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七章:可爱的宝贝

    沐谨言的母亲也表情严肃地审视着贝菲菲,然后转头对沐谨言道:“谨言,吃完饭过来一下,我们有话要跟你说。”

沐谨言已经看出自己的父母对贝菲菲有意见,他用安慰的眼神看了眼贝菲菲随后上楼来到他父母的卧室。

“怎么了母亲,您有什么话要跟我说?”沐谨言的声音略感沉重,他自己心中早有了定夺,无论他的父母怎样不同意他与贝菲菲订婚的事,订婚典礼还是要如期照常举行。

“你怎么找了个带着孩子的女人?”谨言母亲无奈地叹了口气道,看得出来,她一点也不喜欢贝菲菲。

沐谨言露出一个礼貌的微笑解释道:“说来话长,母亲,等以后我再慢慢跟您解释,你会发现菲菲是个很善良的女孩子。”

沐正磊终于板着脸用很不愉快的声音开口道:“善良有什么用,你知道她是个离过婚的女人。这以后传出去,人家都得说你沐谨言捡了个你妹夫睡过的女人!”

沐谨言面不改色,仍然非常有耐心的坦然道:“这是我自己的生活,又不是活给别人看的,我根本不在乎这些言论。我已经决定要跟贝菲菲在一起了。”

“不可能,我不同意。”沐正磊用凝重的目光盯着沐谨言,气急败坏地说,“你最好尽快跟她断绝来往,我不允许她我们沐家的门!”

“那就由不得您了,父亲。订婚典礼的请柬都已经分发完了,此事已成定局,贝菲菲我要定了!”沐谨言的语气也冷冰冰道,他从前很少用这种语气和神态对父亲说话。

“谨言,你真是越来越不像我的儿子了!你难道忘了我曾跟你说过婚姻……”沐正磊还没有说完,只见贝菲菲居然推门走了进来,这让他们负责的话戛然而止。

贝菲菲只是想上楼看看谨言,但忽然也意识到自己闯入了“禁地”,于是赶紧解释道:“伯父伯母,我看这门没锁,就推门进来了……”

谨言母亲高傲地白了贝菲菲一眼对沐正磊道:“果然是个没有教养的。”沐正磊很不屑地看了贝菲菲一眼,尽量使语气平静一些:“就是你把我猫头鹰标本打碎的吧。”

贝菲菲一怔,很不好意思地回答:“哦,是啊,抱歉伯父,打碎标本的确是我的错。”

“这倒没什么,你的错就是选择了谨言,你知道你们结婚后会对谨言造成什么影响么?”沐正磊开门见山,不给贝菲菲留任何情面。

贝菲菲像个失了声的哑巴一样,愣愣地望着他们站在门口,下一秒沐谨言拉着贝菲菲的手愤然走下了楼梯,带着孩子们回家了。

回家的路上贝菲菲坐在副驾上说:“谨言,或许我真的拖累你了。”

沐谨言看到贝菲菲眼中的泪水,目光里透着坚毅开口问道:“菲菲,你相信我吗?”贝菲菲点头,她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那就永远都不要再说这些丧气的话,拉着我的手就好。”沐谨言紧紧地握住了贝菲菲的手,他相信这些困难只是暂时的。距沐谨言和贝菲菲的订婚典礼还有三天的一个深夜,贝菲菲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无法入眠。

忽然她听到屋外有脚步声,估计是沐谨言应酬回来了,这已经是他第三次没有带贝菲菲一起去陪客户应酬了。

沐谨言回到他们的房间,身上散发着清冽的烟草味,他已经很久不吸烟了,不知道为何缘故最近又犯了烟瘾。

菲菲,你睡着了么?”沐谨言见贝菲菲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便轻声开口问道,通常情况下无论多晚贝菲菲都是等他回家才休息的,而今天还不到午夜十二点,贝菲菲就已经睡着了。

沐谨言脱下衣服钻进被子里,发出轻微的窸窸窣窣的响动。他发现贝菲菲今天是背对着他睡着的,所以习惯性地伸手拥着贝菲菲柔软的胸入睡。

“你别碰我!”没想到这时候,贝菲菲突然反应很强烈地翻下了床,用一种冰冷而决绝的声音警告道。

怎么了,菲菲?”沐谨言从床上坐起来,打开了床头上方的壁灯,他发现贝菲菲的眼睛都已哭肿了。

“求你了,别碰我。”贝菲菲痛苦无力的低声道,把自己抱成一团坐靠在阳台门口的石阶上。

沐谨言看到贝菲菲这副样子,除了心疼还有一种难以言说的感觉,他不知道此时该不该对她解释。

“菲菲那边凉,过来说好吗?”沐谨言朝贝菲菲伸出一只手,满眼疼惜地望着她。

贝菲菲摇头含泪说道:“你……别过来,如果你曾经对我还有那么一点点爱,一点点尊重的话,请你放了我吧。”

