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048

    段修烨将车开进市中心最大的房产中心,里面有名下所有出租房的全息投影,走进单间后还能调整时间流速——它记录下了这个房间24小时内的变化。

太方便了,顾珏暗暗感慨。

他上辈子自己找房子的时候,白天与中介看一遍,晚上自己溜达到附近瞄一下,看天色暗下来之后路況会不会特别阴暗恐怖,有没有足够的照明,附近人流如何。有一次房子白天看上去还不错,晚上一来发现底下一水儿小姐在揽客,比白天鱼龙混杂,当时就打消了在这里租房的念头。

租房子跑的腿要断掉,星际时代就没有这个烦恼了。

段修烨刚停好车,就有西装革履的工作人员出来迎接。

顾珏瞄了一眼,名牌上标的是高级经理。

从停车起,二人进入的就是特殊通道,绕开了人头涌动的公众大厅,直进包厢,来到一个暖色调的圆形房大厅,被许多道门环绕着,每一道门后就是模拟出来的可出租房间。

“两位这边请。”

听完顾珏报了要求和预算后,经理在工作终端上连点数下,二十道门眨眼间只剩下十一道。顾珏报出来的预算比经理想象中低许多,但他没将这点诧异表现在脸上,依然笑得很热情地招呼,挨套房的带进去介绍。

段修烨插着裤袋全程戳在他身后,跟尊门神似的。

顾珏最后挑了一户一年起租,朝南的两室一厅带厨卫,还没买家具的新房,刚好能让他自由地摆弄。他的打算是一间做书房,一间做主卧。签好合同,交了押一付三,门卡和小区的卡到了小顾手上,段修烨直接开车到附近的家具城挑了最基本的家具送上门。

顾珏放下背包,就看见元帅大人在走廊上走了一圈。

明明只是普普通通的溜达一圈,看上去却像是狼王在巡视它的领地。

顾珏好奇:“烨哥,你在干吗?”

“这一层的邻居没有不稳定的觉醒者。”段修烨走到他家门前,发顶能碰到门框,将走廊外的灯光遮了个严实:“你可以放心住了。”

……

真就巡视领地了呗!

顾珏越看他越像犬科动物,特别是一脸严肃的时候,像足了杜宾。

总觉得元帅大人金发的头顶下一秒就要冒出一对兽耳。

段修烨浑然不知这只精灵小朋友越来越大胆,在对方心里都没有人形了:“如果你有什么急事,”他一顿:“不用怕打扰凤倾,他别的我不评价,对朋友的耐心的确令我佩服,直接去找他就好。”

下半句的原话本来是立刻联系他。

大元帅有一个保护帝国平民的心,只要他见到了又有时间,绝对不会嫌麻烦。

然而他实在没什么时间,今日只是一个例外中的例外。

顾珏的案子他听凤倾说过。

这精灵双亲早亡,他从学院毕业后几乎是逃亡到了联邦,又因为学历被恶意抹消的关系难以找到工作,饿得营养不良。凤倾说他的出租房什么家具也没有,只得一张简陋的尼龙床。

一个平民要逃离祖国远走他乡,帝国监管不力的责任是跑不掉的。

虽然这和大元帅的职责离了十万八千里的远,他也不会跨部门背锅,但是……

既然见到了,就不能放着不管。

起码带他租个可以安心住着的房子。

“我知道了,谢谢烨哥。”

人精如顾珏,对恶意极其灵敏,也不会错过别人对自己的善意。这与风月之间的吸引无关,更像是对同胞伸出的援手。

顾珏认真道谢。

既是萍水相逢,两人对上视线,同时觉得没有机会再见到对方了。送走大元帅后,顾珏悄咪咪掏出存款,又下了许多远超他表面上消费能力的奢侈级日用品——

多功能家居机器人。

选个长得帅的。

可惜因为伦理问题,这款备受好评的专业家居机械人虽然拥有男性的外表,却没有第一性征,防水也只是用来防洗碗擦背的水,不具备广大读者期待的不可描述功能。

顾珏挑来挑去,在典型的白发老头和黑发美青年之间选择了后者。由于订造的造价昂贵,还提供捏人服务,顾珏拿出网游捏脸的劲头在虚拟界面揉捏一番,最后捏出来了一个……

“靠,这不是塞巴斯蒂安吗?”

