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058

    “……”

也许是那只尖耳朵的缺口太惹人怜爱,又也许是上帝看不过大元帅的情商,在看到顾珏透红的耳朵那一刻,段修烨灵光一闪,整日处于离线状态的情商开始干活——

他要是如实说,这是凤公爵推荐的,他什么都不知道,下一秒恐怕就能从小顾脸上看到失望的的神色。

段修烨不想让他失望。

但也不想让对方误会下去。

得想个两全其美的解释。

然而想漂亮地圆过去,实在超出了大元帅的情商范围,他要是做得到,也不会单身到现在了。顾珏见他超过四秒没回话,立刻将话题带了过去:“太会了,要是带女孩子来肯定会很开心吧,我可以拍张照片吗?”

“嗯,当然可以。”

段修烨颔首。

他记得小妹也喜欢给菜品拍照,这种彻底违反用餐礼仪的行为却在年轻一代流行开来,也教他感到奇怪,不过他从不用这种规矩限制他人,只是感叹果然是小孩子。

看向顾珏的神色不禁更加柔和。

话题被高情商精灵不着痕迹地带了过去,大元帅也放松下来。

这餐厅的菜品服务氛围可称得上一流,这浪漫过头的设计只是一个意外,这会再抬眼看去,顾珏耳尖上的嫣红已经褪却,恢复到平常的肉粉色。段修烨暗暗放心,想起前面他说带女孩子来会开心,又想到顾珏的性别,便问:“那你开心吗?”

他毕竟不了解年轻人。

要是顾珏不喜欢这种地方的话,下次他会吸收教训,再问问绮月她们平常和同学喜欢出入哪些娱乐场所。

………

然而,结合“要是带女孩子来肯定会很开心吧”和“那你开心吗?”这两句话合起来的含意,却怎么听怎么暧昧。

顾珏有点顶不住。

他赶忙喝了一口水晶杯里的莫斯卡托,酸酸甜甜的冰凉汁液压下了他的紧张感。

他要冷静!

根据元帅大哥的钢铁直男程度,反常即为妖,恐怕不是有意识地在撩他。

顾珏的一贯做法是,一旦认定是喜欢可以发起追求诱惑,但在对方明说之前,决不可以自作多情地以为他人对自己有意,从三言两语平白想象出万字爱情故事感动自己。

没办法,直男的相处风格有时比gay之间还亲热甜蜜,要是不将心动的阈值提高,很容易伤心的。

因为别人喜欢自己就心动,未免太可怜。

要是因为脸和八块腹肌则另说。

想明白后,顾珏定定神,乌眸已恢复清澈明亮的坦然笑意,再无刚才小鹿乱撞的羞涩:“当然开心,这里菜很好吃,风景又好。”他说着,转头眺向窗外的景色。

万里无云的好天气下,帝星最繁华的城市脉络在底下缓缓铺展开来,舍得建在这个地界的商厦,无一不是出自建筑大师的手笔,融合了科技与典雅的独特风格,使得帝星市容宛若一个大型的艺术展览。

从高处往下望时,有人的权欲会忍不住膨胀起来,误生出想要主宰这片风光的念头。

也有比较不走寻常路的:“哇,这里跳下去死定了吧:”

段修烨:“我会接住你。不过最好别跳,那边有肉眼观察不到的玻璃和高空防护系统。”

喔喔喔,会变龙就是有安全感。

顾珏羡慕:“我要是也有翅膀就好了。”

“做手术可以装一对,也有外骨骼翅膀,不过迦南市禁飞,你想体验尽情飞翔的感觉,建议先考飞行证,再去允许空中飞行的次级城市。”

段修烨建议。

远古移民顾珏吃惊:“还有这种操作?”

他穿越过来之后,即使囊中羞涩,住的也是联邦主星。这类人流密集的繁荣城市大多禁飞,他没问过,星际人民又视为常识不会特意提及,他就一直不知道了。反应过来后,顾珏糊弄过去:“以前我很少被允许出门。”

宋思扬就喜欢原主乖乖呆在家里当一件精致漂亮的摆设,即使他自己满城市夜场浪,也会让家中的护卫和保洁拦着原主,不让他离开家里。

段修烨神色一暗,没再就着这个可能让小顾难受的话题问下去。

他想让他开心起来。

段修烨说:“飞行证不难考,下次出来我可以教你飞。”

“真的吗?”顾珏眼睛一亮:“但迦南市不是不让飞吗?我们去其他城市?”

“只是公共领域禁飞,可以在我家的庄园飞。”

……

顾珏:“我感觉我也需要一副墨镜。”

段修烨:“为什么?”

