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068

    段修烨扯开了衣领。

敞开来的部份,大约只能看到锁骨和些许微鼓的胸肌线条。

顾珏屏息静气,预备用金睛火眼记住这一幕。

然而等了又等,也没继续往下拉。

仅仅停留在解开了两个扣子的阶段,他就停下了手,定定地看住顾珏。

段修烨眼里盛载着的期待和忐忑太明显,愣是把这身材的凶猛感冲淡得不剩多少,宛若一只狂摇大尾巴向主人炫耀牙齿的大型犬——犬牙固然尖锐,但看到它这种表现的人,会相信它绝对不会伤害自己,也无从怕起,反倒想摸摸它的大尾巴。

顾珏追问:“然后呢?”

段修烨愣住:“然后?”

……

两人对视三秒。

没有然后了吗?

就这?就这?就这?就这?

大元帅的目光是如此地真诚单纯,逼得顾珏硬生生咽下了“就只扯到这里吗?”的疑问。

只不过——

这个尺度,即使是上辈子审核最严格的晋江文学城,恐怕也不会被锁。

大元帅清醒一下啊!

星际时代了,该奔放一点了!

顾珏脑内活动很奔放,但他也说不出让人多露一点的话,何况当他顺着大元帅的意,将视线投放在敞开的衣领时,他冷峻的脸庞染上淡淡窘色,在热烈的注视下撇开了视线。

好似扯开衣领的人不是他自己,而是被顾珏强硬扯开一样。

顾珏脱口而出:“你害羞了吗?”

“没有。”

段修烨果断否认,他心情复杂地看了一下顾珏。

要是小顾做同样的动作,他肯定心动得难以自持。

可是顾珏却完全没有被吸引似的,只有眼眸清灵灵地看住他敞开的地方,视线如有实质烫在他的皮肤上,久久不能消散。凉凉的夜风吹过,不仅没降温,反倒让被精灵视线舐过的地方更加清晰。

怎么还盯着看?

段修烨心里没底。

他努力忍耐了好一会,终是忍无可忍,动作极快的重新系好领带。

这回系得比之前还紧,几乎要勒住他的颈项了。

只是一点点的不适,比起被小顾盯着升起的奇异感觉要强得多。

“你系这么紧?”

顾珏笑了,抬手替他将领带调至合适的程度。

那只又细又白的手,就在他颈边摆弄。

段修烨有一瞬间的冲动,想要捉住他的手放在身上,再也不放开。不过只是短短一眨眼间的念头,被他的自制力完美地压制了下去。

“弄好啦。”

顾珏收回手,生怕他又说出更多尴尬台词。

远处欢笑与音乐声不止,他被吸引得出神,扯了扯元帅的衣角:“今日凤公爵也会来吧?我想去找他们玩,烨哥要是讨厌人多热闹的地方我一个人去就好了。”

出席一次这种富豪贵族云集的现场,以后写类似剧情不怕没素材了。

刚才远远地看见,草坪上的音乐喷泉开始运作,其规模壮丽,让他怀疑段氏是将迪o尼乐园的一角搬到自家来了,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闻言,段修烨的眸色立时乌云密布。

他的确不喜欢在热闹的地方聚集。

但往常家人的生日宴会,他不会消失得那么快,今日正是因为带着一只勾人又不自知的精灵,才想早点将他带离这名利场,避开太多窥探和别有用心的目光。

不管是对元帅舞伴身份的好奇,还是对精灵美貌的觊觎,段修烨想将它们通通隔绝在外。

还有一部份的私心,是想将宝藏收拢在自己的翅膀之下。

龙的财宝,岂容他人窥视。

可是……

段修烨低眸,精灵看着自己的时候眼底闪闪,是充满好奇心的神采。

顾珏才这么小,贪玩爱闹也正常。

何况他并非自己的所有物,他只是他的追求者。

“好,”

段修烨简短地应下,没将他心里的纠结恶念表现出来:“我陪着你一起去,人多不安全。”

“谢谢烨哥。”

有猛男相伴,顾珏自然不会拒绝,朝元帅刷了个可可爱爱的笑脸。

只是这句不安全,听着怪怪的。

顾珏一时之间也没反应过来怪在哪儿。

跟着元帅大哥走了一会,顾珏才研究出来问题所在——

靠。

这人多又不安全的地方,不就是您府上吗?

