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044

    知道元帅答应一道来,顾珏挺开心的。

虽然因为全职写作的缘故,更新量要求摆在那,他没办法每天出去夜夜笙歌,但也不会像段修烨一样,有假期就在家中重力训练室待到天长地久。

出来玩人越多越热闹,根本不怕hold不住场子。

这是外向人士的思维。

像大元帅,他会想既然是多人聚会,他去不去根本无关要紧,万一到场后融入不了,他即使不在乎安静坐着喝酒,也怕别人顾虑他落单玩得不尽兴。瞻前顾后乱想一气,索性就不去了!

定在飞船上的餐厅碰面,顾珏自觉是打工仔,比约定时间提前十分钟抵达,没想到两位大人物早已在餐厅等待,赶忙加快脚步:“你们也到得太早了吧!”

“不急,小心摔倒。”

凤公爵笑盈盈地站起来,替小顾拉开座椅,动作一气呵成,不见半点突兀。太熟练了,可以想象在他前半生里替多少美人行过绅士举动。他调侃:“元帅比我到得更早,好沉重啊。”

到得太早,也会给人添加多余的罪恶感。

段修烨:“没有别的事做,出来走走。”

他坐在餐厅里独自看了一会小说。

换作以前,他会直接说自己刚才在看小说,但想到早上那本《元帅小娇夫》,他这话就停在喉间怎么也说不出来了,索性一笔带过不谈。

顾珏一听这话就知道没法接。

没关系,这句没法接,就打开另一个话匣子。

顾珏:“昨晚我和元帅骑马打球又泡了温泉,船上还有什么设施元帅是特别想玩的吗?”

段修烨:“没有。”

【大元帅将话匣子扣回去并上锁,钥匙吞了。】

顾珏看向凤公爵,后者立马会意,搓出一个新的话题球并打到大元帅手边:“我记得你会冲浪吧,拿个冲浪板我们比一比。”

段修烨皱眉。

凤凰族大多从基因上就厌水,他记得凤倾也不例外。

即使没到旱鸭子的地步,但肯定不强。他喜欢在各项竞技运动上与凤家子弟比试,但决不会在对方的弱项上耀武扬威,便认真道:“跟你比水上运动,未免胜之不武。”

【大元帅接住了话题球,并将球藏起来。】

顾珏:“……”

凤公爵:“……”

他们不约而同叹了口气,抬手一抹额角,刚叹完气忍俊不禁的笑了出来。凤公爵和元帅更熟,当即一拍大腿吐槽:“老段,真有你的!我的意思就普通玩玩,你怎么较上真了。别再谋杀话题了,你手起刀落一手就是一个话题。”

“顾珏,”

被凤倾说得没脾气,段修烨的视线投向旁边的顾珏:“你想玩什么,我都可以。”

他想得很简单。

以凤公爵的性格,他的乐趣就是陪别人玩时,对方玩得开心尽兴。

而他自己,又不在乎玩什么。

按照排除法,由顾珏来决定是再好不过了。

凤公爵点头同意:“其实在刚才短短几分钟,已经将元帅的一日对话额度用光了,就由小顾你决定吧。”

段修烨否认:“夸张。”

凤公爵:“那你自己说说,上次陛下给你批了半个月的假期,你平均下来每日说话有超过十句吗?”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换源app,安装最新版。】

他们阶级圈子封闭,就像生活在笼子里的名种猫,大元帅更是在笼子里再挪出一个纸箱将自己关起来,凤公爵消息灵通,自然知晓无人与他同游,聚会也从未出现过他的脸孔,多半是宅在家里。

这回,段修烨没法反驳了。

凤公爵乘胜追击:“不如由你来排行程?”

段修烨不跟他犟:“由小顾做决定。”

两位大佬的视线集中到自己身上,顾珏登时化身乙女后宫游戏的女主角,面对多重的选项,不仅不紧张,还愉快地接下了这个活,点好菜后拿出手机,对着游轮ai上介绍的设施挨个挑选,将行程安排得满满当当的。

室内冲浪是必须的,机动乐园安排起来。

只是当顾珏勾选了模拟对战后,段修烨撇来诧异的一眼:“你真要玩这个?”

顾珏振振有词:“男人就该打野战!”

野战游戏是wargame的译称。

虽然这名字听上去很不可描述,但其实是很热血正气的游戏,不仅没有大伙想象中的肉帛相见,不会有脖子以下的福利,还会穿得严严实实,戴上护目镜,防止彩弹误伤眼睛。即使是最绿茶的万人迷受,穿上这一身装备后,也会无法引起任何遐想。

具体来说,就是将人数编成两队打对抗,在野外或是经过特殊布置的室内连进行枪战,两队会在各自所属的地盘里插上一支旗,夺旗者胜。

考验的是枪法、战略、体力和综合反应。

段修烨低目看他。

顾珏今日穿着浅色系的长袖夏装,轻薄透气的衣料挂在他身上,格外显瘦。当然,精灵是天生的模特身材,即使发育不良也一样,宽肩细腰,十足的吸睛衣架子。

可惜钢铁直男上下打量他片刻,只得出一个结论:

他不到一秒就能完全控制住这小朋友。

凤公爵立刻说:“我跟顾珏一组,你和机械人组队,强度选简单,我们这边选地狱难度,平衡两边实力。”

只有三个人,玩对抗游戏怎么能分不匀。

幸好科技昌明,会提供智能机械人补充不足的人数。

给的钱够多,机械人不仅是你的好队友,还会在旁边给你喊“加油666”和“干得漂亮”。

段修烨正要应允,顾珏灵机一动:“我们玩两场,一场我跟元帅组,一场和凤公爵,怎么样?”

