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074

    “监督他码字是好事,不过你反应为什么这么激动?”

司凌云奇怪地问:“我只是让你别动我主卧的装修,太豪华的装潢我没办法安心休息。”

……

原来那句别做,是指重新装修。

自觉思想龌龊的段修烨抬手拧住眉心,陷入短暂的尴尬,他只能用快速转移话题把司凌云的焦点带过去:“你房子的装修太简朴了,不过你只能在这种装修风格里生活的话,我搬走之前可以将一切还原。”

装修房子,无论多麻烦多奇葩的要求,只要有钱一切不是问题。

何况在见多识广的装修公司眼中,雇人来装修,接着定下三月后要来清除装修的单子……只能算是见怪不怪的普通要求,乐得赚两份钱,坏一点的还能偷工减料从中抽油水,毕竟多垃圾的料,要撑过三个月也是没多大难度的。

司凌云淡淡道:“不用还原,装修之后更值钱了。”

虽然这别墅大概率不会卖,即使卖掉了下家多半不差重新装修的费用,但他也明白,在正常人眼里,他房子现在的装修是不大能让人接受的。

到底是什么样的成长环境,才会养出这么极端节俭的财迷。

打探他人过去不礼貌,虽然段修烨心底浮现了浅浅的好奇,但旋即被他压了下去:“就照你能接受的基准来,我会照顾好你的花的。”

司凌云心不在焉应了一声,打开一个全新的空白文档后,才慢半拍地更正了他的话:“是照顾好花瓶。”

段修烨一口答应。

司凌云远程控制着房子ai将段修烨加入租客列表,向他开放多项权限。

基本上段修烨现在能对这座房子做的事情,跟司凌云也没有太大分别了。他挂掉电话,心中稍安,且为能够和小顾同住一屋檐下升起隐秘的期待和兴奋时,正好撞上探头探脑的顾珏。

顾珏小声问:“聊完了?”

段修烨颔首。

顾珏小跑过来,问:“参谋长的电话?你不是答应我笔名的事保密的吗?”

大元帅就算了,好歹是真熟人,拿好兄弟当耽美梗不是啥稀罕事。作家灵感枯竭的时候,翻小学同学录把名字稍微改动一点就拿来用的事并不罕见,何况只是一个职位,外貌性格截然不同。

可是参谋长那光风霁月,正经斯文的气质……

顾珏难得地有点不好意思。

“没告诉他笔名,我是怕他误会,所以简单阐明了和你同住我想做的事情,”

段修烨低声说:“他只知道你有兼职写作,其实他对你星元治疗师的身份更感兴趣。”

在不涉及暧昧的时候,一脸严肃地说谎的大元帅还是挺有欺骗性的,最后一句更是转移了重点。

顾珏不疑有它,紧绷的肩线也放松下来:“我回去后也查了一下星元治疗师的资料,暂时还没做好心理准备。”

星核暴动的患者如果没有一直得到治疗,会被自己的星元力日夜折磨,对精神和身体造成双重的打击。治疗师经常要面对或瘦骨嶙峋,或因暴饮暴食过肥的患者,他们往往已经形同行尸走肉,而且脾气极其暴躁,容易失控。

白衣天使很美好,顾珏向来尊重医护行业,但骤然让他肩负起治病救人的重任,他得好好想想。

万一治不好呢?

看见正在救治的人由于突发原因失救,会对他造成多大的心理打击?

顾珏自觉心性强勒,但不是逞强。

永远不要高估自己的心理承受力,既然现在的生活不错,就尽量远离那些会成为压力源的事物。等到建设好心理预备后,顾珏才打算去开发这一份天赋,安全地,有限度地帮助病人。

他将自己的想法告诉大元帅后,自嘲地牵了牵唇角:“我是不是很懦弱?所以我一直很敬仰奋斗在第一线的医生,他们跟战士也没啥分别了,我没这觉悟,以后大抵也不会有。”

“当然不会,”

段修烨摇了摇头,语气真诚:“你现在的工作同样崇高,要不要兼任副职自然需要经过深思熟虑,能够治疗别人是一种天赋,不应该成为你的压力。”

他看向顾珏的眼神温柔得能漫出水来。

初认识小顾的时候,以为是个脑袋空空的活泼小朋友。当时看他的目光也像看儿童,对他纵容又耐心,可是不会被吸引。直至深聊下来后才发现,这个他误以为的“小朋友”,是个很有棱角的成年人,无论谈吐还是行为,无一处不透着成熟的痕迹,有一份知世故而不世故的可爱,时常灵光闪现般吸引住他的心神。

咳,也许还有一半的原因,是源自身体的吸引。

段修烨无法否认这一点。

而且……一想到就脸颊发烫。

走廊上流淌着温情脉脉的气氛,这让他感觉很好,甚至比接吻还要好。

然而顾珏哈一声笑出来,破坏了空气中那点甜甜的暧昧,扬眸警惕地盯他一眼:“不可以催更啊,也不可以监督我码字!”

