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059

    两人的手你上我下地搭着。

扛也扛过了,段修烨本来没将这点肢体接触放在眼内。

然而在意识到精灵的诱人之处后,他的感官也彷佛被无限放大。

手是什么器官?

人类能够成为万物之灵,屹立于食物链之巅,就是因为灵活的双手能够使用复杂的器具。这么重要的手,可说是人的第二大脑,神经分布极为密集。这细腻柔滑的手背,是他不曾见识过的奇特触感,令人想起布偶猫的毛,怀疑是否为了让人抚摸而长成这般,忍不住一摸再摸。

段修烨想摸的。

只是理智在0.01秒成功地悬崖勒马,堪堪将他这个以指腹手心摩娑的动作给控制住了,他惊出冷汗——如果真做出来了,不就是把小顾的手当成玩具般赏弄吗?这种举动,跟那个仗势欺辱小顾的富二代渣滓有什么分别?

明明什么也没干出来的大元帅在心里唾弃自己一万遍。

受害人他这么能脑补,见他说就这件,顾珏当即开心地应下:“那我试穿给你看看。”

“嗯。”

被精灵小朋友纯善活泼的笑颜闪了一脸,段修烨自责程度超级加倍。

听听,这是什么话。

穿给他看。

喜欢的心情要从每个字里溢出来了,那么乖巧单纯的一个人,他却盯着他的颈和手,脑海里尽是些不可描述的念头。精灵不是擅长媚惑的种族,反倒因为气质清冷离群,会让普通人敬而远之,只敢远观不可亵玩。

怪不到人家头上。

是他心怀恶欲。

正当恶龙默默批判自己的时候,顾珏已在销售员的帮助下换上他看中的礼服。和其他款式相比,这件礼服已算简约,但穿上身后,摸到实物,才发现其中巧思不少。

乍看是一袭宽松白衣,衣料上却织有金纹,穿上后当人走动时,衣袂裙摆便如流动起澜的水流,光华流转,翩然华丽。腰带也是织金的流苏,配上一个精巧金扣,整体以金衬白,在简约典雅的主题下穷尽心思。

要说暴露,料子还挺实在的,没有透明没有深v,锁骨已是极限。

然而两边腰侧却是敞开的。

敞得恰到好处,考虑到穿上它的人即使在草坪上奔跑,衣料在摇曳间也只会露出一截巴掌大的皮肤,没有更多了。可见设计师深谙此道,全程漏出来有什么好看的?再好看也得看腻,就这么一点点,偶尔能惊鸿一瞥,剩下的自己想象。

最诱惑的不是火辣的恶魔,是圣职者举手投足间不经意地泄漏的一抹皎白细腰。

“我换好啦。”

当顾珏从更衣室里赤足走出来时,段修烨以为自己连心脏也停跳了一瞬——

“怎么样?”

更衣室里有全身镜,顾珏在里面已经自我审视了一回。

自觉效果不错,挺靓仔的。

闭嘴不说话,将表情放柔和一点,便是难辨雌雄的美人。

可是当踏出更衣室,要给大元帅看时,顾珏的小心脏又不听话地加快跳速,让他白皙的小脸上泛起红晕,像给画像上色时在人脸上涂抹开一指腹的浅红颜料,将圣洁的高岭之花拉下人坛,有了活气。

当他走近时,腰上的流苏和金饰荡起。

因为精神紧绷而五感灵敏的段修烨不自觉地被声源吸引看去,正好看到他腰侧敞开的一抹皓白。

宽松布料重新遮盖上,如同云层飘开又蒙上的月色。

要命。

恶龙几乎要感觉到星核和心脏互相挤压,将胸腔占得满满当当,几乎要炸裂开来。

想要将这缀着金饰的宝物收拢入翼下。

“烨哥?”

顾珏偷偷打量大元帅的神色。

男人高眉深目,鼻梁笔挺,本就是严肃禁│欲的款。

这会看上去,眉拧巴得要冒杀气了。

顾珏心里一咯当,联想到他之前对泳装礼服的不解,虽然这件算是异域风情的正装,可这又漏胳臂又漏腰的,该不会踩了他的雷区,要训自己一顿不知检点吧!

大元帅长得太正经,顾珏愣是没想到人家是想将他扒干抹净。

当回过神来后,段修烨才发现小顾在他的凝视下,脸色从乖巧求夸奖变得忐忑。

“……抱歉,刚刚走神了。”

打死段修烨也不会承认自己是看得入神了。

“喔。”

顾珏有点扫兴。

亏他还觉得自己穿着挺好看的。

怪不得大元帅一直没桃花新闻,连这种穿着打扮也看不进去,能让他动容的得是多么天姿国色?没心没肺的顾珏眨眼间就将对方没看上自己这件事抛诸脑后:“烨哥如果觉得还可以的话,就选这件了?”

