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046

    顾珏换下迷彩防护服,在凉亭坐着休息。

微风拂过脸颊,恍惚间还有被叶片拍打的触感,他恍惚间真要以为自己是放短假时与朋友一道郊游野餐,什么星际时代统共是一念幻想。人工制造出来的天空比真实的更蓝,呼吸间尽是青草的清香,不同的是在凉亭坐着的时候不会被咬一腿的蚊子包。

“喝这个。”

罪魁祸首段修烨拿着两个圆滚滚的白椰子,送到顾珏和凤公爵手上。

给顾珏的那一个,他徒手将椰壳的顶部打开,插上吸管。

椰青是一个完整的椰子,将绿色的表皮削干净,剩下白生生的一个,里面的汁水又清又甜,特别解渴。到底是经历完剧烈运动,顾珏欢快地喝了大半后,才想起来问:“你不是说买水吗?怎么买了椰青?”

段修烨:“有灵能植物卖,你可能会比较想喝这个。”

怪不得顾珏喝下去的时候,不仅滋润了喉咙,星核更有久旱逢甘霖的感觉,一下子心平气和的舒坦起来了。凤公爵对他另眼相看,调侃:“你居然能自发想到这一层。”

段修烨嗯的应声:“对不起。”

对于扛着走这个行为,他给出了解释:“当时我想的是……我必须空出一只手来拿枪,扛着也方便你跟我说话。”

有理有据,令人信服。

完美解决了“如果我拿着枪就没法拥抱你,如果我放下枪,就没法保护你”的死循环。

顾珏狐疑:“你确定跑这么快,我真能的说话吗?”

凤公爵:“我猜他的下属全部可以。”

他颔首承认。

段修烨在上山途中有谨慎小心着,避免坚硬粗糙的木枝刮到顾珏的脸,这就像做最基础的神经反应速度测试,对他来说没有难度。所以即便跑得再快,环境再险,亦没有伤到他分毫,只是被树叶呼了一路的脸,有点痒。

得知顾珏的身体素质不足以支撑后,段修烨直截了当地郑重道歉。

他几乎没有接触普通人的机会,长年累月居于高位战场布局,能在他身边被他差遣的,哪个不是强大的战士?哪怕他将下属的身体素质除以十倍,也远超一般人——起码超过顾珏这个整天宅在家里的小弱弱。

“原来如此,”清楚情况后,顾珏笑着转移话题:“这有什么好道歉的,我没受伤呀,而且也算是开天辟地头一遭的体验了。”

男人在一起打闹玩耍的时候,受点小伤再正常不过。

更何况只是被扛了一路,有惊无险。

见顾珏不怪他,他更加愧疚。

原本打算只是在两日飞船路程上,受凤公爵邀请才与两人同游打发时间,下船后就再也不会有见面的机会,这下子对顾珏心有亏欠,倒是让他催生了想与他留个联系方式的念头。

在抵达帝国主星的空港时,这个想法更是到达了巅峰。

虽然在船上拜托了大元帅照顾小顾,但凤公爵并特别想撮成二人的友谊。

在快抵达目的地的时候,凤公爵接了足足两个小时的电话,与他的朋友们挨个联系感情,相约回来后的多人聚会,单人约会。顾珏在旁帮着记录,亲眼看着两个月的日程由无变有,缤纷多彩的程度令人惊叹,他老人家能在一个月内把普通人一整年的玩乐全体验一遍,也是一种本事。

长寿的种族还比常人更活在当下,值得学习。

顾珏感叹:“公爵你回去之后好忙啊!”

“忙吗?我很享受这种生活节奏,所以还好,”凤公爵笑了笑,面露关切:“对了,小顾,你真不需要我帮忙安排工作?”

以他对顾珏的了解,他几乎没有工作经验。

在涅凰做他助理的时候,他注意到小顾的文书处理做得特别好,有扎实流畅的文字功底,也许可以从事相关的工作。

顾珏摇摇头:“还是想休息一下。”

专心写好手上的小说,再决定想过什么样的日子吧!

见他态度坚定,凤公爵便没再劝说下去,只嘱咐他有什么事可以联系自己,又怕他顾忌两人身份地位差别,特意解释:“你不用把我当人脉,找我也不是欠人情,可以当作一个紧急电话,出门在外谁也说不准什么时候就碰上要救命的关头了。要是寂寞无聊想找人说话,也可以试试打这个号码,不过不一定接得通。”

凤公爵让他分别记着自己的两个电话号码。

一个是半公开的,他的朋友人手一个。

一个私人的,只有非常紧急的事情才能拨。

对这个漂亮羸弱的精灵,凤公爵对他格外的关怀。

就像爱花之人碰上难以独特娇贵的稀有兰花,即使不据为己有,也会想将它移到室内,有阳光可照到的地方,免它受风吹日晒的苦。

公爵对他的好,顾珏记在心里,更是感谢。

他有冲动想说出自己有稳定的收入来源,到帝国主星后租个房子整日待在家也不会饿死,更不会拿着父母的遗产坐吃山空,反而能吃香喝辣的。只是想到《老公爵》还在完结销售榜上靠前的位置挂着……