“金钱的光芒刺痛了我的双眼,”劳动阶级顾小珏辛酸吸了吸鼻子:“我要去。”

真孩子气。

段修烨想着,嘴角止不住的上扬,笑色一闪而过:“那就来,我家人很好相处。就是你来的话,他们可能会有点过分热情。”

他和父亲更相似,是寡言少语的性子——

龙族子嗣的属性是随机的,看遗传到哪一脉龙血,性格也会被影响,像他两位姐妹就比他更热情外放。

“没关系,我也很热情。”

顾珏扬了个活泼的笑脸,又乖又萌,段修烨一看就觉得会是他妈喜欢的类型。

贵族有分寸,他倒不担心母亲会对小顾做什么。

他是担心自己被催婚立场更严峻了。

前路艰难啊!

完全不知道大元帅也有催婚烦恼的顾珏轻松愉快地吃完了最后一道甜点,结帐时,段修烨直接刷的卡,等侍者走远,顾珏小声问:“挺贵的,咱俩aa吗?”

顾珏当然知道大元帅不差这个钱。

但两人是朋友关系,都是爷们,他没道理默认别人请客。

这顿饭贵是贵了一点,但对小有积蓄的他来说也不是负担不起。

顾珏猜想,元帅大哥应该也不是那种被问要不要aa就不高兴的大男子主义。

段修烨闻声回头,看了他一眼,戴着墨镜的俊脸难辨阴晴。

他倒不是不高兴。

只是说到aa制,他就想起段绮月将大姐和母亲叫来,劈头训了他一顿,让他可千万别跟人说aa制。贵族就没这么干的,朋友出来玩也不会,只是司凌云出身寒门,除了应酬外根本没多少约会经验,有也是在升职发财之前和朋友出来吃饭,大家一个阶层的,aa得没有一点心理负担。

反正,aa制在贵族这里是行不通的。

特别是他们段家的大少。

能出来约会一次已经很不容易了,千万不要被奇怪的知识误导,越走越偏。

“不,”

三把女声一起教育他的场景让大元帅犹有余悸。

在那一刻,他的家庭地位沦为了家庭弟位。

于是当小顾说到aa制,有心理阴影的段修烨果决地回绝了他:“请务必让我请客。”

“……喔喔。”

元帅大哥态度坚定,顾珏也不矫情了,乖乖跟在他后边。

结帐后正要一道离开餐厅时,服务员却迎了上来,手上拿着一个造型复古的相机,邀请:“两位客人要合照留念吗?两张送给您们,一张留在餐厅里。”

顺着服务员的视线方向,顾珏才注意到非包厢区有一面照片墙,挂着各种拍立得照片,大多是两人亲密的合照,还有热吻的恋人合影。

然而,最吸引两人目光的还是……

“烨哥,起码有三张是公爵大人。”

“嗯。”

顾珏小小声:“还是不同人的。”

“……嗯。”

真是旱的旱死,涝的涝死。

店家就这么光明正大地摆着照片,凤公爵也不怕被发现——他从不同时与两人交往,谁是前任谁是后任的,乐意和他来一段露水情缘的亦不会介意。顾珏暗自唏嘘,这人生是真的精彩,在这么贵的餐厅里带着俊男美女到此n游,太拽了。

两人对上视线,顾珏仰脸:“要拍吗?我也想留一张。”

眼睛亮亮的,充满期待。

谁不想跟帅哥合照呢?

哪怕顾珏自己也是个帅哥,可是0的帅跟猛1的帅是不一样的。

他看大元帅,就像直男看美女。

即使亲不着,亲近亲近也是高兴的。

原本对拍照没兴趣,更不想在外面留下照片的段修烨迎着小顾这眼神,登时说不出拒绝的话,下意识就点头了:“相机拿过来,我们自己拍。”

服务员将复古相机交给他。

段修烨将顾珏带到背过众人视线的地方,脱下墨镜,伸长手臂权当一个拍照支架。

“等你预备好了,我就按快门。”

顾珏:“大哥你数三秒嘛。”

随着低沉动听的倒数,小顾朝着镜头灿烂一笑。

段修烨按下快门,拍立得里吐出了三张照片——

也不知道是怎么做得到的,大抵是经过改良的拍立得吧!

他重新戴上六亲不认的墨镜,将其中一张照片放到收银台前,向顾珏微抬下巴:“走了。”

知道大元帅的顾虑,顾珏立刻跟着走。

当两人走后,拍立得照片上的影像也慢慢显现出来。

服务员正预备将照片挂在最新一列上,却在看清精灵青年旁边的男人长相后,手抖得差点把照片掉落到地上,立刻照片也不挂了,回身就快走到同事聚集处:“你你你们快来看!”

