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057

    好大。

不愧是大元帅,是真的很大。

好想看,就瞄一眼收回来。

瞧大元帅专注于开车的冷峻侧脸,应该注意不到的吧,再瞄一眼,真一眼。顾珏刻意收敛了自己的视线,避免过于流连在大元帅的胸肌上。

毕竟不礼貌。

然而他再收敛,长年累月沉浸在高强度战斗中的段修烨对旁人视线落在哪一个点上极为敏感,即使只是轻轻一瞥,也逃不过他的感知,何况是这充满着强烈垂涎意味的偷看。

小顾自以为把控得很好的偷看,其实被段修烨尽收眼底。

顾珏:“我比较喜欢吃肉,不过今日吃素餐也行。”

肉类食物味道大,不适合约会时吃。

何况等会还要去挑选礼服。

一边说,一边忍不住又看了一眼。

在天气系统的管控下,帝国主星四季分明,这几天逐渐步入夏季,大元帅穿的也不厚,胸肌下的腰线猛地收窄,隔着薄薄衣料仍能感受到它蓄满力量的肌理,宛若一只静静蛰伏的猎豹,随时能爆发出惊人的速度,将看中的猎物叼回窝中享用。

危险是性│感的伴生品,太温顺的人注定与性│感无关。

啧。

顾珏悄咪咪的又看了一眼,有点想成为这豹子看中的猎物。

如果是这种猛男,他当场引颈就戮!

飞快的看完一眼,顾珏立马收回目光,假装在欣赏斑马线和红绿灯。啊,这斑马线的线条,这红绿灯的色泽,还有这街灯,是真的很苗条。

被看了个饱的段修烨终于忍不住了:“我身上是有什么吗?”

他出门前明明检查过自己的仪容。

惟一的可能性,就是比平常更发达的肌肉了。

这也没办法,锻炼完之后肌肉充血,这种肿胀感会让健身成果看上去更明显,有些爱显摆的男孩子就会在刚做完训练立刻自拍发朋友圈,达到更好的炫耀效果。段修烨自然不需要这么干,他反倒有点在意……

会不会很难看?

被这来来回回的瞧,段修烨有点不自在。

下次不再在出门前锻炼了,这肌肉充血的事他也没办法。

“没没没,当然没,”

顾珏暗道不妙,难道他还是太沉迷美色,被发现了?他赶忙摆正神色,配上精灵天生的圣洁气质,当真有几分不为男色所迷的凛然正气:“烨哥存在感强烈,又特别好看,忍不住多看两眼。”

绝对不是因为八块腹肌。

段修烨完全没想到这个小孩会馋自己的身子,便接受了他这个解释。

“我也是普通人,”

他莞尔:“要说外表,精灵才是以外貌见长的。”

龙族皮糙肉厚,变回原形才有闪闪发亮的鳞片作可取之处。

顾珏被噎了一下。

要是这脸蛋身材是普通人,普通人的标淮得有多高啊,元帅还是谦虚了。

过度的谦虚就是炫耀,可他看段修烨神色平淡,确实是打从心底觉得自己很普通,顶多是一直通过努力去提升自己,向更高的标准靠拢,成为更优秀的人。拥有这种想法的人,又怎会感到优越?

来到星际时代有好一段时间的顾珏,已经大概能掌握这些人的想法了。

没别的感想,就是手臂发痒。

-------------------------------------

按照着凤公爵大发慈悲给的攻略,段修烨开车来到主星最繁荣的中心地带,迦南市连接着皇宫,也是条条主道通往的枢纽处,和风格前卫的联邦主星相比,帝星的建筑大多拥有华丽的装饰花纹,帝徽更是随处可见,人民崇拜皇室如同崇拜神明。奇妙的是,这个家族从未出过辜负人民信任的昏君,在两大豪门的忠心维护下,一代比一代繁荣。

所以即使拥有宇宙飞船,悬浮车满天飞,帝国也没有舍弃君主制度。

顾珏靠在车窗上欣赏风景。

虽然这具身体是帝国人,但他还是更喜欢自由奔放的联邦。

驶入悬浮车专用的升降机停车场,段修烨将车停在vip区,车与车之间有着很大的间隔,完全不怕碰撞,甚至经过巧妙的空间间隔设计,只要不是有心到处窥探,车主间几乎不会在这碰上面。

停好车后,顾珏手脚麻利地下车。

他环顾四周,用眼睛记下这种特权阶级出没的地方。

又有新内容写了。

回去就让大伙开开眼界!

