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038

    大元帅此时并不知道,自己被其他读者寄予厚望。

他打赏作者时较为随心所欲,没时间去研究榜单月票等等,有时追更新的时候看到欣赏的作者索要,随手就给了。只不过在遇到双玉后,他就习惯性地把月票全留给他了。

上次打赏十万信用点获得的千张月票,也是全部落入《老公爵》一书的袋中。

他得到了一项来自陛下的新任务——

和u-116星球进行交涉,顺便接凤公爵回来。

u-116星球很接近联邦星系,对尖端科技的宇宙战舰来说挺顺路的,只是中途要转为民用飞船,就算双方处于和平关系,也不能把战舰开进人家领土里去。说是交涉,大元帅其实就是去当吉祥物的,只须在高位沉默寡言的一戳,气场绷起来,对面就不敢造次了。

个人战力能打,指挥水平更是一绝。

得知这消息后,凤公爵失笑:“我真怀疑陛下是怕你在家里呆出毛病,不过没道理,放眼帝国,没人比他更爱宅的了。”

出于安全原因,陛下如无必要,是不会踏出皇宫一步的。

不过规定是死的,人是活的,列届皇帝多少有点喜欢偷溜出宫的毛病。

只有当届陛下,不仅不出宫,还不喜欢离开办公的正厅。

“用宅来评价陛下太失礼了,”段修烨更正了他的说法:“陛下小心谨慎是我们的福气。下周的我就来接你,不要迟到。”

凤公爵道谢后,又忍不住炫耀:“到时候给你看看我的精灵助理,又美又乖。”

段修烨嗯的一声,没有接腔。

精灵长得美是理所当然的,段修烨却在这时想起织博上双玉发的那一张自拍,虽然稍嫌稚气,可是脸上每根线条全往他审美上长似的,长到他心坎里去了,美之一字在刹那间有了确切的定义。

见大元帅不说话,只浅浅的嗯了声,明显的不感兴趣,凤公爵也不感到失望,毕竟老段就是这个性格,要是说起精灵就露出垂涎三尺的样子,他才要怀疑人是不是出问题了呢!

挂掉电话后,凤公爵转头笑说:“小顾,退租的事情我替你办好了,你看看有什么想带上的,可以提前带来公司,我替你打包一下,免得你到时候大包小包的提着走。”

因为原主拖欠着一个月的房租,张姨心疼他年轻人来大城市打拼不容易没催他,顾珏在写文赚到钱后,连本带利的还了回去,顺便续了半年租金。这会退租,也不要房东退钱了,当是感念这个社会对原主仅有的善意。

只是张姨担心,怕他经济突然宽裕是走了歪路,凤公爵才帮他向房东解释。

顾珏自认为他现在的长相在中老年人这一块该是无往不利的,殊不知凤公爵更是个中豪杰,三言两语将张姨哄得放下心来,俨然是星际师奶杀手。

这使得顾珏不由心生唏嘘——

最有条件说出“阿姨,我不想努力了”的男人反倒每日勤勉工作,他还有什么理由不努力!

顾珏摇头:“就一些衣服,我自己带着就好。”

“简约的生活态度就很好,不像我,住酒店也会积下许多杂物。”凤公爵诚恳地夸奖。

这话说得熨贴,不过顾珏也明白,凤公爵无论东西多不多,也大把人等着帮他整理。他是孤身飘泊的浮萍,有谁见浮萍身上挂着一堆零碎的?

还不如落得一身潇洒,有什么想享受的,在虚拟空间里玩个够。

凤公爵看着眼前一脸乖顺的青年,欣赏他的简朴之余,也不由心生疼惜。

这么好看的精灵,配得上最闪耀的宝石作配。

“去到帝国主星,你可以去继续进修,也可以选择在帝国工作,不过肯定没有现在这么空闲了,而且不一定会分配到我身边工作,”凤公爵说道:“我可以安排你去入学,不过实际上去哪所学校,得看你的考试成绩。”

说完,连他自己都想笑。

真像安排自家小孩。

但想想,顾珏不就是小孩吗?

灿烂人生刚要开始,就遭遇到那么多的恶意,相识即是有缘,多照顾着点也是好的。

老黄瓜刷绿漆的顾珏耳尖一红:“我手上存着钱,想找份清闲的工作。”

念书就不了。

反正原主的学历找了回来,星际时代学的东西和他这个远古大学生根本搭不上边,想学东西自个儿报报网班得了,不去大学凑热闹。正好凤公爵替他作主,将父母的遗产要了回来,虽然金额不算特别大,但也足以在主星买一个两室一厅的房,让他过一段逍遥日子。

凤公爵笑了笑:“应该的。你还没去过帝国主星,不着急找工作,可以先体会一下,有很多好玩的地方等着你发现。”

临走前,顾珏又被带着去见了一遍公爵在联邦的朋友,多是对高纯度精灵血统感到好奇的。大抵是阶级决定教养的缘故,顾珏没有被当成珍稀动物的冒犯感,白吃白喝了好几顿,丰满了星网社交帐号上的好友列表。

终于到了离开的日子。

凤公爵亲自到公寓来接他。

顾珏开门时,本着礼貌,凤公爵没刻意往里看,但这单间委实不需要特意多看,就已经一眼望到底,真真正正的家徒四壁,床还是一张摇摇欲坠的尼龙床。

……

美玉蒙尘!

