,那才叫有范!

顾珏自认还没修炼到那种功底,他不仅想去现场领,还想打扮得光鲜亮丽的,做全场最靓的崽。

何况,当初于轩挖角时的说辞,就是以【新人王】作饵。

双玉:嗯,你给我安排吧,我写稿子去。

双玉:我就不信,不改签于轩那sb我拿就不到新人王了。

编辑南南一怔:你知道了?

双玉:知道什么?

这一反问,蔡维楠就知道自己说漏嘴了。

面对双玉连发十个刀子架颈的表情包,他只能和盘托出:另一个新人王的有力竞争者是他手底下的作者白雀浮绿水,他最近卯足了劲给白雀抠榜单,即使白雀的字数和更新量未达标,也要给他一路好榜,在编辑部引起了一些非议……不过他自己分到的榜单,其他作者没意见的话,同事也不能说什么。

编辑南南:我还以为你是因为这件事,才提起于轩。

双玉:……不,我没怎么了解其他作者。

双玉:只是单纯不爽这个编辑,我记仇。

作者和作者之间虽然存在竞争关系,但并非敌人。

要征服的只能是读者,要超越的永远是自己。

打定主意要争新人王后,顾珏在当天的更新和《老公爵》的番外里求月票。

【在编辑的鼓励下决定参与新人王的争夺,一路以来的成就离不开读者的陪伴支持和编辑的笃促,希望可以囤一下手里的月票,等活动一开启,我也会开始月票加更,具体比例看到时候再拟。】

加更求月票,不是什么稀罕手段。

但缪斯许多星际作者做不到这一点,他们的小说干货满满,榨干榨尽也顶多是一天双更,再多就没有了,一滴也榨不出来了。

顾珏不一样,狗血是不怕稀释的。

何况他积攒多年,能写的桥段多如过江之鲫,根本不愁写。

撇去真正的纯粹创作,商业的狗血写作是有章法的,不会因为没灵感就卡文。一个“灰姑娘”、“霸总娇妻”、“追妻火葬场”、“替身白月光”的母题能衍生出无数拥有崭新血肉的故事,回归骨骼,其实可能正是敌视你乐园童话故事之一。

就例如“拥有高贵出身的主角受被极品家人虐待,与豪门alpha一见钟情,没来得及标记,失散在茫茫人海,几经波折后大团园结局,恶人自食恶果,攻受幸福快乐地生活下去。”——灰姑娘。

有了骨骼,情节不过是命题作文,或是扩写句子。

攻/何时何地/受/误会欺辱污蔑/打脸/好处/糖

学会打这套组合拳,情节就有了。

剩下全看叙事功底,有本事的人在天桥下唠嗑也大把听书的,老酒新瓶也得瓶子外表美观用得舒心。当然,这是无数简化过的说法了,灵感充沛的时候写的东西会特别好看,这种作文套路,不过是让作家在山穷脑汁尽的时候,也能写出看得过去的情节来。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听到双玉大大要争新人王,读者大喜过望。

虽然他们大多是白嫖月票的,也就是订阅消耗1500缪斯币(15信用点)会自动发一张,另一种获取方式则是氪金,只要打赏10000缪斯币(100信用点)就会自动获得一张。

可是,人多就是力量!

万一有土豪呢?

土豪出资,他们就可以白看加更,怎么算读者也是划算的!

何况……

不是有位神豪读者天天在双玉底下撒花么!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更

打三把魄罗大乱斗回来继续写

大概五章内见面

预告一下:见面不掉马,我醋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