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40

    “元帅大人,”

在吃饭的时候,人是最放松,也最适合拉近距离的。

华夏人喜欢在餐桌上谈业务,多是出自这个理。

眼看着大元帅拿刀切割下一块牛肉,细嚼慢咽起来,他就立刻打开话匣子,出招先给对方戴高帽:“你人真好。”

“……从哪里看出来的?”

他们认识不到一个小时,对话没超过二十句。

一般脸皮薄的人就要被问住了,但顾珏没在怕的,他欣然接话:“要不是人好,怎么会答应公爵陪我玩,还帮我拿菜。”

“举手之劳。”段修烨淡淡道。

这就是大元帅和陌生人聊天的常态。

营造好的聊天氛围像互相喂球的友谊乒乓球赛,接话的时候将向着对方好接的方向打回去,有来有回。而他,不会接球就算了,有时接住球后,就将球藏起来。

无球可接,无话可说。

要是真不爱和人说话就算了,关键大元帅其实挺喜欢聊天的。

只是不通窍门,也没有练习的机会。

上学时被家里人教导要专心学业,胜过凤倾。

胜是胜过了,可是看着凤倾身边高朋满座,换情人不重样,偏偏分手后还能当好朋友,口碑极佳,他竟不知谁才是真正的赢家。

不后悔,但是恰柠檬。

他不需要很多恋人,一个就够了。

一个也没有。

想到这里,大元帅更抑郁了。

“你喜欢玩什么?”

即使没有话题,也要创造话题的顾珏:“船上有运动场,我们可以去打球。”

段修烨神色微动。

和他打球……

这邀请是认真的吗?

不说身高上的差距,光是体能就是碾压。

哪怕这纤瘦的精灵背地里有锻炼也一样,训练强度和正规军不可同日而喻。

段修烨直言:“难度不成比例,对我太低,对你太高。”

顾珏:“给我放水就好了啊!”

段修烨不解:“好在哪里?”

“给我这种菜鸡放水,也是很有难度的,”顾珏说得头头是道:“元帅大人您看,这不就给你增加了难度,又给我降低了吗?”

坐得较近,听觉灵敏的食客差点打翻茶水。

敢跟大元帅讨价还价,这小孩疯了。

打球?

觑一下大元帅的脸色,食客真怕到时候被当球打的是这精灵的脑袋。

见大元帅不说话,顾珏仰脸又问:“好吗?”

“嗯。”

段修烨无可不可。

刚才的沉默,也只是震惊于顾珏的胆子而已。

虽然不擅长与人相处,但段修烨对别人心里对他的印象还是挺有数的,敢像顾珏一样烦他的人屈指可数——把这小皮孩介绍过来的凤公爵算一个,司凌云也敢,但他俩属于两相看厌,没事不会说话。

段修烨的飘散思绪被眼前人扬起的笑容再度聚焦回来。

再漂亮的脸也难以让他留下印象,惟独是这小孩扬起嘴角抬眼笑一下的样子,似小灯泡亮了一下,耀眼又短暂,在视网膜上灼下一道残影,格外鲜明。

偏偏顾珏又爱笑,忽闪忽闪的。

……不过是答应他打球而已,有这么值得高兴吗?

段修烨看他,他也不移开视线,一点没在怕的,笑得星星闪闪的看回去,一副和他在一起心情很好的样子。好心情会传染,不知不觉间,连段修烨也没发现,他的唇角勾起了极浅的弧度。

只可惜在旁人眼中,是睥睨天下的冷笑。

其实顾珏也不例外,并不能通过皮相看出大元帅羞涩真诚又爱聊天的内核。

但他胆子大。

何况,如果大元帅真是很难相处的恶人,顾珏相信凤公爵根本不会将自己交托给他。通过逻辑推理,大元帅很可能长得凶而已,他将人当朋友处,大元帅还能杀了他不成?

没这道理吧!

