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多面手林挣

    人道渺渺,仙道茫茫。

        对于凡人而言,这场堪称恐怖灾难的战争,很快就会随着年代的更迭而变成遥不可及的传说。但对修士来说,这不过是漫长修道生涯中,一次特别的经历而已。

        或许在某一天,当再次看到群鸦啄血、野草埋尸的景象时,会在斜阳下远望故人,俯首一叹。

        “玛德,一群神经病!”

        黄沙叠舞间走来一人,身负的黑袍里还背着一具白骨莹润的骷髅。只是此刻无论是白骨,还是活人,都尽是血污凌乱,显得格外狼狈。

        哔死个林挣,说出去都没人信。他堂堂藤妖,盘古界曾经的主宰者,何等牛逼的存在,居然在沙漠里让一群过路的蛮族给揍了。

        彼时顶着应飞面孔的藤妖一路骂骂咧咧,越想越气。

        虽说那群蛮人只是一路溃兵,且最终都死在了茫茫沙海之中。可毕竟是无妄之灾,加之他而今实力有限,挨了揍也是事实。导致事情都过去半天了,还是满心不爽。

        “泥玛的,等本尊恢复修为,你们这群茹毛饮血的混蛋都得死……还有林挣,我oo你个xx……”

        一想到要不是发现了昆仑镜的气息,他也不会这么巴巴上赶着穿越千里,心下便对某人的恨意又加重几分,下意识抬头遥望。

        “咦?”

        千丈之外,被斜阳照得晃眼的黄沙间,忽显一道人影,穿着与他同款黑袍缓缓而来。

        沈忌也说不清楚,自己来这儿干嘛。

        或许是不想有人发现他的尸首,想找一个空寂无人的地方死去。又或者一辈子待在忘川,想在临死前看看不一样的风景。

        他憋着一口气,以最后的真元锁住心脉,就这么一步步的走近莽莽沙海,然后,就和人撞衫了。

        “你从那边来,见过林挣吗?”

        “……”

        沈忌微微皱眉,白发后的眼眸审视着面前这个背着骷髅的年轻人,缓缓摇头,径直越过。

        “有意思,这么年轻的化神,却要死了!”

        嗤笑声在身侧响起,宛若惊雷炸在沈忌心头。后者悚然转身,入眼却满是赤红色的触手,藤妖的声音随即传来:

        “你反正都要死了,别浪费这具身体,留下来给我吧!”

        “唔!”

        沈忌一阵挣扎,真元波动间,本已压制的鬼蛟毒再次爆发,阵阵黑雾透过血液溢出。

        “嗯?黑蛟血?”

        藤妖忽然愣住,而后一脸惋惜:“可惜了,灵根已废,勉勉强强做个傀儡吧!”说着,空余的一只手掌间忽然浮现出血红色的符印,“嘿”的一声拍在沈忌的额心。

        “砰!”

        忘川城内,立身残垣间的黄玉明看着掌中忽然爆开的玉牌,终于露出放心的神色,而后视线便瞥向南面:“就剩你们了……”

        此时,刚刚才行过百里的林挣正在打电话,毫无被追杀的觉悟。

        对于忘川的凡人而言,这几日可谓是惊心动魄。但对于唐天宇来说,又何尝不是捏了把汗?

        好在结局还算完美,虽然被老板骂了个狗血淋头,但舆论总算是稳了下来。

        在他拖着疲惫的身体爬上床之际,某个“不懂事的助理”终于把电话交到了林挣的手上。而后者一开口,就把给他雷的不轻。

        “木建波?谁呀?名字听着耳熟……”

        “你不知道?”

        燕京某社区,穿着睡衣坐在床头的唐天宇瞪大眼睛,一脸讶然道:“那他是谁找的?这么不遗余力的帮你,关系可不一般啊!”

        要知道,日前网上的舆论在对方抱团反击后可谓是一边倒的局面。木建波这一出手,绝不仅仅是拉了他一把这么简单,等于是他以自身的知名度和业界地位硬刚了一波资本。

        说他俩不熟,谁特么信啊?

        “你再好好想想,这人在导演界可是大前辈,又是影视学院的老师,你不会不知道吧?”

        “哦,你这么一说,我有点印象了……”

        对面,斜靠在一颗树下的林挣揉了揉额头,“我有一次选修课被挂了,那个老师好像就叫木建波!”

        “……”

        唐天宇突然觉得心好累。

        “不是你,难不成是刘枣?对了,今天她回应那么快,两人还在微博互动来着。要不你问问?真要是的话,咱们把人请出来吃顿饭,感谢一下!”

