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066

    编辑南南觉得自己的眼睛不够用了。

他反复对比。

两人的皮肤雪白无瑕,没有痣、疤痕或是胎记能准确地辨认出来,且双玉给他的自拍里,半个头部被截掉了,入镜的部份也打上厚厚的马赛克。除了这件礼服和清瘦的身材,再没有其他相似的点。

蔡维楠的直觉告诉他,双玉就是直播上的这个人。

但……

这太不可能了啊!

对普通平民来说,大元帅实在太遥不可及。

是活在新闻里的存在,以他立下的军功,早晚要进教科书的。当一个活人变成传奇的时候,发生在他身上的八卦也变得像另一个位面发生的事——

大元帅的舞伴是他手底下的作者!?

次元壁不仅破了,落下来的玻璃还砸了他一脸的血。

蔡维楠拿不定主意,又不敢拿给别人看,帮忙掌掌眼。

毕竟双玉既然没露脸,就代表他可能有难言之隐,给他看自拍是信任他的表现,他怎么可以暴露给第三方呢?剧烈的好奇心煎熬着他,使他不太灵光的脑瓜子想起了一处关键线索——

双玉的织博上有他的《幻想online》的游戏截图!

虽然双玉说经过变形处理,拉低了很多美颜值和年龄,但五官轮廓如果变化不大的话,仔细观察能看出隐约的影子来。这时候,直播画面转向其他大有来头的宾客采访,蔡维楠只能拿着直播截图和游戏截图对比。

蔡维楠撸起袖子,拿出大家来找荏的劲来回对比。

半小时的高强度观察后,他发现自己已经分不出这两张脸了。

连初看时很惊艳的直播截图,也变得有点让他头晕眼花。

蔡维楠只好暂时闭上眼睛,一会觉得特别像,一会又觉得是两个不同的人,毕竟双玉的说话声音他是听过,那贱萌贱萌的语气,玩世不恭的气质,怎么听都像二十来岁的阳光男孩。

而直播上的长发青年,气质神圣超然。

可以想象,元帅舞伴平日的读物会是《浮士德》和《飞鸟集》之类的书,说话温和斯文,婉约有礼。

要是签约证件会给他过目就好了,就不用这么纠结了。

蔡维楠抱头纠结,使用过度的眼睛酸涩胀痛……

他忍不住了!

他要当面问问双玉!

怀着破斧沉舟的勇气,蔡维楠给双玉发去不抱希望的,措辞谨慎的消息:

编辑南南:玉玉,在直播上和大元帅跳舞的人是你吗?

编辑南南:ps.如果你不想说的话,不说也可以的。

宴会才刚刚开始,如果真是他的话,也不会这么快得到回复。

蔡维楠将手机塞回裤袋里。

手机还没捂热乎,就传来一阵震动,他手忙脚乱地掏出来,看消息提示来自双玉,心头大石终于落下。

居然有空秒回消息,看来真不是他。

蔡维楠打开缪斯站内社交号。

双玉:哈哈,是我啊!

……

虽然只是浅白简短的文字,但编辑完全想象得到,玉玉此刻的笑声是多么可恶。

双玉:不愧是我亲生的编辑,不看脸也认得出来嘛!

……

好气。

看到双玉这么痛快的回复,蔡维楠觉得自己刚才半个小时的高强度用眼完全是白费心思,他想象中的苦衷也是子乌虚有的事:我看你不愿意发自拍,还以为你有什么难言之瘾,拿着你给我发的礼服照片对比了整整半个小时,眼睛快瞎掉了。

编辑这么惨兮兮的,他的作者却彷佛被大大取悦到,连发了十个无情嘲笑的杰尼龟表情包。

好气好气。

双玉:很久以前是有点原因不想暴露身份,后来那个问题解决掉了,我也懒得发自拍,主要是,你看我这张脸,要是在织博上发自拍,不得引起轰动啊?

虽然说话内容欠揍,但不无道理。

双玉的确长得很好看。

他的好看甚至不是小网红级别的漂亮,无论放在哪里,也自带流量,只消一瞥,就足以让观者驻目——这年头门户网站为了让网友停下脚步,留住他们的视线,砸下不知几何的天文数字,而他的外表就拥有这种能量。

【讲真,最近一直用换源app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安卓苹果均可。】

何况精灵在幻想种中又属于罕见种族。

编辑南南:道理我都懂……

编辑南南:算了,我还有两个问题。

编辑南南:为什么在舞会期间你还能秒回我消息?大元帅是你男朋友吗?

敲出后面那行字的时候,他的手都在抖。

那可是大元帅,全民偶像。

帝国就没有男人不崇拜段修烨的。

此时此刻,段氏庄园的阴暗处。

“你在和别人聊天?”