见他吃得急,腮帮子一鼓一鼓的,像不知节制的仓鼠,将一张仙气满满的脸糟蹋得跟孩子似的,段修烨赶忙制止:“慢点吃。”

顾珏:“你吃得好快。”

“我吃得快也没有催你,”段修烨无奈:“我牙齿尖,效率比你高。”

“我牙齿也很尖。”

顾珏给他康康自己一对尖尖的虎牙。

……哪里来的小傻货。

段修烨失笑:“不一样。”

顾珏没觉得哪里不一样:“你给我看看。”

他皱眉:“怎么给你看?”

顾珏笑得灿烂,亮出八颗编贝般的牙齿:“这样!”

太傻气了,段修烨做不到。

他摇摇头,警告地盯他一眼。

顾珏见好就收,不再撒赖要他一起犯傻,也没因此感到气馁。他放慢进食速度后,倒有几分纯种精灵该有的样子,大元帅见状稍感欣慰,忽然能理解了凤倾为何对这皮孩特别爱操心了。

或许是得天独厚的气质,让人特别有照顾欲。

没人看顾就敢窜到天上去,做最闪耀的窜天猴。

段修烨很快就吃饱了,他吃相优雅又有效率,专吃高热量高蛋白的肉食,用以供给身体所需。吃饱后无事可做,礼仪习惯使他没办法拿出随身终端来看小说,只能看着他吃。

他的目光极有存在感。

在这点上,段修烨缺少自觉,和人说话时看着对方不是礼貌吗?目光还能杀人了?起码他从来没惧怕过与谁对视,一身坦荡敞亮人。被这双隼目灼灼地盯着,吃山珍海味也尝不出味道,顾珏被看得半张脸麻了,抬头才发现元帅大哥面前空空如也。

顾珏将圆滚滚的草莓冰淇淋推到他面前:“你还没吃甜品,我分一半给你。”

嘴巴得忙着,就没空看他了。

冰淇淋用水晶制的双层圆杯盛着,夹层放满碎冰,冰底有月光石,乍一看过去跟用碎钻保温似的,闪耀着奢华光芒,实用又好看。

段修烨低目。

他这辈子,吃过最粉嫩的食物,第一是生牛肉,第二就是眼前这粉红色的冰淇淋了。雾气氤氲下,和他的心情一样迷茫。

“哦对了,差点忘了这个,”狗胆包天顾小珏拿起旁边的一瓶果酱,用草莓果酱在大元帅的冰淇淋球上画了一个艳红心心:“完美。”

大元帅更迷茫了。

他到底哪里和这个图案相衬?

顾珏拿出手机,咔嚓拍了一张发给凤公爵,附文:像不像我接机时用的灯牌?

凤公爵回复:记忆深刻,我特别喜欢。

凤倾是少数驾驭得住粉红西装的男人,果酱画心心对他而言更是小菜一碟,可是对老实人段元帅来说,却是开天辟地头一遭,这东西他只在一些少男少女为主角的青春爱情小说里看过,从未见过实物。

实在……

很浪漫,很可爱。

这就是文学作品中的少女情怀吗?

他竟然也有冲动想拍照留念,考虑到用餐礼仪才作罢。

于是在其他食客白日见鬼般的暗中观察,段修烨低头启唇,将这与他画风截然相反的草莓冰淇淋(心心果酱特别典藏版)吃掉,甜意和浓郁果香在唇舌间弥漫开来,意外地不讨厌,他能明白为何女孩子会喜欢。

他就挺喜欢的。

以后可以在菜单上考虑增加这一项。

待大元帅用完甜品,顾珏也吃得饱饱,揉了两下平坦小腹作心理上的消食:“冲,我们去决一胜负吧!”他战意高昂,毕竟元帅胜过他正常,万一在放水的时候不小心让他赢了,够他吹一年的。

说着,就迈腿往前奔了。

没有外人,全是凤公爵小弟包场的感觉确实很好,顾珏不怕丢人,撒开膀子玩——等他到了帝国,就该没有这种机会了,哪怕他买得起这种豪华飞船的船票,到时候肯定有很多非富即贵的客人在场,他再厚脸皮,也不能打扰其他客人享受宁静气氛。

只是还没跑起来,衣后领就被揪住了。

被揪住命运的后脖颈,顾珏原地踏了两步,仰起头无辜地看住凶手。

段修烨提醒:“刚吃饱,不能剧烈运动。你还有什么想做的?打球决胜负的事不急在一时。”反正毋须开场,胜负早已决定。就算在放水的前提,他也不认为精灵能胜过自己。

顾珏一想也是。

好不容易活第二遍,要珍惜这副身体。

“刚吃饱也不能泡温泉,”顾珏叹气:“好难哦,你有什么提议吗?”