算了,等风头过去,大众遗忘掉这本书后,再老实交代亦不迟。

要硬下心肠真不容易。

凤公爵和大元帅是截然不同的类型,他极擅长表达,每一抹眼神笑容皆有戏,五分的关怀被他剪水般的眼瞳凝视片刻,骤时能涨成十分。不过察觉出顾珏有口难言的苦衷后,立刻将话题带到轻松的帝国主星必去景点。

【推荐下,换源app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顾珏说:“我记得公爵你要去皇宫复命,下船后我就自行离开吧。”

凤公爵答应了他的请求。

抵达空港港口后,由于凤公爵会在船头最大的正门离开,迎接两个归国大人物的记者和官员早早地候在那厢,镁光灯亦聚焦在那边。顾珏将金卡还给公爵后,寻了个最偏僻的出口挎着背包,动作轻快地离开。

这艘飞船太大了。

连豪华游轮在它面前也算小型交通工具,他一只渺小精灵的离开,果然无人注意到。空港人头涌动的,他迅速窜入人群,就像一滴水掉进海里,眨眼间就消失不见。

段修烨刚踏出舱门,就被镁光灯闪得根本看不清前路。

灯光落在脸上,带着迫人的热力。

他不喜欢这种场合,本来就没有表情的英俊脸庞更冷淡了,薄唇抿成一条线。前线记者们也习惯了大元帅没有好脸色,这样才对嘛!哪天要是对着记者邪魅一笑,他们才要开始害怕。

站在他旁边的公爵丝毫不烦,安保将记者的长│枪短炮牢牢地隔绝在外,他心情很好地挥手与镜头打招呼,往下走时一路与人对话,无论多么匆忙的问话,多么印象淡薄的脸孔,他都能第一时间带着该人的名字回答。

“在联邦的旅程?很愉快,宋女士你下次去旅行可以试试只在联邦主星售卖的悦茶,非常好喝。”

“对,温娜,我现在就要去皇宫见陛下了。”

“合作内容暂时不能对外界透露太多,不过总的来说两边达成了共识,向好的方向靠拢,不然我也不会提.前回来了,对吧?”

走过记者较多的公共区域时,有冒失的记者高呼:“公爵大人,让我拍到一张看镜头的照片吧!”

“没问题!”

凤公爵朝声源扬起脸,勾起一个无懈可击的微笑。

现场争先恐后的按动快门,光雨未曾停息,使得凤公爵的一头流丽银发在发光似的吸睛。这一笑,笑得有些定力不足的记者跟着接机粉丝一起纷纷嗷嗷叫,被迷得七荤八素的。

被公爵这一火上浇油,快门按得更狠了。

连带着旁边的大元帅被殃及池鱼,心里泛起轻微的后悔——

他该戴着墨镜下车的。

还有,怎么没见小顾在?

上船之前,凤倾可是跟显摆宝贝似的要这个精灵助理时刻跟在身后,连吃鸡爪的时候亦不例外,恨不得天下人知道他有这么个稀罕物。

坐进加长版的豪华悬浮车内,车门一关,总算将镁光灯隔绝在外。饶是面对众多磨难的大元帅,也感觉到视网膜上残留着余光,抬手捂了好一会的眼睛。

对此十分适应的凤公爵好整以暇地倒起了红酒。

悬浮车缓缓滑出,段修烨放下捂住眼睛的手,将刚才心中的疑惑问出来。

“啊?戴墨镜,你疯了,你戴完墨镜之后站在我旁边跟保镖一样,何必自降身价。诶?不过想想,好像有点爽,下次你就戴墨镜背着手站我旁边吧,记得帮我挡子弹。”凤公爵被宿敌对记者的嫌弃逗得大笑:“你好不容易在公众面前露脸,他们肯定使劲拍,一张用三年。”

大元帅经常在外征战,放假回国也大多只呆在家中和记者去不了的地方,就连最厉害的记者也没拍到过他穿着休闲服的私照。

听说有一个使用高空隐形无人机,铤而走险拍摄的记者,那部昂贵的机子直接被大元帅打了下来,连人带机一起送进监狱,也震慑了持有同样念头的同行。

“至于小顾,他说想下船后独自行动,我就让他走了,”

凤公爵笑声刚止,瞅见段修烨微动的脸色,立刻精神一振。

段修烨狠狠地一皱眉头:“他来过主星吗?”

凤公爵摇头。

段修烨:“你怎么放心让他一个人。”

“我也没办法啊,陛下着急找我,”凤公爵摊手,其实即使他忙碌,也可以派人去将顾珏一切照顾妥当,不过他看出顾珏没有在这方面求助他的意思便作罢,这会见老对头着急,话就只说一半:“我总不能放陛下鸽子吧!小顾在主星无亲无故,其实我也挺担心的。”

段修烨脸色更沉。

须臾,他像做出了重要的决定,沉声道:“我有空。”

作者有话要说:  结果临时又改了一下章纲!

对了,对于v章文下的评论,我非常欢迎任何形式的意见和讨论,无论哪种角度,就算是对我比较不友善的负评,我也希望不要争论,没关系的,这也方便我多方面的去从你们的视角去审视自己的书,但是到底会不会影响到剧情发展,我会保留最后的决定权

我自己有时会写得太嗨,这时候也需要你们勒住我,感谢所有陪伴和意见。

(但是有些我看着特别不开心的也会删掉!原谅我吧!预祝新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