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055

    想要将其更改趋向稳定的三观,不一定要经历大喜大悲。

就像成年人的崩溃往往是无声无息的,大元帅的三观亦经历了一场无声地震。

双玉先将在编辑那说过一遍的脑洞复制给他。

大元帅:!!!

再加入了一些崭新的想法。

双玉:其实《元帅是粘人小娇夫》也可以玩这种黑化梗……唔,不过设定里的小攻其实就挺黑的了,腹黑鬼│畜攻,织了好大一个网慢慢将大元帅收拢其中,再也不能逃离对方,只能雌伏在他身边。

不经意被剧透了的大元帅:???

双玉:呀,想到了很甜的梗。

甜梗,大元帅喜欢。

他就喜欢1v1甜掉牙的爱情。

只要两个真心相爱的人能长长久久地在一起,任何难关亦能一起熬过。

他心里升起一丝期待。

大元帅:请说。

双玉:卓辞泽愿意帮大元帅变回alpha,条件是他变回alpha必须标记自己——他愿意为了大元帅从a变o,变变变,全给我当百变小受,一转攻势!如果是正常线路的话,这时已经爱上对方,也适应了omega生活的大元帅原谅了他之前的阴谋,愿意继续以omega的身份和他在一起,幸福快乐地生活下去。

稍感安慰的大元帅:不错。

他很吃这种无关性别,爱一个人只因为你是你的梗。

让他觉得他之前的感情不顺,是因为没碰到正确的人,宇宙那么大,一定有他命中注定的人在等着他。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虽然双玉一口一个“大元帅”的称呼让他有点不适,但总体来说是个甜甜蜜蜜的好故事。

双玉话锋一转:要是换成放飞自我的脑洞,那就是大元帅欣然答应,两人ao互换。发明了这种转化技术的卓辞泽从未用自己做过实际,当他真变成omega后,那种翻天覆地的生理心理变化让他无所适从,怕大元帅标记别人,怕他不要自己……这一刻,他才真正地明白到,自己对爱人做了多么过分的事。

被标记的omega离不开alpha,只是生理需求。

但卓辞泽离不开大元帅,是真真正正的打从心灵,从灵魂需要他。

双玉:ao逆转后,可以写的play就更多了。

双玉:大元帅本质上是个很温柔的人,在被星盗俘虏前他想象过无数次,自己会遇上一个怎样的omega。是卓辞泽毁了他的所有幻想,而他已经爱上卓辞泽,爱和恨交织在一起,让每个夜晚变得更加疯狂。

大元帅:???

感叹号和问号交织于一起,扣在大元帅脑门上。

他大脑要转不过来了!

关键是这个形容吧……

真他娘的有代入感。

大元帅自觉得是个温柔的人,也想象过很多次自己伴侣的样子,由于他相信一见钟情,却又没有真实经历,所以什么类型也想象过。只不过最近充斥在他脑海中的,大多是一只白软甜的小兔纸模样。

总的来说,无论是哪种想象,他也是入侵的一方。

粘人小娇夫?

粘人可以,娇夫不行。

令龙毛骨悚然,龙鳞要炸起来了。

被心爱的作者大大灌了满满一脑子的黑泥,段修烨有点精神恍惚。由于轻微的感情洁癖,他从未不看np的小说,也会跳过一对多和多对多的不可描述章节。

短暂失去语言能力的大元帅:呃……

双玉:很甜吧!

大元帅:啊?甜?

双玉感叹:这就是爱啊。

此时此刻,大元帅的爱情观,就像是遭到海啸冲击的滩边民居,被冲得七零八落,只能依稀看出来,这里曾经住过人。而这时候,大海还爽朗地笑着跟他说,这样也能住人啊!或者说,住人的地方就该是这样子的!

更要命的是,段修烨是真的喜欢双玉的文风。

即使是这种崩坏得厉害的黑泥,由双玉描述出来,也是该死的甜美。

就像是女神画手爬了对家的墙,产出对家的粮。

明明知道是对家,可是画风却要命的吸引,剧情也大戳萌点,在雷死和好吃的边缘来回反复横跳,早晚将自己雷得半焦不熟。

既生女神,何生对家?

呜呼哀哉!

理智告诉段修烨,这梗有毒,不能吃。

情感上,他居然有点想看双玉写成正文。

只是双玉说完那句“这就是爱啊”之后就没再说话,段修烨等了一会没下文,终是忍耐不住:还有呢?

