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047

    当凤公爵的消息发来时,顾珏正坐在出租车上。

虽然时代变了,租车司机喜欢和客人唠嗑的爱好却没变,顾珏又是见谁也能说上两句话的类型,正好广播放到【段元帅与凤公爵在今日抵达阿特兰空港……】的时候,司机感慨:“每次有大人物回来,空港塞得水泄不通的,一天下来都不怕没生意。”

顾珏:“我出来的时候人确实很多。”

见客人接话,司机立刻来劲了:“嘿,你在空港见到大元帅了吗?其实我也想去瞧瞧,不过人实在太多了,里三层外三现,我看了现场直播——保安墙那么高,全是配枪的,挤不过记者又挤不过公爵的粉丝,安份点看直播拉倒了。”

凤公爵在帝国是全年龄通杀的,下至十八少女,上至少妇师奶,爱他那充满梦幻感的翩翩银发贵公子风味的人特别多,每次有对外公开的行程消息,现场追星女孩的数量不比顶流偶像少。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安卓苹果均可。】

自然也劝退了一些只是想瞧瞧大人物的吃瓜群众。

顾珏感兴趣:“听您这么说,你倒是冲着元帅来的了。”

“肯定的,我又不是姑娘,还是领兵打仗的带劲,”

司机原来是大元帅的铁杆粉丝,张口科普起元帅的辉煌战绩,说得正兴起,又想起乘客可能不爱听,便讪讪停下:“小哥你不是帝国人吧,帝国没有男的不崇拜段元帅的。”

顾珏听笑了,想起他那条金光闪闪的龙尾巴:“谁说我不崇拜他。”

“嘿,同道中人,等会给您打折!”

手机一阵震动,顾珏低头察看,发现是公爵的消息。

凤公爵:元帅担心你一个人在帝国不安全,正好他在放假,想要你的手机号码,我可以给他吗?ps.虽然我和他关系不好,但勉强可以保证,他是个好人。

顾珏:当然没问题。

在顾珏眼中,元帅的确很好。

他看人的目光特别准,现实相处时,举手投足,眼神气质,全是不好骗人的,也没必要骗他。光是连给电话号码也要先征求过他同意的行事风格,就知道是体面人。

消息刚发出去,电话就来了。

见乘客电话响了,原本滔滔不绝地吹着大元帅彩虹屁的司机立刻识趣地噤声。

顾珏按下接通键。

“你好,我是段修烨,”

低沉磁性的嗓音倾泻而出,顾珏耳膜彷佛被轻轻磨过,耳尖一麻。

当面的时候还好,距离摆在那。

这手机贴着听到他的低音炮,顾珏只能一边麻耳朵一边接话:“烨哥。”他想起司机就是这位大元帅的忠实粉丝,瞄一眼路况,为了避免发生车祸,他立刻将到嘴边的称呼咽下去,稍作改动。

听到这个亲密了许多的叫法,段修烨有些意外,不过没有否认。

“你在哪里?”

“我在……”

顾珏看了两眼附近的风景,只见到非常炫酷的高楼大厦:“司机大哥,咱这是到哪了?”

他只知道自己的目的地是市中心。

既然不缺钱,顾珏对精灵外貌还是很有数的,怀璧其罪,自然往最繁荣的地区租房子住的好,邻居素质高,治安有保证。他在星网上查过了,帝国主星的犯罪率本来就很低,中心地带更是接近真空,随着科技发展,高科技间的斗法越来越凶险,小偷小摸却变少了,毕竟实在太好查。

司机:“才到克里特大道,远着呢!”

段修烨也听到了,他道:“克里特大道有一个大型商场,你让司机停在那里,然后等我一下,可以吗?”

顾珏将话重复一遍,司机应下:“好勒!”

顾珏给他报完车牌号后,电话就挂断了。

司机好奇:“有朋友来接你了?”

“呃,对。”

司机感慨:“出外还是得靠朋友,小哥你长得这么好看,有个照应也安全点。虽然主星的治安好,架不住有些人嘴巴不干不净的,眼睛不住地往漂亮姑娘身上瞟。你那朋友是帝国人吗?”

