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045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北岛

通过卑鄙无耻的手段,a队率先抢到了旗帜。

旗帜代表胜负,击杀全员的严苛条件只针对大元帅。在段修烨冲上山的那一刻,其实胜利的天秤已经向凤公爵倾斜过去。

段修烨折返到起始点,就看见顾珏除下面罩呼吸新鲜空气,脸上绽着灿烂的笑容,悦耳清脆的笑声带有魔法般的感染力,让他耳尖发烫,不知是被闷的还是被笑的。

“我和小顾赢了,”

凤公爵让顾珏拿着代表胜利的旗帜,教他在元帅面前晃,迎风飘扬:“全靠小顾的神勇枪法。”

顾珏:“这个和射箭的感觉很相似,我在瞄准这方面好像特别有天赋,是精灵血统的关系吗?”

“多半会有影响,特殊种族一些能力是刻在基因里的,不需要后天学习,到达年纪就自然而然的会用了,就像网游里的天赋技能。”早就发现精灵小助理很缺乏常识的凤公爵当场给他细心科普。

听懂了的顾珏转头就跟大元帅炫耀:“元帅大哥听到没,我超猛!刚才骑着公爵大人深入敌阵,以一敌五拿下五杀,可谓一夫当关,万夫莫敌,你的队友就像输送带上的豆腐,而我即刀刃,他们只能挨个被我粉碎……”

段修烨面无表情地听他大吹特吹了一番。

要不是他正是这个卑鄙战术的受害者,光听这小泼孩的描述,他真要信了。

要是精灵有尾巴,这会顾珏的尾巴肯定翘到天上去。

说到自己的威猛身姿时,顾珏顿住,小心翼翼地瞄向一脸莫得感情的大元帅:“呃……”

说“刚才有点得意忘形,对不起啦”,太怂了点。

不符合他的风格。

正当顾珏揣摩措辞的时候,凤公爵无情嘲笑:“规则可没有写不能变回原型,我只是在全力以赴而已。元帅是不是玩不起?”

“我没生气。”段修烨无奈否认。

凤公爵:“我知道,你只是长了一张24小时都在生气的脸。”

没生气就好!

顾珏暗吁一口气,和还不熟到变死党的朋友相处时,他还是很在乎,很照顾对方感受的,会处处试探对方能接受的玩笑尺度,不碰触到对方的红线——这点不分男女。

于是刚夹起的尾巴又翘起来,顾珏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拍他的肩:“不要消沉,等会轮到我带你飞!”

段修烨被拍得愣了愣,啼笑皆非地指出:“精灵没有翅膀。”

“我这个带飞跟公爵的带飞不一样,说来我也没猜料到他说的带我飞,居然是物理意义上的,”

顾珏侧了侧脑袋,刚才为了闪避大元帅的对空狙,凤凰做了好几个高难度的360度侧翻,颠得脑子发晕,这会得把脑子颠清醒了。

他信心满满:“看我带你赢!”

段修烨浅浅嗯了一声。

凤公爵依依不舍地带着调到正常难度的机械人上山,答应这次不变回原型了。待凤倾走后,段修烨才问他:“是什么给了你带我赢的信心?你的枪法的确不错,但凤倾受过专业训练,不会像你在围猎场遇见的鹿儿一样简单。”

顾珏下巴微抬,朝他笑。

他有一双会说话也会笑的好眼睛,看谁都很专注,波光粼粼的非常有感染力,即使不知原由,也想跟着他一道开心:“因为我有厉害的队友啊!”

……

就没有正经回答!

不过,对段修烨而言,这个回答并不重要。

知道凤倾要不按套路出牌后,他打算更认真地对待这场游戏——输给一个活泼的小朋友没问题,但单独输给凤倾?不可能。

正要相对无话等待游戏开始,段修烨为数不多的情商忽然上线,想起对小顾来说,这始终是一场游戏,他得照顾他的感受。于是他调整好心态垂询:“你对等会有想法吗?”

作为踏出交友的第一步,无论顾珏说出多么天马行空,不切实际的构想,他也会运用丰富的战术储备去满足他,让他体验到游戏乐趣。

顾珏被问得一愣。

好问题。

上辈子他玩吃鸡类的生存游戏,享受的就是捡资源舔包做伏地魔苟到最后的快乐。

要他想战略?

顾珏露出一个可可爱爱莫得脑袋的笑容,并布置任务:“等会你就冲上去,把凤公爵放倒,紧接着找到旗帜,然后我们就赢了。我就负责在你后面喊大哥牛逼666。”

干啥啥不行,抱腿躺赢第一名!

意外地,大元帅这次没有批评他浅薄的发言,而是微微颔首:“我知道了。”

嗯嗯嗯?

你知道了什么?

也许是顾珏脸上的疑惑表现得太明显,段修烨补充道:“我充分明白你的战术意图了,说得不错,就这么办。”

……哈。

难道你就是传说中的小明白?

大元帅,你这手阅读理解是跟他编辑学的吗?