这么大一个美人,怎么能住这种地方。

凤公爵差点没绷住,更坚定了要带小顾走的念头。

这时,他看向顾珏的目光,简直接近慈爱了——

多好的孩子啊,吃苦耐劳,即使过得贫苦,也不曾在见识到繁荣奢侈后动了坏心思。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安装最新版。】

其实事情的真相很简单。

原主没钱租好房子,这单间出租时说明没家具的,这张尼龙床还是房东发现他睡了一周地板,给他送来的。顾珏赚钱后懒得在出租屋大动干戈,就一直耽搁了下来。

走前,顾珏又被房东塞了一袋零食。

他悄咪咪地扒拉开来瞄一眼,发现是泡椒鸡爪,有点喜欢。他坐在凤公爵旁边,心猿意马起来——你说,公爵大人是凤凰,这要是真正的凤爪来泡椒,该是什么味啊……

怀着这样大不敬的念头,顾珏脑补了一路。

虽然同事总说他骚气,但凤公爵其实并不喷香水,他每日要穿的衣服早用不同的香熏过,有时是琥珀香,有时是木质香调,随着出席场合来,在仆从的精心打理下从不串味,雅骚入骨,精致难言。

反正不会是泡椒味。

抵达空港后,凤公爵吩咐:“跟紧我,这回排场比上一次大,不用害怕。”

见顾珏乖乖点头,跟小学生似的,他又笑说:“你要是紧张,就吃零食。”

顾珏又点点头。

只是……

凤公爵回国这么重要的场合,保镳里三层外三层就不说了,在去到外交航厅前,还有大量吃瓜群众来接机,即使有隔音装置也挡不住那一道道炽热的视线,聚焦在公爵身上。联邦给足诚意,重量级的领导到场送客,还有乐队相送。

顾珏顶着助理的名头,也享受到了保镳保护。

他很有跟班自觉性,一路给公爵嘘寒问暖,公爵叫他干吗就干吗。

这会叫他吃零食……

顾珏就吃呗!

他拆开一包真空包装的凤爪,溢出的泡椒香气使得冷面保镳大哥也为此侧目,自动分泌口水。张姨很贴心,怕他在飞船上吐骨头有失仪态,买的是无骨凤爪,这时代的无骨凤爪处理得很干净,只管吃就对了。

众人列队欢送,他啃爪爪。

公爵和领导握手,他啃爪爪。

前来迎接的大元帅出场……

顾珏在啃最后一只爪爪。

啃着爪爪,顾珏抬起头看向众人的焦点。

能在这时出现在14航站楼的,除了他这种打工仔,就全是非富则贵的大人物。而就是这些头衔超长的大人物,在这人出场时,自动自觉地分开了一条路,且纷纷安静下来。

帝国至高阶元帅,段修烨。

一个金发蓝眼的高大男人缓步而至,和时刻保持着淡淡笑意的公爵相反,他神色肃穆,彷佛时刻走在战场上,令人不敢在他面前嬉皮笑脸,哪怕放松一分亦是罪恶不敬。航站楼的冷白灯光打下来,将高眉深目的他刻画得更加轮廓深邃……

客观来说,他的俊美不输凤公爵。

只是在见到他本人的刹那,没人会想到风花雪月,只有淡淡的胆寒感,不由自主地挺直背。

凤公爵迎过去,与他握了握手,状若亲密,低声嘀咕:“能不能笑一下?”

大元帅:“有什么好笑的?”

凤公爵:“别人不知道还以为你是来宣战的。”

大元帅:“难道我笑了就不像来宣战吗?”这是心里有数的实话。

凤公爵一想,倒也是,别笑出个森寒杀气的冷笑来。

“你看看,那边特别漂亮的小孩就是我助理,怎么样,好看吧?”他炫耀。

倏地,大元帅的目光往顾珏的方向扫来。

犹如开了刃的薄锋,往他脸上刮了一下。

大元帅有点不以为然。

他看出来这个就是凤公爵时常挂在嘴边的精灵助理,确实有眼睛有鼻子,可是怎么想也不如双玉天真可爱不做作。不过他多少知道这青年的凄惨经历,毕竟是帝国子民,以后要是有机会,会照顾着点。

大元帅:“过得去。”

凤公爵护短,听出他语气里的嫌弃很是不乐意:“是你不懂得欣赏。你不喜欢这类型的?”

“嗯,”大元帅依然想着双玉:“没兴趣。”

没听到两人交谈内容的顾珏喉结微滑,咕噜一声。

他咽下了最后一口爪爪,心想……

好猛的1。

作者有话要说:  睡觉了我死了

想吃泡椒凤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