“对,本地人,比我看上去可靠多了,特别能打。”

“很壮吗?”

悬浮车在商场边上的等客区停靠下来。

顾珏看外面天气不错,便摇下车窗,让自然风吹进来,凉丝丝地拂过脸颊:“岂止是壮,简直是天字第一号大猛男,能把我扛起来跑,一路跑上山,气都不带喘的。”

“牛皮要吹上天了!”

司机诧异,不过在他扭头看了眼乘客,身板纤细得很,又觉得不意外了。要是力气较大的战士,在觉醒星核后要做到乘客所说的行为,也不是不可能:“说到战士,我还还只服段元帅一个。不过他自从当上元帅后,就很少战斗视频流出了,只能看些远古素材。”

元帅是一军之首,再能打,也不能冲去直面风险。

说到起劲处,司机拿出手机:“你想不想看看我收藏的素材?”

顾珏欣然答应。

与此同时,段修烨动用特权,抄了领空的近路——

部份悬浮车具有飞行功能,不过闹市中飞行有危险,所以是一项只握在极少数人手中的特权。天空畅通无阻,不会有塞车之虑,不消一会,段元帅就到达同一商场,并远远瞧见了小顾报出的车牌号。

段修烨下车后,往那辆出租车走去。

他视觉听觉灵敏,加上车窗摇了下来,远远就能听到司机激动的说话声:“您看清楚了,这波利用增压功能让机甲在半空中高速下坠,对机甲师的身体强度和操作要求可是很高的。还有这段地面规模战,注意到没,这个浑身包裹着外骨骼装甲的战士就是大元帅,只身闯入单挑三个团的兵力,唉,这就是战斗种族啊,凤公爵那种花里胡哨的跟他根本没得比。”

看清了画面的段修烨:“……”

顾珏附和彩虹屁:“司机大哥你哪来的资源,我之前在星网上查大元帅的时候可没找到这些。哇这个七连斩,绝了,网游公司应该请他去做cg指导。”

司机洋洋得意:“买的,这类影片很有销路的,帝国军部靠它赚了不少军饷呢。大元帅相关的影片卖得特别好,超热门的,不买不是帝国人!说来我们小老百姓能看到这些资料,还是参谋长大人的脑瓜子机灵,他想出来的,造福我们这些中年追星人士啊。”

大元帅:“………”

当年同意授权时没料到有这一手,太过信赖帝国而完全不知情的段修烨慢下了脚步,他竟不知道还有这一出,回去得问问司凌云。

“会赚钱啊,”顾珏以食指与拇指交错摩娑下巴:“要我说,训练视频也得放出来,这打仗的时候穿得太严实了,完全欣赏不到最重要的精华部份。”

司机虚心求教:“什么部份?”

“还用问?”顾珏一拍大腿:“当然是八块腹肌和胸肌啊!”

无论在哪个季节都穿得很严实的段修烨:“…………”

说到肌肉的问题,这位精灵显然特别感兴趣,比司机还来劲。虽然他没和有肌肉的猛1谈过恋爱,但架不住好这一口,自然有所研究,什么人鱼线,背肌线,说得一套一套的。

顾珏感叹:“谁不想在这有力的臂弯上游泳呢。”

外貌年届四十,留着小胡子的司机同叹:“我也想啊!”

听不下去了。

段修烨立刻加快脚步上前,搭住车门倾身弯腰,向后厢的乘客一扬下巴:“下车。”

“小哥你朋友到啦,好久没碰上这么好聊的了,车费我给你打八折哦……”司机转过头来,正要看看乘客口中能和大元帅媲美的天字第一号大猛男到底长什么样子,头刚拧过来,就顿住了,慢慢张大了嘴:“……啊?”

这是能跟大元帅媲美吗?

这不就是大元帅本人!

来人身材高大,弯腰时将原本晒进车厢内的阳光全部遮住,遮天蔽日般的气势倾泻下来,令人不由自主地感到心头蒙上一层重压。顾珏转头,就撞进他苍蓝色的眼睛里。

“烨哥。”

“嗯,”段修烨应声:“行李在车尾箱吗?我帮你拿,结一下车费。”

说着就要拿出他的紫晶卡。

趁着司机不察,顾珏赶紧用自己的卡刷过收款机,将背包往怀里一抱:“谢谢司机大哥,我走了哈……呃,”见司机的眼睛快飞脱眶了,顾珏迟疑道:“哥,他是你的忠实粉丝,要是不赶时间的话,要不合个影留念?”