这就问到大元帅的知识盲区了。

严格来说,贵族该会的玩意他全会:滑雪、骑马、喝茶、跳舞……不仅会,还称得上优秀,可是这个小朋友会对这些感兴趣吗?在他看来,这些意味着枯燥无趣的社交。只不过,问到他头上了,他也只能如实提出。

没想到这小朋友眼睛立刻亮起来,点头如捣蒜:“好啊好啊,但我全不会,元帅大哥教教我!”

从大人跳到大哥,只需要一顿饭的时间。

有机会接到到这么有贵族气息的运动,顾珏求之不得。

像骑马这种,《大公爵》里的主角也骑过,还在上面做了不可描述的事情。顾珏通过视频和虚拟空间骑过数次,不过虚拟空间里提供的马儿温顺,而且只能骑着爽,这会有真正的贵族从旁教学,想必能学到更多。

元帅大哥应声,没拒绝即是默认了。

-------------------------------------

飞船上的室内马场比顾珏想象中大。

他想象中,只是一片平坦整齐的草地,可以让船客骑在马上休闲散步,顶多再小跑两下,玩玩花式马术。而推开门后展现在他面前的,几乎是一片草原。

不仅能看到地平线,还有蓝天白云。

迎面吹来的风,夹杂着青草特有的气味,嫩草如青葱随风摇曳,不过是一步的功夫,就从大理石地板来到了湿润柔软的泥土上。饶是脑洞大如顾珏,也不禁愣了愣,脱口而出:“船上有这么大的空间吗?”

不说空间,这晴空又是怎么回事?

“空间技术,加上一点视觉欺骗,在快要碰壁的时候会引导你转弯,但你的身体会以为自己没有改变方向,马也一样。天空是天气模拟器。”

天气模拟器在段修烨眼中是和冰箱一样的寻常家电,在普罗大众中也不算陌生,许多想改善办公环境的公司会购入,顾珏却一副没听说过的样子。只是想到对方的家境后,立刻抹消了这点疑惑。

顾珏听得人精神了——

好方便的技术!

去马厩挑马的时候,段修烨问:“你骑过马吗?”

“在虚拟空间骑过。”

顾珏一边回答,一边兴致勃勃地选马。

意外地,马厩不仅有肌肉结实俊美马匹,还有应该只出现在电影中的独角马,通体雪白,冷银色的长鬃泻下来,似一束流光,油光水滑的身上跟擦了油般,看来被照顾得很好,苍绿色的瞳仁眨巴眨巴,长睫如扇扑闪,湿润地看住顾珏。

这是什么梦幻生物!

和他太配了!

顾珏美滋滋地伸手要摸,快得段修烨来不及阻止。

独角马是一种被驯化过的星兽,虽然经驯化后能被人类所驭,但性子高傲,长着又白又甜的外表,实则却是骑马老手的选择,就算不攻击人,也要甩开手啼叫抗议的。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安卓苹果均可。】

然而大元帅担忧的场面却没有出现。

独角马不仅没甩脸子,还往顾珏手上蹭,蹭完了舔舔他的手心,痒得精灵青年笑着缩回手,独角马见状将头靠到他身上,依恋得宛若和失散多年的主人重逢。顾珏也疑惑:“我们以前没见过吧?”

