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079

    “简直不敢相信!”

“他在说出了那句话之后,居然只亲了亲我的手?”

“说实话,我当时已经做好被摁在餐桌亲得晕过去的心理预备了,哪怕被亲的地方比嘴巴还刺激我也不会有怨言,人作死就会死嘛,允许别人在喜欢的身体部位撒野,当然要做好被狠狠欺负的预备……吸溜,”

kingsize的大床上,精灵一边做着拉伸双腿的运动,一边向电话里的凤公爵抱怨:“不好意思,擦了一下口水。”

凤公爵听笑了:“的确是大元帅能做出来的事。不过,既然把决定权交给了他,自然也要做好他什么都不干的预备。”

这话说得在理,顾珏郁闷得直蹬腿。

听见那端咚咚咚的沉闷声响,凤公爵猜测精灵的心情不大愉快,他识趣地转移话题:“参谋长的房子住得还习惯吗?”

这也是另一个槽点太多,可以吐一下午的话题。

没心没肺的顾珏在床上翻了个滚,将入住后的事约略交代一番,倒是没加入太多的个人情绪和当时脑海里的吐槽:“其实我不嫌弃,毕竟当时能想到我的感受,还主动提出帮助我的,参谋长是第一个,而且我和他才认识几天?对待不那么熟的人都这么厚道,我认为他是值得一交的人,后来知道烨哥和他的矛盾不是真到水深火热的地步,那点疙瘩也释然了。把房子借给我住,我还嫌弃人家地方不够好?我要是真这么想,多半会遭报应的。”

凤公爵听得汗颜。

司凌云能否算作厚道人,这个他不评价。

段修烨和司凌云之间是没有深仇大恨,但要说水深火热吗……

那也挺水深火热的。

看来他的提示还是给晚了,不过大元帅能想到同步入住这一记拆招,看来大有长进,恋爱大师凤倾欣慰地想:“所以呢?你这么期待跟他接吻,看来对他是很有好感的,为什么不直接交往?是想多享受一下暧昧期吗?”

在凤公爵看来,恋爱的每个阶段也是美好的。

就像高档香水,前中后调皆有其独特的魅力,未必要急哄哄地直接确认关系,加快进程——甚至在他眼中,只要处理得当,分手也可以很美好。当然,这等级就是大元帅毕生不可能接触得到的领域了,参谋长也念叨着“劳民伤财”之类的话对此不敢苟同。

“是有一点吧……”

顾珏不否认自己对大元帅的好感,只是后面的话便低了下去:“说来不怕公爵你笑,这是我第一次正经谈恋爱,或者说,真有小说里谈恋爱的感觉。”

都说耽美是距离同志最遥远的小说,这话不假。

起码在阅遍过千本耽美和言情小说,自己也亲自执笔写了许多浪漫故事的顾珏看来,要是怀抱着耽美爱情的希望去接触现实的同志……恐怕会失望。

当然,不是没有神仙爱情。

但那是神仙的。

而他只是一个稍微长得清秀点的凡人。

顾珏说得含糊,凤公爵却听明白了他话里的意思,他温柔地笑了:“你和修烨一样,也期待小说一样的爱情。”

“嗯,算是吧。不像也没关系,但不想那么仓促。”

虽然脑内弹幕长期有狼虎之词在狂飙突进,但这种被珍惜对待的感觉还不错。

慢一点,似乎也没什么不好。

“哈哈,之前经常有人想我成为他的初恋,所以小顾这种心情我多少能理解一点,”凤公爵友情提醒:“大元帅许多时候会有点矫枉过正,你如果想拉快进度,起码能接吻,那最好将主动权握在手中,由你来主导。“

言下之意,等大元帅开车,等到黄菜花都凉了他还在戴安全带呢。

顾珏抵在墙壁上的双腿缓缓滑落,他双手捂面,声音压得比之前更低:“我也没这胆子啊……”

让他勾引,他可以。

让他说骚话,他也超行的。

可是真让顾珏干,他还不如一时上头了的大元帅。

……

啊,青春真美好,凤公爵为这对菜鸟在心中点了根蜡。

“其实你可以放轻松一点,就像修烨说的,他在追求你,你可以在这个过程中慢慢考虑他适不适合你,”凤公爵短促又温和笑了笑:“很多人初次被追求的时候,会催促自己喜欢上对方,不要被误导,相信自己的直觉,慢慢来,爱情不是赛跑。”

-------------------------------------

与精灵恰恰相反,恶龙对进度满意得不得了。

甚至还觉得有点快。

回到房间后,他在特别订造后送来的沙发坐下,保持着同一个端正坐姿足足三十分钟,脑海里反复回味着方才那一吻的触感……

不仅是顾珏的手特别细滑,而是联想到这就是创作出三本让他梦牵魂绕的小说的手,就忍不住为它赋上特殊的意义。

如同信徒亲吻神明的金身时,心情是纯洁、虔诚又不带有一丝俗念的。

但那终究只是吻手,在贵族圈子偶尔会使用的见面礼,没有太多可供想象的空间。段修烨纯洁了一会,思路最后还是没忍住坐上了快速转弯的跑道——

要是被那只又细又软的手主动摸一下,不知道会有多美妙。

……

恶龙的粗壮尾巴激动地快速晃动。

想起这里不是经过改造加固的自家宅子,段修烨才克制住了用龙尾巴大力拍打地板的坏习惯。

可是激荡的心情无处宣泄,又该怎么办呢?