-------------------------------------

乍然消失的大元帅带着他的舞伴重新出现在宴会中,顷刻间吸引了许多目光,只有适龄又瞄准段家千金的单身男女仍凑在红龙姐妹身边,其余的立刻以急促不失优雅的步伐迎到大元帅面前——

如果不是限于先来后到的礼仪,不出一分钟,大元帅身边就能里三层外三层地围个水泄不通。

但是在讲究阶级地位的场合,自然也有人享有特权。

帝国f4就是其中之二。

凤公爵走过来的时候,手上还拿着两杯香槟,人流自动地为他让开一条宽阔的路,让他和旁边一脸营业用微笑的司凌云悠闲抵达人潮中心,笑眯眯为他的前任助理送上一杯香槟:“这杯酒精含量最低,几乎可以忽略不计。难得来了,就享受一下现场气氛吧。”

“谢谢公爵大人。”

顾珏接过香槟,与他对碰杯子后,一饮而尽。

盛香槟的杯子细长,喝的话只能仰高脖子,露出优美的颈项和下颔线条。

喉结骨碌的微微一滑,也让无数注视着这里的人咽了咽口水。

大元帅的舞伴真是太好看了。

一时之间,人们竟不知道该羡慕舞伴高攀,还是嫉妒元帅好艳福。

察觉到这挡之不绝的注目,段修烨眉宇间隐现躁色。

但他平时也冷着一张脸,没人发现他从没感觉变成不高兴——

大元帅么,要是哪一天笑脸迎人,那才叫新闻。

板着张全世界欠他千万信用点的冷脸?那叫常态,正常得不能再正常了。

只有和他相处机会多一点的凤公爵和参谋长,察觉出了他的不乐意。

司凌云扬眉,原本营业用的假笑也掺进了几分真心。

“刚才绮月一直在找你,不过她这会大抵是没时间了,”凤倾向舞池中与友人翩翩起舞的火红身影一瞥,勾唇笑道:“小顾能赏脸和我跳第二支舞吗?”

“我才刚想邀请公爵大人呢。”

顾珏欣然答应。

由于大家长在场,生日宴会的性质温和健康,没有当下年轻人热爱的合法药剂助兴,甚至提供牛奶果汁矿泉水等等的软饮,还有幼童在场,跳的舞步也是最常见的舞步,没有太亲密缱绻的动作。

段修烨在心中默念:

还不是自己的、还不是自己的、还不是自己的……

深呼吸。

察觉到大元帅的暴躁源头,司凌云灵机一动,笑得更真了:“我是司凌云,帝国参谋长,和元帅共事多年,终于见到他带家人以外的舞伴来了,”他微微欠身:“第三支舞可以给我一个机会吗?”

淦,怎么回事。

顾珏面上不变,脑海跳出十五个大字:《穿书后陷入四个星际大佬的修罗场》

“当然可以。”

想归想,顾珏能感觉到参谋长看向自己的目光里并没有异色,坦荡纯粹得很直男,大抵对同性没兴趣。他虽然长得好看,但也没自恋到来个男人邀请他就觉得别人对他有意思,他轻松道:“完了,今天认识了好多仰慕的人,”

想到一件重要的事,顾珏连忙回头朝他烨哥使了个眼色。

咱们这么熟了爆个马甲没啥,可别在刚认识的参谋长面前说啊!

段修烨被电得心潮一软,恼不下去了。

算了,顾珏开心才是最重要的。

于是随着下一首音乐响起,段修烨看着死对头领着他的精灵步入舞池里,闷头喝酒。

见状,司凌云难得地不想聊工作:“你舍得让他和凤公爵跳舞?小心跳完回来就不是你的了。”

“本来就不是我的。”

段修烨不情不愿道。

表明心意后,他想顾珏想得厉害,可这也不代表他能擅自决定一位帝国公民的归属。无论多么欲潮难平,多么想要拥有,也得收好獠牙利爪,按步就班地追求。

司凌云动了0.0001的恻隐之心:“他看上去就很花钱,你就当省钱了吧。”

美丽的人和事全是很费钱的。

所以司凌云的住所一开始只有维持生存的基本家具,簇新得随时可以当成新楼盘卖出去,直至陛下亲自造访时,看不过眼才在他房间里添了一只瓷质花瓶作装饰。大抵是出于对帝国的忠心,无论多么忙碌,司凌云只要有机会回家,就会为花瓶换上新的鲜花。

精灵美丽的外表和穿金戴银的首饰,让司凌云内心警铃大作。

穷是最好的成绝缘体,大美人电不动他。

段修烨:“我又不缺钱。”

“……”

跟这家伙说话真晦气。

劳动阶层司凌云暗自闹心,收回自己的0.0001的恻隐心,转而想落井下石,在顾珏兴高采烈地回来后,没给他和大元帅说上话的机会,便领着他重新步入舞池当中。

司凌云亲身证明,只要有需要,他也可以很幽默风趣地应酬的。

放到一首慢歌。

因为顾珏的腰侧衣料单薄,司凌云的手礼貌地没搭得很紧,只虚虚搁在腰带上,远远瞥了一眼大(有)元(钱)帅(人)的脸色。

顾珏:“你跟烨哥感情很好吗?”

