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062

    “那就麻烦元帅大哥啦。”

被男人看,顾珏无所谓。

要是大元帅给他看,则另当别论。

“嗯。”

下了决心的段修烨宛若执行任务的死士——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脱不复返。

他做好了全程伺候这只精灵的预备,然而顾珏拿着礼服哒哒哒哒的走到另一行衣柜后,扬声:“我先换了套上去,等会大哥帮我系一下背后的带子。”

原、原来不是全程伺候啊。

段修烨陷入一种既放心又遗憾的微妙情绪里。

下一刻,他就知道自己放心得太早了,这只对他全心信赖的精灵,在说完自己喜欢男人后,竟是痛痛快快地卸下衣物。虽然隔着衣柜,段修烨的视线也不会拐弯,但他这个等级的战士,星元力随时随地覆盖着一个篮球场大小的范围……

顾珏又是个觉醒者。

他时刻流经全身的星元力,成为段修烨捕捉动态的定向锚。

大元帅用以在无光场地下战斗的灵敏听力,此时听到衣料摩擦的轻微声响,听得他喉咙发紧,像被无形的手攥住喉咙,只能将放在茶几上的白水一饮而尽来缓解燥热。连续喝了三杯,水只在淌过喉咙时提供了一丝凉意,彷佛被高温蒸发一般,毫无缓解作用。

衣帽间里有监控,只要段修烨愿意,高清全彩即时影像就会出现在他眼前。

还能随心意地放大缩小,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但他没有。

段修烨强迫自己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直视前方,尽量思考其他重要的事情来转移注意力。

ud战区发现了一条疑似有昙石的矿脉。

关于ud的所属权还有很大的商量空间,如果陛下想要这块蛋糕……

糟,顾珏手放在到腰带上了。

上次司凌云和他说什么来着,帝国报告在下半年度要加入新的格式规准……?

一件不剩了。

段修烨的注意力在道德的两头疲于奔命,拉扯揉扁。

最终是他的自控力和道德占了上风,不曾多利用外放的星元力去窥视那抹美好的风景。

好,做得很棒。

极少赞美自己的大元帅认可了自身的自制力,正当他眉头微舒的时候,顾珏从衣柜里绕出来,又哒哒哒哒的光着小脚丫走到他面前,他朝思暮想的礼服宽松地挂在精灵纤瘦单薄的身上,因为后面的没有带子还没系紧,敞得更厉害,走动时丝丝凉风穿过周身。

“我穿好啦,麻烦烨哥帮我系一下。”

霎时间,段修烨全身的肌肉被精神牵动而绷紧起来。

他是用意志力将自己钉在沙发上的。

然而精灵小朋友一点没发现自己被盯上了,毕竟在试穿时元帅大哥表现得多嫌弃啊,一看就不是同道中人,就算是,也是不喜欢他这风格的。冰肌玉骨美受在耽美作品中大行其道,现实中肌肉虬扎的熊受也在同志中拥有主流吸引力,大元帅有可能就中意那一款的。

唉,猛1很高贵,小顾没有机会。

于是他就把元帅大哥当成单纯的直男朋友来相处,纯洁又耿直。

见段修烨没有起来的意思,顾珏犹豫了一瞬,打算挑战一下自己的柔轫度,将手扳到背后尝试系上丝带。然而,这没穿好的礼服根本没预料到有资格穿上自己的人会这么粗暴,他反手,大片衣料就滑落,于是他又赶忙将其穿回原位。

手忙脚乱的狼狈模样,落入段修烨眼中。

要他命了。

顾珏觑他,看他脸色越发严峻,猜想他真的很讨厌这件伤风败俗的礼服……

可是好歹来帮帮忙啊。

大元帅你没有心!

“嘶,好疼,”

顾珏时运动量少,这使劲将手后扭,用力过猛就把肩部肌肉拉伤了一点。

不碍事的小伤,过一会放着就会缓过来。

可是当下是真的疼,疼得他红了眼圈,委屈巴巴敢怒不敢言地往大元帅身上瞟。

这抹疼痛让精灵眼尾发着靡艳的红,段修烨被瞥得回过神来,只觉得这精灵举手投足,一靥一笑尽在挑战他的底线。但人家小顾显然没那意思。

【推荐下,换源app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这代表什么?

不是别人诱惑他,是他心思不纯,他污秽龌龊!

在念书时,段修烨听过老师教训不写作业的同学,说把要做的事情拖延着,只会让情况变得更加糟糕。永远早早做完作业的他不曾见识过拖延症会有何下场,也不曾料到过,会在毕业后这么多年,吃到了拖延的苦头——

顾珏的眼睛本就灵气动人,这会因为疼痛变得水润红艳的,更是秀色可餐。

“抱歉,刚刚换衣服的时候参谋长来消息了,有点走神,”

面不改色地拉司凌云背锅的他站起来,大步流星地走到顾珏身后,按住他的肩:“受伤就别乱动,我替你绑。”

“谢谢烨哥。”

顾珏道谢。

哪怕最近好吃好睡地养着长了点肉,他也太单薄了。

段修烨深呼吸让氧气使大脑冷静,可同时也吸入了精灵微甜的气息,差点将他控制不住将人按住怀里的冲动。冲归冲,大元帅也无愧于他这地位的自控力,跟狗血文里说冲就冲的霸道总裁不一样。

