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054

    孤寡老龙的脸刷地红到耳尖。

在血脉相连的亲人面前,他的戒心放到最低,没有时刻防范着本能反应,手背冒出一小片灿金龙鳞.在水晶吊灯的映照下闪闪生辉。虽然很快就被他收回去了,但现场龙均拥有s级战士的动态视力,显然是逃不过他们的视线。

龙族激动时的表现皆不一样。

红龙属火,动怒时边骂边喷火是常态,害羞时体温升高会蒸腾水分,所以姐妹俩约会要特别注意保湿。这种特征往往只有较亲近的人得窥一二,在公众场合,他们会刻意减少这种失态的表现。

段绮月:“看,哥哥心虚了!”

段绮星:“嗯,心虚了。”

……

上有姐下有妹的大元帅心好累。

“别说了,”段夫人和颜悦色地打圆场:“调侃你哥没关系,但没确定的事,不好拿别人当谈资。依我对修烨的了解,金屋藏娇不太可能,多半是他陪朋友去挑房子。”

听到这句话,段修烨紧皱的眉头总算松开。

终究是母亲最懂分寸,说了句公道话。

关于他的个人情感状况,这么多多年来,家人从暗示到明示,从明示到挖苦。堂堂帝国大元帅回到了家里,物种都变了,由龙变成单身狗,段修烨认了,认得透透。听得耳朵起茧,倒也习惯了,反正呆在家里的时间不多,相亲也安排不到他头上。

就算按着他去,不吓哭人家小姑娘就算不错了。

同阶级的,又不看中他这种没生活情趣,一年有大半时间被陛下外派打仗的类型。

段修烨是听惯了,但他不想殃及池鱼。

段修烨:“妈说得对。”

虽然段家餐桌的对话传到外界,乃至顾珏耳中的可能性很低,段修烨依然不乐意见到第三者的名誉受到影响。他瞥了爱起哄的妹妹一眼,后者不仅不怕他,看他的眼神跟看一个行走的瓜似的。

这个瓜他又高又帅。

就是没有对象,也没有朋友。

段夫人分析:“你们还不了解他吗?能交到普通朋友就不错了,怎么可能一步到位跳到金屋藏娇?”

……

虽然很不中听,但段修烨也找不到可以反驳的地方。

段绮月:“最近哥哥不是和凤倾走得挺近吗?可能是凤倾教了他两招,让他开窍了。”

【讲真,最近一直用换源app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安卓苹果均可。】

帝国第一花花公子的经验相授。

可谓听君一言,胜谈十场恋爱。

“阿倾就算了吧,”段绮星勾了勾艳红的唇,美目流转间彷佛有着摄魂吸魄的魔力:“那么漂亮的男孩,被凤倾上午看见,下午就是他的男朋友了。那效率跟我弟弟没有可比性。”

段修烨只觉膝盖上插满了箭,还得木着脸一根根的清理掉。

“有道理。”

红龙妹妹严肃地点点头,唏嘘道:“大哥真是不容易呀。”

会心一击!

大元帅餐桌上鲜血淋漓的牛排忽然不香了。

“他是凤公爵在联邦时的助理,也是帝国人,”

段修烨一顿,没将顾珏的过去说出来,轻描淡写地带过:“他没有社会经验,我担心初次独自在主星生活会遇上危险,就陪他去租好房子,顺便到他住处检查附近会不会有不稳定因素。住处定了下来,我们多半没机会再见面了。”

三言两语解释得非常清楚。

正当段修烨以为事情要告一段落的时候,段夫人放下茶杯,拍板决定:“既然是修烨难得交到的朋友,你找机会邀请回来交流一下感情,正好周末是你妹妹的生日舞会,宾客都是年轻人,气氛很轻松。”

没有机会,就制造机会。

段夫人怀疑自己要是不帮帮忙,儿子能单身到向帝国申请志愿卵子,由机械培育舱诞下流着段家血脉的孩子。虽然这项技术已经成熟发达,让许多同性伴侣和单身人士拥有血缘后代,但……段夫人还是希望儿子能将视线投放在工作以外的地方,拥有伴侣。

