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5回 帮你们一把

    从周慈口中听到宋博妄的另外一面,沈持还是挺惊讶的,但转瞬一想,又觉得情理之中。

    如果不是这样的人,也带不出宋仰止性子那么好的孩子。

    「是因为我……他才变成这样的。」周慈说,「当年宋家四面楚歌,动荡不安的时候,他才二十岁出头……我都不敢去想,他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因为,他不杀人,别人就会弄死他。

    沈持听完周慈说这些话之后,沉默了半分钟,才说:「你很爱他。」

    周慈没有否认这句话,只是自嘲一笑,「已经晚了。」

    「不晚。」沈持说,「他也爱你。」

    周慈觉得不可思议,「他恨我。」

    「爱和恨并不矛盾,它们可以同时存在,」沈持字字珠玑,他回忆着宋博妄的反应,浅笑着说,「我倒觉得,比起恨你,他应该更恨自己。」..

    这段话有些拗口,周慈本身就沉浸在悲伤之中,大脑运转的速度比之前慢了不少,听见沈持这样说,她的表情有些茫然。

    而这时,沈持又跟在后面解释了一句,「他恨你,这没错,但他也放不下你,否则他不会让你和仰止见面,更不会和你纠缠在一起。他更恨的,应该是自己,为什么明知道你犯过错,还是放不下。」

    周慈此前从未考虑过这一点,她被沈持说得哑口无言,有些惊讶于他对人性洞察的敏锐度。

    这个男人……比她想象中还要可怕。

    「所以,他说的一些话,你也不必全部相信。」沈持不知道他们发生过什么,但并不难猜,无非就是宋博妄说什么话、做什么事情,刺激到了周慈,导致她颓靡不已。

    周慈:「事实摆在眼前了,我没办法自欺欺人。」

    沈持:「什么事实,介意让我知道么?」

    过往的事情都说了,多这一件也没什么,「他身边还有其他女人。」

    沈持:「你亲眼看到了?」

    周慈:「没有,但看到了东西,他也亲口承认了。」

    沈持:「你怎么确定他不是故意做戏给你看的呢?」

    要是别的的男人,空窗期找个女人,倒说得过去,但宋博妄……

    他其实是个非常认死理、非常喜欢钻牛角尖的人,常久在这方面和他有些像,但程度不及他严重。

    沈持并不觉得,宋博妄在放不下周慈的时候,会去找别的女人,何况,他身边还带着和周慈的孩子。

    周慈听完了沈持的问题,沉默了良久,最后终于是挤出了一句话,「谢谢你安慰我。」

    沈持忽然笑了,「你和宋博妄也挺像的。」

    两个死心眼,钻进去牛角尖拔不出来,难怪这些年都没点突破。

    周慈:「……」

    沈持:「如果你还想和他好,就自信一点,你自己都摇摆了,还哪里来的底气。」

    周慈仔细品了一下沈持的话,反问他:「所以你也是用这种心态对久久的么?」

    沈持没有回答。

    周慈从他浅淡的笑容里看出了答案,她问他:「你就这么确定,她还对你有感情么?」

    「原本是不确定的。」沈持也很乐意和周慈分享自己的心路历程,他陷入回忆之中,若有所思,「直到她那天晚上喝醉了。」

    后面的话,沈持没有再说,但周慈知道,那天晚上他们发生过什么,毕竟常久肚子里的孩子,就是这么来的。

    「如果我不出现,她和梁寅或许会平平淡淡过一辈子,她可能也会自我麻痹到不会再想起我,但一旦我出现了,梁寅就什么都不是了。」沈持说。

    周慈觉得他的话有些残忍,对梁寅也很不公平,下意识便辩解了一句,「她和梁寅在一起挺开心的,他们感情也不错,梁寅对她很好。」

    沈持反问周慈,「假设现在给你一个对你很好的男人,你和他在一起也很开心,你会忘记宋博妄么?」

    周慈:「……」

    沈持:「你条件不差,和宋博妄分开这么多年,我不信没有男人追你。」

    这回周慈彻底哑口无言了。

    追她的人当然不少,但周慈都是一被表白就拒绝的那种,连尝试的机会都不给对方。

    经过沈持这一番分析以后,周慈愈发理解了常久的心态,尤其是,她现在肚子里多了一个孩子。

    但与此同时,周慈也不得不感慨一句,「沈持,你真的很会拿捏人心。」

    这样的人,真的很难找到对手吧。

    周慈甚至觉得,常久和他和好,也只是时间问题了。

    沈持:「或许吧。」

    这的确是他的技能和天赋,但要看如何使用了。若是像当年一样,只有算计,也是走不长久的。

    周慈:「你对追回久久这件事情很有自信吧?」

    沈持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这些年,宋博妄身边也不缺追他的世家小姐,为什么他一直单身呢?其实很多问题,认真考虑一下,就有答案了。」

    沈持对周慈说,「他嘴巴有多硬,你应该比我更了解,为什么要信他的话?」

    周慈:「……谢谢你。」

    虽然知道沈持的话,安慰的成分居多,但和他聊了这一路以后,周慈的的心情的确比刚刚放松了不少。

    不知不觉,车也停在了别墅门口。

    周慈准备下车的时候,沈持忽然说,「要不,我帮你们一把吧。」

    周慈停下来,一脸疑惑地回头:「嗯?」

    ——

    常久临睡前终于收到了周慈的微信,得知她已经回家后,悬着的心回到了肚子里。

    阿姨送来了睡前的牛奶,常久喝奶的时候,宋博妄正好从她房门口路过。

    「哥,等等。」常久叫住了他。

    宋博妄:「怎么了?」

    常久:「仰止睡着了么?」

    宋博妄:「嗯,睡了。」

    常久:「那你进来,我有点事情跟你聊。」

    宋博妄大概猜得到常久要聊什么,他走进卧室,刚坐下,便听见常久问,「你在外面还有女人么?」

    宋博妄:「……」

    宋博妄憋着不说话,常久便继续说:「你这些年几乎天天晚上都回来,除了出差,我没见过你夜不归宿,所以我不相信你在外面有女人。」

    宋博妄:「你怀孕,别操心这些。」

    常久太了解宋博妄了,一般他这么说,那铁定就是在逃避,常久眯起眼睛来,已经下了判断:「你是故意刺激周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