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082

    五分钟前。

顾珏前脚刚走,段修烨后脚就被叫了进去,领路的人得了皇帝的吩咐,带着大元帅从另一条道走,愣是没碰上面,自然也没有对口供的机会。

抵达花园后,便见到好整以暇地享用着巧克力布朗尼的陛下。

动脑消耗糖分,陛下自从沉迷工作后,对甜点的需求也水涨船高,大元帅早就习惯他甜点不离手的样子了,这会向他规规矩矩的行了半臣礼后,才问明陛下召他来的意思:“他们两个呢?”

“我刚送走。别着急,他会在外面等着你,跑不掉的。”陛下说道,双手交叠成金字塔状撑着微尖的下巴,笑眯眯地望向大元帅。

段修烨扬眉不作声。

他不想让小顾等久了,但也不至于没耐心听陛下说话:“陛下有话请说。”

皇帝:“你之前和我说,顾珏是你很重要的朋友。”

段修烨颔首承认。

皇帝:“只是朋友?”

段修烨神色微沉,须臾还是说了实话:“只是朋友。”

皇帝漂亮的眉眼一弯,笑得活色生香:“所以我追求他,你也不会生气?”

……

段修烨眼神微厉,即使无意对着陛下发脾气,守在陛下身边伺候的女仆仍下意识地抖成了筛子——大元帅当然不是刻意吓唬她们,只是双s级战士的情绪动荡,会激发弱者本能的求生欲,就像猛虎尾巴一晃,寻常小兽便被吓得趴在地上。

他的薄唇抿成一道线,半响没说话。

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皇帝开开心心地发现新大陆:“你生气了——只是朋友,为什么还要生气?我跟你这么多年的世交,你为了新朋友对我发脾气,我真伤心难过。”

话是这么说,他笑得双眸闪闪生辉,显然是感兴趣得不得了。

两人确实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世交。

他和修烨的感情也特别好。

段修烨低声说:“如果陛下真喜欢他,公平竞争,我没有意见。”

他说得平静,只暗自攥紧拳头。

皇帝凝视他片刻,视线从他脸庞转了三圈,失望地发现大元帅说的是实话:“哈?没有意见?修烨,喜欢就硬抢,我说喜欢他,你就要想办法打消我追求他的念头,毕竟被我这么优秀的人追求,很难不心动的。”

……

陛下说得堂而皇之,理直气壮。

他就是辣么优秀。

只是他等了一会,没等到司凌云平常的“陛下说的都对,陛下是天底下最优秀的男人”,少了捧哏,只有一块敲不化的木头像被全世界遗弃般杵在面前,怎么看怎么不顺眼,话也不会接,只能由他亲自接下去:“我举个例子,我说想追求他,你可以说如果陛下你对精灵有意思的话,就一口气将一百年积下的带薪休假用掉,这样我一定会大为头疼的。”

皇帝觉得他真的够兄弟,够义气了。

精灵长得那么漂亮,以后在帝国推广下肯定会闻名天下,得到无数喜爱与鲜花。以段修烨这个老实龙的性格,怎么能长久吸引顾珏?段家和大元帅的光环亮归亮,可也不是每个人也会想嫁入豪门。

起码,皇帝不认为顾珏是会被那些东西吸引的人。

一时半会也教不会段修烨什么叫男性魅力了,白白浪费这张英俊脸庞多年,何况那也不是他擅长的领域。即使连陛下也不得不承认,那是凤倾才有资格教人的。

他擅长的,是权力倾轧——

还不够喜欢我?没关系,只要断绝其他人向你示好的机会,让你的眼睛只看得到我,出现在你身边的人没我出色,给予适当的危机感,迫使对方提速,作出未必正确但有利于我的决定……

段修烨语气冷硬:“我绝不会让感情影响工作,也不会威胁陛下。”

“倒也不必对我这么忠心。”皇帝笑言。

“不仅因为你是陛下,也因为你是我的朋友,”

段修烨满脸写着不高兴。

当他冷冷地抿着唇的时候,气质更近似一把出鞘的利刃,寒芒闪闪的慑人心神:“我不会阻止陛下追求顾珏,但即使对手是陛下,我也不会放弃他。”

这段话,大元帅说得极为认真,字字掷地有声。

这么多年来,他很少对陛下表现得态度强硬。

孑然一身,也没什么特别在乎的,重要的人有一个算一个,儿时好友兼皇帝陛下位列其中,即使是做同学的时候,他也不跟他抢玩具。

惟独是顾珏,他不愿意让出去。

同意让陛下追求他,也是因为二人关系没到恋人的程度,顾珏是自由身。要是顾珏确确切切地属于他,他的回答就不一样了。

想明白之后,段修烨坦然直视着陛下,眸光灼灼。

陛下时常说他是段家里最没有龙性的,龙非善类,既贪又凶,就他恪守规矩,只有在战场上才得窥见一丝凶性与戾气。

这时候,段修烨早已做好了和国君竞争的心理准备——

然而他的对手却哈一声笑了出来,甚至鼓起了掌:

“对,就是这个表情,再凶一点就更好了,”陛下谆谆善诱:“用这个坚决的表情表白,成功率会上升30%。”

段修烨:“……”

他总算是看得明明白白的了。

皇帝就是逗他玩儿。

他想起来,以前陛下就是特别能骗——凤倾虽然也爱哄小女孩,但那种哄是不一样的,当时还是王子的小陛下得知他在追看的爱情小说后,拉着他摇头叹气地说了一个极为悲情的结局,骗得他蓄了一眼眶的眼泪,后来才知道根本没那回事,那本书是大团圆结局。

