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093

    将人推倒后,要干什么?

这个问题,盘旋在顾珏的脑海里。

顾珏居高临下地俯视床上的大元帅,方才推倒他时的那种自信,那种邪魅,那种不可一世,连他都以为自己能是个猛1,差点爱上自己了。而现在面对着被推倒状态的大元帅,顾珏……

方才充沛在胸腔间的勇气,忽然之间跑了个精光。

关键是,被他恶狠狠推倒了的段修烨,正定定地看住他。

人在躺着的时候,脸庞上的赘肉会顺应地心吸力的往两边坠,所以这床咚的动作,由普通人做来,不分男女不分上下,皆会颜值大减。可是得天独厚的大元帅没有这个烦恼,轮廓深邃的他依然保持着高眉深目的英俊。

仔细看,段修烨连眼睫毛也是偏淡金色的。

怎么会有人觉得他凶呢?

明明这么好看,越看越喜欢。

段修烨的眼睫颤了颤,双眸仍脉脉地看住他。

如果没看错的话,顾珏分明从中看出了期待的神色……

大元帅,您在期待什么?

您期待的事情,不会发生!

珏珏办不到,珏珏只是一只莫得经验的精灵。

他烨哥现在这个眼神吧,硬要形容的话,就像是看见主人拿起牵引绳的狗狗,等待被遛又不敢大声汪汪的期待目光。而顾珏面对这双眼神,实在说不出,他只是把绳子拿着好玩而已。

顾珏:“烨哥。”

“嗯,我在。”

他烨哥看上去更期待了。

此刻,骑龙难下的顾珏深深感到了自身知识的贫瘠。

顾珏对男同之间的感情了解,仅限于耽美文。

而上辈子的耽美文,大伙在推倒之后直接就拉灯了,脖子以下的操作他一概不知……他自己写的?开玩笑!那能在现实里做出来么?尺度太残暴太过火了。

顾珏也很少去涉猎该方面的知识,反正猛1是不存在的。

现在梦寐以求的猛1有了,人也被他推倒了,却不知道该怎么操作。

可恶!

绞尽脑汁怎么使坏的顾珏,在脑海里过滤完一轮太离谱的操作后,鼓起勇气低下头来轻轻啃咬了一下段修烨长在喉结上的逆鳞。

段修烨只看到披着一头柔顺乌发的小顾在自己胸膛上,传来低低闷闷的说话声:“我欺负完了。”

言下之意就是没有别的了。

请组织停止不切实际的期待。

顾珏正要坐直身,后脑勺却被一只大手按下,刚好将他的脸按在颈窝间,下巴抵着深深的锁骨与胸肌交界。淡淡的雪松香钻进鼻端,让他一下子愣住了。

“那轮到我欺负你了。”段修烨说。

太近了。

近得在段修烨说话的时候,顾珏的下巴能感受到他从胸腔处传来的颤动,使得顾珏的心尖也跟着颤了一下,几乎要融掉了。

顾珏狠狠地咬了一下舌尖,才将要从嗓眼跃出来的心脏咽回去。

掉回胸腔里的心脏咚咚咚咚的弹跳个不停。

这咚咚咚咚的声响,侧耳细听,便能听出当中的心声——

快欺负我!

如果冲,请深冲,相位猛冲就对了!

千万不要因为我是一只娇弱的精灵而怜惜我!

段修烨低头,看向怀里的人。

被他臂弯笼罩着的人柔软纤瘦,头发皮肤细滑得手掌放上去就不想松开了。除去身体的因素外,将精灵整个抱着也使得他心理上大感满足。

他的手往右滑落,曲起手掌,握住顾珏的尖耳朵。

顾珏暖乎乎的,没多少血管的尖耳朵却泛着凉意,仔细摩娑也能摸索出软骨轮廓。段修烨摸耳朵摸得爱不释手,倏地发现手中原本凉凉的耳朵隐约传来热意。

是他摸得太久,染上他的体温了吗?