“大惊小怪什么,结巴了还。”另一个服务员调侃道,可是在目光落在照片上后,也一块儿愣住了。

以这张照片为媒界,木偶病毒在服务员间传染开来。

“这不是大元帅吗!?”

话音刚落,众人才从惊诧中回过神来。

《一期一会》这家星级餐厅十分有名气,招待过许多名人,大公爵就是它的常客,哪怕是当红顶流带着女友来吃饭,他们都不会这么吃惊。

但……

这可是大元帅啊!

连最强狗仔队都追踪不到的神秘存在!

“原来他不是保镖啊,”一个男服务员捂嘴懊悔:“我刚才还觉得在室内戴墨镜太嚣张,如果是元帅大人的话就合理了,哎我怎么没找他签名,他是我的偶像啊,最近为了激励自己天天下班去健身,我一卧室全贴满他的照片呢!”

“那你有点变态。”

“那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啊……”

工作摸鱼,窃窃私语。

-------------------------------------

在服务员口中都快结婚了的顾段二人早已走远。

虽然戴墨镜的大元帅依然十分显眼,可是有长相出挑气质高贵的顾珏在旁,倒是将他的保镖存在合理化了。谁也没想到,真正出身上流贵族,又心思纯正的会是这个看上去如同顶级打手的猛男,而他旁边的小少爷,不过是一个馋他身子的超皮精灵而已。

顾珏将照片收在钱包中,打算回去买个可爱的相框收藏好。

这可是名人合影!

段修烨见状,也依样画葫芦地将照片收入钱包夹里。

星际时代很少人用纸币,不过依然有各种卡存在的必要,钱包里放的也多是个人名片和信用卡、星晶卡、通行卡和各类店铺的会员卡。

说来,这还是段修烨第一次拥有和朋友的合照。

他卧室里被仔细珍藏着的照片,大多是和全体同学、家人或战友的合影。

要说和谁单独的合照,就得追溯到小时候在段夫人的热情下,与陛下和一些贵族亲戚的童年合照。自打抽高长大后,段夫人就放弃摆弄自家冰块脸的大儿子,将拍照的热情转移到两个如花似玉的女儿上。

不过,看到小顾如此珍惜两人的合影,段修烨高兴之余又有点心虚。

如果小顾对他真有超越友谊的想法,他可能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他。

段修烨问:“你很喜欢这张照片吗?”

“喜欢啊。”

顾珏点头。

照片是到半身的,不仅有英俊的脸,还将好身材照了进去。

是他的天菜!

孤寡老龙被小孩子热烈直白的欣喜撞了满怀,一时半会找不出话来回复。他发现墨镜真是个好东西,不仅能防狗仔镁光灯,防路人发现他的身份,还能掩饰他的窘色。

段修烨干巴巴道:“喜欢就好。”

笑眯眯的小顾,看上去确实是既欢喜又心情很好的样子。

顾珏是一点心理负担也没有。

被元帅大哥这天然撩弄得一边吃饭一边小鹿乱撞,他已然放弃抵抗,不再像恋爱游戏里的傻瓜主角一样乱猜一气,遵从本心来就完事了,该开心开心,该欢喜就欢喜。

可可爱爱,没有脑袋。

顾珏把脑抛诸头后,就轮到大元帅满腹心思了。

他总怀疑这小孩子喜欢他,但又没有证据。

怀着一肚子的猜度,段修烨将他径直带到中层的一家叫erato的服装店。

在这寸金尺土的商场里圈下一层作店,和这高级的装潢风格,顾珏再次确认过眼神,也是自己消费不起的地方。不过他这次是拿正牌等着收礼服给人当漂亮挂件去的,加上他大心脏,无论遇上什么场合,也是一派镇定的样子,很能唬得住人。

段修烨和销售员低声说了两句,就换了另一位穿着气场明显级别更高的人来了。

“段先生您好,我是erato分店的店长,请问段先生是预备出席什么样的场合?”

原来是店长。

顾珏很有当挂件的觉悟,安静待在旁边。

他不说话的时候,真的很有精灵气质。

有时他对着镜中的自己也会感慨,挺美的一精灵,可惜不是个哑巴。

“我妹妹的生日舞会,他是我的舞伴。”

段修烨脱下墨镜,在刻意展现出礼服优点的白灯光下,他的轮廓看上去更深,也更冷酷了。能干到这位置的店长自然很懂得观颜察色,立刻明白这是个不喜欢拍马屁和多事的客人,店长不敢露出多余表情,待他如对待寻常的贵客,点名让两个懂事的店员去接待大元帅的舞伴。

有许多高级礼服,在设计的时候就假定有资格穿上它的主人,不会是在这种场合还需要亲自穿衣服的阶级,设计得极为繁琐反人类。顾珏被领到偏厅后,立刻有酒水茶水点心奉上,他只需要坐在沙发上,翻看一本厚重华丽的礼服清单,只要他选中哪一款,该款礼服就会投影到他身上。

筛选出喜欢的款式后,再到真正的试穿部份,尽可能地省却客人的麻烦。

段修烨跟着进来。

顾珏回头:“烨哥,你不用挑吗?”