对着自家机器人越瞧越眼熟的顾珏一拍大腿,认了出来。

幸好这个世界没有《黑执事》,不会引发版权纠纷。

虽然昂贵了些许,不过是家中常备的大件家电,一劳永逸的事情。到时候要搬家,这家电还长着腿会自己跑的。顾珏考虑片刻,还是决定过一把小少爷的瘾,就这么订下来。

待塞巴斯送到家后,顾珏给它充满电后,便打发它去做大扫除,扫走闲置时积下来的灰尘,每一处擦得铮亮。机器人的自我要求比人类保洁高多了,效率也是一骑绝尘。

顾珏走进书房。

既然戴着光脑就能码字,顾珏本想着以后就躺着以入土为安的姿势工作了,后来在家具城看到一个坐姿矫正椅,只要坐在上面就会被强制以对颈椎脊椎最好的姿势坐着,对避免职业病很有效,顾珏一心动便买下来了。

做一只健康又养生的精灵,从坐姿开始。

塞巴斯在客厅勤勤勉勉地做着家务,而顾珏只用坐在书房戴上新购置的光脑,进入虚拟世界,快乐冲浪。

在飞船上的两日,顾珏给自己放了个小短假,用存稿顶着。

只是穿越过来之后习惯了高强度写作,让他放松两日没码字,简直浑身难受。

发现这毛病后,顾珏如遭雷击。

他变了,他再也不是一直合格的鸽子了。

他变得勤快起来了。

失去鸽子初心的顾珏含泪打开缪斯,打算先写最近轮到好榜单的《参谋长》,就收到了几位朋友的消息——

编辑南南:这周给你争取到大推荐,加油好好写。

妲娜:玉玉我听说你要争新人王啦,我在各个群给你拉票票,要加油哦[心][心]

她附上了一支用手比心的照片。

只不过说是手,说是前肢更为恰当。

水蓝色胶质物弯成心形,根部戴着一串珠子,疑似手链。

……这位姑娘的种族越来越令顾珏迷惑了。

最后是[寻觅逆鳞]先生的消息:我最近碰到一个很活泼的的年轻后辈,他一个人到大城市闯荡很不容易,等你有机会从家里独立出来的话,希望双玉你也能在现实里碰到许多善意。

见面就是一壶鸡汤,灌得顾珏恍惚间以为自己点进了中老年频道。他没和鳞先生透露太多自己的真实信息,他也不知道他从哪里猜来的住家人设。

不过只要不错得太离谱,他就懒得解释了。

接近他的小说,远离他的生活。

谢过朋友们的鼓励和祝福后,浑身沉浸在正能量,一个字都写不出来的顾珏只能登上知名moba游戏《星际荣耀》来了两把永恒钻石局。

果不其然遇到了弱智队友,开语音battle一番后,终于囤了一肚子想要的情绪退出来:

【射手前期唯唯诺诺的时候,三个人越我塔没人来帮忙,现在我发育起来了,一个个的凑在旁边想拿助攻】的愤怒,就像是曾经被夜镜哥哥百般推开,现在对方却凑上来相认的意难平!

我最需要你的时候你不在,现在来又有什么意义?

曾经的我你爱搭不理,现在的我你高攀不起。

【第四个红buff,无论如何也该给我这个射手了】的占有欲,与封夜镜对主角秦星的感情如出一辙,霸道狂爱,说拿就拿。认定了的东西就不会让给别人,别说是碰一下了,即使是稍稍靠近,他便大为紧张,敌视每个接近的人。

我拿buff谢谢!

我拿buff谢谢!!

我拿buff谢谢!!!

顾珏灵感勃现,就着这句信号,摘得一段情节给封夜镜——

【“离他远点,”

向来冷淡薄情,拿什么也无法讨好,不曾对人或物留恋一分的参谋长扣住秦星的肩,将他按到自己怀里,让他笼罩在自己的气息之下才安心。薄戾的眼微眯,活脱是一只被激怒的冷血动物:“警告的话我只说一次,秦星他不能见血,下次你不会这么走运。”

不论是在他怀里挣扎不休的秦星,

还是胆敢觊觎他小星星的活物,他一个也不放过。

只不过……

前者的惩罚,是在他身边无期徒刑。】

顾珏对情人的占有欲比较健康,但是艺术需要夸张化。

【打野质问:“0扛6也好意思拿红?”】的质疑,就像是独自忍受怀孕疼痛不安的秦星,对封夜镜的强烈控诉与不信任!