“什么意思?”沐谨言知道贝菲菲这些天心里的结在哪,他认为什么事还是说开了好。贝菲菲惨淡地冷笑一声,凝视着沐谨言的眸子里泪光点点,用微弱的声音说了句:“艾朵,她就是那个表盘后面的ad,是吧。”

通常在这种事情上,女人的直觉都是非常准确的。这些天沐谨言深夜而归,一定是去见艾朵了。

“你怎么知道的?”沐谨言也毫不掩饰地问,这几天他确实与艾朵有联系,不过不是贝菲菲想的那样。

“有一天你在浴室里洗澡,艾朵发来了微信视频,我看到了。”

贝菲菲也是无意中发现的,她从前一直很相信沐谨言,可是这一次她不敢再自作多情了。毕竟她六年前就见到过这个名字,仿佛心头的一根刺。

“没错,艾朵回来了。我以为自己可以处理好这段曾经的关系,就没有告诉你。菲菲,你可能误会我了,如果你很介意下次我带你一起去见她……”

沐谨言真诚地望着贝菲菲道,贝菲菲也不确定自己能不能相信沐谨言了,她疑惑而痛苦地摇着头:“不,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什么?”沐谨言张了张嘴道,这句话深深的刺痛了他。

“和我订婚。”贝菲菲缓缓地站起身,她擦干泪水苍白无力地说了句,“既然不爱,就散了吧。”

沐谨言摇着头苦笑,也将痛苦的目光投向窗外的无边夜色,他怎么会不爱她呢!……

三天后,订婚典礼如期举行。圈内所有的知名人士,男女双方的工作同事以及亲朋好友都到齐了。贝菲菲身穿的婚纱礼服正是她曾经赠予沐谨言的那幅星空设计图。但这也没能让她开心起来,一个人坐在化妆间里怔怔地出神,她还是对艾朵那件事心有芥蒂。

“哎呦,这是我的菲菲吗?

太美了啊!”张桂英被刘嫂推着轮椅进到了化妆间,老人家一直期待着这一刻的到来。

“谢谢奶奶。”贝菲菲魂不守舍地说,目光中带着几分焦躁与伤感。

“怎么了,孩子?有奶奶在这给你撑腰,还有什么好怕的,只要你和谨言真心相爱,那些都不成问题。”张桂英以为贝菲菲是在为了谨言父母反对他们订婚的事情烦忧。

“嗯。”贝菲菲的情绪很低,她强迫自己对张桂英露出一个微笑。

她和沐谨言真心相爱吗?即便她是真心爱沐谨言的,沐谨言也真心爱她么?贝菲菲开始怀疑自己的感觉,她只有反复的回忆与沐谨言从认识到现在发生的每一件事,都像是真的,可为什么他要和艾朵单独见面到深夜才回家,为什么艾朵会发给沐谨言暧昧的微信呢?贝菲菲越思考头越痛,她心里快要承受不住了。

“好孩子,那你先准备着,一会台上见。”张桂英见到贝菲菲不在状态,也知道菲菲想得多容易紧张就离开了化妆间。张桂英走出化妆间时刚好跟顾清晨擦肩而过,当贝菲菲见到顾清晨的那一刻就像见到了亲人一样,她忍不住哽咽了。

“清晨!我们有许久未见了吧,你怎么瘦了这么多?”贝菲菲见到清晨以后热情地起身迎接,顾清晨是个细心的人,一下子就发现了贝菲菲情绪不好。

“菲菲,你怎么了,不想嫁给沐谨言啊?”顾清晨开了个玩笑说,没想到贝菲菲竟掉下了一颗眼泪,她赶紧用指腹抹去。

“我也不知道,谨言的前女友回来了。”贝菲菲低声对顾清晨说,内心焦虑不安。

“然后呢,他们见面了吗?”顾清晨警觉地问道。

“好像见了三次。”贝菲菲如实回答,她也想听听顾清晨的看法。

顾清晨看到贝菲菲现在痛苦的样子,可能还不及她那天十分之一,顾清晨居然当了贝菲菲的替身,如今贝菲菲也有可能成为了沐谨言前女友的替身。

顾清晨的心里反而平衡了不少,她目光里透着同情却果断地说:“那就不离十了,不然怎么会见三次面,既然是前任,有什么好拖拖拉拉的,沐谨言也太能伪装了。”

顾清晨愤愤不平地说,贝菲菲听到好闺密都这么说了,有种心如刀绞的感觉。“贝女士,订婚仪式要开始了!”

贝菲菲的化妆师走进来,赶紧挎着贝菲菲的胳膊往候场室走,顾清晨望着贝菲菲憔悴的背影露出一抹邪恶的微笑。

当贝菲菲走入候场室的时候,她的三个孩子已经在这里等她了。

“妈妈,你真漂亮!”贝小萌扬起天真的笑脸夸赞道,她和贝浩一人牵着妈妈裙摆的一角,周博文胳膊上挎着个装满花瓣的藤艺花蓝。

贝菲菲温柔一笑:“你们也是我最漂亮最可爱的宝贝。”