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52

    好一手先抑后扬。

扬得白雀浮绿水人仰马翻。

得到鼓励的读者更加凶狠地骂起了白雀。

虽然没有脏话,但是指责的话语总不会太动听。白雀写的是励志上位文学,不是狗血打脸苏爽文,这卖关子反转的活就不是他擅长的,一时之间也想不出什么好的新说辞。

眼看着双玉要大获全胜,这天籁又慢悠悠地开嗓:“好了好了,别骂了。”

再骂白雀人都要傻了。

正主发话,弹幕才收住了一点。

顾珏是真的不气。

他气什么?

小说收益高,月票如愿上涨,对手气急败坏狗叫,不仅戳不到他的怒点,还有点好笑。要说文人之间的相轻打压现象,以前他见过太多了,白雀这种算是没藏坏心的,好歹坦坦荡荡地将他抬上麦,给他同台说话的机会,光从这点看来,他就不想做得太过分。

顾珏堪堪压下笑意,可仍不难听出他心情颇佳:“小老弟,你陷入了一个思维误区了,让大哥给你捋捋。”

这一两句话,就把大哥小弟的身份定了下来。

白雀不大高兴,可是看见众怒才消下去一点,不敢驳他的话,且听听他能吐出什么象牙来,便瓮声瓮气道:“你说。”

双玉:“在你的观点里,我们的小说道不同不相为谋,你是高质,我是高量,对不?”

白雀:“说得不错。”

白雀确实是这么想的。

如果他的小说质量很差,也不会获得如今的成绩了。

双玉读者听了有点不高兴。

他们一点不觉得玉玉的书低质,虽然情节是幻想成分较重,可是正是文字里描摹出的瑰丽色彩深深吸引着他们。每位主角间的爱情也非常打动人心。

“我们竞争新人王,既然我以量取胜,你大可想办法以质求票呀,”

出乎编辑意料之外,双玉竟是没扯歪理,正经的跟他说起道理:“花费更多时间,去打磨你的小说情节。如果真的水平好得震撼人心,我日更一百万字也没用,全是废纸。如果只是字数多就能胜出,那写作再没有难度,变成了纯粹的打字比赛。”

这种理念,顾珏上辈子跟新人说过无数次。

听进去者寥寥。

因为听了进去,许多人就得承认,自己不仅写得不够好,还写得不够多。

初次接触码字机的星际作者,多少有点难以接受。

白雀浮绿水:“我有……”

双玉:“你的时间用在哪里,你和你的读者最清楚。”

白雀语塞。

他的读者也反应过来。

是啊,作者大大经常和他们打闹,组织活动,算来每日也花费不少时间了,他们为有机会亲近作者感到高兴,很少催促白雀去码字,毕竟创作这件事是急不来的嘛,一起玩玩多开心。可是当白雀标榜自己整日花费时间在琢磨作品上,就显得很可疑了。

可是要去怀疑白雀,依然会让他们感到难受。

双玉读者欢呼:对对对,我们玉玉才是全心沉浸在创作上的,看存稿数量就能证明了,所以他没空和我们互动,但还是爱我们的。

又有心疼的:不过玉玉要量力而为呀,虽然很想看到更多更新,但作者也要有自己的生活。

【讲真,最近一直用换源app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安卓苹果均可。】

有顾珏带头心平气和地讨论,弹幕也变得祥和了起来。

不再是之前剑拔弩张的样子了。

他们对双玉的想象很美好,可惜天籁之音又发话:“啊?你们对我也很有误解,谁说我全心沉浸在创作上的?我只是写得特别快,时速一万,写完更新和存稿一样有大把时间玩耍。白老弟不要太羡慕,人与人之间毕竟是有差距的。”

他短促地笑了一下,轻佻又很拽。

就是这嗓音委实是动听,教人恨不起来。

双玉的读者:………玉玉你要失去我们了!!

这,就是从不互动的残酷真相吗?

风好大,好冷,突然觉得隔壁会唱小曲儿的白雀还不错。

人的胃口是慢慢被喂大的,一开始觉得日万的作者是神仙大大,当日万变成常态,又希望多拥有和作者互动的机会,这是小天使读者的可爱之处。

“别这样,”双玉这次的笑掺杂了纵容的无奈:“存稿和加更就是我对你们的表白呀。”

即使不声控,也很难抵抗这把神仙嗓子。

在光脑的高音质下,这堪比asmr的听觉体验,将听众迷得七荤八素的。

这就是玉玉的宠粉现场吗?

太苏了,顶不住。

带有一点清冷质感的嗓音,与他们想象中的小白兔大不相同,倒像一只高贵慵懒的猫儿,毛绒绒的长尾巴轻轻摆动,撩拨听者心神,男女通杀。看见大伙焦点转移,白雀松口气的同时又有点忿忿:“我不认同你这种以量取胜的做法,让你这类型占据榜单,和你同台竞技,用心打磨一本书的作者来说真的很不公平,不止是我。”

星际读者和作者隐约察觉到,双玉的书,可能真没那么内涵深远,立意高大。

只是让读者看得高兴。

“那是读者做出的选择,是市场的倾向,怎么可以因为我太优秀就怪到我身上?”