“嗯。”

每年有专用的裁缝定身量造,段修烨又不是喜爱买新衣服的性格,更不想在外面试穿衣服,便进来待着,反正两人既是同性,又一道泡过温泉,在走进来的时候他真没想到什么不对。4

顾珏也不觉得有问题。

要是让他看大元帅换衣服,他肯定不看。

他控制得住自己的手,控制不住自己的脑子。

要真看了怕是当场就在脑内开起豪车来了,对人家不礼貌。

但大元帅看他?

没问题,都是好兄弟!

“不挑那挺好,”顾珏招手:“那来一起看,我快挑傻了。”

段修烨坐到他身边。

在《一期一会》的时候,两人正对着坐,虽然气氛暧昧,但真没多么亲密。但在一张沙发上,看同一份衣服清单,便无可避免的肩靠肩,一缕甜香飘过鼻端,让段修烨原本聚焦在礼服展示照上的目光,落在小顾的颈后。

顾珏很认真地低头研究漂亮衣服。

低着头的时候,墨发倾泻下来,一小截白皙颈子暴露在空气中。

明明上脖子以上,再安全不过的部位。

当兵的有发型要求,段修烨在军营中看过无数的颈项,坦坦荡荡地露着,也没有这一截若阴若现的更要他的命。

“你看这件怎么样,我觉得挺适合我。”

顾珏将第七页亮给他看,将差点先一步在脑内开了豪车的段修烨唤回神,没了墨镜保护,他只怕自己不纯的思想也跟着暴露在小顾面前,先是观察一眼小顾的神色,再看礼服。

是一件白色的男装燕尾服。

外白内黑,搭以黑色的领结,中规中矩。

男士礼服能玩的花样不多,倒是有些华丽的,顾珏自认就算压得住,站在大元帅身边也会有很大的画风差异,便索性只选些稳重不会出错的款式了。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再看看,试试觉得不错,喜欢就都买。”

满腹郁结的段修烨不自觉地说出了满分回答。

三个感叹号从顾珏头上冒出来。

大哥怎么忽然变得这么会说话了,还是一句充满凤公爵风格的台词!

敬业的顾珏时刻不忘本职:“那你喜欢什么样子的?”

毕竟是做他的舞伴,又是他出的钱。

……

这小孩,已经在研究他的喜好了么?

大元帅更自责了。

他怎么回事啊,对双玉生出不该有的占有欲就算了,第一次和朋友出来,目光却又对朋友的美色流连不已,他真是到这一天才发现自己有这么糟糕透顶的一面。

段修烨很努力才控制住自己将眼睛从他后颈上移开:“……严实一点的吧。”

“舞会是室外还是室内?这天气,太严实的好闷啊。”

“会有户外的环节。”

段修烨如实回答。

是绮月的生日舞会,依着她的喜欢来,她多半会选择在大草坪上办。上一年在湖边上,她的同学还有穿着泳衣礼服来的,段修烨不敢恭维,全程一颗扣子也没解过,在段老爷旁边当有血有肉的雕像。

顾珏再翻一页。

从常规的男士礼服画风,开始有一些像是女装的轻薄衣衫,其中有一件宛若挂在身上的窗帘布,上身效果约如希腊神祗,手臂和腰侧都是透的,清爽又透风:“呀,这个不错,我喜欢。”

“嗯?”

段修烨回过神来,低眸一看。

这回轮到他不行了。

“会不会太暴露?”他皱起眉,想起妹妹的同学。

泳衣礼服,也亏他们想得出来。

顾珏:“不会啊,我又不吃亏。”

虽然他喜欢男人,但不是omega,是纯正真汉子,别说穿这种漏风的礼服,就算让他光膀子只穿沙滩裤,也不会有半分羞涩。

怕什么,纯爷们就来碰一碰!

段修烨被说得一噎。

是他说过要让小顾选喜欢的。

如果他推三阻四的,会不会暴露他方才的想法?

顾珏看他不说话,便道:“唔,没事,你不喜欢就换一件。”

“不,”

段修烨按住他翻页的手:“就这件吧。”

作者有话要说:  这年头,0不羞涩,猛1羞涩得要命

啊,好不容易赶上了!

掉马会有的啦会有的啦,真的,很快了!先折磨一下单身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