司机啪的按住了自己的胸口。

小心脏都要飞出来了。

在顾珏的牵针引线下,司机如愿拿到了签名合影握手三连的粉丝豪华大礼包。

目送两位离开后,仍然心如鹿撞。诶,要是那小哥不争着结帐该多好,他就能拿到元帅大人的付款纪录了,司机遗憾地想着,同时打开手机,对着锁屏壁纸上刚上初中的儿子照片犹豫了一秒,就立刻将之取代为自己和大元帅的合影。

可以吹十年!

-------------------------------------

“我还以为你会拒绝呢。”

钻进大元帅的豪车后,顾珏将背包塞到脚后。

豪车好就好在宽敞,可以让一双腿舒展开来:“新闻上说你不会配合记者拍照,也没有和普通人的合照流出。”

“记者是记者,和平民不一样,”段修烨发动汽车:“只是平时没机会碰到而已。”

元帅大人很高贵,记者没有机会。

顾珏习惯性地靠着车窗,然而却发现,汽车引擎在发动后不仅往前驶,还慢慢的飞离地面一一这种情节,他在小说里写过数次,以彰显主角的特殊待遇,可真临到自己身上,还是头一遭。

地面上的车辆渐渐缩小,宛若排列整齐的玩具。

顾珏将手机摸出来拍下这一幕,以后写文时就不用光靠空想了。

段修烨侧过眸时,就见到他孩子气的举动。

“目的地是市中心,你打算租那边的房子?”段修烨问。

没说是买,因为正常来说买不起。

“治安好点,而且我喜欢繁荣的地方。”

面靠着车水马龙的街道,倚着窗就能看到上班上学的人潮,清晨趴在窗边看一会儿再睡回笼觉,大大提升生活幸福感。大元帅的车上很静很单调,没有音乐没有香氛,搭配暗色系的内装,让顾珏恍惚间生出一种坐殡仪车的感觉。

段修烨:“前面手套箱里有糖。”

“啊?好,”

顾珏拉开副驾前的储物箱,里面散落着一大堆水果硬糖,由漂亮精致的镭射色糖纸包裹着,宛若一颗颗小宝石,他一看就喜欢,便不跟元帅客气了,一口一颗,舌尖微卷便半融化在唇舌间。他吃硬糖向来粗暴,习惯咬碎了吃。幸好这具身体的牙口好,经得起他这么嘎崩脆的折腾:“这糖不像烨哥你的风格,是给你妹妹预备的吗?”

他记得公爵说过大元帅上有姐姐下有妹妹,全是一等一的美女。

“从凤公爵车上拿了一把,”

段修烨直视着前方,握着方向盘的手却微紧:“我猜可能你会想吃。”

之前让小顾受惊,就是他只用自己的惯性思维去想事情。

他的逻辑,吃饭睡觉只是维持生存必须的条件之一。

饿了后备箱有营养液,无味管饱,胜过会蛀牙的糖百倍,但他隐约觉得顾珏会喜欢吃糖。

顾珏他眨了下眼。

靠,这话听上去真让人上头。

软糖很甜,咬开来是满满的水果香。顾珏吃得上瘾,偷偷发消息给凤公爵,问他这糖是什么牌子的,在哪里能买到。他做好了卖得很昂贵的心理预备,贵就贵一点嘛,又不是吃不起,多码点字就好了。

元帅摸走的那一把糖?凤公爵:我拜托工厂定制的糖,没有在市面上售卖,倒也不是不想赚钱。只是这糖没有神秘的配方,只不过原材料是纯粹的灵能水果,成本很高,懒得经营了,也就家里人和逢年过节的时候吃一吃。你要是喜欢,过节的时候我也给你送。

虚假的有钱人:名牌糖果。

真正的有钱人:定制糖果。

自以为赚了点钱,和富n代对比便原现毕露的贫困精灵枯了。

作者有话要说:  有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