这浓缩过的剧情,听着有点上头。

双玉:啊?下面?下面没有了呀。

双玉:哈哈,没想到鳞先生你也是同道中人。

同道中人,这四个字戳得段修烨有点甜蜜的内伤。

他真不好这口。

真的。

只是在心仪的文风面前,一切显得那么微不足道。

双玉的叙事方式彷佛使劲往他的萌点上戳,段修烨回复了一个嗯字,算是默认了,想看更多脑洞。

然而双玉却道:不过真没有了,本来只是临时喷薄出的一些想法,多半不会写成正文内容,毕竟可能有读者不像你接受度这么高,会接受不了这个。

……

不,大元帅很想说自己接受度超低的。

他有洁癖!

他很脆弱,也接受不了骚操作的,只不过双玉的书是例外。

段修烨正想分辩,又听得双玉说:我网络上的朋友比较少,知道我笔名的几乎没有,所以能分享脑洞的人不多,只有你和编辑了,不能外传哦!私底下和朋友分享倒是没关系,就是别发到评论区和论坛之类的地方。

闻言,段修烨愣了一下,同时完美地过滤掉编辑俩字。

只跟他分享。

读者之中,他是独一份的。

他太喜欢双玉的书了,对书的喜爱移情到作者本人身上,网络上的点滴相处下来更是加深了这份友谊。双玉想到梗只和他分享,光是这件事就让他心潮柔软,浑忘刚才被双玉塞了一嘴毒粮的事。唉,那算什么事呢?只要是双玉说的,他下次还想听。

只可惜话题结束后,双玉说要将自己关起来码字,不聊了。

这位忠实读者陷入【心爱的作者大大超级自律不用催就会去码字,爱了】和【其实还想再和他聊一会】的两种心情之间,既遗憾又放心。

段修烨整理两人刚才的对话纪录。

视线落在大元帅仨字的时候,视网膜彷佛被灼了一下。

辣眼睛。

不行,不能只有他一个人被辣眼睛。

双玉说不能外传,但和朋友私下分享没问题。

虽然段修烨不认为他和司凌云的关系有到达“朋友”的地步,不过相信他是嘴严的人,何况这种梗概内容,恐怕他也不会愿意让其他人看见,按理没有散播出去的风险。

段修烨组织了一下说辞,点开司凌云的头像。

一句在吗?刚发出去,就看见旁边大大的红色感叹号。

“……”

这是什么?

这辈子没被拉黑过的大元帅陷入短暂的迷惑,直至光标移上去,显示【你已被该用户标为不受欢迎联系人,期限15天】,才恍然大悟,原来是被拉黑半个月了。大抵是因为上次分享《参谋长》章节的事。

段修烨暗暗好笑,关掉对话框,等待刑满出狱。

顺手给闭关码字的双玉发了道消息:以我在缪斯阅读的经验,大可不必将读者想得那么封闭,我在其中已经算是很保守的行列,如果是以正文以外的番外形式放出的话,同时标好预警请勿误入就好。这么优秀的构思,要是只有我知道,未免有点浪费。

太浪费了。

得让天下人看见。

就算天下人不订阅,参谋长订阅就行。

-------------------------------------

经历了有存稿的日子,顾珏这只鸽子已经变质了。

再也不是拖稿的正统鸽了。

当他从两耳不闻窗外事的闭关里出来时,才看到一条又一条的新消息。鳞先生的建议不错,他采纳了。大抵是因为上辈子被高洁和各种控的读者评论留下了太深的阴影,有时他确实会画地为牢,自我审查得厉害。

在现在的文化背景下,星际读者接受度的确高出许多。

他再藏着掖着的,就实在太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另外的一条消息来源,就让他有点吃惊了。

是妲娜发来的邀请加群消息。

对这位同行妹子,顾珏很有点看傻白甜的好感。总觉得不提醒着点,这小omega就要被人骗得渣都不剩。群名是[写作探讨群],正儿八经得顾珏有点恍惚——

还以为只有完全摸不着网文门槛的业余爱好者才会起这种土得掉渣的群名。

他见识过的,都是什么[恭喜发财]、[鸽子屋]、[请假的事能叫断更吗]和[今天也不想更新]的沙雕群名,乍一看过去,空气中弥漫着不想码字的气息。

既然是妲娜的邀请,顾珏随手点了同意。

万一很吵又聊不来的话,屏蔽潜水就完事了。

以前他加进去后不说话纯挂着的作者群,没有几十也肯定有十来个,慢慢地沉寂下去,只剩下最相熟的小群还活跃着。想到昔日的沙雕网友,顾珏眼眸暗了暗。

加进去后,才发现群成员短得一眼望到底,算上他只有三个人。

【群成员】3/3

妲娜

双玉

白雀浮绿水

……

妲娜:我把玉玉拉进来啦,欢迎玉玉!

白雀:欢迎大哥!

他现在就想退群了。

作者有话要说:  日六

从入门,到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