难得近期陛下应该不会再给修烨发任务,无论是朋友还是恋人,都是培养感情的好机会。

段修烨皱眉,淡声拒绝:“我带男伴来的话,没人陪绮月跳舞。”

虽然三兄妹人形的外表看着差不多,但如果在人类的平均年龄结婚生子,段绮月这个幺妹能当大哥的曾孙女了。龙族的年龄概念也和其他种族不一样,不至于那么慈爱,可是段修烨看自家小妹,确实有点长兄如父的情结在。

每年幺妹的生日舞会,第一支舞会由他和绮月跳。

他领了伴来却把人冷落在一旁,太不合适了。

让生日的妹妹孤单,更不合适。

由于长年不在主星,在段修烨眼中,自己并非一个满分的好哥哥。所以在一年一度的生日里,他希望起码能尽兄长的责任。他自觉这话说得在理,然而话刚说完,餐桌上其他家人的目光登时变很奇怪起来,连一旁等待的佣人也露出了微妙的神色变化,像是在思考要如何向他解释。

就在其他人斟酌着委婉措辞时,红龙妹妹快活地开口:“今年我要和男朋友跳呀,大哥你就把朋友带来吧,不然我怕你要等和妈妈跳第二支舞!”段夫人的第一支舞肯定要与段老爷跳的。

……

段修烨:“男朋友?”

红龙姐姐向弟弟科普:“绮月的学校同学,其实已经是第二任了。”

说到妹妹丰富的情感生活,餐桌上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

他瞳孔地震!

大元帅表面稳如老龙,心态早就崩了个彻底。

连妹妹都有对象了。

还是第二任。

旱的旱死,涝的涝死。

大龄单身龙试图挽回局面:“绮月,你还是上学的年纪,谈恋爱会不会过早了?”

然而冷酷无情的年轻人并不能领会老干部脆弱的心情,奇怪地反问:“我在班上已经算是最晚谈恋爱的一批了,怎么会算早?”

段修烨念书的时候压根没想过谈恋爱,也没接触过。

为了全方面稳压凤倾,段修烨在学业和兴趣上花费的时间精力是他的百倍。

其实在他上学院的年代,校园恋爱亦不罕见,根本没有‘早恋如洪水猛兽’的概念,只是他和其他同学来往甚少。大抵因为他长了张莫得感情的脸,对追求者又拒绝得太干脆利落,所有人默认段家少爷对恋爱没兴趣。即使有聚会,也不会有人和他谈到这类型话题。

导致除了高调风流的凤倾,段修烨根本不知道同学在搞对象。

还以为大伙都在认真学习。

原、原来……

缪斯文学站上的校园恋爱文,不是虚构的啊……

大元帅按住受到打击的心脏,他倒不是抗拒妹妹谈恋爱的妹控,只是一切来得太快太快了。然而未等他平伏下来,一直没说话的段父瞥他一眼,劝阻道:“别教坏你妹妹,这么多年了连只母猫也没见你带回来过。”

来自老父亲的暴击补刀,让一代帝国英雄陷入了漫长的沉默。

他,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他,为帝国做贡献,战无不胜,就算只是沙盘战略游戏也未尝败迹,只要是和战争相关的天赋,基因就给点得满满的。

惟独在没有对象这方面,俨然成为了小辈的反面教材。

佐餐的百香果汁也不香了。

总之,在家人的软硬兼施,威迫利诱下,大龄单身龙被迫应下了任务——

别管是男是女,是朋友就带回来交流交流感情。

------------------------------------

稍作回忆,大元帅仍犹有余悸。

家人很着急我的婚事和人际关系,看见我身边出现一个疑似是朋友的对象就特别雀跃,

他如实告诉顾珏:不过,他们也很有分寸感,不会催迫你,让你感到难堪。可能会制造一些让我俩单独相处的机会……你如果愿意来做我的舞伴,我很高兴,但是拒绝的话,也不用有心理负担。

