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067

    顾珏本想大声地拒绝,但元帅大哥实在是太帅了。

在片刻震惊后,他诚实地选择了享受。

他没来得及闭眼,就直面了段修烨放大后的脸,笔挺鼻梁缠绵地贴着他,靠近了才发现他的眼眸堪称瑰丽,比起宴会上他见到的任何名贵珠宝亦不逊色,稍有不慎便沉溺其中。

这要是一张平庸脸孔,顾珏便立刻化身大力神,让对方知道0号也是男人,纯爷们来碰一碰。

可是这么帅……

他就是爱情小说里碰到腰便嘤咛一声无法反抗的娇软甜受!

然而享受不到一秒,顾珏又发现了问题所在——

他等很久了,舌头呢?

大元帅该不会是没长舌头吧?

毕竟两人认识以来,也没见他吃过需要舔舐的食物,舌头藏得好好的。星际时代,人们多出一些器官和少了一点器官太正常。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安卓苹果均可。】

段修烨欺身吻下来后,除了大手紧紧扣着他的后背以外,再无其他动作。

相贴的嘴唇轻柔厮磨着,顾珏甚至能读出战战兢兢的意味。

当对方太紧张,被亲的一方也很难全心沉浸进去。

接吻在心灵上是很亲密的行为,爱与不爱一吻便知。

在月色下,段修烨无法隐藏自己的生涩不熟练与紧张,对亲吻的认知也仅限嘴唇相贴,做不出高超的操作。

用最霸道强悍的气势,干高中小男生一个水平的事。

难得接吻,顾珏很想沉浸其中,享受由对方主控节奏的快乐。然而大元帅的紧张实在太明显,他忍不住从心底泛起有点好笑的愉悦。他假装惊慌失措要说话,舌尖趁机舐了他一下。

顾珏半睁着眼,发现他俊美的脸庞竟起了朦胧的红晕。

……

妈的,这人更慌了。

大元帅有分明的唇峰,像是随时为亲吻做好预备,明明拥有这么好的先天条件,却荒废上百年,委实是暴殄天物。这个认知让理论知识丰富的顾珏有点小激动,他想看看他到底能怎么忍耐——

原来大元帅对男人也行,还对他动了手。

那就怪不得他假挣扎,真勾引了。

在怀中精灵的连番动作下,贪念被勾起的恶龙再也无法按捺,让本能在脑子里占据住了上风,压制过了初次的紧张,恶狠狠地碾了进去。他的味道比他想象中好,以前觉得活色生香的小说文字也在顾珏的身体面前变得苍白无味起来,似有朵朵烟花在脑海里轰然炸开。

上天给予他最灵敏的听觉,原来是为聆听精灵从嘴唇间逸出来的细碎。

瞬间又淹没在噬咬里。

……

事态往失控的方向奔驰。

大元帅没有在这里办了他的念头,只是在发现接吻的乐趣后,他便乐此不疲地吻了又吻,除此以外并不做任何脖子以下的事情。就像是素了一辈子的大狗狗,发现啃骨头比吃生菜美味后,规矩地不去动旁边的炖牛腩,只专注于这块骨头。

顾珏被吻得双腿发软,他便将他拦臀抱起——

顾珏虽然不及正常精灵的身高,比普通人类男性来说是丝毫不逊色的,他却抱他如同抱一个精巧易碎的瓷偶,除出怕他受伤疼痛以外,不费半点力气。

在急躁热切的连吻里,顾珏换气不及时,轻微缺氧与被占有感使更沉迷其中,没一会就脸颊发红,生理性的泪水溢满瞳中,欲滴又止。

不过,他不讨厌这种感觉。

顾珏怕作风正直纯良的大元帅真的以为他打从心底里抗拒,停下热烈的亲吻。

所以他按在大元帅肩膀上的手,从头到尾实际上几乎没施加任何力气,只是在装模作样,稍有经验的老手轻易能看出他在增添情趣。

二十分钟后,在头脑发晕的顾珏以为自己嘴巴要被啃破皮,回去得擦润唇膏戒辣几天的时候,段修烨终于放过了他饱受蹂│躏的嘴唇。

两人隔开一点距离,他低眸看住他。

眼里有令人畏惧的独占欲与不可言说的饥饿。

顾珏感到脊椎处升起麻痒,似被电了一下的发软。这是草食动物被食物链顶端盯上的自然反应,力量差距太大,无从反抗,跑也跑不掉,求生欲里的本能便会驱使他示弱求饶。

他轻声问:“你怎么了?”