……

想写小说打动人,就得先打动自己。

平淡生活中没有那么强烈的爱恨情仇,就用别的来凑合。

sb队友挑起的怒火,就要用追妻火葬场来平息

-------------------------------------

《参谋长》的剧情正发展到,在宇宙新闻联邦幼稚园被袭击一案中,封夜镜发现了酷似秦星的人影,因此定下出差到联邦,假装工作实则寻妻的决心。

在茫茫宇宙中想要寻找以为已经死去的一个人,比沙滩上寻找一颗特定的沙子更困难。

但哪怕最渺茫的可能,封夜镜也不想错过。

因此这种情节评论区引发了很大的讨论,有人被这种执着所感动,也有人认为早干嘛去了,送到你面前的时候嫌弃的要死,跑掉了又来苦苦的追,这不是自找的吗?

吵归吵,闹归闹,小说还得看下去。

封夜镜拿着秦星照片在幼稚园寻人的时候,遇到了自己的天才儿子秦月鸣。

秦月鸣对这个拿着自己爸爸照片打听情况的陌生人非常警惕。

秦星对儿子的说辞是分手后才发现意外怀孕,对方是他高攀不起的人,以后父子俩相依为命好好过日子就行了。导致父控的秦月鸣很讨厌这个活在爸爸口中的“另一位父亲”。

不过他更警惕这个自称是爸爸旧友的陌生男人。

天底下的男人都馋他爸爸的身子!

要不是馋他爸爸,怎么会将照片放在贴身的钱包里,还保存得那么好?

秦月鸣存了劝退这男人的心,便忍着醋意,改动了爸爸秦星的说辞,在封夜镜面前大吹特吹自己爸爸有多少人追,又多喜欢那个让他怀孕的对象,麻烦这个不知道从哪儿跑出来的阿猫阿狗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

一来二去之间,封夜镜误以为秦星在离开自己之后,另结新欢,还诞下了孩子。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安卓苹果均可。】

懊恼,悔恨,和疯狂涌出的思念几乎将他活活撕裂成两半!

秦月鸣看势色不对,立刻躲进幼稚园内。

刚经历了袭击事件不久的园方如惊弓之鸟,立刻出来控制住了面沉如水的封夜镜并通知秦月鸣小朋友的监护人,秦星在上班赶不来,拜托了他的同事帮忙接一下月鸣回家……

喜闻乐见地,当然是男同事!

单亲带娃不容易,秦星的人缘好,同事愿意搭把手,秦月鸣跟这些叔叔阿姨也很熟,偏偏今日来的又是同事中长相最斯文俊美,温和爱笑的男人。

……

渣攻有多翻车,读者就有多喜闻乐见。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参谋长你也有今天,说好的对小星星一点感觉都没有呢?]

[参谋长他急了他急了他急了他急了!]

[感叹一下,玉玉太会写了,书里面的感情挣扎细腻又真实,特别是那种愤恨不甘,令我忍不住怀疑,玉玉是不是在现实里也受过这种情伤……光靠幻想,应该是写不出来这种痛苦的吧……虽然很真实,很有感染力,但总是迷之心疼玉玉。]

[心疼玉玉+1]

[心疼玉玉+2,希望如果看到这条评论的玉玉知道,感情路上遇人不淑很正常的。不要难过,你还有我们!]

顾珏他是真的愤恨不甘。

每次游戏晋级赛都遇人不淑。

广大读者在火葬场边上等着,就等渣攻来进渡劫了。

【“叔叔!”秦月鸣熟稔地拉了拉温和男人的衣袖:“爸爸今天也让你来接我吗?”

这一叫,让封夜镜变了脸色。】

最新章节刚好卡在秦月鸣迈着小短腿走向男同事时,封夜镜的脸色陡变。读者隐约感觉到前面要虐攻了,预感下一章就要翻大车了,那叫一个心急如焚,恨不得立刻再让参谋长来给大伙磕三个响头。

但是,没有了!

卡在这里,说生气吧,也不至于。

到底是让渣攻难受了,有一点爽到。

可是充满了幻想感,就像是看见一张剧烈摇晃的桌子视频,明知道桌子的玻璃水杯下一刻就快将滚摔到地上,碎成一地的玻璃片,但影片就在将坠未坠之时停住了。

怎教人不急!

就在这时,某位读者提起——

[玉玉不是说求月票加更吗?冲鸭!]

作者有话要说:  再也不敢乱吹了,昨晚生理期来了,疼得难受就用语音输入法躺着码,结果睡过去了,醒来发现有500字是困得不能用的废稿,只有脏话(我当时为什么要说脏话?)录得特别清晰……

主角行为不代表作者理念,作者不求月票,作者不敢

这个他急了急了是个网络用语,大概用法是

读者:作者你不是要加更吗?

作者:妹有妹有妹有

读者:他急了他急了他急了他急了他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