原主的记忆里肯定没有。

马场管理员小跑着过来解释:“独角马是少数能分辨其他生物美丑的品种,它们喜欢长得好看的人,所以才和您这么亲近。”

原来是只颜控马。

顾珏恍然大悟,更喜欢这马了:“原来和美人全是失散多年的老友,”

他低头在马耳边小声嘀咕:“放心吧,俺也一样。”

大元帅在旁,听了个清清楚楚。

独角马彻底粘上顾珏,低下骄傲的头颅,主动矮下身方便精灵美人上马。顾珏对这待遇十分受用,欣然上马,不用他费劲,马就以不会惊吓到他的速度在草原上慢慢踱步。

顾珏自觉马术天赋惊人,自豪道:“骑真马也没那么难嘛!”

不愧是惊才绝艳顾小珏!

段修烨随便挑了匹马轻松跟上,陪他散步一会,顾珏发现有硬物顶着自己的小腿,低头一看才发现是绑在马侧上的箭桶,另一边挂着弓,稀奇道:“这里还有猎物可以射?这是围猎场?”

“射中的猎物可以交给厨师成为一顿佳肴。”

在顾珏的自来熟下,两人的距离感以超级加倍的速度消弭,段修烨也能主动说点话:“精灵族在箭艺上该拥有过人的天赋,你要试试吗?”

“当然!”

段修烨一夹马腹,底下的赤马便乖顺地依照他的意思靠到顾珏边上。

独角马嫌弃地扭开了头。

顾珏被这“我很高贵,普通马马没有机会”的样儿逗笑了。他一笑起来,就和段修烨脑海里的双玉形象重合,他心头一跳,挟带着私心的低喝:“正经点。”

话说出口他就后悔了。

是他擅自将两个不相干的人拉到一起,怎么能怪顾珏笑得像他心心念念着的人。

明明是他的错。

顾珏浑然不在意,哦了一声就在马背上正襟危坐,乖得像受训的小学生。段修烨心怀歉意,又不会说软话,只能在教导上多费心思,难得地说了许多话,方方面面照顾到这个新手。顾珏学东西快,没一会就拉弓拉得有模有样的。

当段修烨松开手后,他自信满满的第一箭立刻以七歪八扭的抛物线狠狠打了他珏少的脸。

……可恶!

段修烨:“别担心,你很快就会上手。”

很快地,顾珏就明白元帅大哥为何说得这么肯定。

这个世界种族天赋对个体的影响很深,他明明是初次摸到弓,却有种异常熟悉的感觉,和鱼儿天生会游泳一样,不出三箭就能射出像样的箭了。上手体会到乐趣后,顾珏登时来劲了,目标拔高,不再是要射出有气势的箭,还想射中猎物。

猎场上常见的猎物有兔和鹿,顾珏就盯着这两样狙击了。

光射箭不得劲,得加点口号。

顾珏拉弓眯眼:“裂石弩!”

段修烨侧目。

“夺魄箭!”、“逐星箭!”、“穿心弩!”……把唐门技能念了个遍,顾珏又发现了一个同门常见问题——箭不够了。他求助看向元帅大哥,后者会意地将自己箭桶里的一大堆箭转赠给他。

补充好弹药的顾珏射得欢实:“让我们猎杀那些陷入黑暗的人叭——追命箭!”

哪来这么多话,猎物要被吓跑了,段修烨暗自好笑。

他还没笑完,这箭就命中了一只小鹿的腰侧。

只是中得不深,鹿受惊后跑得更快,一溜烟的跑没影了,把正要洋洋得意拽起来的顾珏看傻了。

靠,犯规!

看小朋友傻住,段修烨正好心存凶了他的歉意,便在顾珏剩下的箭里抓起一根,淡声宣布:“它是你的了。”

声音沉稳笃定,听得顾珏心跳加速。

小鹿还没中箭,他的心先被狙了一发。

难道元帅大哥要表演百步穿杨的技术?

顾珏全神贯注,预备观赏真正的神箭手。

却见段修烨握住箭末,手臂金光乍现,举重若轻般一掷,箭羽便以超越满弦之箭的速度奔袭狙向小鹿,穿胸而过!心脏破裂的鹿儿扑倒在地,瞬间断气。

……我屮艸芔茻。

这才是真正的犯规!