当段修烨想好好地传达一件事的时候,他会说格外多的话,保证严谨。

只是这种严谨,也充满了一板一眼的冷淡。

自然远不如凤公爵能完美表达意思的同时,将话说得让人非常舒服熨贴,是天生的公关人才。

有人看到他的疏离,亦有人能察觉到拘谨下不熟练的可爱。

同样是人精的顾珏看完后,立刻乐了:烨哥,你说得有问题呀。

段修烨:如果有任何冒犯到您的地方,我提前向您诚恳道歉。

不是,顾珏忍俊不禁:我们怎会是“疑似是朋友”?我们根本就是朋友了。

一记直球,砸得段修烨耳尖发热。

他说:我什么也没做。

隔着屏幕都能看到他的疑惑。

顾珏是见过他本人的,也也约明白这人犯的什么毛病,大抵是活得太较真了,把感情看得很重,无论是亲情友情还是爱情,有非常神圣的想象,导致第一步迈不出去。就像是向往写作,但看的全是名人文学,便以为落笔就非要写得那么优秀不可。

以为要一起共过患难,才好算是朋友,帮看房子不算,一起玩过也不算。

那算什么付出?

举手之劳而已,每个有空闲的帝国军人该做的事。

别人不这么干,段修烨不管。

但他用以约束自己的标准,肯定是奔着最高规格去的。

顾珏好笑,跟他掰扯掰扯他做了什么:我们在船上玩了两日,交换了联系方式,你帮我找好房子,帮我检查租住的地方有没有潜在危险……已经算是朋友了!生日舞会的邀请我很乐意去,希望当日会玩得开心。

帝国段家千金的舞会邀请函,舞伴还是大元帅。

只有大元帅这么实心眼的人,才会惟恐他不乐意。

光是在名利场露脸的机会,不知多少掘金网红、明星还有中产富商愿意砸钱得到了。可惜这是一个非卖品,也没有活得不耐烦的死士敢跟元帅说想买他一支舞。

见顾珏答得开心,段修烨一怔后郑重道谢:“谢谢你赏脸。”

大元帅当然不会不知这张邀请函的价值。

但他认为顾珏不是那种贪图名利地位的人,不然不会主动放弃凤公爵助理的位置——

要接触帝国主星的上流圈子,接近凤公爵比接近他有效率多了。传说中和凤公爵谈一周恋爱,就能将帝国主星三分之一的名人名片收集一遍。和大元帅玩?常用社交舞的他全会跳,但是实战经验只有亲人,和他出席宴会恐怕枯燥无趣。

这位活泼的精灵小朋友,真把他当朋友了。

想到这里,段修烨不自觉地唇角微弯,心潮柔软。

然而精灵他没打算给大元帅留太多高洁美好的想象:哈哈,这种长见识的机会,我绝不会错过!我要出席,让我康康!到时候要穿什么哦,我要女装吗?

顾珏仔细想想,自己的小说里真没写过正经的舞会。

惟一的一次,就是老公爵和风行致冷战时,带了个女明星出席舞会,风行致一出现就拉到花园天雷勾动地火,根本没写舞会内容和同性伴侣会分别穿什么礼服出席,拿捏的就是一个扬长避短——

小老百姓没见过世面,又怕闹出东宫娘娘烙大饼的笑话,只好用炖肉来掩盖自己的见识短浅了。

顾珏在脑海里想象了一下女装的自己,相当自豪:不是我吹,我感觉我女装也挺好看的,黑长直,撑得起当季所有礼服!

他的身高在男人中过得去,女人中就算优越了。

纤瘦体形也适合穿仙气满满的礼服。

这么一想,简直是现成的女装大佬!

顾珏不抗拒女装,只是之前没有特别的兴趣——

虽然他喜欢男人,但仔细想想,像他这种只搞最猛的男人的存在,不就是男人中的男人吗?真正的纯爷们,一生独爱猛一。穿女装也不影响他的猛,这种又猛又萌的零,试问谁不爱呢!