选这件?

要穿着这件礼服在他身边晃荡一天?

段修烨精神紧绷得快露尾巴了。

顾珏:“不行吗?”

“没有不行,喜欢就这件了。”

看小顾蔫蔫的,段修烨就不忍再扫他的兴了。

“先换回原来的衣服吧,这衣服先放在我那里,舞会当天我会提前来接你,你可以用我妹妹的造型师。”段修烨嗓子发哑,很想移开目光,但刻进骨子里的礼仪使他说话时必须直视着对方。

现在他说的每句话,中心思想只有一个——

赶紧,立刻,马上去换衣服!

在克制欲│望这件事上,段修烨是成功的。

就连最会观颜察色的顾珏,也没发现他在馋自己的小腰,只感觉到他非常露骨的抗拒,结合这催促他换衣服的态度,多半是真的很嫌弃他选的衣服,心头登时窜出小火苗。

哼,没眼光。

在舞会上,他要做最好看的崽……

仅次于元帅的妹妹吧,顾珏在心里补上一句。

毕竟是小姐姐生日!

他没孩子气到跟寿星争艳的地步。

待他换回常服后,发现原本一身杀气的大元帅肉眼可见地放松了下来,立时更肯定了他很嫌弃这身礼服的假设。不过由于离开店后,段修烨依着凤公爵的推荐,带顾珏去了好几家精挑细选的甜品店吃吃吃。

顾珏本想一直记仇。

但甜品实在是太好吃,让他吃消气了。

唉,算了,他觉得好看就够了,要直男的认同干什么。

-------------------------------------

钢铁直龙在回到段氏庄园后,以拆卸炸弹的态度,战战兢兢地将装在礼盒里的小礼服拆出来,挂到衣柜里,在清一式的黑白灰军装与正装里,简直是一缕柔弱的软风,一群壮汉猛男里的美少年,显得如此格格不入,令人无法忽视它。

“十分嫌弃”、“催促顾珏换掉衣服”、“充满抗拒”的段修烨在凝视着礼服须臾,鬼使神差地伸出手,捏住礼服一角。

比他想象中更轻盈透薄的物料。

只要他稍施力道,便会立刻破碎得不成样子。

段修烨的手探入敞开的腰侧。

没人穿着的衣服,里面当然空无一物。

除了空气什么也摸不着。

段修烨连最复杂的武器也能轻松上手,何况这礼服的剪裁并不复杂,他很快就摸透了,甚至在脑海里草拟出穿上它的人做出什么样的动作,才会最大幅度地让皮肤暴露在空气中。不仅有草图,连穿的人是谁也立刻跃于脑海中。

“妈的。”

他低低地咒骂了一句自己。

可是脑海里的画面没有因此消失,反倒越发活灵活现起来。

结合摸到顾珏手背时的触感,他能想象出不见天日的腰间会更加细腻柔滑,那么纤瘦的人,腰肢恐怕不盈一握,就像这透薄的礼服一样,会被揉碎在他炽热坚硬的龙鳞之间。

精灵很纯洁。

不纯洁的是龙。

这一点,深谙龙的本性的段修烨知道是自己的问题。

他原以为人不在面前就没事了,没想到对着一件礼服也能让他激动难抑。

大抵是因为他打从娘胎出来,就习惯克制本性。

刀尖舔血的战斗同样能将精力宣泄出来,呆在前线时,段修烨压根没这方面的烦恼,没想到才回来安静一阵子,立刻憋得满腹纠结的邪火。其实要解决也很简单,不说合法的买卖,虚拟空间里就有这种服务。

可是孩子看多了太理想化的爱情小说,多半要坏事。

大元帅是个1v1党。

他不管别人1不1,他只管自己。

没感情,就不干。

龙尾巴烦闷地摇来摆去,很想就这么埋首在礼服间,沉溺其中。

另一边厢,回到家中的顾珏越想越怀疑人生。

销售员说的话不可信,丑的能说成不错,不错就成天仙了,惟一见过他穿这裙子的就是大元帅。大元帅那态度也很明显,就差将“伤风败俗”四个字说出来,顾珏气是不气了,只是抗拒得让他有点闷闷不乐。

他在更衣间里随手拍了一张半身照,这会便想给别人参详参详。

到底是知名大店的vip会客室,更衣间大得不像话,有最柔和合适的灯光和沙发,要是不说,真以为是哪个体面的办公室而非更衣间。他先发了一张给大公爵,又给脸打码后再发送给编辑南南。

顾珏:公爵大人,你看看这件我穿着效果怎么样?想听实话,让我心里有个底。ps.在你们这阶层来说,会不会太暴露?

