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064

    红龙姐妹的住所在另外两层。

姐妹俩的衣帽间由中间一段公共空间隔开来,也方便造型团队和每季度带着当季最新款的名牌对接人前来工作。从这点就看得出来龙族远高于常人的地盘感,即使是亲人亦不例外。

城堡太大,生怕迷路丟人的顾珏亦步亦趋地跟着段修烨。段修烨没有回头去看,但是从脚步声的频率和顾珏的气息分析出两人之间的距离和他每一个动作。

恶龙的注意力,时时刻刻粘在宝物上。

“大哥!”

变回人形的段绮月迈着修长的腿欢快地一路奔到顾珏面前,跟大哥敷衍地打了个招呼:“精灵小哥就放心交给我吧,我和姐姐会照顾好他的。”

……

根本不需要。

段修烨一点都不放心,全然推翻了自己在十分钟之前“两人年龄相近,可以玩得来”和“妹妹有分寸能照顾人”的想法,很想翻脸不认妹。

段绮月注意到了大哥阴沉的气场。

同为龙族,她自然知道这是占有欲发作的征兆。

想到大哥之前说得冠冕堂皇的连朋友也不算,那叫一个自信,一个硬气,她在心里撇撇嘴,太别扭怎么追漂亮精灵,换她是大哥,立马就向精灵发起猛烈攻势了,还在这让给其他龙照顾,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出于良心,她应该给大哥下台阶,主动远离精灵小哥。

可是……

红龙莫得良心!

有漂亮精灵一起玩,还要什么良心!

“你和大哥一样叫我绮月就好了,我怎么称呼你呀?”

当着大哥的面,红龙妹妹和精灵套近乎。

“我叫顾珏。”

得到他的眼神同意后,段绮月笑眯眯地握住他的手腕,将他拉到身边来,朝大哥眨眨眼:“等会还你哦。”

【推荐下,换源app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每句话,每个眼神,都在挑战段修烨的忍耐底线。

可是,他没权力控制顾珏的交友。

忍了又忍,忍无可忍,重新再忍,忍成忍者神龟。

最终,段修烨面无表情地朝两人一颔首:“玩得开心点,我等会来接你。”

紧接着,他毫不拖泥带水地一转身,快步走远。

没有一点留恋的意思。

“哇哦,”

红龙妹妹发出感叹:“不愧是大哥,如果是我,可忍受不了把你交给别人。”

这话听上去有点不对劲。

为了元帅大哥的清誉设想,顾珏没有放任误会,他主动解释:“我和他只是朋友,很高兴他邀请我和他一起出席你的生日舞会,不过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

果然还没成事。

段绮月仍然记恨大哥因为她的一时失言,押着她写了三篇检讨书——不就是把小男朋友拐上酒店吗?他们已经交往半年了,只有大哥这种老古董才会觉得发生得仓促,在同学之中,她进度算是缓慢的了!

她弯了弯唇角,没点破两人间的误会。

外人来点破有什么用?

爱情是极为亲密的关系,若是事事要他人提点,这恋爱不谈也罢。

“我不管大哥跟你什么关系,我只想跟你做朋友,”当红龙喜欢一个人时,它的热情对待和发自内心的友善会让关系拉近得很快,段绮月也不例外,她牵着精灵往里走:“我的直觉很准,你只喜欢男人吗?”

“我是纯0,做朋友当然可以。”

顾珏坦然承认。

“好吧。”

红龙有点失望。

龙的寿命漫长,和短寿种族的爱情往往很短暂,精灵的寿命与龙相约,如果想寻找一生的伴侣,精灵显然是极理想的选择,何况顾珏又拥有漂亮的皮相,如今戴着一身金灿灿,更是如同会走路的人形宝物,馋得红龙很想摸摸他。

只是有一抹大哥残留的气息,像标记地盘一样,烦人得很。

察觉段绮月的视线径直往自己的耳上瞅,顾珏主动打开话匣子:“这对耳饰是烨哥送我的,他说是由龙鳞所制,”考虑到原材料不知道是哪只倒霉被拔鳞的野龙,反正一辈子注定见不到,他立刻借花献佛道:“你的鳞片比较好看。”

“啊?我的?”

段绮月有点意外。

她不可能认错大哥的鳞。

虽然不是独一无二的逆鳞,但色泽和气息分明是他,不可能是别人。

不过……

“说得好,这个我爱听。”

红龙妹妹被取悦了。

她不仅要自己听,还要发给大哥看,向他的手机发送消息——

大哥,你的精灵说我的龙鳞比他耳朵上的更加美丽。

………

她大哥正在重力训练室里一打十。

段修烨瞥了一眼闪动新消息的手机屏幕。

砰!