段修烨瞥他一眼,默默收回了打算替他开车门的手,转而拿出一副墨镜戴上。顾珏刚确保自己将每一根柱子的布局都记在脑子里,一回头就看见一个《终结者》似的男人。

段修烨本就是高鼻深目的轮廓,戴上墨镜后只余一抿性.感得要杀人的薄唇和笔挺鼻梁,既冷又酷,随随便便往那一戳便是大片感,阿诺德施瓦辛格再世也不过如此,看得小顾心中一动,嫌弃起家中塞巴斯蒂安的小身板了。

哎,不如再买一个猛男管家。

只穿围裙做饭的那种……

顾珏一边瞎想,一边问:“哥,室内也戴墨镜?”

要不是长得帅,就该被归入精神小伙系列了。

“认出来会很麻烦,”段修烨垂目,这是吸取了上次在空港被记者包围的教训:“平时很少出来人多的地方。”

“是哦,毕竟是帝国所有男的都崇拜的真男人。”

顾珏拿上次司机说的话调侃他。

“没这么夸张。”

墨镜很好地隐藏了段修烨被小顾夸奖的不自在。

他心里也奇怪,明明早就习惯被赞誉,为什么独独由顾珏说来的时候,会让他格外的窘迫?大元帅忘了,只有胆子超肥的顾珏一边馋他的身材,一边言语调侃他,一般土生土长的星际本地人真没这胆色。

顾珏:“不过你这样好像我的保镖。”

“凤倾也说过这句话,”

段修烨关上车门,走到他旁边,高大的身躯靠近时,顾珏身上的光肉眼可见地少了好大一片,压迫感不言自明:“如果发生危险,我本来就会保护你,说是保镳也没两样。”

不管是顾珏,还是任何一个帝国人民,只要在大元帅面前遇到危险,他都不吝于伸出援手,这是军人的责任。下半句话段修烨没说出来,顾珏被这上半句话撩得耳朵一麻,忍不住抬眼看他。

以往能看见大元帅俊脸上的坦荡,让旖旎气息当场清空。

这会戴着墨镜,无法看到他的神色……

就只余下俊了。

顾珏的心脏跳得有点快。

“先去吃饭?”顾珏转移话题。

“嗯。”

段修烨应声,保持着比他略快一步的步速领路,前往凤公爵推荐的餐厅。

不得不说,凤公爵在照顾恋人的体贴程度上,真没几个生物能比。他列出来的餐厅,详细地写出了对应的口味和用餐喜好,细致到氛围和侍酒师的风格,保证和他约会的对象有浪漫甜蜜的完美体验。

段修烨将餐厅位置记得牢牢的,走路那叫一个从容熟练,不苟言笑的脸往那一摆,真以为他是老顾客了,然而实情是他才第一次来这边的商圈,以前也很少在外用餐。

将灵能养生餐做得最好的餐厅,《一期一会》。

据说取的是某个远古国家一生只能遇见一次惟一的意思,因为历史久远,原意已经不可考,在宇宙通用语中时常和爱情联结在一起。这个梗,努力入乡随俗狗血小说作家顾珏自然听说过。

所以当大元帅一脸自信地带他来到餐厅门前,抬眼看见这招牌时,顾珏他的小心脏被狠狠地震了一下。

没想到啊,钢铁直龙有这么浪漫的一面。

“这是你听完我要求之后选的餐厅吗?”顾珏忍不住问。

“嗯,”段修烨想让他对菜品放心:“这家餐厅采用每日新鲜运到的灵能食材,做法也很别致,也有你想吃的肉类。”

龟龟,还是做过功课的。

顾珏再次被震撼了。

他快要怀疑这次逛街之行的纯洁性了。

作为资深的爱情小说读者,段修烨也知道《一期一会》的意思,不过他没觉得带朋友来这种餐厅一对一的吃饭有什么不对劲之处,光想着小顾会不会吃得开心尽兴了。

当满脸笑容的服务员迎上来时,段修烨便先一步吩咐:“排一间最好的包厢。”

同时出示了一张会员卡。

他出门前,红龙姐妹将自己平日血拼吃喝时积攒下的各家会员vip卡全塞给了他,保证他能在帝星大多数的高档场所出入无阻。毕竟好些真正讲究档次的地方,不是说带着现金就能进的,更多是老带新的会员制度。

而他大元帅,虽然可以刷脸,万一行不通呢?