顾珏的算盘打得很美。

两个帅哥,轮流陪玩,胜负已经不重要了。

作为一个颜控,他已经赚得太多太多。

这,就是0生巅峰!

“好啊,”凤公爵支持:“这个主意不错,看谁能带小顾赢。”

顾珏连连点头:“我玩得非常菜,你们可以轮流带我。”

用最嚣张的语气,说最菜鸡的话。

抵达室内战场后,顾珏仰头看向小山坡和山上隐约可见的荒废建筑,估量了一下自己的脚程,由衷发出感叹:“这个倒也不必做得如此真实。”

“没事,我掩护你,”

凤公爵步履沉稳地走在他身边,语气温柔又可靠:“这方面不是我的长处,不过我可以带你飞。”

哦哦哦!

公爵大佬带飞!

顾珏换上厚重的迷彩防护服,拿着枪支摆出非常靓仔的姿势。腰间还别着一把彩粉手│枪(击中后会绽开没有杀伤力的彩色粉末,被击中要害视为落败出局),他兴致勃勃地招手拜托公爵:“公爵,让我玩一下!”

凤公爵看向他。

他快速拔枪,瞄准公爵:“砰!”

凤公爵会意,立刻捂住胸口,俊脸露出震惊神色,慢慢地倒了下去。

顾珏哈哈大笑,走近将他扶起来:“公爵影帝级演技。”

凤公爵洋洋自得:“那可不。”

男生的快乐,往往就是这么简单。

而站在一旁看完全程的段修烨,被两人的行为深深地迷惑——

原来这,就是拥有很多朋友的人,聚一起会做的举动吗?段修烨暗中记住,下次要是顾珏对他砰一下的话,他也能做出完美的反应。

只是等到分好小队,各自在起始点就位,大元帅也没等到这一枪。

龙生,真是寂寞如雪。

第一场顾珏的队友是凤公爵。

凤公爵想得明明白白的,始终术业有专攻,大元帅就算带着一群弱智机械人,也能单兵深入直取旗帜。要是让小顾和大元帅先组队,有了珠玉在前,不就显得他很弱吗?

a队的旗帜在山坡上的,占着制高点的优势。

段修烨的起始点在山脚,得带领着五个入门级别的机械人冲击山上旗帜,以及“击杀”两人才算胜利。

顾珏摸着仿真彩枪往山下瞄,兴奋得眼睛亮亮的。

“你要小心,”凤公爵让他做好心理建设:“大元帅这个人……不太会控制轻松玩耍的尺度,等会你很可能见到一尊杀神疯狗一样冲上来。”

在比喻上,凤公爵不放过任何一个抹黑他的机会。

顾珏:“我不怕!”

凤公爵继续跟他分析:“我们加起来也不是他的对手,但是我很了解他。他在竞技赛事上非常守规则,所以我们可以使诈。”

虽然希望渺茫,但凤公爵也想争取一下赢的机会。

只是得看小顾的想法。

万一他不想使诈呢?

凤公爵将自己的想法和盘托出。

只见他的精灵助理眼底的光芒更盛,却不赞同地摇了摇头:“怎么能说是使诈呢?这是战术,充分利用自身优势的战略。就依公爵大人说的办。”

当意味着游戏开始的号角声响起后,拿着狙击彩枪的顾珏往山下远瞄,果然见到一抹高大身影正以惊人的速度往山上奔,跟开着跑车上来没多大分别,饶是做好心理预备的顾珏也不禁感叹:“靠,果然好认真!”

一旁的公爵将旗帜藏了起来争取时间。

段修烨的视力远超常人,当他远远看见只有顾珏穿着迷彩服时,战斗直觉使他感到些微的不对劲。果然,下一刻,荒废建筑物内便光芒大作,一只浑身流转着夺目烈焰的异雀张翅低头,口吐人言:“小顾,上来。”

……

姓凤的!

段修烨狠狠地皱了一下眉。

顾珏跳上凤凰的背,紧紧抓住它的颈项,伏在背上避免被击中。

段修烨抬枪射击。

然而凤倾的枪法不如他,对自己飞起来的速度还是很有自信的,在空中侧翻闪躲,愣是一下没打中,俯冲山下。果然见到按照默认位置放着的旗帜,占据领空的顾珏很轻松就将守在一旁的入门级机械人全部击杀。

面对大元帅他唯唯喏喏,对着弱鸡机械人,他必重拳出击!

作者有话要说:  休息片刻继续码

感谢在2019-12-2203:37:05~2019-12-2223:57:5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卷卷子ode、god龙、xsf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总之你日胖2斤40瓶;盐贰30瓶;aaaaaaa、辞词、朝辞、喵夜16号20瓶;沧世暮雪、bao、林小黏糕、起名字好难、交给我妥妥滴10瓶;小黑麦3瓶;22776082、?日安、栀子莲心2瓶;谛音、雪花漫漫、chirps、lion、桉、寻找自由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