红龙妹妹还没来得及来邀请精灵小哥跳第二支舞,段修烨便将顾珏带到远离人烟的辟静处,其动作之迅猛,愣是没人敢来拦他。司凌云倒是想找他谈公事,被于心不忍的凤公爵笑意盈盈地以酒拦了下来。

段修烨便畅通无阻地把顾珏带到了城堡的背面。

为了让宴会上的灯光秀更加吸睛,背面的灯全熄灭了,只余下一盏盏暖黄小灯照亮路面。

对此,段修烨的解释是“我露一下面就行了,不想逗留太久’。

顾珏信了,便打算在这陪他一会儿再回去玩。

正好收到了来自编辑的消息,他低头回复的愉快模样落入段修烨眼中,他强忍下窥视的冲动——顾珏一点没防着他,只要他稍微张望屏幕,就能将看清上面的文字。

可是……

不行,不可以这么做。

段修烨别开了视线,低声问出了上面的话。

顾珏嗯的一声:“朋友。”

他本来顾忌宋家的势力才不想曝光身份,如今姓宋的全家整整齐齐入狱,他理应活得自由恣意,不用再过躲躲藏藏的窝囊日子。

段修烨:“聊什么?”

当他将目光转回来时,就看见顾珏低头玩手机的时候,露出来的一截后颈。

被乌黑的发衬托着,莹莹皓白。

怎么这精灵没一寸不诱人的?

恶龙只好又拧开了头。

顾珏:“他在直播上看到我,问是不是我,还有你是不是我男朋友。”

段修烨一顿:“那你怎么回答他的?”

“哈哈哈,肯定不是啊。”

和顾珏聊得火热的人,似乎深谙逗他开心的窍门,随着屏幕上的消息刷屏,他的唇线弧度越发扩大……

这是大元帅自认做不到的事情。

正发愣间,顾珏举起手机向他炫耀来自朋友的彩虹屁——

编辑南南:靠我真完全不知道双玉你长得这么好看,那你小说上写的是真事吗?不会吧?我觉得凤公爵不是那样的人啊。还有请倾听我一生一次的请求,帮我要一个元帅大人的签名吧!我是他的粉丝嗷嗷嗷!

……

编辑。

双玉。

这四个字同时出现的时候,大元帅思路被短暂地冻结了一瞬。

紧接着,他心中升起了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感受。

比起喜悦,更多是迟疑。

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凑巧的事情?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猛地攥住了顾珏的手腕和手机,定睛来回看了足足十次,快得顾珏根本没看清他的抬手动作。

段修烨害怕会是空欢喜一场。

他问:“双玉?”

声音哑得可怕。

察觉到他的异样,顾珏欣然点头:“我的笔名,”他呃了呃,想起自己写的小说内容,登时心虚了三分:“那个啥,你千万别去查我的笔名,是给女生看的爱情小说,你不会感兴趣的。”

特别是那本《元帅是粘人小娇夫》。

好奇心不仅会杀死猫,还会瞎了猛男的眼。

段修烨一时没应声。

得到顾珏本人的肯定后,狂喜袭击了他的心头,使他豁然开朗。

原来是这样,幸好是这样。

“你怎么知道我不感兴趣?”

想通后,段修烨甚至有点想笑,他低眸看住他。

逆着光的明暗将段修烨的五官轮廓拉得更深,微弯的唇线莫名性感,看得顾珏心头猛跳,只剩一丝理智在苦劝他:“我写得很烂的,没逻辑没内涵的情情爱爱,经不起推敲,不想污染元帅大哥的眼睛。”

他快写到大元帅怀孕了。

这种剧情,肯定不能让本尊瞧见啊!

然而当顾珏说完自贬的话后,段修烨脸上的笑色却如潮水般褪去。

“不要这么贬低自己。”

段修烨认真道。

既然没了是否只看中身体的疑虑,段修烨明白了自己的感情后,决定不再原地踏步。

他必须,必须做出点什么。

他诚然没有任何恋爱经验,也不曾讨好过任何人,亦不了解顾珏喜欢的类型,无从投其所好。

但是,段修烨终于,自觉难得地在恋爱上拥有了一丁点的优势与先机——

他知道“双玉”的喜好。

双玉和他说过,他喜欢霸道的强制爱,喜欢被强势标记。

向来崇尚你情我愿,尊重对方的段修烨觉得这是个棘手的任务。

不过,他正喜欢有挑战性的任务。

“顾珏。”

正在苦苦思考怎么让大元帅放弃看自己小说的顾珏闻声抬头,却被往后一推,背撞在后面的墙壁上。大元帅早就用手环住他的背,有手掌作缓冲,这下撞得并不疼,只是顾珏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便迎上一双微暗的眸子。

里面翻滚着躁动的情绪,还有少许紧张。

“我允许你反抗,但我不会放开你。”

段修烨低头,吻住了他的嘴唇。

!!!

顾珏头顶被吻出了三个感叹号。

活着居然还有这等好事?

大元帅没被魂穿吧?

该不该伸舌头呢?

???

另外三个问号,是因为想起了这句话是《老公爵》里的经典台词。

作者有话要说:  睡了睡了

卡了一下文不好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