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60

    傍晚六点,段家餐桌上。

为龙族提供膳食是一件简单的差事,大多数时候只需要拥有高超的分解肉类技术,然后搁在铁板上轻轻碰一下正反面就能上菜了。红龙妹妹编贝般的牙齿刚碰到牛肉,肉就迎牙而开,比遇上餐刀更不堪一击。

“哥,”

段绮月轻松切开一片往外渗着鲜血的牛肉:“你买的礼服是要自己穿还是给精灵小哥穿?”

……

“当然不会是我穿,”被抓现行的段修烨镇静抬眼:“你进过我房间了?”

他皱眉。

虽然段家有催婚现场,但不会母亲收拾房间发现端倪的事。龙族极端的地盘感,会使他们排斥伴侣和未成年幼崽以外的活物在未经允许的情况下进入自己的地盘,所以段家房间的清洁一直由机器人负责。

段修烨没感觉到妹妹的气息。

如果妹妹隐匿气息的技巧高超得能瞒过他,倒是值得称赞。

“当然没有,但你买衣服时刷的是我的卡。”

“……”

erato只接待会员,不接新客。

大元帅从不在外面买衣服,用的是妹妹事前塞给他的会员卡。

虽然是多子女家庭,但买一件天价礼服在他们三兄妹眼中就跟到楼下买了份煎饼果子差不多,压根不会在意刷谁的卡。于是这点微不足道的细节,就被段修烨忽略过去了。

他能把天价礼服当煎饼果子,但erato不行。

erato兢兢业业地给金卡会员记下消费积分,还附送了一份首饰搭配建议书,凭此书到合作珠宝店购买还有折扣。这自然是送到会员卡的真正主人段绮月手中,也立刻将大元帅小心翼翼地藏着的礼服曝光了个透底。

就连选择的款式也一并暴露了。

丝毫没察觉到大哥心脏狂震的红龙妹妹:“既然礼服已经选好,大哥你该早点告诉我,他太好看了,我要穿和他完全相反的风格,不然肯定会比下去的。”

精灵小哥选圣洁风,她就走明艳性│感的路子。

段绮月的算盘打得响。

龙族的通病是喜欢闪亮亮的物件和美人,这是刻在基因里,改不掉的。从房地产的那张抓拍,她就对这只漂亮精灵起了好感,得想办法跟他做朋友,光靠迟钝大哥肯定是不行的。

要是精灵小哥对女人也可以,她就冲!

要是只喜欢男人,她就和精灵小哥做闺蜜。

说来还有点羡慕人鱼,可以在遇见一生一次的心上人后再选择性别,多么方便又浪漫。谁能预测到自己会爱上什么性别种族的人?段绮月想着,道:“不过那礼服是哥哥挑的还是他选的?”

段修烨:“他选的。”

“我猜也是,”犹自在大哥最心虚处跳极乐净土的红龙妹妹:“肯定很适合他,大哥没这审美,让大哥选,肯定是一件从手腕包到颈项的黑西装。”

说得不错。

段修烨选衣服的基准百年不变,简单大方,最好包得能多严实就多严实,要是能方便行动就更好了。在时尚和美的方面毫无追求,仗着自己长得英俊又拥有衣架子般的身材,穿什么随随便便往那一站也是杂志封面级别的风景。

不过,这个标准在昨日改变了。

经过整整一日的想象,只要任何让他联想到顾珏和礼服的话题,他的脑海里就会立刻浮现两者结合的画面。

奇怪地,他上学时美术课永远是低空飞过,拖他总成绩的后腿,后来这门课在最后三年是选修,他的总分才一骑绝尘的与凤倾拉开距离。美术老师惋惜他明明在战术上充满创造力,对着画布却一筹莫展,他曾以为自己是个缺乏想象力的人,直至今日。

他才发现,自己想象力会有过剩的一天。

不仅想象出画面,有微凉柔软的触感,更有一缕甜软香气。

顾珏不是omega,那不是信息素。

多半是沐浴露或者残留在身上的熏香,并不像香水般浓烈,只有在靠得近了,又是他嗅觉特别灵敏才捕获到这缕幽香。如同香薰在燃尽后的余烬,因着快将消散,更想埋首进去深深一嗅,满足迷醉。

……

段修烨左脸上窜出一片龙鳞,又被他飞快地压制回去。

无人发现。

用完晚饭后,段修烨叫住妹妹:“绮月。”

写检讨书写得人快傻掉的段绮月尾巴一紧,正考虑夹着尾巴逃跑会不会被大哥逮回来时,就听得大哥说明来意:“你把店里寄的首饰建议书给我一下,还有礼服钱也转账到你的星晶卡里了。”

数字翻了一倍。

“喔,我等会发给你。”

自然是电子形式的信。

听到不是要对她进行思想教育,红龙妹妹放松下来,尾巴也不夹了,在身后大摇大摆着:“其实不用还给我也没关系呀,就当我给精灵小哥的见面礼。”

还可以借此套近乎,超级划算。

然而她大哥却不这么想。

“我答应了送他的,”段修烨淡声说:“以他的性格,如果是不熟的人送的礼物,恐怕不会收下。”

连吃顿饭也提出要aa制的孩子。

段绮月好奇:“你们很熟了吗?”