冷静。

要冷静。

将自己绷成了一条弦的段修烨有条不紊地将顾珏背后的礼服丝带系起来,手稳当得如同在操作某种易爆物质。被碰触的顾珏自然也感受到他的稳定从容,不禁在心里感叹,大元帅真是好直一条龙,他没有机会了。

纯白丝带荡落蝴蝶骨,在背后系了个漂亮的结。

在精灵背后,宛若天使羽翼一般。

“穿好了。”

段修烨淡声说。

顾珏一个旋身,转到正面来,满眼笑色:“这件衣服设计得真不错,没有其他礼服那么繁琐,穿上身都不考虑人家怎么上厕所的,咱们男的就算了,女孩子怎么想都不方便。”

没心没肺精灵丝毫没察觉到自己的发言十分危险。

他察觉到另一件事:“咦,烨哥你很热吗?”

顾珏看到段修烨的额角冒薄汗。

“有一点,”段修烨喉咙干涩地说:“你不是换衣服么?我将室温调高了。”

这可能是他一生的情商巅峰,没想到竟是用来撒谎掩盖自己的罪行。

他心中既悔又痛,虽然很不舍得这第一也是惟一的朋友,但为了朋友的人身安危设想,恐怕以后就要远离他了。绝交会让小顾伤心的吧,那就保持适当的距离,远远地,以朋友的身份守护他就好。

毕竟,他俩之间的吸引是原始的,动物性的恶欲,而非心灵上的。

这样不行。

顾珏配得上正更温恭纯良的人,而不是他这种被恶欲所驱使的生物。

起码他现在,还不配。

“喔,烨哥真体贴。”

顾珏由衷道,甚至感到了一丝欣慰:“诶,没想到当初那个将我扛上山的钢铁直男学会体贴人了,这谁要当我嫂子得幸福坏了。”

“我没你想得那么好。”他淡声说。

段修烨良心钝痛之余,更是心潮柔软。

看谁都是积极正面的小顾,心里真有阴暗面吗?

如果顾珏知道他现在脑海里想象的画面,恐怕会被吓得发抖落泪,逃得远远的。

“夸你还不乐意了,烨哥真是我见过最谦虚的人。”

顾珏在全身镜前打量镜中的自己。

越看越满意。

之前他介意过一阵子这身体不太长肉,吸收灵能植物也只是滋养了星核和提供基本的营养,精灵就是个不会长胖的种族。他虽然不兴将自己搞成猛男,但男人太瘦了也有点单薄,没想到穿礼服效果会这么好。

这,就是名模身材叭!

顾珏骄傲。

他看着自己的时候,也有人将他当成风景般欣赏。

段修烨不自觉地看得入了神,越看越喜欢,只觉他身上略嫌素了些——龙族的审美,大多是这样,想让喜欢的人或是地方挂满宝藏,做全场最靓最闪亮的仔。

“还有一套附送的首饰,我替你戴上。”

段修烨鬼使神差地说出了口。

话音刚落,他蓦地反应过来——

饰品不是打算让小顾自己穿戴的吗?礼服背后的系带需要人帮忙,首饰却没有这个说法。可是顾珏不疑有他,欣然接受大元帅的好意:“那就麻烦烨哥了!居然还有送首饰吗?比我想象中良心好多。”

首饰全是另外买的。

还有一件单品,是段修烨烧钱命人重新定做的。

只是怕顾珏不敢接受,或是会想在使用后归还,所以编造成跟礼服一套赠送。

“嗯。”

段修烨拿出一个首饰箱。

一打箱,满箱金色在灯光映照下几乎闪瞎了劳动阶级顾小珏的眼睛。箱内分层以暗紫丝绒作底,奢华贵气不言自明。即使在以豪门为卖点的偶像剧中,顾珏也没见过这种气派的场面,不自觉地咽了咽唾液。

龙喜欢金,龙的传人也喜欢!

要是叫一声爸能得到这么多金子,他今日就官宣段修烨是他新爸爸了。

被金饰迷了眼的顾珏一时之间脑内骚想法纷呈而至。

最后用“我努力码字也买得起”来控制住自己。

“礼服我已经收下了,首饰等舞会完了还是给你吧,金饰融了能打别的样式呢。”顾珏违心地说。

虽然金子很美好,但想维持长久的友谊,这点自觉性得有的。

……

段修烨却觉得金子就这点不好。

别的珠宝戴过一次还能说没用,这下只能寄望他选走最特别的那一件了。

段修烨:“行,那你挑最喜欢的一件带走,算纪念品。”

他打开第二层。

这下顾珏的视线是真的移不开了。

二层单独放着一对耳饰,它的样式很特别,不是吊坠,像一片金叶子卷曲起来,想必能牢牢贴在耳上,作小巧的一抹流金,像给耳朵做鎏金工序。越小巧的款式越看品质,这抹金流有异光,有它在前,其他金饰无论有多么精巧的造工,也被比较成了钝物。

而且看大小,正好能嵌在顾珏耳上的缺口。

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更,二更应该在半夜掉落,我下午六点醒的

今天赛季更新是要打战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