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80

    拦着他?

陛下跟顾珏要聊什么不能让他旁听的?

段修烨想不通。

于公于私,大元帅能接触到的机密权限向来是最高级别的。只要他以前对知道太多没有兴趣,陛下也不会主动叫他留下来听,要用到他的事情直接跟他说就好了。

难道陛下要和顾珏谈的事情,机密级别高得连他也不可以听?

“好,没问题,”

司凌云朝秘书矜持的一点头,得到回应的秘书如蒙大赦地退到一旁装死人——虽然大元帅没明说,和平常看上去也没有太大分别,但他的第六感告诉他,大元帅的心情很不好,一副随时要翻脸的样子。

秘书暗自揣测了起来,难道这是大元帅地位衰退的先兆?

可是陛下平时也多有依靠段家,何况只要还有仗要打,大元帅的地位便不可动摇,军中有太多将官把他当偶像崇拜。许多时候对外不战而屈人之兵,靠的也是大元帅的威名,听到要和他打,就立刻想办法议和的星球多如过江之鲫。

司凌云转过头,对顾珏和颜悦色:“别担心,等会我也在。”

“我不担心,”顾珏听笑了,摆摆手说:“我之前听人说了,皇宫是整个帝星最安全的地方,何况是陛下身边,而且我也不是小孩子了,不过会很久吗?我怕烨哥在外面待着无聊,不如烨哥先回家,我待会自己回去也一样。”

大元帅待在偏厅等都不安心,何况叫他回家。

司凌云拿出十级憋笑功力,欣然搭腔:“陛下会派人护送你回去。”

眼看形势发展得越来越坏,段修烨连忙表明态度,阻止最坏情况发生——顾珏年纪小主意大,很多时候愿意随和地迁就别人,却也明显不爱无谓地麻烦朋友。显然,在绝对安全的皇宫里枯等他出来,就属于“无谓的麻烦”。

“不会无聊,我在外面等着你。”

“可是,”顾珏迟疑:“你在外面干等着,会不会很像在无形中催促陛下放人?”

虽然大元帅地位超然,但和皇帝肯定有着上下级的关系,顾珏不想因为这点无关要紧的小事影响烨哥仕途,平白在陛下那招了反感,也让他像个一刻离不得大人的小屁孩。

段修烨明白他的考虑,也知道他不喜欢被当成小孩盯着。

他不是担心他的安危。

皇宫是帝星最安全的地方,陛下也是平易近人的好人,哪怕顾珏真的说话不中听激怒了他,最严重的后果也就被客气的请出皇宫,不可能就地将他打死。

他是……

那些不可告人的独占欲,时时刻刻扰乱着他的心神。

段修烨低下头,眼睫压着眸光,平常看着那么冷峻孤傲的大元帅,此刻却像只被留在家庭餐厅外的大型犬,主动将自己系在门外的灯柱上,委曲求全地当一只拥有较强的自我管理意识的狗狗:

“我在皇宫里也有要见的人,等会你们谈完了给我发消息,我来接你。”

顾珏这才点头:“谢了。”

语毕,他就跟着司凌云离开偏厅。

顾忌到大元帅可能当场翻脸,司凌云才费了九牛二虎的劲来压抑自己回头做鬼脸的冲动,唉,大元帅哪有什么人要见,留下来等人都要想理由,惨,太惨了。

秘书看了一眼脸色冷得能掉冰碴子的大元帅,低声问:“元帅大人你要见谁?需要我帮忙传话吗?”

“……”

本来就一脸不高兴的大元帅更是拉长了脸:“谢谢,不用了。”

好奇怪哦!

陛下跟大元帅的关系有这么水深火热吗?

本来自以为和陛下很亲近的小秘书立刻打起精神,看来还有很多他不知道的暗流在帝国高层涌动呢……他夹紧尾巴,溜了溜了。

-------------------------------------

正厅和偏厅隔着一条长长的走廊。

顾珏大方地环顾四方,将看到的景色记在脑海里,以后可作参考。要是在东方的话,他这算是要去太和殿觐见天子了,由于皇宫是西式建筑,硬要比喻的话,更像法国宫殿。处处可见华丽的雕花工艺和孟莎式的屋顶,顶上配以大量的玻璃窗,弥漫着优雅复古的浪漫气息。

皇宫的建筑设计风格太适合他这只精灵了,恍惚间又以为自己从星际穿越到西幻世界。

“待会放轻松就好,陛下要见你,我还是挺高兴的,”

就在顾珏开始想象自己是大祭师的时候,司凌云冷不丁开口说:“陛下工作压力很大,但他不愿意主动休息,谁也劝不了他,一场放松的谈话对陛下来说就是难得的娱乐了。”

参谋长喜欢加班,乐在其中,但他却时刻为同样忙碌的陛下担忧。

“这件事,陛下本来想让我或者大元帅去谈,是我一再在陛下面前提起你,想让他对工作以外的事感兴趣。”

司凌云说得平淡,没有向顾珏邀功的意思,也不认为在陛下面前露脸对顾珏是多么大的荣耀,所以顾珏也只是颔首,当一个称职的听众让他说下去。

司凌云:“其实陛下有完善的医疗组,每日睡眠时间满足身体最低要求,但……我认为需要精神上的休息,不能只有工作。”

这种话传出去,恐怕不会有人相信是知名工作狂司凌云说出来的。

“我明白,不光有睡觉这一种休息方法,”

转过拐角时,顾珏适时接过话:“所以我的责任就是来轻轻松松的陪聊,别把气氛整得太紧张就好了?”