别人是射箭,元帅大哥掷标枪来了。

好活。

他愿称之为绝活。

段修烨将咽气的鹿带回管理人处,顾珏交由他全权处理,他便挑走了最好最嫩的一部份,剩下的赠与船上的后厨,免得浪费食物。顾珏被那掷出的一箭震撼到现在还没回过神来,神仙猛男不过如此,想在哥哥的肱二头肌上游泳!

不过这种骚话,顾珏是不敢说出来的。

翻脸事小,关键是太失礼了。

毕竟这是现实,人家好歹是个大官呢!

骑马消食后,顾珏和段修烨前去飞船内的体育馆,如愿比上一场。

他仔细挑了一圈,先用排除法,足球多人的不行,篮球最看身高和力量,他这小身板打篮球就是奔着被人盖帽去的,这排除了一轮,最合适还是乒乓球,不仅要体力,还得巧,而且上辈子他好歹是个正宗华夏人呢,打个金毛老外不是分分钟的事

顾珏想得很美。

然而第一轮,就被大元帅削了个光头。

一分未得。

顾珏抗议:“说好的放水呢?”

段修烨:“已经放了。”

“您这是多喝热水的水,”顾珏比划着强调要求:“得放一个湖那么大的水。”

第二轮,顾珏得一分。

0的突破!

看见眼前人额头渗出薄汗,这点运动量对段修烨来说却连热身也算不上,他问:“还要继续吗?”

“当然!”

顾珏深呼吸:“你没看见我突破零分了吗?这是我的一小步,也是精灵族的一大步……但是这个放水的标准,我得再调整一下,放湖已经不够了,江流你见过吧?放江,多谢合作。”

这么厚脸皮的精灵,在帝国真没见过。

段修烨换了只手拿球拍,也刻意将球喂到他手边。

只是放江业务不熟练,顾珏依然没能胜过这位人形兵器。

反正已经不要脸过一回了,顾珏彻底突破底线:“差不多够意思了,再削弱一点,放海放海!”

……

这种厚脸皮精灵,别说帝国,恐怕联邦也没有。

段修烨闭上双眼,不使用星核去感知球的位置,只听声辨位,玩得确实有点吃力,终于以一分之差输给了这只小朋友。结束后,他睁开眼,满目无奈地看向对手。

算了,私底下玩玩,就当哄小孩儿……

这温馨的想法还没捂熟,就见顾珏掏出手机,戳戳戳得起劲。

顾珏:公爵,我乒乓球赢了大元帅!

凤公爵不忘贬低宿敌:小顾真棒,但不可以骄傲,他好菜的。

见大元帅投来探究的目光,顾珏浑然不在意地走到他身边,给他看对话内容。

段修烨好笑。

如果他是菜,那顾珏算什么?

却见被他放海了的精灵小朋友大力附和公爵:确实,我还没用力气,他就已经倒下了!

……

宇宙第一厚脸皮精灵,实锤了。

段修烨当然不至于跟他计较,只拍了拍他的头:“虚荣。还有其他想玩吗?”

“不了不了,”累出一身汗的顾珏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他警惕:“我不是好胜心那么强的人,以后我们就是好朋友了,不要玩竞技体育,伤感情。”

他是不可能给机会元帅赢回来的。

看穿他那点小心思,段修烨点头:“累了就回去休息。”

“我不,”顾珏再度拒绝:“难得元帅大哥陪我玩,我还不困呢,咱去泡温泉吧,我给你表演一手水中阿姆斯特朗回旋加速喷气式阿姆斯特朗炮。”

博览群兵的大元帅,想破脑袋也没听说过这种炮。

在前往顶层温泉的路上,他拿出手机一查——

一管炮在中,两个球在左右。

……这泼孩调戏他!

作者有话要说:  阿姆斯特朗回旋加速喷气式阿姆斯特朗是《银魂》的梗

老年二次元身份曝光(误)

今天是6k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