他还想说,狗血耽美小说有什么好追的。

像大元帅这种等级的人物,该看些符合他形象的小说,不过想到上次大元帅一脸正色地不许他诋毁自己的作品,顾珏便将没说完的话咽进肚子里。

段修烨被他逗笑了:“你不是有很多存稿吗?我没有要催你的理由,你安心按自己的步调来就好,反倒一起住的话,我会希望让你放松一下自己,不要将自己逼得太紧,每日更新三万字,而且两本同时连载……以我以前的阅读经验来说,真的很难想象。”

见到喜欢了好久的作者就在面前,段修烨真的忍不住要一诉衷情了。

那些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讨人喜欢的角色,全出自顾珏的手。

就是站在自己面前的秀气青年写出来的。

这怎教他不激动?

光是老公爵第一次承认自己在这段关系才是脆弱的那一个:

【“你觉得我很厉害,很有能力,可以轻松办成那些你做不到的事?”

将他按住怀里的时候,公爵在风行致耳边咬牙切齿的说着,语气凶狠又绝望:“我做不到让你爱我,做不到让你发自内心的想要和我在一起,只能强行将你留在我身边——这算什么有能力?这是我无能的表现,但我不会放你走,绝对不会。”

风行致被抱得透不过气来,他气得满脸通红,张嘴就要骂人,可是随即感受到肩上的湿意,他小心翼翼,不敢置信的问:“你哭了?”】

这一段情节,段修烨来回欣赏了好几遍。

当然其中一个原因是因为这对话出自一段肉戏——

这不重要,总之非常触动他,让他认为《老公爵》不是单纯的a强o弱。

段修烨费了好大的劲,才将坦白读者id的冲动压下去。

[寻觅逆鳞]已经被拒绝过一次了,他要珍惜第二次机会。

顾珏:“……”

干。

连日更多少字都知道,不是假读者。

他没猜出大元帅脑内能有那么丰富的小说感悟,干巴巴问:“我写的主角全是你熟悉的身份,你真的不反对吗?”

【推荐下,换源app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艺术来源于生活。”

“就算我下本的主角要写陛下也一样?”

段修烨欣然:“当然,而且以我对陛下的了解,他不是会计较这种事的人。”

“……行!”

再次得到官方肯定的顾珏自暴自弃了:“《参谋长》完结之后,请期待我的新作。”

治什么国,都过来搞脆皮鸭!

-------------------------------------

二层有三间客房,段修烨让顾珏先挑,他选了一间采光良好,带小阳台的房间,接着将休息舱暂时收到杂物房——顾珏很少为失眠问题困扰,不想在别墅当德古拉伯爵:“这休息舱下次派上用场,应该是我去体验血族或者停尸房的时候了。”

顾珏在星网上查产品说明的时候,还看到一段【保证用户拥有一夜无梦的美好睡眠,实属居家旅行,送礼佳品】……最好是能拿来送人!只是再仔细一看,卖得更好的款式多半配有装饰造型,例如带蕾丝和粉红丝绸的内装,参谋长买的是最基础的实用款,功能齐全,外型欠佳。

太渗人了。

空无一物的房间里,放着一个睡眠舱,尾部还正对着门,把华夏人的雷点全戳了个遍。

装修公司的人上门时,顾珏到楼下开小车溜弯儿。

小区范围实在太大了,待他溜得差不多,回家的时候天色已然半晚,房子也装修好了。

顾珏停好小车,当他开门进去的时候,几乎以为自己走错家门。

公共范围的客厅有了家具,地上铺着奶白色羊毛地垫,甚至配备了电视和按摩椅,开放式厨房也不再光洁如新得像样板房展览,炒菜的白烟和香味氤氲着飘荡出来,在其中忙碌着的,是换上家居服和围裙的大元帅……

“你回来了,”

段修烨抬头看他,俊颜隐见薄汗,薄唇微抿:“饿了吗?我动作快一点。”

顾珏陷入短暂的失语。

菜很香,人很帅,可是职业病驱使他在这温馨一刻,内心想到的是——

《元帅是粘人小娇夫》里也许可以适当加入美食元素。

人│妻受,谁不爱呢?

作者有话要说:  你们想要的皇帝出场了!他人设蛮好玩的……感谢在2020-01-2023:50:14~2020-01-2123:55:4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aster穆鸢、江盏鸢、七七今天磕糖了吗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托马斯回旋打滚12瓶;黎钰、天情、想要学习、快乐便便10瓶;枫叶孚风、陈瑜千9瓶;橘子小柚7瓶;涅古蕾丝亚·涅比洛丝5瓶;ragnarok3瓶;衣云、阿津、jealous、寻找自由、闻人语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