因为是下午茶会,谈话不在正厅进行,陛下已经在花园等着了。

踏进花园后,步入了陛下的视线范围,司凌云不再多言,只回以感激的眼神。

和顾珏想象中的御花园不同,花园以平整的草和低矮的花为主,白色大圆桌置于其中,桌上放着形状精致美观的甜品和茶壶,穿着西服的侍者和女仆立在旁边,惟一坐着的人,也就是陛下了。

事前顾珏问过大元帅,见陛下有没有什么特别的规矩。

像不能直视龙颜,见面要跪之类的。

他得到的答应是,陛下对平民不会有太繁琐的规矩要求,保持态度敬重就不会出错,弯腰行最基础的礼即可。

陛下招手唤他们过去,脸上泛着和熙的微笑:“过来坐下吧。”

两人依言听话走近,立刻有女仆拉开椅子,待入座后,又给他们铺上餐巾。

皇帝的照片和录像全星网都是,顾珏也无可避免地看过许多次,留下了深刻印象。可是真见到本人时,便发现闻名不如见面,精灵已经是百万里挑一的漂亮,但陛下也不毫逊色。

这肯定是,他在穿越后,见过最漂亮的脸。

不仅仅是脸。

他没有多余的小动作,坐得端正又不会太拘谨,微笑里掺着恰到好处的疏离,是最标准的皇室风范——即使是平易近人的性格,也浸透着长年累月积下的矜贵,不会让人感到被冒犯,只下意识地对他保持慎重和礼貌的应对态度。

恐怕就连最没正形的流浪汉,在陛下面前也说不出半个脏字来。

陛下问:“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把大元帅拦下来吗?”

顾珏闻言一愣,坦言:“是我们要谈的内容很机密,不能让他听到吗?放心吧,我嘴很严的。”说着,他比了个给嘴巴拉上缝的手势。

“没什么不能让他知道的。”

陛下摇了摇头,花瓣般的淡色嘴唇弯了弯。

他本来就长得年轻,这发自内心的一笑,让他整个形象活泼起来,右脸颊的微凹小酒窝让陛下看上去甚至有点萌了“就是觉得……以修烨的性格,拦着他不让他进来听,他会很着急。”

顾珏:“……”

这个他是真的没想到。

司凌云一脸钦慕:“陛下料事如神,大元帅他急死了。”

陛下哈哈大笑。

好一个马屁精,顾珏对参谋长的营业用脸孔又有了一番新的理解。不过,他仔细估摸了一下,参谋长对陛下的仰慕不像单纯的讨好奉承,也许是真的认为这做法十分高明。

拿大元帅开涮一波后,气氛也松快了下来。

“要不是想欺负一下修烨,今日要谈的话题倒是挺适合他在场的,他才是专家,”陛下稍稍正色,一边直入正题,一边示意女仆为二人倒茶:“他应该跟你说了,你有星元治疗师的天赋,但他有跟你说具体是哪一方面吗?”

顾珏迟疑:“好像是我写的小说。”

虽然大元帅说的时候很认真,但是顾珏依然很难接受自己写的小说可以治愈人心,而且还是双重意义上的治愈人心——因为他在写小说的时候,真没想过这种效果。

只是这话题有点尴尬。

顾珏以写网文为业,当然不会看不起耽美小说和网文,但是吧,这东西,拿来和国君谈论……

违和感太强烈了!

“对,我也拜读了一下你的作品,”陛下继续吐出惊人之语:“其中,《带着参谋长的球跑了》和《元帅是粘人小娇夫》这两本,我特别喜欢。”

“……”

顾珏:“我现在立刻就去做星元治疗师治病救人,陛下能弃文吗?”

鸟语花香的环境,貌胜潘安的皇帝,旁边是一大串恭敬微笑着的女仆。

而他们在谈论耽美小说。

还是生怀流的两本。

陛下却理解错了方向,他意外道:“原来你以为做星元治疗师会耽误你写作?不,你大可以放心,不仅不会耽误你的创作理想,反而会有好的影响,我想利用帝国的影响力,推广你的小说。”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安装最新版。】

作者有话要说:  为帝国之崛起而搞cp!(握拳)感谢在2020-01-2623:53:55~2020-01-2723:48:4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榫卯、viola、leland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榫卯、木米糖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清秋的鱼、七七今天磕糖了吗、萌萌少女攻、antony、江盏鸢、kt.、不夏夏w、崇牙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白起的小公举~82瓶;狗头金76瓶;侑侑侑60瓶;官方认证李惊执66658瓶;antony52瓶;笑倩春风伴40瓶;安安安安安安丶、谨肃、浅凉30瓶;浮生一寐多惆怅25瓶;汪发财和狗富贵、三维设计20瓶;江城子19瓶;名字怎么改13瓶;咖啡很苦涩12瓶;d.o.i.ke、橘子味的蛋糕、summertrain、一只未满的月亮、懒云、可乐瓶子10瓶;星尘、琉玖9瓶;枫叶孚风7瓶;琳酱、唯爱王源6瓶;我的2019、取个名字怎么那么难、木米糖、kt.、22776082、二苏不忆旧局、可缓缓归矣、卷卷、想喝奶茶的平大大5瓶;花怜、灰粉蝴蝶蓝2瓶;乄尐n女孩ㄣ、赵浅予、千妃娘娘、幻灭也桔梗、那耳喀索斯、克里斯、半夏琉璃、小飞机、d锅儿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