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086

    于轩瞪着蔡维楠。

瞪了许久,才吐出一句话:“好,电脑给我。”

蔡维楠让他坐到自己的位置上。

和面上的平淡从容相反,蔡维楠至今仍然不习惯和别人起冲突,只是会掩饰内心的紧张了。他暗暗希望双玉能够手撕这烦人的家伙,虽然这么做有点利用玉玉的成份——可是平常他也没少被玉玉恶整,扯平了!

掰手指头算算,约他玩恐怖游戏时用逼真的语气假装真的撞鬼,吓得他哇一声哭出来。和他说一些非常有趣吸引人的脑洞,待他被迷得七荤八素恨不得跪求大大立刻开坑的时候,双玉哈哈大笑表示不会写哦。

……坏了,越想越气。

在蔡维楠的想象中,等会于轩问双玉他俩有没有好上,双玉回答说当然没有。

这就是编辑小蔡能够想象出的打脸!

然而于轩坐到电脑前,敲下的却是和他想象中截然不同的话——

编辑南南:双玉我爱你。

蔡维楠:“呃。”

你干吗啊!

于轩得意:“要是直接表明身份问双玉,他肯定会有所警戒,我得诈一诈他。”

神经病。

蔡维楠无奈,但也不太担心,毕竟他和双玉清清白白,何况他是见过双玉本人的,有大元帅那么好的男人在旁,两人的外貌天生一对……至于他跟双玉,看着就跟俩omega似的。

电脑屏幕上显示着对话进度。

双玉正在输入ing……

双玉:我也爱你。

??????

玉玉你也干吗啊!!!

编辑小蔡愕然地睁大了眼,没想过双玉会对自己有着这种感情……

于轩脸色一沉,声音更加得意,宛若抓奸现场:“看吧,我早就看穿你们有不可告人的肮脏关系。”

得意的同时也暗恨。

小蔡好说歹说算是他前男友,他以为灰头土脸的小蔡该在底层编辑部干一辈子,没想到却仗着运气好捡到双玉翻身了。如果这份特殊是蔡维楠用身体换来的话,他莫名有种被绿了的不舒服。

双玉:当然,是父爱。

……

编辑小蔡生气的同时又有点意料之内的松了口气。

等等,意料之内?

对于玉玉,自己实在熟练得让人心疼。

原本态度嚣张的于轩也有了一刻的停滞,看看电脑,望望小蔡,不知该作何反应。他咬咬牙,又打出一句疑问: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难道不是跟着总编辑更有面子,更有前途吗?

看到于轩的问题,蔡维楠心中一悸。

其实这也是会议结束时,在他心里盘旋已久的疑问,只是不敢问出来,怕是自作多情——以玉玉的性格,回复多半是“懒得换了”、“欺负起来比较顺手”还有“不告诉你,是不是很着急,嘻嘻!”。

这时候,能有个第三者问出来,他多少有点高考成绩出炉的解脱感。

双玉:你好像有点误会。

双玉:首先,是我给编辑面子跟前途,不是他给我。

双玉:其次,他特别好用,他会给我整理资料,给我的更新改错字,挑剧情bug。

好狂的话。

但这不是把编辑当佣人使唤吗?

因为网站编辑跟作者是一对多的关系,像校对这种工作正常来说是不会落到编辑头上的,工作量太多了负担不过来。至于整理资料,更是作者提出的时候编辑才会去从总库ai调动出来。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换源app!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这话听了,于轩自己都觉得不爽。

然而抬头望向双玉的编辑——

蔡维楠的娃娃脸腾地升起淡淡红晕,竟是一副被夸得特别开心的样子。

于轩:“……”

看来是诈不出什么了,他忿忿放开键盘,正要站起来,对话窗口中却又冒出来一条新消息——

双玉:最后,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但是离我的编辑远点。

看到这句话,于轩瞳仁紧缩,心脏几乎停跳了一秒。

这难道也在你的计算之中吗?

双玉!

-------------------------------------

与此同时,被这段话扰乱心神的不只有人,还有一条成熟的龙。

虽然很想知道恋人的一切,但是段修烨也很注重顾珏的个人隐私,从来没动用权力搜集他不该知道的资料,也从不利用自己优越的动态视力和倒读能力去窥探顾珏……

只是,段修烨将焦糖布丁从冰箱里拿到客厅给顾珏当甜点的时候,视线正好扫到他超大屏手机上的画面,正好看见了——

编辑南南:【我爱你。】

双玉:【我也爱你。】

这段引人遐思的对话,无可避免地跃入眼帘。

“啊,谢了。”顾珏接过递来的焦糖布丁,将手机放到一旁,银勺背敲破凝结在表面的焦糖,甜脆下是浓郁蛋香,一丝源自焦糖的微苦中和了甜味。

他吃了两口,发现自家龙心事重重的看住他。

“怎么了?”顾珏放下勺子,疑惑:“你没做自己的份吗?”

出力的人却没得吃,没这道理的吧。

像焦糖布丁这种甜品,一次做一批放冰箱里才是常态,也不可能只做一个。

段修烨望住他:“想看你吃。”

顾珏失笑。

“只有我在吃,简直像我刻薄你一样。分你一点甜头吧,来,张嘴。”他挖一大勺的布丁,太大一勺了,在银勺上颤颤巍巍的随时要滑落下来。

被精灵喂食的感觉也不错,段修烨乖乖张嘴。

布丁的味道格外甜。

猛男和甜点这个搭配太诱人了,顾珏怦然心动。

他敲出好大一块的焦糖片,咬住一端,倾身凑到段修烨的面前,稍一昂首,便将那片糖送进他嘴里。正在等待下一勺的段修烨没料到还会有这种操作,愣愣接住另一端,伴随着焦糖甜香融化开来的,是顾珏坏坏的笑容。

骨碌。

被撩得发晕的段修烨咽了咽口水,却见顾珏已经坐回原来的位置,拿起布丁继续吃了。

刚才嘴唇有碰到吗?