双玉:南宝,出来看看爸爸新衣服。

两位很快发来了回复——

凤公爵:非常好看,想听实话的话,我已经想邀请你和我约会了,而且很羡慕能够和穿上这身衣服的你一起出现的男人。

凤公爵:不过,“我们这阶层”是什么说法?你是没见过真正暴露的礼服,它只是件漂亮又适合你的正常衣服而已,别紧张。

凤倾晒笑,心想果然是个小孩子,便随手给他发了几张在他出席过的一些聚会里,男男女女的大胆穿着。在这个种族包罗万有的年代,还在意身上挂多少衣服未免有点过于拘泥。

编辑南南:靠,你好瘦。

编辑南南:太仙了,我无语凝噎,就算码掉了脸,光看身段也看出是大美人!什么时候开一本美人受的小说?想看现身说法。

虽然关注点三句离不开稿子,但赞美得很到位。

顾珏高兴了。

向两位道谢后,更加认定了不是他不行,是钢铁直男审美掉线。

凤公爵代表广大情商审美在线的优质男性。

至于南宝,那算广大姐妹。

心情由阴转晴的顾珏打开文档,感觉脑子充满了灵感。

经过他前几天不懈的努力,《参谋长》的存稿日渐丰厚,可以放一放。

他今天决定宠幸《元帅是粘人小娇夫》。

恨之欲泥塑,爱之也欲泥塑。

总之*泥塑就对了!

且说前文发展到大元帅解炀在休假期被迫和国家分配的伴侣培养感情,普通omega由于是天生的,有很长的分化期,可以平滑地适应生理心理上的变化,可他变得太突然了,使得其他omega的特点在他身上会被放大十倍。

只要离开卓辞泽,他就会焦躁没安全感。

明明他武力值一点没减少,还是一个能打一百个的星际版叶问,就是可笑地只有待在那个文弱书生身边才能安宁下来。不仅是他本人,有卓辞泽信息素残留的东西就是他的药,为了让自己在不带着卓辞泽的前提下保持镇定出席公开场合,甚至要在登场前和他不可描述,在不可描述的地方留下不可描述。

人的尊严是堡垒,乍看坚不可摧,逮到最弱的一点,却会被人从点到面的击破。

千里之堤毁于蚁穴。

解炀恨极了这样的自己。

他情感上也恨卓辞泽,但是理智上知道这不是他的错,他只是顺应帝国寻找伴侣而已。没有卓辞泽,解炀也要找别人,领到的对象可能会更差,更粗暴,让他沦落到更凄惨狼狈的境地。而起码卓辞泽这个alpha对他百般温柔,除了在不可描述的事情以外,几乎跟一个omega妻子没分别。

可是解炀依然过不去心里那个坎。

他这样,跟搞基有什么分别?

卓辞泽察觉到了他的抗拒,刻意提到两人一年后可以和平离婚,到时候大元帅有离异缓冲期,能够享受他最想要的单身日子好一段时间。这里他刻意加重了咬字,大元帅不疑有它,痛快答应,心里却升起烦闷——

难道姓卓的一点也不在乎自己?

解炀为自己的不爽感到诧异,且更加不高兴了。

理智:自己凭什么不开心!

情感:他凭什么想要和平离婚!

在纠结期间,大元帅发现卓辞泽在工作上十分受欢迎,身边男男女女对他皆怀有好感,他完全可以选择那些真正像个omega,还喜欢他仰慕他的人作伴侣。傲娇别扭得要命的大元帅在熊熊燃烧的妒火驱使下,决定想办法去诱惑卓辞泽来证明自己的魅力。

曾经全身包裹得严严实实,只穿军装的大元帅,前去服装店,试穿那些omega才穿的衣服。

不仅如此,他还在莺莺燕燕的包围下,学习打扮妆点外表。

他长得很有少年感,只是平常顶着十万个不服的通身反骨,加上桀傲凶残的气质,别人是美人鱼,他是大白鲨。这会勉勉强强绷住脸不凶人,换上清纯娇美的浅亮色系衣衫,倒像个去见心上人的俊美omega青年。

……让你直男,让你嫌弃!