段修烨正疑惑间,低眸就看见顾珏原本白如贝壳的耳朵变得嫣红一片。

见状,段修烨的心脏狠狠地揪了一下。

……原来欺负喜欢的人,是这么刺激又好玩的事。

彷佛新世界的大门,在面前缓缓打开了。

段修烨腰间肌肉发力,强行在抱着顾珏的情况下坐直身,低头吻住他红通通的尖耳朵。

顾珏这下再也憋不住了,在他怀抱里小小声:“烨哥……”

明明脑里有那么多不可描述的想法,却被亲一下耳朵都要不行了。

“嗯?”

段修烨说话的同时,嘴唇也不想离开小顾的耳朵。

低低的疑问声磨过顾珏的耳膜。

顾珏鼓起勇气,小小声地央求:“还可以再欺负我一下吗?”

恶龙会满足精灵的所有要求。

“好。”

他说。

-------------------------------------

拉灯,是一种美德。

保护网上冲浪的祖国骨花朵,保留幻想,也给不会开车的作者留点颜面。

被抱回卧室里休息的顾珏身残志坚地想要戴头盔连上光脑——在网络上的他,是那么的强壮,无车一身轻!然而头盔还没套到头上,就被段修烨制止了:“好好休息,连着光脑的话,大脑活动会更活跃。”

“头盔还我。”

折腾得只有五官有力气动的顾珏气哼哼地瞪他,瞪得快像是在白眼了。

这么凶的精灵,段修烨还是第一次看见。

他迟疑地顿住动作,却不想松开手,以狗狗眼神直勾勾地看住顾珏。两人对视片刻,吃软不吃硬的顾珏就顶不住了,只好认怂:“行吧行吧,我就玩会手机。”

“我陪你。”

段修烨坐在床边,虽然表情淡淡的,肢体语言却表达出他就在这里坐着,绝对不会走的坚定决心。顾珏瞥他一眼,也懒得赶走他了。

顾珏穷尽全身的力气,抬手到枕头底下摸出手机,登上社交号。

紧接着,段修烨就听到源源不绝的滴滴消息。

……和谁聊得这么开心?

他轻轻皱了下眉。

顾珏:公爵公爵,在吗在吗?有空听我的吐槽吗?

凤倾:正好在泡池子,当然有空。

顾珏嘿嘿嘿嘿地笑起来。

顾珏:烨哥开窍了,我们有了牵手亲亲抱抱以上的亲密接触了!

凤倾失笑:你说。

段修烨低下视线,将顾珏脸上的笑尽收眼底。

这笑容和对着他笑的样子不太一样,更狡黠活泼,让他占有欲勃发的是,顾珏双手飞快敲字的同时,尖耳朵也泛起红意。

聊的什么内容,居然有了和他亲密时同样的反应?

段修烨无法制止自己充满妒意的想象,只能紧紧抿着薄唇,闹一场和自己较劲的脾气,而不想说出来让小顾不开心,连交友也束手束脚的。

顾珏发挥充份的想象力,钜细靡遗地描述了这个把小时里发生的事,而凤公爵作为一个合格的倾听者,也从一开始对开车的期待,渐渐失去笑容……

凤倾:这么问也许有点不礼貌,但容我再确认一下……

凤倾:你们独处的这一个多小时里,就只做了这么点事?