声音小小软软的,和他的腰一样,轻易便能捏碎。

听到这句疑问,理智重新在段修烨的大脑里占据了上风,当他用正常的视角去审视怀中人时,才蓦地发现自己干了多么可恶,多么残忍,多么不可饶恕的事——

因为轻微的缺氧,从箝制中解放出来后,顾珏小口小口地喘着气,双颊泛着引人遐想的红,眼角也红了一圈,使他看上去格外可怜,彷佛被谁狠狠地欺负了一顿。他微垂的眼里湿润着,连哭也不敢哭出来似的。

段修烨的视线往下移。

敞开的腰侧,和手腕也红了。

被他捏红的。

而段修烨在看到这抹伤痕的时候,心中居然升腾起了兴奋与少许的成就感。

当意识到这一点后,更强烈的自责与愧疚如浪潮盖过他的心头。

“对不起,”

段修烨说,声音哑得厉害,“我做过头了,伤害了你。”

在做之前,他很有信心能取悦双玉,可是真的沉溺其中而做得过火时,他又快速感到愧疚。

点火人顾珏沉浸在刚刚的热吻中,迷惑地眨眨眼睛。

他是容易被捏红的体质,有时会在自己没发现的情况下磕着碰着瘀青了,没几天就白皙如初,这会也没想到那点恰到好处的强势会在身上留下夸张的痕迹,也不明白大元帅的内疚从何而来。

他们刚才不是亲得很爽吗?

怎么大元帅一副要对他下跪认错的样子?

该不会是亲完不想负责吧!

真要是这样,顾珏也没办法按头要他负责。

何况只是一个吻,并不代表什么。

他只低声再问:“为什么亲我?我以为你对我没意思。”

看上去更委屈了。

“当然不是,”段修烨矢口否认:“我……”

他顿住。

他是看过双玉创作的小说的。

双玉小说里的主角,往往很在乎这些亲密的举动,也很在意仪式感。他承认,刚才的强势举动除了投其所好外,还有点满足自己的私心在,天知道他这阵子有多想占有怀里这只精灵。

他自责,内疚,但是不后悔。

段修烨改口:“请给我一个追求你的机会。”

这句话他说得非常认真,不亚于向帝国宣誓。

帝国,家庭,爱人,皆是他重要的人生组成部份。

每样是独立的个体,他会用全副心思去尊重,而且对它们有过许多想象。他希望可以向帝国献出忠诚,在能打的年纪建功立业,希望可以像历任段家家主一样,为家族提供遮风挡雨的庇护,而爱人……

大元帅有更加丰富的想象。

通俗点说,他想要甜甜的恋爱。

顾珏:“啊?”

从刚才接吻的热烈程度,他还以为直接可以去开房拉灯了。

“……不可以吗?”

段修烨眼睛里的神采迅速黯然了下来,宛若被主人拒绝带去溜的狗狗。

还以为甜甜的恋爱终于要轮到他了。

顾珏调侃:“我看你刚才的举动,还以为你会想立刻拉我去上床。”

他瞥他一眼,映着月色的眼电光淋漓。

段修烨心头微烫,可是听清话的内容后,他迅速联想到是自己刚才的行为吓怕了他,让他以为自己是满脑子恶欲的生物——话说回来,也怪不得顾珏这样看他,他最近几天属灵的一面彷佛完全消失,只余下属肉的本能:“不会,相信我。”

“恋爱应有的仪式,我一样也不会漏。”

段修烨郑重地执起他的手,轻轻按摩手腕的发红处。

顾珏被揉手揉得有点心猿意马,视线落到他性感的唇线上,又想亲亲了。

谁不喜欢被郑重对待呢?

段修烨续道:“我希望可以在追求半年后得到你的同意后牵手。”

……

啊?

顾珏一愣,怀疑自己的听错了。

见他呆住,段修烨连忙自省道歉:“抱歉,是我太急进了,依你的想法来,你想什么时候牵手就什么时候牵,多少年我也愿意等。”

顾珏快不认识“急进”这个词儿了。

说着,段修烨将顾珏轻轻放到地上。

凉凉的夜风一吹,将顾珏吹精神了,也把对话的逻辑捋顺了。

段修烨凝视着他,眼里有专注,有渴望,还有一点青涩的紧张。

波光闪闪的眼睛,看住一生仅有一次的宝藏。

“你愿意给我这个机会吗?”

话说出口,段修烨就有点发慌。

胸腔的位置像多了一颗躁动的星核,为眼前人而脉脉跳动。

这句话不是从双玉书上看来的,是他打从心里,发自肺腑想说的话。

在没有依据的前提下,他并不知道双玉会不会喜欢这种话。

初次心动,他总觉得自己不够熟练。

“……”

顾珏心道坏了。

上辈子猛1难求,理论上重拳出击,行动上唯唯喏喏的他也没有应对的经验,面对如此真挚诚恳的表白现场,竟是没办法组织出顺当的话,舌头像在刚才的热吻中被搅得打结。

顾珏想说,半年才牵手太慢啦。

他不介意快一点,他知道大元帅不是那种自私不尊重伴侣的人。

但是话到嘴边,却变成了小小声的要求:“你可以对我激进一点,依你的步调来就好了。”

他承受得住的!

不要因为他是只精灵而怜惜他!

他这就回去天天健身,保证顶住压力,接受各种操作!

……

段修烨定神:“你果然希望我像书上那么对你?”

他迟疑着,扯开自己的领带,稍微敞开。

“还满意你所看到的吗?”

作者有话要说:  呜呜呜对不起我真的太卡了突然跳到谈恋爱什么的(磕头了)这段捋顺了就好了

甜甜的恋爱出自经常有人说【甜甜的恋爱终于轮到我了】这句有点土味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