一记重拳,将星兽震至粉碎。

一把长期保持着-50度的长剑将面容狰狞的模拟塔克星人捅穿,即使低痛觉的敌人也会被低温影响反应速度。

扬腿高踢,敌人颈骨折断,直接判定死亡。

……

滔天杀意只能通过击杀模拟敌人来缓解。

同时默念着:

亲生的、亲生的、亲生的……

今天她生日、她生日、她生日……

-------------------------------------

短短两个小时,顾珏和红龙姐妹就快速熟稔起来。

难以想象大元帅会拥有这么热情的家人。

和高门深户的建筑风格相反,红龙姐妹拥有良好的教养和热情洋溢的待客之道,乐于拿各种最新款的美容仪器和化妆品给他尝试。

惟一的缺点,就是顾珏偷偷查了一下价钱。

每样美容仪的标价,都让他倒抽一口凉气,再次认知到自己的贫穷。

还有好些在星网上根本查不到的。

段绮星笑眯眯地瞥过来一眼,替他解惑:“这几件主打超高端市场,为了保持它的稀缺性,在更新换代之前不会在市面上公开售卖,不过帝星有好几家美容会所能提供这些小玩意,等会我给你发地址。”

……

精灵时常会因为自身的贫穷而和这些人感到格格不入。

不过,这也是很偶尔的情况。

虽然小市民无法想象段家的富有程度,但红龙姐妹的谈吐很少提及这部份,除非客人感到好奇,不然她们和他说起的话题大多让他跟着忽略掉阶级和资产的差距,简简单单地做朋友,度过了一个愉快的下午。

在第14次收到来自弟弟的你们结束了吗?、我可以来接他吗?、绮月不回我消息,是没看手机吗?和绮月的同学该快到了。的消息,段绮星简直穷尽一生的礼仪素养,才没在客人面前笑得背过气去。

瞧瞧,这就是小老弟说的连朋友也算不上!

段绮月当然看到了大哥的消息。

只是她不想回复。

才两个小时就急得不行,这么看重,还在她们面前装无所谓,又不跟人家表白,在等什么,难道在等精灵跟他表白吗?想得真美!

有种就去催珏珏。

催她干吗,她可不是好捏的软柿子!

红龙妹妹欢快地摇着龙尾巴,套精灵的话:“你穿这礼服好好看呀,特别合适,是大哥挑的吗?”

“我挑的,”

顾珏被硬塞了一堆小样,正努力地挨个看看到底是什么来头。

他很少化妆,几乎不化,更着重保养和清洁。

知道他的需求后,绮月就给他推荐了许多真正由灵能植物里提取出精华的护肤品:“他很嫌弃这件礼服,看我特别喜欢才让我选的。唉,被他嫌弃得我都快怀疑自己的审美有问题了。”

嫌弃?

段绮月这两日去找他交检讨书的时候,他可都待在衣帽间里。

“是大哥审美有问题,”段绮月从善如流地接受了这个设定,笑嘻嘻的:“你要不要戴我的龙鳞,我也给你拔一片怎么样?其实不疼的。”

“胡闹,”

红龙姐姐及时制止了在段修烨的底线边缘巨龙展翅的妹妹:“你别等会疼得哭花了脸,躲在房间里不愿意见客人。”

顾珏也连忙道:“变回龙型玩的时候给我摸摸就好了。”

怕小妹再放肆下去,真要在生日当天和段修烨上演全武行,段绮星给他发了消息,让他现在就来接人:“你同学到了,去接一下人,我叫修烨过来接小顾。”

听到同学来了,段绮月在顾珏的颈上又套了一条红宝石项链作见面礼,才依依不舍地离开。

几乎是收到消息后的两分钟后,段修烨便抵达了化妆间门外。

对兄妹间的勾心斗角一无所知的顾珏哒哒哒哒的奔出来,自然地挽起元帅大哥的右手,道:“绮星姐教我做你舞伴的话,不能分得太开,要亲近一点。你会介意吗?”

……

有姐姐真好。

“当然不介意,”段修烨唇角微弯:“等会有很多客人,你挽着我就不会走丢了。”

顾珏:“对啦,绮月第二支舞说想和我跳,幸好我男步女步都会跳。”

……

妹妹就可以不要了。

段修烨垂眼:“不用理会她的任性要求,她男朋友会吃醋的。”

顾珏:“啊?会吗?”

精灵迷茫地眨了眨眼睛。

“嗯。”

段修烨摸了摸他的头发,让精灵重新沾染上自己的气息。

随着夜幕降临,铺满泳池池底的月光石起作用,白日缠绕着城堡的“蓝丝带”化身夜光丝带,伴随着亮起的灯光,使温柔的光雾笼罩整座城堡和草坪。客人从下放的吊桥鱼贯而入,衣香鬓影,络绎不绝。

今年段氏响应帝国的宣传活动,借着千金生日的契机,允许少量记者入内直播拍摄。

上一次对记者开放,少说是两百年前的事。

城堡装潢也早就大变样。

虽然段千金是名义上的主角,不过大元帅才是记者们镜头追踪的对象。

在会场上巡梭一圈,却连嗅觉最灵敏的记者也没发现大元帅的踪影。

万众期待的大元帅正在做着心理建设。

让小顾面对大众的心理建设。

两人站在城堡暗处。

顾珏不认路,大哥走哪他跟着去哪,看见灯光通明处渐近,也知道没走错路。

至于什么时候出场,这个听大哥的!

察觉到他的踌躇,顾珏调侃:“烨哥,你该不会怯场了吧?”

段修烨闻声低目,精灵正以亮亮的眸子看住他。

他发现,顾珏真被他打扮得特别漂亮。

“有点。”

太漂亮了。

真想把他藏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  我也是你们亲生的月月,短点就忍了吧(喂)

这周上了好榜!所以写一章发一章,但掉落比较不稳定,反正写好了就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