没有吧?

成熟的龙陷入了幼稚的纠结中,过了一会,确定嘴唇没碰到的他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

“顾珏,你和编辑关系很好吗?”

段修烨询问,俊脸上是轻易可见的心事重重。

顾珏:“嗯?还不错吧。”

顾珏坦荡的态度,让没有质问恋人经验的段修烨习惯性地先反省自己,说来是他偷看顾珏手机不对在先,等等,也没有偷看,只是不小心瞄到了,但从结果来说是一样的……

趁着顾珏吃甜品的功夫,段修烨将他抱起来圈在怀里,确保整只精灵是属于自己的,阴沉沉的醋意才稍有缓解。光用手抱着还不够,龙尾巴硬生生从人和沙发中间挤出来,将顾珏卷得严严实实的,确保完全没有逃跑的余地后,才算满足了。

咬着勺子的顾珏陷入了沉思。

他真觉得自己好像被阿柏怪卷起来的火箭兵团。

“怎么突然问起我的编辑了?”

顾珏想了想:“你看到我和他的对话了。”

“嗯,不小心看到的。”

段修烨不作声假装沉稳,慌张地摇来晃去的尾巴尖却出卖了他的真实心情。

顾珏好笑,也没打算让男朋友忐忑不安,飞快拿过手机给他看完整的聊天纪录,三言两语就解释清楚了:“我编辑从来不这么说话,肯定是帝国和联邦的合作戳了谁的肺管子,拿他的号来诈我呢,知子莫若父,骗不到我的。”

“……啊。”

虽然不是很懂当代年轻人的骚话文化,但明白顾珏不是和编辑有暧昧关系后,段修烨明显地松了口气。

确定他真正在紧张后,顾珏震惊了:“你这么有危机感吗?你们等级差好远吧。”

虽然这么说有点对不起编辑,不过他对不住编辑的事海了去了,也不差这一件。要说能让大元帅有危机感的,起码也得是帝国f4的等级。

“没有的事,”段修烨握住他的手,偷偷与他十指紧扣:“他和你认识更久,可能比我更了解你……但是我会努力的。”

会努力补上之前的空白。

会努力成为顾珏最重要的存在。

“你好甜啊。”

顾珏用脸颊蹭了蹭他的颈项,才蹭两下就感觉右脸颊的触感硬硬的,再瞥一眼,原来是他的逆鳞悄咪咪地冒了出来等蹭,太爱邀宠了。

“不过,”

段修烨低声央求:“我不太了解星网文化,不过,我希望‘我爱你’这种话只对我说……可以吗?”

顾珏太小了,他不想限制他的人生。

第一次谈恋爱,他没有经验,不知道该如何在“我想要”和“对方的感受”中取得平衡,只好无限压抑自己的欲│望,想照顾他的心情。

“当然可以!”

顾珏挣开龙尾巴的束缚,翻身正对着大元帅,挂在他身上,小小声的认错:“不如说是我太没自觉性了,怎么说呢,对没感觉的人就全是好兄弟,想到好玩的就脱口而出了,以后不能这么干了,要照顾你的感受,你也不用这么小心翼翼的……”

跨越两世,这也是顾珏真正意义上的初恋。

爱与被爱,全是需要学习的事情。

顾珏将他的手放在自己的颈上,陷在他的怀抱里,看不见脸的时候,有些话会比较好说出口:“可以对我任性一点,我也想宠你啊。”

然而这个姿势,顾珏几乎每说一句话,气息就会拂过他的耳朵。

无论什么内容,全变成靡靡之音。

“……我想独占你。”段修烨:闷声提出要求。

“可以啊。”

段修烨:“不想别人喜欢你。”

“这个有点难,我太优秀了,但我可以保证不喜欢别人。”

段修烨嗯了一声。

等了片刻,没等到下一句话,顾珏笑问:“没有别的了吗?你的任性就这么点?”

“还有,想你摸摸我的逆鳞和尾巴。”

成熟的龙耳朵红透了。

豁,还有这种要求。

顾珏暗自好笑,当然不会拒绝他这点小要求,伸手抓住他满布鳞片的尾巴——奇怪地,这应该是一件慑人的凶器,可是在他手里却乖得不得了,比狗狗的大尾巴还温顺。

rua了一会尾巴,顾珏突然冒出一个危险的想法。

太诱惑了,光想不够,得行动。

顾珏倾身低头,啊呜一口咬住龙尾巴。

作者有话要说:  恶龙(感叹):今天的我真是贪婪又邪恶!

感谢在2020-02-0223:57:59~2020-02-0323:51:3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吃烤肉不吃烤又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27269270、长林、醉卧竹音、42003068、绪风ovo、琉白、荼岩翛翛、41965435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长林40瓶;35瓶;半夜没事看看文、鱼鱼、may20瓶;爆爆头一块钱四个13瓶;穆墨、白、番茄打蛋汤、柯克兰夫人、关山、龙崎千叶雪10瓶;鱼木、鸭鸭8瓶;孤独患者、绣绣6瓶;然、刁民在此、飘叶、遇准、抱走楚工5瓶;hisoka4瓶;吃烤肉不吃烤又、水水、葬寂3瓶;不吃鱼的猫2瓶;宗、苏、萃萃鸭、□□n、紫轩蝶翼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