带着伴儿要换地方,多尴尬。

为了帮兄弟脱单,红龙姐妹可谓操碎了心。

服务员瞥见这最高级别的会员卡,伴以冷冽低沉的嗓子,搭配其积威已久的气势,让久经训练的服务员小姐姐不禁将背挺得更直,蹬着高跟的小腿肚子也有点发抖,不知是哪位大人物光临。

男人旁边的秀美青年笑眯眯的开口:“麻烦你啦。”

精灵的天籁有如涓涓清泉,一下子安抚住了无辜的服务员。

服务员定定神,领二人前往专门供给金卡会员的包厢。

《一期一会》位于商厦高层,三面采用了新型造工的落地玻璃窗,它不会反光,无论从哪个位置看过去,就跟不存在玻璃一样,虽然被少部份恐高症患者差评,但得到了更多的赞誉。消费门槛不低,但在帝星的网红打卡点依然榜上有名。

顾珏胆子大,挑包厢时选了风景最好的。

午后的阳光温润地倾泻进来,如同蒙着一层白纱,给餐具打上明亮滤镜,银质餐具反映着一抹阳光,精美如工艺品。据说也是餐厅特别订造的,在进食时不会尝到金属味儿,影响餐品的本味。

座椅和餐桌选择了温柔的鹅绒白,比单纯的白多了一分温和,很得顾珏的心。

在ins风的网红店大行其道时,他最讨厌在吃饭的地方看见性冷淡风,彷佛菜品的味道也因此淡了几分。太偷懒了,白色明明可以是很温柔的颜色。

“你看看想吃什么。”

段修烨没看菜单,径直让他选。

和大部份高档餐厅一样,《一期一会》主要以套餐的形式供食客选择,从清口甜品、餐前汤、前菜等等……列得清晰不过,顾珏直接选了主厨推荐:“交给专业人士来。”

比起繁复的菜品名字,他的视线诚实地落了在旁边的价目上。

确认过眼神,要不是大元帅请客,这地方他真可能是一生只来一次了。除非真的非常好吃,配得上这个价钱,他才会考虑一季来一次犒劳自己。

段修烨将菜单交回给侍应:“我要和他一样的。”

懒得想了。

点好后,侍者拿着菜单走远。

《一期一会》今日的客人不多,空闲下来的后厨小声交谈:“好久没看见拿着金卡的客人了,不过好奇怪呀,室内还戴着墨镜的。”

“应该是那位精灵的保镖吧。”男侍应提出见解。

“难得坐在一块儿吃饭,”接待两人的女服务员点头认可:“少爷比保镖更平易近人呢,真的好漂亮,我第一次近距离见到精灵,皮肤上的毛孔细腻得跟没有似的,我好羡慕啊。”

自然光下,精灵青年披着乌色长发,碎发挽于耳后,露出特有的狭长耳朵。即使身上没有一件显眼的名牌,气质依然高贵出尘得令人自然地联想到他出自名门大家,是养尊处优的小少爷。

本应立于小少爷身后的冷酷保镖却端坐在他对面,宽厚的肩膀如山般逆着光,被墨镜遮挡着的双眼仍然隐约透着让人忐忑不安的锋锐气息。

……

主厨:“你们不觉得,他们有点般配吗?”

一言惊醒梦中人,被打开新世界大门的侍者们小鸡啄米状点头。

不愧是主厨,见解就是比他们独到。

养眼,般配!