“好问题,”司凌云收回视线,坦然迎着精灵的注视,勾勾唇:“我该说很好的,但实际上……的确没到好的地步,泛泛之交,基本认识,不过工作上打交道的机会很多,我不会把个人情绪带到工作里来。”

“所以这算是一个小小的报复?”

顾珏察觉到参谋长的兴趣并不在他身上。

司凌云笑着夸了他一句聪明,将两人的对话简单地转达了一下:“你和我应该是一样的,能明白他这么说很气人吧?当然,不是什么大事。”

这里用的宇宙通用语里,一样后面加了特殊定语,特指出身。

司凌云看出这位气质矜贵的精灵并非贵族出身。

顾珏听笑了,要是换他他也气:“我们是一国的!”

“不过参谋长要失望了,我不认为自己跟别人跳一支舞就能起到报复他的作用。”

即使大元帅向他表白,但在星际时代和贵族阶级的背景下,一支舞真是极为入门的社交礼仪,没有多余的涵意。除非是开场的第一支舞,以及一些性质较暧昧,舞步热烈贴身的场合,才会带有那方面的意味。

“哈,”

虽然司凌云持相反意见,不过他不否认顾珏的说法,只道:“那就当我单纯想和你跳舞。”

顾珏好奇:“对了,我一直以为参谋长的年收入很高,难道只是我的想象?”

他小说里写的参谋长封夜镜,除去官方收入外,还有许多奖金。

要是真正的参谋长过得捉襟见肘,他多少有点不好意思。

“收入的高低是相对的,我只是一台工作机器罢了,和段凤两家这种钱生钱的阶级不能相提并论,”司凌云慨然道:“何况我要为我退休后做好打算,我有良好的储蓄习惯,可到现在也不过勉强迈入九位数罢了。”

勉强步入九位数。

勉强,九位数。

顾珏突然觉得他们不是一国的了。

可以爪巴了。

不过他当然不敢叫参谋长爬,他只有个大胆的想法:“你不是想和我跳舞吗?那等会我们再跳一支,不过我有条件。”

司凌云:“你说。”

顾珏:“我想跳男步试试看。”

一晚上三支舞,全是默认他跳女舞的。

虽然他不介意,可是也想换换玩法。

司凌云稍作考虑,在屈尊跳女步和段修烨看到跳完第一支舞后精灵还没回来的表情之间衡量着,不出三秒便作出了决断:“好。”

生日宴会上播的音乐全是段修烨耳熟能详的经典歌曲。

他数着拍子,等待精灵回到他身边。

当一曲毕,下一首的前奏缓缓响起,顾珏却没往这边看来,反倒与司凌云换了个动作手势,跳起新的一支舞。在职场上,下位者跳女步是默认的规则,所以司凌云在升到高位前也跳过不少次,虽然近年生涩了些,可也能应付流畅完整地跳上一曲。

“好玩吗?”司凌云问。

“可以吹十年!”

让参谋长跳女步,真想录下来以后每次吃烧烤拿出来吹。

司凌云莞尔。

他难得跳女步,舞池间有其他熟人政要看见,见他舞伴是个比女人还漂亮的年轻人,便出言调侃他。司凌云轻轻松松的接了住话,三言两语间又定下一些人情。

一个旋身,两人又略微远离了一点热闹的中心。

司凌云余光扫到大元帅更加热闹的脸色,感受到不亚于奖金翻倍的快乐。

在段修烨的角度看,这两支舞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凤倾看了好一会热闹,才出言安抚他:“没必要吃司凌云的醋,他不会对小顾有想法的,小顾看上去太昂贵了。”明明二人说话的时候他尚在舞池中,却将参谋长的想法猜得透彻。

【讲真,最近一直用换源app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安卓苹果均可。】

段修烨:“我知道。”

“学会克制自己的占有欲是男人步向成熟的征兆,很高兴你已经合格了。”

凤倾与他碰杯。

段修烨沉默片刻,终是忍不住向这位恋爱大师请教:“你对你喜欢的人,不会有占有欲吗?”

“这个问题问我没意义的,对我来说,漂亮的男男女女像大自然,蓝天白云青山绿水,我可以拥抱他们,但他们永远不会属于我。而他们的魅力所在,正正就因为我们是自由的。”

……

恋爱大师的等级太高了,刚出新手村的菜鸟大元帅听得有点艰难。

段修烨暗自叹气。

他还是回去重温一遍双玉的所有作品,从中偷师好了。

他虽然还不明白怎么去追求别人,但最基本的原则还是懂的——

起码,要做让顾珏开心的事。

看见领着参谋长跳完一曲女步,快活地朝自己走来的精灵,脸庞上因为笑意而更加容光焕发,段修烨心里一阵柔软,认为自己做对了事情,不该拘束着他的。

顾珏不知道自己在追求者心中,已经在强制爱的边缘兜了一圈。

待两人各自走远后,其他地位略低的人就想迎上来,只是段修烨低眸看见精灵一脸的倾诉欲,便以冷冽眼神劝退一圈,到较为安静的音乐喷泉边上慢步。

段修烨耐心等他开口。

确保没其他人能听见后,顾珏小声和他说:“刚才我领着参谋长跳舞,我该拜托你录下来的。”

只一句话,就将大元帅宽容的好心情破坏殆尽。

为什么要录下来?