        “吃饭啊……”

        林挣略带迟疑,正想说我这几天都没空。但考虑到人家小唐的话也没毛病,便只能叹气道:“是该感谢一下!那你联系刘枣吧,我没她电话!”

        “和我你还装?连你助理都知道你们俩的事儿,你就别瞒着我了!”

        “啊?”

        林挣一脸茫然,下意识瞥过在一旁“伐木造车”的伍翀,诧然道:“我瞒你什么了?我确实没刘枣电话啊!”

        “行行行!不承认拉倒!我去请,行了吧?”

        电话里传来唐天宇略带敷衍的哼声,而后又大致讲了张弛的态度,幸灾乐祸了一翻。

        不久之后,林挣挂断电话,带着一脸茫然起身。待伍翀小跑着过来,便诧异道:“你和小唐都说什么了?”

        “没什么啊!”

        后者一脸无辜:“就是咱俩忙活的那点事呗!咱们为红叶镇百姓付出这么多,总得有人明白你的苦心吧?”

        “哈?”

        林挣更茫然了,总觉得好像哪里不对。

        “哎呀,都过去的事儿了,还提他干嘛!快来瞧瞧,你说的车我做好了!”

        伍翀不由分说架起他的胳膊,来到一辆类似“飞碟”的事物前。而此时,这边已经站有一老一少,开始品头论足了。

        “话说,你说的办法,就是用狮虎兽来拉车?”

        荀胜此时有种智商被“欺负”了的感觉,疑惑的看向林挣:“为啥在红叶镇的时候,不找辆现成的?”

        “因为……”

        林挣叹了口气,上前拍了拍崭新的车架,转头道:“前辈没发觉,这车哪里不对么?”

        “发觉了!”

        荀胜点头,进而斜眼看向伍翀,冷哼道:“这小子忘了做车轮!”

        “不是忘了,是不需要!”

        林挣示意伍翀将车驾翻转,却见这车的“底盘”上刻满了法阵符文。

        “早听说忘川有一种灵羽树,枝叶如鸟羽生长,树干可传导灵力,乃是制作飞舟的绝佳材料。不过飞舟咱做不了,勉强做个悬浮避震车还是很简单的!”

        “咦?你小子,竟还懂浮空阵?”

        荀胜一脸诧异,随着相处,倒有种越发看不透他的感觉。

        这个低阶小散修,除了修为不咋样,倒还是个多面手嘛!

        “哎呀,基本操作,用不着吃惊!”

        林挣摆手,难说是在谦虚还是在装逼。毕竟浮空阵并不是啥了不得的秘密,之所以应用的少,并非是阵法亦或材料的问题,而是……

        “哗啦!”

        后者抓出一把上品灵石,在伍翀心疼的注视下,一个个塞进车架上的凹槽里。

        要不是他此刻受不得任何颠簸,又不能御空,林挣也不想用这种“烧钱”的办法。

        这不同于他此前在积石山用的那种一次性的浮空阵,想要这木车一直悬空,非上品灵石不可。要不是临走前某少城主“友情赞助”,以他的家底还真撑不了多远。

        “所以你是故意找他要灵石,嘶……在那个时候,你就想到这个方法了?”

        荀胜抓着胡子,看向他的眼神好似在看妖怪,搞的他还颇有些不好意思。

        他当时那脑子和浆糊也差不许多,强撑着才没扑街,哪里能想到这么远。之所以要钱,只是因为……

        “顺带的好处,不要白不要嘛!”

        随着最后一颗灵石塞进阵眼,车架下方的阵盘突然变得华光熠熠。待伍翀将车架翻过来,叫林挣与豆芽坐进去,法诀一掐,车身便晃动着漂浮起来,悬停在两人身前。

        “要辛苦二位,帮忙拉车了!”林挣笑眯眯的自车上拱手。

        “唔,是个巧妙的法子!”

        荀胜没计较拉车的事儿,因为……

        “既然如此,老夫先行去前面等候!那小子利索些,若被老夫发现偷懒,小心你的腿!”

        恶狠狠的威胁了一翻正把车前的绳索捆在狮虎兽上伍翀,后者一甩袖袍,已是御空而起。

        “tui,老东西……”

        直到半空再瞧不见某人的身影,伍翀才声不可闻的骂了一句,而后一夹双腿,狮虎兽低鸣一声,迈开欢乐的双腿向前跳跃。

        “唰!”

        感受着车外呼啸而过的气流,毫无晃动的车厢内,一大一小两道身影同时打个了哈欠,懒洋洋的靠向身后。

        “舒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