段修烨被他的奇思妙想吓得一跄踉,连忙解释:不用,有普通的男式礼服。你选个时间我带你去选,酬谢你陪我出席。

好的礼服不便宜,他不想再给朋友增添压力。

顾珏欣然答应。

毕竟堂堂大元帅的舞伴,他真不敢想象要穿什么价位的礼服才不丢他的人。万一他自个儿挑的西装在这群超级有钱人眼中跟淘宝拼夕夕29.9特价包邮品牌剪标时尚百搭西装一样,岂不是给这实心眼的猛男丢脸。

给大元帅丢脸还是小事。

要是当众出丑,就算过了五十年,顾珏也会在半夜睡不着辗转反侧时后悔当时没买到更贵的。

定下时间后,对话就自然而然地结束了。

大元帅忙,顾珏也忙。

在白雀面前说得轻松,但这次加更活动确实狠狠地压榨了一波他的存稿。即使有意念码字和上辈子囤的老梗旧情节,短时间内来挤出大量更新,依然有点吃力。

《元帅是粘人小娇夫》还好,只有一个id是乱码的死忠壕粉,加了不到十章的更。

《参谋长》是读者们的主力压榨对象。

顾珏不想因为加更注水,也很注意剧情浓度,起码不会吃一顿饭写一章——

这是种田文跟狗血文的不同之处,类型不同水字数的方式也得选对。狗血文只要增加矛盾,让剧情在大起大落中间增添起起落落,就能在写得更长的同时,保障了读者的阅读体验。

于是,为了拉长《参谋长》的战线,只能往死里折腾封夜镜了。

前文小受吃过的苦头,小攻追妻时必须得到加倍的报应!

封夜镜曾经对秦星爱搭不理,在生日让寿星枯等。

秦星便再也不过生日,即便参谋长在他生日当天推掉了所有重要的约会,也只能在秦星租下的公寓楼下彻夜等待,互相折磨。

封夜镜曾经让他学学他同事的沉着娴静,别那么吵闹。

秦星现在只对自己的同事笑脸相迎,封夜镜只能远远看见他像以前一样活泼闹腾的样子,在他面前永远是他曾经要求的‘冷静克制,保持礼貌距离’。

曾经,秦星要很付出200分的努力才能得到他的一句认可。

现在,封夜镜追着他夸,穷尽自己所会的甜言蜜语想哄他开心,秦星只要站着会呼吸就是最可爱的存在,然而他再也不会为此雀跃得满脸泛红晕,只会平平淡淡地道一句谢。

冷血的蛇类,曾经疏离冷淡,对秦星的热情唯恐避之不及。

现在恨不得紧紧缠着他,一刻也不分离。

这种梗,根本写不完。

关键读者还爱看,说是酸爽。

感情进展么,只要秦星有一点点动容,评论底下就有兴奋得嗷嗷叫的。

这种内容本来够顾珏写很久,由于这次百票加更的自爆活动,让每日进展加速了很多,剧情进展到主角秦星作为omega,他有被标记的需求。如果就顾珏本人的真实喜好,他会想写秦星跟超优秀的男配发生不可描述的行为,同时让封夜镜抓现行,发生气得当场爆炸的修罗场,最后无论是一起来还是进医院,都非常戳他的萌点……

但是,考虑到读者的接受度,顾珏还是乖乖写了1v1。

虐归虐,攻受不分离。

“唉,我真是太良心了,”

顾珏感叹之余,又有点心痒痒的想跟人说梗。

想来想去,能听他叨这些的也就编辑和鳞先生了。

先拉编辑来献祭!

听到双玉想和他探讨剧情,蔡维楠当然求之不得:我想听!难得你找我讨论剧情呢,以前你喜欢自己拿主意,我就不对你的小说指手划脚了,又怕你被我影响,其实我早就想和你聊这个了。

双玉:哈哈,其实正式剧情早就决定好了,接下来跟你聊的只是我脑海里面想象的分支,不会写进小说里的,要是读者有需求,有可能当成平行世界的番外写一写吧!毕竟是炖得美味的肉,当高仿同人看看肯定读者愿意订阅,星际读者的接受度也比上辈子的读者高,起码他没在评论里见过‘洁癖’之类的词。

编辑南南:我要听我要听!