许是两人看上去非富则贵,餐厅半点不敢怠慢,侍应很快便依着节奏次序上菜。

当侍酒师问到客人想要的餐前酒时,顾珏很眼馋酒柜上的苦艾酒。

之前一直让他自己拿主意的段修烨却先一步道:“麻烦推荐一款低酒精的。”

顾珏小小声:“烨哥,那个什么……”

眼睛往冒绿光的苦艾酒上瞟。

“等会还要挑衣服,大白天喝醉不是好行为,”想到早上妹妹怂得要命的神色,段修烨尽量将语气放得温和,减低说教意味:“你要是喜欢,等会带一瓶走,回去我给你调。”

这回轮到顾珏吃惊了:“你会调酒?”

这么风花雪月的特长,在凤倾身上十分合适,却不像大元帅该会的技能。

“学过。”

段修烨不爱炫耀自己的才能。

何况对他而言,品酒是贵族必备技能之一,顺便学了基础的调酒知识。许多高难度的调酒讲究的是正确的操作和配方,只要记性好,能做出细致的操作,常规鸡尾酒调出来的味道就不会差到哪里去。

“反正都要喝,在哪里喝不一样?”

顾珏还是挺想体验一下在饱览帝星景色的同时品尝美酒的感觉。

段修烨俊容微肃。

他想起姐姐说的,想照顾同行人的体验,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平常怎么对妹妹就怎么对他。何况小顾的确比较年轻,他不禁多了分教导的意思:“不是不让你喝醉,但要选择在安全的地方,不能拿将自己置身于危险之中。”

话音刚落,他觉得这段话说得不错。

回去跟段绮月也说一遍。

形状动人的薄唇一张一合,把这说教的话,说得跟情话似的。

顾珏脱口而出:“有你在,就算是a666战区也安全啊。”

a666战区是知名的战火燎天星系。

等同上辈子的叙利亚。

段修烨被噎得一时之间找不出话来接。

被眼前的精灵青年耿直地撩了一把,像被奶猫挠挠似的心头痒。

不!

他怎么可以有这种感觉!

墨镜后的鹰目一肃,刚要说出正能量语录,顾珏就顺从地放弃了:“不过你说得有道理,我听你的,就给我来杯低酒精的餐酒吧。”

这下破坏旖旎气氛的话也没机会说出口了。

见二人商量好了,侍者欣然挑选出合适的佐餐酒。

从冷库里拿出来,到送到客人面前不会超过一分钟的水晶杯挂满一层薄薄的霜气,乍一眼看过去,真跟冰晶打造而成般,教人忍不住赏玩的同时,也保证了鸡尾酒的口感不被温度破坏。

侍酒师轻声细语地为客人讲解每枝酒的来源。

顾珏听得特别用心——

全是能用在小说里的素材啊!

记到就是赚到!

勤勉作家顾小珏生怕听漏哪怕一个字,专注神色落入段修烨眼中,即便隔着墨镜的黑白滤色,小脸也晶莹着会发光似的动人,眼睛闪动着渴求知识的光芒,一如凤公爵所形容的,是个听话乖巧的好孩子。

比他妹妹乖多了。

不自觉地暴露出了长辈心情的段修烨勾了勾唇,露出慈爱的微笑。

他自以为是慈爱,然而顾珏刚好将视线撇回来,就看见大元帅掀着薄唇朝自己笑,笑得惯常的冷脸柔和下来,透出一丝宠溺的味道,宠得顾珏心头一跳。

这其实不怪顾珏的心脏乱跳。

第一道菜是腌得味道和口感皆十分轻柔的鹿肉挞挞,缀以泥状的杨梅酱和蒜蓉蛋黄酱,酸度和咸度被把控得恰到好处,一点不突兀。小小的一份,以刀叉切开后一口半个,就连进食体验也被主厨照顾到位。

好吃是好吃。

只是这个鹿肉挞挞,摆成了心形。

由侍者切开,一人一半。

……这真是元帅大哥做过事前调查的餐厅吗?

怎么处处透着给里给气的浪漫气息?