他刚才那句和‘打开冰箱门,将大象放进去,关上冰箱门’的技术含量没分别的发言里,到底有什么战术意图?要是换了别人,顾珏就要以为对方是在故意这么说来调侃他了,但看大元帅冷峻凛然,铁画银钩般的英俊侧颜……

顾珏只好心虚地附和:“嗯嗯嗯,不愧是你。不用我多加赘述就明白了我背后的战略,看来我们心有灵犀呢!”

段修烨瞥他一眼,将精灵小朋友的要求步骤拆分出来——

【1.冲上山

2.放倒凤公爵

3.找到旗帜

附加条件:要让顾珏在背后喊大哥牛逼666。】

有点麻烦,但不是完全没可能。

“你的声音没办法传递到山上,所以等会我会带你上去,做好预备,”段修烨低声叮嘱:“我绝对不会让你摔下来的,尽管放心。”

在交代战略的时候,为了让对方仔细聆听内容,习惯性地将声音压得微低,他的声线变得更低沉磁性,透着股郑重且不可言喻的性感。顾珏听得耳朵麻麻的,心不在焉地点头,又有些期待。

带他上去,不会摔下来。

听这两个关键词,难道他刚骑过凤凰,就有幸做龙骑士?

哪个男孩没有一个与巨龙同游的梦想呢!

想起在温泉时惊鸿一瞥的纯金大尾巴,顾珏就心痒痒的,他当然不能提出想骑一骑对方这么失礼的话,但大元帅主动让他骑就不一样了,他一定会抱持着恭敬之心抱紧的!

顾珏拍胸膛保证:“放心吧,我非常信任元帅大哥!”

段修烨微微动容。

他很少刻意迁就谁,早就放弃了社交活动。

精灵小朋友的信赖给了他很大的信心,看来他走在正确的交友道路上,问他战术想法真是问对了,他收获了比胜负更重要的社交理解。

他不自觉地勾了勾唇角,这次连眼尾也弯了弯。

笑容是天底下最特别的表情,会笑的人五官轮廓都会变得柔和,像挂了蜜的刀锋,透着温软讨喜欢琥珀色泽。顾珏正好瞅见这一抹闪即逝的笑,颜控一本满足了。

当号角响起时,顾珏已经做好骑龙的预备。

冲!

然而,段修烨伸出手,搭在他的肩膀上——

一阵天旋地转,眨眼间,顾珏就发现自己头朝前的挂在了大元帅的肩膀上,活脱脱的麻布袋拟人。

……

啥意思兄弟?

你不是吧?

大元帅你有没有心?

顾珏瞳孔地震!!!!

万万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发展,顾珏正想开口争取改善待遇,他不骑龙了,换个姿势行不,就算不公主抱,背着也好啊!身下人却以离弦之箭般的速度狂飙突进,穿梭在林间,偶有碎叶子刮到脸上,也跟被纸片抽耳光一样,疼倒不是很疼,就是懵。

啪啪啪啪劈啪啪啪啪劈。

每一片叶子打在脸上,就像是在打脸半分钟前以为能当龙骑士的自己。

他在想屁吃。

他早该知道的,奢望钢铁直男会公主抱,不如教母猪上树。

这个速度下,顾珏根本不敢张嘴说话,怕风大闪了舌头。

当在山坡上等着的凤公爵看见他的精灵小助理以生无可恋的表情被大元帅扛在肩上时,风度翩翩又游刃有余的微笑也僵住了。就是这一愣神的空档,被大元帅近了身,五秒内放倒,夺走旗帜。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换源app!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段修烨牢记胜利条件,给在场的敌方机械人包括凤公爵补枪子,淡声:“你输了。”

我赢了三个字话到嘴边,又补上了三个字:“我和小顾赢了。”

和朋友一起娱乐的感觉,还不错。

肩上的精灵气若游丝,挺迷茫的:“……啊?有我事吗?”

地上的公爵催他:“你快把小顾放下来。”

顾珏被放到地上的时候,走路仍是晃的,下意识抬手摸了摸被叶子抽了一路的脸。他走了两步,确认自己尚在人世后,露出劫后余生的微笑:“我活下来了!”

真不容易。

大元帅扛着他的时候很稳,就是速度太吓人了。

这和骑在凤凰背上的感觉又不一样,他就像是一只被发射出去的炮弹。

大元帅:“抱歉。”

“嗯?没关系,不用道歉,”顾珏摆手:“还蛮刺激的。”

大元帅:“我忘记在全灭之前留一个让你喊大哥牛逼666的空档了,本来带你上来就是想让你完成在我后面喊话的战术计划。”

他暗自反省,看见凤倾的刹那还是战斗欲望压过了理性。

……

废弃建筑物里,三人陷入漫长的沉默。

凤公爵问:“你跟他提了这样的要求?他很认真的。”

作死小能手·顾·追悔莫及·珏:“我就是随便说说……”

作者有话要说:  困啦晚安

预告一下明天有《带着参谋长的球跑了》的文中文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