之后段修烨好一阵子绕着他走,小陛下又顶着张纯善可爱的脸庞凑上来,给他推荐甜甜蜜蜜的爱情小说——他信以为真,满心期待地进坑看了才发现是报复社会的悲剧结局,足足一周没从那种被全世界欺骗的钝痛感走出来。

自那次起,段修烨看见陛下就心有戚戚然。

只是大伙年岁渐长,那些童年阴影也就被时间长河冲淡得不剩痕迹了。

段修烨叹了口气:“陛下,你也没有对象啊。”

言下之意,便是论教人恋爱,皇帝也没有这个资格。

陛下笑容不变,一点没被戳中痛处的样子,他悠然自得地瞥他一眼:“刚才下午茶会的时候,我问顾珏和你进展如何,他说你说过喜欢他,但是没有实际的行动。我就和他说,他是我喜欢的类型,而我还没有皇后,如果愿意和我约会的话,我会拿出足够的诚意来,保证半个月就能全星系广播皇后怀上继承人的喜讯。”

后位空缺,待遇从优。

先婚后爱,三年抱俩。

谁不想和皇帝谈一场成年人的恋爱呢?

五分钟后,两人不欢而散,据被吓得腿发软的无辜目击者声称,大元帅从花园冲出来的时候,半张脸连带着锁骨全炸起了金光闪闪的龙鳞,只是待走到偏厅时,鳞片已经消褪大半。

就像是炸完毛的小猫咪,大尾巴依然能看见蓬松的痕迹。

怒气冲冲的恶龙突进到顾珏面前时,想起旁边还有外人,硬生生压下随时暴走的妒意,客客气气地与众人道别,等到坐进悬浮车时,两人依然一句话没说。

顾珏猜测他和陛下发生了一点矛盾,识趣地没提起。

元帅和皇帝能有什么矛盾值得大动肝火?

肯定是国家大事。

他一介平民就该安静呆着不去添乱。

坐进车里后,段修烨没有亲自开车,报了串地址由ai智能驾驶。他没什么表情的看着前方,没和副驾有眼神接触,车外的光穿过车窗落在他高挺的鼻梁上,给他镀上淡金色的轮廓,炸出来的龙鳞尚余一小部份没压回去,倒映着冷冽的金光,妖异得不似人类。

“陛下他……”

段修烨开口,声音哑得令人发悚:“我没见过他认真喜欢谁,念书时和凤倾没两样,惟一的差别是凤倾从不让恋人哭泣。他比凤倾更恶劣,我不相信他会是一个好伴侣。不过那也是很久之前的事了。”

他在干什么?

虽然说的是实话,但他也确切是在说皇帝的坏话。

段修烨为自己的卑劣感到诧异,他在利用自己对陛下的了解,减低顾珏对皇帝的印象分。

顾珏一时不明白他说这话的用意,只当一个温顺的听众,点点头:“人是会变的嘛。”

“你觉得他很好?”

段修烨的眼睛快速从人类和兽瞳间来回切换,皮肤下的龙鳞蠢蠢欲动,只有声音仍是冷静的。

顾珏:“呃,不错啊。”

段修烨看向他。

这时顾珏也看到了。

与他对视的,是彻底变成了龙一样的眼睛,细长的瞳仁闪动着冰冷的微芒。这种被食物链顶端盯上的感觉,使得顾珏动弹不得,心脏跳得飞快,大脑停摆,只一动不动地回应着他的视线。

段修烨倾身过去。

两人贴得极近,顾珏能感觉到他的呼吸轻轻拂过眼睑,激起一阵浅浅麻意。

“你想要什么实际行动?”

段修烨问,压得极低的声音渗出一丝委屈,他的目光流连在他丰润的唇,终是不舍得欺负他,只埋首在顾珏的颈窝里,贪婪地呼吸他的气息,又让这只精灵染上他的颜色:“我很想要你,又怕吓到你,不该是这样的……爱情不该是这样急促又不知满足地渴求对方的身体……”

纯洁的大龄恶龙,连多碰珍宝一下也怕它碎掉。

他的头发浓密柔软,埋在颈间时划过皮肤,痒得心潮柔软。

顾珏猛地回过神来。

原来大元帅这么馋他的身子……

值得表扬!!!

作者有话要说:  我明天一定不能这么短小了!!!感谢在2020-01-2823:54:56~2020-01-2923:56:4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安卓苹果均可。】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spps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卖闪闪的小路灯、香烤可达鸭2个;居居包、猪猪、见客棹歌回、非夜夜夜夜、客天涯、七七今天磕糖了吗、皎皎、你为何物而存于世间、秋色浅栖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言而午姓50瓶;狩猞、苏霜澜40瓶;一颗快乐的柠檬精30瓶;chichi、子拾25瓶;云碧20瓶;娇玉17瓶;听闻时笙11瓶;客天涯、衍之、spps、熠涼、山海初阳、寂雨、苏白薄荷茶、所上凌霄、清浅一梦诉流年、谛音10瓶;瓶;你猜我叫什么8瓶;墨迹、30303751、雾靡、凉七、未末、hch、佑星5瓶;(●—●)4瓶;风格子、天情、我不想取新名字、传说中的少女a3瓶;雪棠棠、ikki2瓶;斯年、雨荷卷、烛鱼、寻找自由、35700184、星海、千妃娘娘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