顾珏的恋爱雷达狂响不止,面上装作一派镇定,内心早已弹幕乱飞。

段修烨千算万算,算漏了一件事。

帝国第一花花公子凤公爵推荐的餐厅,考虑得最多的是哄恋人开心,自然以约会胜地为主。这《一期一会》的餐厅,故名思义,主要就是为情侣服务的,在菜品设计上,也加入许多浪漫的巧思。

【讲真,最近一直用换源app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安卓苹果均可。】

例如栩栩如生的玫瑰花牛肉片。

例如象征着至死不渝的情人鱼派搭鱼子酱。

在看见放入两根吸管的心形杯子时,大元帅眉头一皱,感觉事情并不简单。大抵是餐厅特色,见顾珏态度自然地喝,他也不好提出异议,只喝旁边的清水,将一整杯留给对方。

直至侍者送上一整个心形巧克力蛋壳,满面笑容地奉上一个精致小巧的锤子,细声引导:“两位可以一起握着锤子将心敲开,里面是寓意着永恒的宝珠甜品。”……

不对劲,真的不对劲。

大元帅迟疑地看向小顾。

可是戴着墨镜,顾珏没能领会他的迷惑,以为一切尽在他的掌握之中,鼓励:“来都来了,你就敲一下嘛。”

一起握着锤子就算了。

太土了。

这句话彷佛有着神秘力量,驱使他握住了这个和他大手相比,小巧得可爱的锤子。

大元帅不敢用力,他怕连着桌子一起敲碎了。

啵的一声。

巧克力蛋壳应声裂开,里面赫然是一个浇满草莓浆的糖球,在灯光下亮如珍宝0。

围绕着糖球的,是由巧克力糖浆写成的秀丽花体字——

【亲手敲开心防,觅得你我独有的至宝。】

……

………

即使直男如段修烨,也察觉到了不是一般的不对劲。

只是,小顾一直表现得特别淡定从容。

想到早上妹妹的大胆发言,也许在年轻一代看来,这是再寻常不过的事情。

段修烨再一次看向顾珏。

他抬手,不着痕迹轻按眼镜腿边上暗键,墨镜依然是墨镜,透过镜片看出去的世界却不再是黑白调子,而是变回正常的彩色。

下一刻当精灵微尖的狭长耳朵映入眼帘时,立刻变成了漂亮的透粉色。耳朵尖尖处更是红得像餐桌上的草莓酱般,让人生出想要在上边咬一口尝尝味的冲动。

彷佛察觉到他的视线,精灵小声问:“哥,这也是你事先调查好的吗?”

作者有话要说:  上辈子无1无靠,顾小珏也是个纸上谈兵选手呢!

这里的餐品有参考现实里的餐厅菜品,不过是用自己文字形容的!

理论经验丰富的白切黑对上天然撩!

今天也是被姬友按头码字的一日(哭)因为要推她的书所以得多更新点……

《遗愿成神系统[无限流]》作者蕉下醉梦

不一样的无限流,格局宏大,强攻强受,攻受都超、级、苏!喜欢无限流的小伙伴可以去康康~

简介:

简明庶作为平都医院院长,全院的希望,拖家带口养着一大批人。

两百年来靠着在茧世界里打打怪、赚赚义父外快,过得还算滋润。

治病是不可能治病的。

又一次进入副本后,简明庶觉得那个黑衣冰山大佬看自己的眼神人间不直的。

简明庶:小朋友,你看我的眼神像在看一个白月光替身

伍舒扬:……(自己吃自己的醋可还行)

实不相瞒,我两千年来的白月光就是你,只有你。

高冷偏执鬼帅攻全院之光温柔神差受

【本文标签】

强强、无限流、冥府、古神、酆都狱、克苏鲁、物理学(瞎掰派)、高维空间

——小剧场

伍舒扬:我是个有原则的神

遇到简明庶后

伍舒扬:原则,好吃么:)

伍舒扬:子规阁中一杯酒,碧落黄泉千年寻

简明庶:说人话就是——他非我不可(鞠躬)

——世界列表

巫祝世界:边陲巫镇(已完成)

克苏鲁世界:炼狱直播(已完成)

卡拉比-丘流形空间:无人生还(进行中)

凯尔特世界:世界尽头

蒸汽朋克:汽笛曙光

……

扯淡流冥府瞎掰派物理,一起来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