如果说以前顾珏跟他分享的内容是婴儿车,那么这顶多是游乐场里的碰碰车。在做得十分到位的安全措施里进行过家家一样不痛不痒的玩乐。

顾珏:没办法啊,我们没做预备,参谋长家里又没有。

……

凤倾扼腕叹息。

就不该让这俩初中生等级的小情侣住司凌云的房子。

早知道他就将名下其中一套约会用的别墅借给他们住了,工具用品一应俱全,无论和哪个种族来一段露水情缘,也绝不会使对方感到疼痛。

说到这里,顾珏又偷偷瞟了一眼段修烨。

为了保护体能弱鸡的顾珏,他烨哥处处束手束脚的,小心翼翼得如同对待易碎品,憋得比什么都不做还难受。

唉,他还是在日程表里加上一周三次的健身叭。

看见憋得一脸闷乎乎的大元帅,死宅精灵有点心虚。

“怎么了?”段修烨问。

顾珏心虚摇头:“没什么。”

然而这抹心虚落到正在意着精灵和谁聊得起劲又羞涩的段修烨眼里,却让他的醋意大涨三分。他很想将顾珏的手机抢过来,哪怕不看上面的内容,也不想让他玩手机了。

可是不行。

无论人的爱和欲望是没有止境的。

段修烨可以放任自己爱别人,但不会纵容无休止的越线占有。

正因为他深深知道自身的力量和地位可以轻易做到这一点,而父母早亡,独自在帝星飘泊的顾珏有多么难以真正地与他平等抗衡……段修烨才越要严防死守龙的本能。

他不能欺负他的精灵。

可是,又很在意顾珏到底和谁在聊天!

段修烨脸色沉沉地生了好一会的闷气,不知何时窜出来的金闪闪龙尾巴啪叽一下拍到顾珏手边,尾巴轻轻拍打床面,努力在恋人面前刷存在感,彷佛在无声地说着——快来rua我!我不是你最喜欢的大尾巴吗qaq!

凤倾:嗯,那修烨做得不错,能忍住,值得夸奖。

凤倾:这次就不嘲笑他了,我给你发点事前预备的资料。

热爱学习的顾珏一听就来劲了:哦哦哦哦简单点,我要有手就行的那种!

和学习资料相比,龙尾巴顿时黯然失色了。

他可是要成为龙骑士的男人!

段修烨震惊地发现……

之前还兴致勃勃地要撸他尾巴的精灵,看也不看它一眼,反倒双眼亮晶晶地看着手机,显然易见,手机上某人说的话更吸引顾珏的注意力。

他备受喜爱的尾巴,失宠了!

“顾珏,”

史无前例的危机感跃上心头,段修烨再也按捺不住,方才还坐得端正的他伏到顾珏身边,凑上前让脸庞占据他的视野:“你和谁在聊天?”

话里的醋意,酸得连他都不认识自己。

作者有话要说:  不是我不会写,是不能写~~懂叭!

推一下小姬友的娱乐圈文,没有原型的那种

文名:和前任复合后我爆红

作者:皮卡小刀

分手八年后,小明星许琛在某开机宴上再次见到了被自己甩的前任,身高腿长意气风发的精英,是剧组最大的投资人。

本来脑补了一场惊心动魄,暗潮汹涌的重逢戏码,结果对方却客气疏离又陌生,好像全然忘了自己。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换源app,安装最新版。】

对此,许琛云淡风轻地表示:“好马不吃回头草。”

一个月后。

许琛捏着啤酒瓶胸臆难平:“妈的小混蛋!”

又过了一个月。

“算了算了......”许琛看着近在眼前的季斐,难以抗拒地心想:“老子本来也不是马。”

—————————

许琛有个问题一直搞不明白。

季斐朋友圈万年不更新,不看八卦不追潮流,像个活在隐世的老干部,到底是怎么将一家超一线娱乐公司,管理得如此完美成功。

直到有一天他无意间发现,这厮竟然有微博号。

id:今天能摘到星星吗?

每天11:59分留言打卡,已经有2980天。

最后一条更新是在月余前的仅自己可见。

“不仅摘到了,还吃到了。”

配了一张许琛被人搂在怀里的睡颜,出镜的半条手臂线条漂亮流畅。

许琛:“.......?”

靠,没想到你是这种狗男人。

稳中带皮明星受x斯文败类腹黑年下总裁攻

单向暗恋转双向暗恋/微治愈救赎/事业线和爱情线并行

娱乐圈架空/现实向/无原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