这时候的蔡维楠,尚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双玉大爆脑速,向他倾泻自己掩藏在心底的满满黑泥。

先是被男配标记和抓现行。

双玉:要覆盖标记会很痛苦,嫉妒成狂的封夜镜顾不得这一点,直接黑化了,甚至怀疑起了两人第一个孩子的血缘,要求做化验。秦星感觉自己受到莫大侮辱,不同意化验。秦星是儿子的惟一监护人,没有他出席公证的同意,参谋长没权限去做化验,于是黑化得更严重了,把他关起来一遍遍地强迫他,想要让他怀上只可能是自己血脉的孩子,偏执地认为只要这么做,留在他身边。

作者的脑洞逐渐开上秋明山,一路狂飙突进。

双玉:封夜镜因为秦星疯过两次,一次是以为他死了,一次是发现秦星被别人标记。外表看着冷静完好,其实内里烂得不成样子,只想汲取秦星身上的光明和温暖。

双玉:后面可能一起互相拉着烂到死,或者封夜镜清醒了片刻,放走秦星。秦星可以带着伤痕开始新生活……不,这样不够酸爽狗血,得在互相折磨期间,秦星其实也被整疯了,清醒过来的封夜镜想放走他,才发现小太阳早就被自己玩坏了,再也回不去从前。

双玉:哈哈,我说完了!

……

编辑南南:……………

在编辑以外身份,蔡维楠也是一位心思纤细,喜好1v1的读者。

即使只是想象,没有详细的描写,来自双玉极具感染力的描写依然狠狠地污染了他一把。

编辑南南:啊啊啊啊双玉你没有心!!!!

没有心的顾珏笑得超开心的。

祸害完编辑,顾珏愉悦地点开了缪斯好友列表里[寻觅逆鳞]的头像。

双玉:鳞先生,你在吗?我想跟你分享脑洞,不过可能有点黑暗,你愿意听听吗?是关于《参谋长》的,放心吧,我不会写进正文里,只是和相熟的读者说一说。

由于没有话题,两人已经许久没有聊过了。

当大元帅发现双玉要跟他分享剧情时,作为忠实读者的他当然再乐意不过了:当然愿意,这是我的荣幸,洗耳恭听。

他很喜欢双玉笔下强烈的情感。

被部份不好此道的读者诟病的过于激烈,过于真情实感,在他眼中全是优点。也就这种充满感染力和代入感的风格,才能让他隔空感受憧憬中的热烈爱情。

双玉:嘿嘿嘿嘿。

作者有话要说:  跨年睡过头啦!给大伙道个歉,会用新一年的勤奋自律来回报的

2020年的第一天,六千成功!明天继续加油~

推小姬友的书

《死对头的信息素超甜》by脆皮鸽

沙雕爆笑校园abo,死对头从小打到大从地上打到床上的故事

cp:风骚真醋精校霸攻x腹黑假高冷学霸受

肖逸和江扬从小结仇,高二被分在同班,整天互相找茬,打架打出通报批评,决斗决到人尽皆知,搞得全校同学纷纷猜测到底是谁鲨了谁的爸。

第379场对决以江扬的认怂告终。

江扬咬牙切齿:“你给我等着。”

肖逸云淡风轻:“等着呢。”

……然后等来了自己是omega的事实,以及狗比江扬的临时标记。

草。

肖逸体质特殊,这一年里发情不能使用抑制剂,临时标记也非江扬不可。

江扬得知后,飘了,想到死对头终于栽在自己手里,不禁暗爽:肖逸,你完了,啊哈哈哈哈哈。

江扬嚣张至极:“想让我标记你?求我啊。”

肖逸红着眼睛:“哥哥,求你了,标记我一下……”

江扬狂喷鼻血:“……!?”太,太刺激了!受不住了!

肖逸内心:呵,傻比。

江扬:为什么在性别上彻底压制死对头之后,我还是被吃得死死的?不说了,我要快点写完作业,去陪男朋友睡觉了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