在只有自己的房间,段修烨全身如同绷紧的弦,腹肌也因为暗自发力而绷出了更鲜明勾人的线条,宛若一只蓄势待发的豹子,下一刻就要对选中的猎物发起冲刺。

……

再半小时后,恶龙陷入了对精灵的不洁幻想过后的消沉。

他怎么能,怎么能在想象里那样对待到顾珏呢……

虽然他永远不会告诉顾珏,但是在论心又论迹的大元帅眼中,自己已经在脑海里做了不可饶恕的事情了,更可恶的是,他在平静下来后仍对想象中的精灵念念不忘。他好糟糕,要是住同一屋檐下一个没忍住真干了怎么办?顾珏可是没办法反抗他的。

实际上,以大元帅的道德和自律性,这个“真干了”的可能性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但就像有人未富先骄,大元帅反其道而行,他贷款自责。

虽然还没干,但心里想干,那就该反省。

半小时前还兴奋地摆来摆去的龙尾巴消沉地垂了下来。

段修烨严肃考虑重金定制一款电子项圈之类的限制,强度要做到痛感强烈得让他冷静下来恢复理智,或者失去一分钟的行动力,然后将控制器交给顾珏,起码让他有在关键时刻自保的能力……

虽然,大元帅心底也觉得自己不可能伤害顾珏。

但万一呢?

他相信过去的自己,这一刻的自己,但不相信未来的段修烨。

正思索有哪家武器厂商有这能耐之际,来自参谋长的消息就从手机响了起来,段修烨低头瞄一眼,登时瞳仁紧缩,旖旎尽散——

司凌云:陛下想见顾珏,我提前跟你说一声。

司凌云:先说明,不是我怂恿的。

司凌云:不过,这还是陛下第一次对特定的平民感兴趣呢,你说困扰元老院那么多年的难题是不是有进展了?

……

最后一句的难题,正是皇帝至今单身,不娶妻不纳妃不一夜情的难题。

虽然医疗组明确地纪录着陛下有稳定的个人解决频率,可是一个人是搞不出后代的,不说来个女人了,男人也好,动物也行啊!

皇帝本人毫无兴趣,元老院也不能用强的。

段修烨:陛下有权力召见任何一个帝国公民。至于那个难题,我认为是陛下的个人选择,我们应该尊重他。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换源app,安装最新版。】

和他平淡的语气相反,龙尾巴烦躁地摇来晃去。

看气不到他,司凌云那边就没了声音了。

段修烨再想追问的时候,对方的社交号头像已然灰了下去,应该是重新投入工作里去了。

段修烨心里翻出大片悔意。

他该表现得气急败坏一点,这样司凌云也许就会抖更多的料出来了。

陛下他为什么会想见顾珏呢?

多半是因为星元治疗师的事,段修烨抬手拧了拧眉心,暗叹一声,决定到时候亲自走一遭。虽然陛下只说要见顾珏,但他真到了大门,陛下也不会拦着他吧。

段修烨想得很好,顾珏也收到了来自参谋长的消息。

对顾珏,司凌云全然是一副营业用面孔:小顾,陛下听说了你的事迹后,对你很感兴趣,不知道你后天中午方不方便到皇宫来一趟吃顿下午茶?到时候我也会在的,陛下平易近人,你不用太担心。

最尾还附上一个甜甜的布偶猫表情包。

和年轻人要如何交流,司凌云不是不懂,只是看谁有必要让他花这个功夫罢了。

这么好见识世面的机会,顾珏欣然答应。

后天,得到特别许可的顾珏由大元帅领着一路长驱直入,直到偏厅时与参谋长打了个照面。

司凌云奇怪:“元帅,陛下没传你来吧?”

因为见陛下有着装要求,顾珏自己去挑了一身得体又不会太隆重的正装,衬以精致秀丽的容颜,被大元帅护在身侧时,就像被娇养着的大户少爷似的。段修烨也很有当保镖的自觉性,习惯性地以手一拢他的肩:“我陪着他。”

要不要看得这么紧,陛下又不会吃人。

司凌云眼眉抽了一下:“你就仗着和陛下关系好吧。”

话音刚落,从正厅快步走进来的秘书就和三人打了个照面,他先朝司凌云礼貌的点头示意,接着在看见大元帅时愣了一下,讪讪然:“元帅大人您居然真在这儿。”

大元帅:“啊。”

秘书:“陛下说,如果在门外瞧见你,一定要把你拦着,不能让你打扰他和顾先生下午的下午茶之约。”

大元帅:“嗯?”

作者有话要说:  大元帅急了大元帅急了大元帅急了大元帅急了大元帅急了大元帅急了感谢在2020-01-2523:56:39~2020-01-2623:53:5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热切生长4个;小肥翹2个;一江春水向东流、39257542、38835915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叶甜甜是大庄主一生推69瓶;热切生长58瓶;3883591550瓶;cleverpig42138瓶;饭团、苦逼渣攻30瓶;恋上蔷薇|黎薇29瓶;折子、刘安、冉南20瓶;琳酱16瓶;729646413瓶;summertrain、温婉、贺朝夫斯基、一只快活的咕咕、册册册纸、zarek、伏小妖10瓶;野蛮生长9瓶;泷悦7瓶;我是咩阿、花道欲无忧、潇潇暮雨、非常行、今天没想好名、阿鲤5瓶;栗子吃吃、天情3瓶;墙角一只猫、喵喵喵、我不想取新名字、千妃娘娘2瓶;懒云、琳、赵浅予、l.h.、一到下午就犯困、寻找自由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