双玉语气平淡,丝毫没被他冒犯性的话刺激到。

双玉书里的情感总是很激烈,爱恨纠葛如拧不开的麻花,谁想到作者本人说起话来却是清清冷冷的矜贵模样,只有在含了笑意的时候,才显出一丝平常在织博能见到的轻快影子:“要我为了你几句话减产?快别想了,不可能,不如学学妲娜,那才是以质取胜的例子。”

虽然能分裂出很多根触手,但是会为一个情节一个语句纠结大半天的妲娜,能日更两千就不错了,偶尔一周不见人影,回来憋了个万字肥章,断在哪里很有讲究,甚至会用半个月的时间来琢磨出一段文中文诗歌。上次和双玉竞争出频道榜单,被于轩天天催着要她码字,她快被催得枯掉了。

和妲娜相比,白雀简直是勤奋中的劳模。

但她就是在缪斯立住脚了,收益还不错。

虽然平时像躺尸,但只要一更新,在她那个冷门频道里就会立刻窜上当周销售榜的尾巴,读者粘度也很高。每完结一本后,收益也会飞升般大涨。

提到妲娜,弹幕尽是赞誉之声。

因为每次更新出来的水平,读者的眼睛是雪亮的。

毕竟是同一个责任编辑,白雀浮绿水也知道妲娜。

只是和她并不相识,毕竟两人的作品风格完全相反。于轩倒是想过给他和这个女o牵线,白雀没多大兴趣就作罢了。

但由双玉提到妲娜

白雀立刻逮住了小辫子:“你还好意思拿她做例子,不就正是你挤掉了妲娜的榜单吗?她女孩子脸皮薄不好意思说你而已。”

于轩和他很熟稔,偶尔会跟他抱怨工作上的事,妲娜没争过双玉的事自然也说了。他记在心里,这时候当成双玉挤占高质作者生存空间的铁证。

然而话音刚落,弹幕就被刷屏了——

妲娜:你胡说八道!

妲娜:我最喜欢玉玉的书了,我一次更新要写很久只是我喜欢这么写,我看书的时候高质或者高量都喜欢,你不是我不要代替我发言!我有烦恼的时候玉玉对我超级——温柔!玉玉要是因为你说的话断更了我才要生气!

妲娜不喜欢用意念码字,不过她能分裂出无数触手,码字慢不代表网聊也慢,这会因为特别生气而爪速爆发,在弹幕里短暂地控住了场,彷佛数十根冰凉冰凉的触手连环扇白雀的脸。

白雀:“……”

不是,他真没想到。

人家挤掉了你的榜单,你不该生气吗?

好难懂。

白雀的确不懂。

双玉的小说主要受众,正是这些爱做梦又爱浪漫的omega和女性。

妲娜:快跟双玉道歉,你误会他了!

被按头道歉的白雀陷入怀疑人生:“……对不起。”

双玉大度一笑:“原谅你了,下次别再这样就好。”

被连环打击,白雀浮绿水确实是想不出新的说辞了

他去甚至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真的错了。

难道是他真的被虚荣冲昏了头脑?当弹幕不再一面倒地指责他时,他稍稍冷静下来,也觉得刚才自己指责双玉的话有些过分,不像是来讨论的态度,没尊重对方。

白雀:“抱歉,刚才是我冲动了。”

白雀:“我没看过你的书,对你有这种评价可能是我太肤浅,也的确有点嫉妒你的地方。可能如你所说的,这会是网文趋势之一,只是你太不一样了,给我带来的冲击有点大。”

这次的道歉要真诚多了。

听到白雀反省道歉,读者纷纷表示谅解。

顾珏自然能听出对方这是真的反省,而不是以退为进,给自己下台阶。

然而这个发展,比后者更让他吃惊。

双玉:“啊?”

难道接下来的发展不该是反派假意道歉,实则韬光养晦,潜伏下来抽冷子给他一刀才对吗?太正能量了,顾珏下意识一摸手臂,果然起了鸡皮疙瘩,他甩了甩手才将其平伏下去,原本预备好的,蹬鼻子上脸的台词也没收住:“叫声大哥,这事当抹平了。”

……

白雀不服!

但是良心又提醒着他,是他不对在前。

妈的,男人大丈夫就要为自己做过的事负责。

或许是来自读者和编辑的赞美让他昏了头,他这阵子确实太飘,被双玉当头一棒从云端打下来,才发现自己走偏了路,变得不愿意接受与自己相反的意见,还经常将有异议的读者踢出群。他哪里是太喜欢和读者互动,只是沉迷在吹捧当中而已。

白雀咬了咬牙,狠下决心。

他大喝一声:“大哥!”

……

大伙的耳朵麻了。

不是酥麻,是被震麻了。

作者有话要说:  此处可有燕人张飞【哦尼酱!.jpg】的表情包

其实这是个很有趣的话题,不过就不在这里多提了

血红当年就曾经被质疑过改变了网文格局

我是个双标狗,用作者号的时候:“啊,日码三千好难哦,读者不要催了一滴都没有了。”

用读者号看文的时候……我最近在追一本日万的bg,作者有个bl小号在日三,我2本都在追,发出了“为啥不能两本同时日万啊”的毫无人性发言,还偷偷在文下投雷催更

(由于不认识作者所以就不在这里提她名字了!大伙也不要猜!猜到了不要解码!磕头砰砰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