他们跳开场舞的时候,顾珏都没有说过这种话。

早就打定主意会将开场舞录制下来反复欣赏的大元帅感到了强烈的落差感,步出新手村的恋爱情商也灵光起来了——司凌云对顾珏没兴趣,万一顾珏对他有兴趣呢?

段修烨按捺不住了:“你觉得他很好?”

声音沉得连他也感到惊讶,里面彷佛有无边黑浪翻腾着。

段修烨想起第一次接触到双玉的小说时,曾惊异于为何会有这么不讲道理,强硬地将人占有的男人,可是当爱情诞生在他身上时,他发现自己也不时有这种苗头,这让他警惕起来。

他不能放任自己伤害到喜欢的人。

在强制爱边缘试探的顾珏:“嗯?当然很好啊,能以草根出身拼到帝国高位,他在校期间的荣誉拿到手软,也替帝国解决了许多积疾难题,虽然早期外交手腕水平被人诟病过,不过这些年已经进步很多了。”为了写小说,他可是做过研究的!

段修烨知道他是双玉,但听到他对司凌云的荣誉如数家珍,星核躁动得发疼。

不过,顾珏说的也是事实。

司凌云突破了他这个出身的天花板。

可是……

段修烨:“如果我是他,我也做得到。”

“不能这么算啊!”顾珏讲道理:“你当然很优秀,但是高出身想低出身的时候,不能理所当然地觉得我上我也行。何况你们擅长的领域完全相反,争不到一块儿去。”

想起参谋长说两人的关系并没有那么好,顾珏本来觉得只是玩笑话,这时倒真有点信了。

难道参谋长得罪过大元帅?

耽美作家顾小珏的雷达偏了一下,想到另一边去了。

“……你说得对。”

精灵并不空有漂亮皮囊,也不仅会哄人,这一顿说得醋意上头的段修烨冷静下来,反省自己。要是换作平日,他肯定不会用那么轻视的语气去贬低司凌云,他的工作能力他也看在眼内,只是,只是……

段修烨闷闷说:“你想录和他跳的舞。”

眼睫微垂,英俊得冷酷的脸庞上浅浅透着委屈。

音乐喷泉随着音乐变换,升起一朵罕见形状的水花,乐声大作,吸引了顾珏的视线,导致他错过了这一闪而逝的可爱表情——

在热闹的鼓点里,顾珏笑着大声说:“可是他跳女步啊!”

段修烨:“我也可以跳。”

……

嗯嗯嗯?

作者有话要说:  顾珏看了看他的身材:不你不可以

今天肥了一点,慢慢补回来~感谢在2020-01-1420:28:33~2020-01-1523:46:1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橙子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年糕、really、眠一醒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今天磕糖了吗2个;35665013、晅、angus、不忆想当欧皇、十有八分、41530193、苏啾啾、考官a是我身下受、网瘾少年腐某人、26214496、静胡沙、傻子、大米饭饭、38477605、msz、jealous、总之你日胖2斤、christine、月亮、花子期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默默的小胖子322瓶;疏容容155瓶;网瘾少年腐某人90瓶;大米饭饭50瓶;鹤青46瓶;云山梦海39瓶;诶嘿嘿嘿嘿35瓶;凉凉28瓶;大脸怪27瓶;夜夕琼、纤维肉松、木木、第八只柚子、39070829、全球云rua猫协会、亦小六20瓶;行到水穷处.、还有多久放寒假18瓶;漫漫是我老婆17瓶;雾靡、小幸运16瓶;睡间蛋壳15瓶;苦逼渣攻、闪闪、绯絮、不訑、雷山小過、欧阳狗蛋955、azure、兰栖、云沫喵、飘叶10瓶;lwh08279瓶;邪魅狷狂拽不服打我呀8瓶;想当个铲屎官6瓶;鱼丸粗面、flora、29562181、nicheng、相知、我有一个葵花籽、时墨梵音、爪哇国、盘丝洞的老妖精、余啊摆摆5瓶;jjjjjjjjjjjjj4瓶;灰粉蝴蝶蓝、玥弥、半夏、我有一个特异功能!!、246615812瓶;阿梓、38845861、38477605、小甜饼爱好选手、莲笙踏歌。、一到下午就犯困、长南、雪人、叶夙钰、玄渔、赵浅予、临渊、某c、肆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