他一顿。

段修烨想起每次说到二人关系时,顾珏肯定地说他们已经是朋友了的样子,笑容活泼又明亮,宛若一个人形小太阳,晒得他心又暖又软:“……嗯,他是我的朋友。”

这和之前母亲第一次提起精灵小哥时的说法截然不同。

段绮月不作声,内心的笑容早就咧至耳朵。

依这惊人效率,她是不是很快就要有嫂子了?

其实兄夫也是可以的!

------------------------------------

拿到首饰建议书后,段修烨翻了足足三遍。

他以前对这些是最没有兴趣的。

顶多是与亲人过节的时候,会在专人的建议下挑几套当季的首饰当作礼物,其他就没了。他的衣帽间里被分作饰品的,就只有手表、钮扣、胸针和皮带,全是经典款。每季度会换上一些新的,他从不多作研究,有啥戴啥,反正如何搭一身不出差错的正装是他在初中时就学过的课程。

然而,这刻他却捧着首饰建议书,一边翻,一边想象。

花冠、发饰、项链、指环、耳环、手镯、胸针、臂钏、腰带和项链……

应有尽有。

段修烨看花了眼。

他从来不知道男士首饰还能有这么多花样。

由于这套礼服的灵感源自希腊古国,erato精心挑选出来的配饰自是也往希腊风格靠拢,以金饰为主,花冠由栩栩如生的金稻穗织成,硕果累累地低垂着,戴在他乌黑柔顺的发间想必如同掌管丰收的神明一样。

项链的花样要多一点。

水滴状的红水晶项链,很衬他胜雪的白皙肌肤。

当冰凉的银链子碰触到锁骨时,他纤弱的肩膀会否轻轻颤抖?

圆润饱满珍珠也适合顾珏高洁的气质。

还有粉红珍珠,像他害羞时染上酡色的脸颊。

有一只灵蛇形状的金指环,蛇额上镶嵌着祖母绿宝石,蛇鳞的造工精细,活灵活现,彷佛是一只真正的蛇攀附在手指上。在某段时期,灵蛇曾经象征着永恒的爱,段修烨很喜欢这个说法。

还有胸针和臂钏……

恶龙恨不得将所有宝藏穿戴在漂亮精灵身上。

顾不得“less│more”的设计理念,将心里的人打扮成圣诞树般,就像急于炫耀玩具的孩子,把所有好吃好玩好看的全堆给自己最心爱的洋娃娃面前。

段修烨抬手,手捋入刘海里,粗暴地将头发往后捋。

冷冽锋锐的俊脸上满是困扰与挫败。

他在想什么啊……

虽然所有饰品他都往顾珏身上想象了一遍,可是全买下来的话,钱包是没问题,但恐怕光是重量就要将精灵压得难受,而且无论外貌多么出众,其暴发户般的行当依然会令他成为甚而人的笑柄,这是段修烨不能容忍的。

只能随便选几样,让顾珏挑了。

在许多金饰中,段修烨的目光聚焦在其中一件耳饰上。

【龙鳞镂空耳坠】

注解:礼服整体气质柔和,搭配英武华丽的单品可能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龙鳞是仿的,原材料上有注明金子的纯度。

金色好看,可是和真正的龙鳞不能比。

……

恶龙生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是他卑劣在前,这两天对顾珏思念不休,想的也不是什么正经事情,虽然心怀歉疚,但不能对顾珏如实告之,只能在细枝末节处,偷偷地,表达自己的歉意。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换源app,安装最新版。】

-------------------------------------

帝国段家小姐的生日舞会邀请函,千金难求。

即使是没有机会的普通老百姓,也通过媒体和织博讨论着这件事。

太平盛世,也只有富贵人家的花边新闻可作谈资了。

顾珏亦是其中之一。

由于他写的小说主角大多出身权贵,他身边的沙雕网友们也以为他对星际豪门有很深的研究和兴趣,和他说起这话题——

编辑南南:有钱真好,不知道今年怎么搞,上年他家包了一个群岛开了一周派对,前年包下一艘飞船玩,光是明星出场费就上千万。

白雀:我会全程看电视直播的!

妲娜:我也想看诶,不如我们三个人一起看?

双玉:那天我有点事,就算了吧。

鳞先生倒是没来找他聊这事儿。

说来,最近他找他的频率也变少了。

不过作者和特定读者之间的关系本就如此,读者会觉得大大有那么多的迷弟迷妹不差他一个,而写得久了的作者看着每一个熟悉的名字由远到近,又渐渐消失在人海中。

顾珏早已学会习惯读者来了又走。

他弯起唇角,笑意未达眼底。

转眼间,就到了生日当天。

作者有话要说:  加更就是放肆,短小才是克制一一by月离争

今天歇歇

啊,终于用上玉玉耳伤这伏笔了

掉马会有的啦很快的我写到哪算哪差不多了,这么关键的剧情不能随便糊弄过去,我已经想好一百种瞳孔震法了!

“less│more”出自路德维希·密斯·凡德罗在建筑领域提出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