顾珏写得太爽了,文思如泉涌,加入许多个人恶趣味。

想打动读者,就得先打动自己。

作者写的时候没激情的玩意,读者也会味如嚼蜡。

这段情节他写得超级顺当,没有一丝卡壳,处处细节见心思。写着写着,现实里的大元帅和故事里的解炀渐渐重合,害得顾珏一激灵,赶紧拧回来——虽然他写这段情节的冲动确实是源自大元帅对自己的嫌弃,可是段修烨的气质太猛男了,要真让他小鸟依人,干不出来。

就像jojo的奇妙冒险变成jojo子的奇妙恋情一样。

一旦代入了,怕是要变成搞笑小说。

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在被榨干灵感后,顾珏那点残余的烦闷也烟消云散了。这节剧情他特别喜欢,很想快点看到读者的反馈,便又悄悄地开了一下午的月票加更活动,仅限《小娇夫》这本。

顾珏开得很隐秘,只在织博上提了一嘴。

谁知道【缪斯三结义】立马狂弹消息——

白雀:大哥大哥我知道你在!

白雀:你怎么又搞月票加更了,我连你车尾灯也看不到了呀!

白雀是真追不上了。

不过不操心这新人王的事后,他有时间好好地整理章纲和捋理情节,故事水平竟有肉眼可见的上升,明明更新量还是那个不多不少的样子,收益却上涨了。明明没空天天去搞歌会了,评论和读者群里对他的赞美却只多不少。

这一切的好转,让白雀更加感激双玉。

他的编辑于轩倒是对他好一顿痛骂,不过白雀和软得能拧出水(物理上)的妲娜不同,他嘴上嗯嗯啊啊的糊弄过去,一点没听进心里去,且对编辑的说法生出怀疑。也许他以前就是对编辑太偏听偏信,才会钻进夜郎自大的牛角尖而不自知。

双玉:啊?争新人王只是顺带的。

双玉:我只是多写了好些情节,想赶紧让读者看到,但平白无故的加更很容易养大他们的胃口,才随便弄了个籍口。

白雀:……

妲娜:……

这,就是人和人之间的差距吗?

他们被读者催着,好不容易才挤出一点,吭哧吭哧的上山。

人家早就到山顶去了。

还游刃有余地要下山来接人。

白雀:那您继续……

斗不过斗不过,呜。

《小娇夫》的根基较浅,之前搞月票加更也几乎掏空了普通读者。

不过还有一部份因为活动截止而没来得及投出来的读者在织博闻讯赶至,投出手中的月票。由于星际读者基数大,这些零散的散票加起来也勉强足够加更三章。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同一时间,刚发了奖金的参谋长司凌云,对着这条通知陷入了沉默。

【开一天的月票加更活动,限定《元帅是粘人小娇夫》。剧透一下,已经写到大元帅穿漂亮衣服,精心打扮自己去勾引他的alpha~想快点看到的读者千万不要错过。】

淦,好想看。

要钱的,别想了,他哪来的钱!

参谋长谴责自己,他只是一个存款几千万的普通人,可干不出打赏要加更这种财大气粗的事!

为了避免0.0001乱花钱的可能性,他每次有大笔奖金进帐,会用最快速度存成定期储蓄。

可是不凑巧,今日他刚发了奖金,还在金晶卡里。

只要一句话,随时能花出去。

妈的,他还真有钱。

经过十分钟的心理挣扎,挣扎得参谋长星核暴动,感受到体内的躁动,他立刻有了籍口氪金,且安慰自己——他这是发病了,治病的事,能叫氪金吗?那是医药费,蛇命无价!

看着一章章增加的最新章节,看到少了一丁点的奖金……

参谋长痛并快乐着。

节俭的他崇尚将钱花在刀刃上,于是他火速将这些章节再购买一遍,转赠给段修烨。

好了,快乐超级加倍。

发送成功的瞬间,快乐压倒了花钱的痛苦。

正对着礼服发愁一晚上的段修烨:……

段修烨:不省钱了?

司凌云:该花的钱,还是得花的。

司凌云:快去看,你不是最喜欢看小说的吗?

段修烨不太懂他这该花的定义。

只是看到【作者双玉】的时候,他心里辗转纠结的痛苦更盛了。他还没确认自己对双玉到底是不是因书移情的单恋,就对另一个人动心了。

这种行为,曾经是他最不齿的——

连自己的想法都搞不懂,那算什么喜欢?这主角真气人!

以前在评论区说过的话,狠狠地打在他的脸上。

疼归疼,小说还是要看的。

段修烨暗自忧伤,点开了司凌云送来的最新章节,看了好一会,目光定格在主角解炀去挑衣服,结果因为性格还有alpha的元素,所以理解不了布料这么少,又轻又软的衣物有什么好的,真是不检点。

看到这里,他松了口气。

他和这个书里的大元帅果然不一样。

毕竟他很能理解这种衣服的好处,还特别喜欢。

作者有话要说:  *泥塑=逆苏,好像是,其实我也不是理解得很深入

元帅:你ooc了(严正指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